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六十四章 说是非要有证据
    进了办公室以后,祝福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打开那张引得满城风雨的照片,想把图上那些不雅的地方都去掉,然后再传给李墨一和关林森。

    可是那个模糊的人脸占照片挺大面积的,如果把身体上需要和谐的部分都给处理了,就算是那个影子本人来看,也认不出这是谁。

    祝福有些苦恼的看着那张照片。

    现在看下来,只能把头的部分给去掉,算了,反正本来这个脸也不是自己,至于身体的其他部分,爱看就看吧,那两个都是成年人了,特别是关林森,身为医生,一定都看麻木了。

    祝福将那张去掉头部的照片发到“女王家的住客”群里,过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哎玛,我这算不算是传播xx照片啊。”

    很快,李墨一就回复了:“这个影子,我一定见过。”

    “啊?是谁?”祝福很高兴,李墨一果然是非常可靠的人。

    消息很快发来:“齐清澜。”

    看着屏幕上的这三个字,祝福心里不由一惊,下意识地看着隔壁办公室,齐清澜现在在座位上,透过磨砂玻璃,依稀可以看出他的侧影。

    “你搞错了吧,怎么可能会是他?”祝福不相信。

    在照片事件之前,他的女朋友还找到公司来大闹了一场,他还被秦总叫到办公室里训了一通。

    “如果真的是他,那么他的动机是什么?”祝福还是不相信。

    以她阅侦探无数的经历,齐清澜这么干根本就是毫无意义。

    照片事件如果成功发酵,最坏的结果就是为了保全公司的名誉,祝福黯然辞职。

    祝福辞职,他有什么好处?他本来就是祝福的上司啊,又不是像方媛一样,涉及到抢职位,难道是他想要安插什么人进来?

    但是品牌官这个职位本来就是秦承远硬设的,就算把祝福弄走,这个职位也未必会继续存在,说不定就随着自己的消失也一起消失了呢?那他岂不是白忙?

    而且,当初赵思雅弄错了印刷文案,还是他主动帮的忙,就算关系一般般,至少说明他对自己也是没恶意的。

    照片事件之后,公司里也就没有任何针对祝福的事情了,昨天在q咖啡馆,他甚至还出手相助。

    一定是李墨一弄错了!

    就像昨天李墨一稍稍化了一下装,黄总就把他和齐楠弄混了,就凭这么个模糊的影子,就算李墨一厉害的不得了,也是有可能弄错的呀。

    祝福替齐清澜找了好多个理由,她抬起头,看着磨砂玻璃对面的那个身影,内心也有些矛盾,自从直觉增强了以后,她感觉到齐清澜身上并没有恶质,却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从外表看,齐清澜是一个比较随性的人,如同他的职位,创意总监。但是祝福却觉得,他不是外表看起来的这样,他有固执的一面,只是,现在还不知道他到底是在哪方面固执。

    手下交上去的方案,如果他说要改,而手下说得出各种不改的理由,只要能说服得了他,他也不是不能接受。

    除了工作,祝福与他也并没有过多的接触,也许,他的固执是像关林森那样,执着于把盘子摆成一条线?

    他和他的女朋友分手,是不是因为他的女朋友也像李墨一那样,把他精心摆好的餐具给弄乱了?

    祝福不由想起早上李墨一小小的恶作剧,祝福的嘴角不由自主翘起来,双手捧着脸,想起李墨一把自己误倒了白开水的咖啡也喝了下去,他一定是不想让自己觉得尴尬吧。

    正在祝福东想西想的时候,关林森回复:“看到这张照片,我忽然想起一个笑话:如果女人赤。身。裸。体的时候被人看见,应该挡哪里?正确答案是:挡脸。”

    乔瑜不知什么时候也冒出来:“看不出,你还会讲黄段子。”

    关林森丢下一句话:“进手术室了。”就再也没说过话。

    “乔瑜,你觉得齐清澜有什么理由会害我?”

    过了半天,乔瑜也没有回复,大概又去开会了,祝福有些沮丧,她实在想不通。

    李墨一回复:“前后相反,说明在他身上出现了变数,原来你对他没有任何影响,但后来变了,你的存在会让他受到损失,所以想要用这种方法把你弄走。”

    “他职位比我高,薪水比我高,又不可能跟我看上同一个男人,能让他受到什么损失?”除了金钱、权利、感情祝福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可能会让一个人去害另一个人,自古以来,也就是这三样了,哦,除非他就是变态,莫名的看人不顺眼。

    这概率也太低了。

    祝福想了想,还是打出一行字:“那天黄总能把你和齐楠弄混,你凭这个照片,就一定不会弄错人了吗?”

    “不会。”不容置疑的两个字跳了出来。

    “有什么根据?”

    “有。”

    就这么一个字,祝福还在等着下文,但是就没有下文了。

    她大怒,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敲了一行字:“不是吧你,让你发个理由,你还在准备长篇大论不成?”

    “我先找个数据线。”

    祝福绝倒,好个李墨一啊,什么时候还逛起论坛来了,还染了一身八卦论坛里楼主的臭毛病,居然会用这种方法脱身了,哼,好啊,等着,晚上回去再收拾你。

    正想着晚上应该怎么收拾他,一张照片传过来,赫然是齐清澜坐在电脑前的样子,看地点不是办公室,应该是他家。

    电脑屏幕正巧也是黑色的,齐清澜的身影投映在电脑屏幕上,可还是一团模糊的影子。

    李墨一发来贴心提示:“不要看人,看人的左边。”

    被提醒之下,祝福发现,左边有一排亮点,虽然微弱,但能看出来,那是有颜色的灯光。

    “这是他家对面大楼的霓虹广告牌。”位置、色彩排列与那张yn照上的一模一样。

    等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你怎么拍到这张照片的?”

    “他家窗户外面。”

    “看这样子,不像是一楼。”

    “嗯,二十七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