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五十六章 暗潮汹涌(上)
    在准备下午会议资料的时候,祝福看见容诗音也会做为代言人一同出席,可惜这次只是公司的事情,如果是那部片子的宣传就好了,这样就能看到李墨一了。

    想起李墨一这三个字,祝福微微一怔,这才刚分开几小时,怎么会想起他来?

    难道自己喜欢他?

    想到“喜欢”两个字,她的心情忽然沉了下去,秦伟,那是一个留在她心头抹不掉的阴影,祝福转头看着玻璃上倒映着的自己,自言自语:“祝福你是疯了吧,还没接受教训吗,才认识三个月,就动心?你这是恨嫁花痴到什么地步了?”

    她闭上眼睛,脑海中却浮现的是李墨一俊秀的脸宠,温柔的微笑,利落的身手,还有深邃的眼神,还有他以为自己出事的时候,一向从容的他竟然明显的慌乱了

    不知不觉中,这个男人的容貌行止竟然已经深深的刻在她的脑海。

    做出违背本心意愿的决定也挺困难,祝福又沉沉叹了一口气,苦恼的捧着手里的马克杯,不如,再观察观察?

    如果李墨一的确是一个可以相处的人,那又何必强行将他挡在心门之外呢?

    其实祝福感觉李墨一对自己也有意思,只是经过了秦伟的事情之后,她原本就少得可怜的自信心已经跌到谷底。

    “那么,就用一年的时间,来观察吧。”下定决心之后,祝福不再为此事纠结,又重新看了一遍与会单位名单,眼睛扫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嘉品集团。

    如果没记错的话,女星云枫原本要签华创,却在签约仪式之前,宣布改投嘉品旗下的优佳慈善基金会,令秦承远陷入被动,她拉着容诗音上台,解了秦承远的燃眉之急,也是她成为集团品牌官的契机。

    如果这次能不要与嘉品集团的人撞上就好了,不过想来也不可能吧。

    祝福微皱着眉头,认真的想如果与嘉品集团的人遇上,应该说什么比较合适。如果是在有秦承远在场的时候遇上,倒也没什么,由着那两只老狐狸自已发挥。

    中午过后,容诗音依约先到公司,引来许多同事的关注,自上次分别后,容诗音看起来更温婉有气质,莞尔一笑,如春日午后的暖阳,整个办公室都亮了。

    她那种不带攻击性的美丽,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都忍不住多看两眼。

    “嗨,祝福。”容诗音远远地就向祝福招手。

    祝福迎上去:“真准时,你是从片场过来的?”

    “嗯,是啊,今天晚上还有夜戏,开完会还得回去。”

    祝福心中一动:“那李墨一呢?”

    容诗音露出狡黠的笑容:“你怎么这么关心他啊?”

    “嗯,是啊,要考虑一下晚上煮多少饭。”

    “什么?!”容诗音笑容一僵,很快又恢复正常,好像刚才那一瞬间不存在似的。

    她故作漫不经心的模样问道:“你们俩,住在一起?”

    “这倒不是,好几个人住在一起。”祝福心中暗想:看不出来,这个混演艺圈的容诗音思想还这么传统,现在男男女女未婚同居的也不算什么特别新鲜的事吧。

    容诗音贝齿微露,唇边带笑:“那就好。”

    “呃?”

    “几个朋友一起住,互相照应,那很好呀。”容诗音解释道。

    “嗯。”

    过了一会儿,秦承远的身影从走廊的那一头出现,他迈着沉稳的步伐,微笑看着容诗音:“你们俩倒是投缘,在聊什么?”

    容诗音微微偏过头,十分可爱地笑道:“是我们女孩子之间的事情,是秘密。”

    “呵呵,好好好,我不问,时间差不多了,走吧。”秦承远走向大门,祝福和容诗音紧随其后。

    下午的这个会议,举办地点刚巧就在楚昊齐楠这两个假有钱人下榻的五星级酒店,主要目的是促进优秀的中小型制作公司与投资方的多方接触,以期使拥有实力和工作态度和中小型制作公司也可以获得投资和机会。

    因此,正经的会议环节并不多,在各大公司派出代表对公司主要业务介绍之后,就是自主互动环节。

    本市较有实力的投资方,无非嘉品与华创,稍微觉得自己有点能拿得出手水平的制作公司,都像闻见了血腥味的鲨鱼,紧盯着这两家不放。

    今天终于有了这个机会,华创总裁秦承远和嘉品总裁萧钧天两人身边已是满满的人。

    那些人脸上的表情,祝福曾在初一、十五的寺庙门前见过,不同是的,那些香客手中捧着的是高香,而这些制作公司负责人的手里捧着的是酒杯。

    此时的这些人脸上洋溢着笑容,如同香客跪拜时脸上的虔诚。

    他们的目的,与香客倒也别无二致:有所求。

    容诗音身为代言人,也在被包围的范围之内,至于祝福这个品牌官,并没有人注意,那些经过她身边的人看也没看她一眼,就加入给秦承远和容诗音敬酒的队伍中去了。

    站在一旁愉快而悠闲的祝福看着秦承远和容诗音同样面带笑容,与身边不断更新,数量却从不见少的那些人大方得体的应酬。

    她忽然想到,如果站在秦承远的位置,看着自己身边都是带着这种假面具的人,会不会觉得腻烦。

    还有围着他的那些人,每人敬一杯,他就算喝一口,也得喝不少下去,如果本身不是酒鬼的话,那还真是挺可怜的。

    就在几个月前,祝福还对这种“纸醉金迷”的酒会心生向往,而现在,她只希望自己以后运气好一点,尽量少点这样的应酬。

    有人从侧面过来:“你好,祝福小姐?”

    不是吧,有人主动来找自己?要是认不出人来多尴尬。祝福连忙在脸上挂起自己刚才还在鄙视过的职业笑容:“你好。”

    一个陌生的年轻男人,身高与李墨一相仿,身材颀长却不瘦弱,五官深刻如雕刻,毫不掩饰的散发着年轻人特有的骄傲和锋芒。与秦承远那种看似温和儒雅的中年人,完全是天壤之别。

    但是这个男人身边穿着高定礼服的女人,她却一点也不陌生,那眉眼间透出的清高自傲,不就是云枫吗。

    “原来是萧总和云小姐,你们好。”祝福迅速的判断出那个陌生男人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