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五十三章 谁也不是谁的替身
    “情况我们已经记下了,如果还有新的线索,或是这个叫苏岩的人出现了,也请及时告知我们。今天就到这里吧。”两位警察起身告辞。

    “我也走啦。”摄影师向乔瑜打招呼,乔瑜点点头:“明天你可以晚点去。”

    “好咧。”

    摄影师和警察一同离开,大门关上之后,李墨一紧张地盯着祝福:“你是谁?”

    方才祝福的样子,连乔瑜都觉得很不对劲,那个人,那样的语气,不是她所认识的祝福。

    “我?”祝福嘴角一抹浅笑,“你怎么了?我是祝福呀。”

    乔瑜问道:“你刚才说的那些,是什么意思?”

    “”

    祝福忽然抬手揉了揉眼睛,手放下之后,方才那讥诮的微笑,还有冰冷的眼神一扫而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

    “唉?你们看不见吗?这些人身上全都是别人的怨恨和悲伤,都是黑气,好吓人的。”祝福一脸的困惑。

    现在神情的确是祝福没错,乔瑜试探的问道:“你真的是祝福?”

    “啊,亲爱的小瑜你是怎么了,失忆了吗?”祝福夸张的捧着脸,做惊呼状。

    乔瑜这才松了一口气:“现在确定是你了,刚才你那副神叨叨的样子,还以为你被什么大仙附体了。你说你能看见这些人身上冒出来的黑气?”

    “对啊。”祝福拿起遥控器,对着巨大的液晶屏幕点了一下,视频上疯狂的人群又在劲歌中狂舞,可是,并没有什么黑气,只有炫目的灯光,闪得人想吐。

    这下祝福也迷糊了:“不对啊,我刚才明明看到有黑气的,怎么现在就没有了呢?”

    看着三人的表情,祝福也忽然怔住了:“我刚才真的看到黑气了,现在没有是不是我眼睛有毛病了?”

    她惊慌的睁大眼睛,还伸出双手在自己眼前晃动:“是不是我得了白内障?眼底阴影飞蚊症什么的。”她给自己找了好些理由,关林森确定她不是被瑶光附身以后,微微松了口气:“应该不是,也可能只是一晚上没睡,精神太紧张,幻觉而已。”

    真的是幻觉吗?祝福十分担心自己的眼睛,万一瞎了,世上这么多好看的东西都看不见了,关林森安慰道:“不会有事的,要是你担心的话,明天到医院来检查一下。”

    “算了,请假还要扣钱。”祝福嘟囔了一句。

    到这里乔瑜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没错,是祝福。”

    时间已是凌晨四点半,祝福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看着精神依旧抖擞的三个人,她苦着一张脸:“为什么你们都不困的,一群非人类。”

    乔瑜笑道:“我一向都是越夜越美丽,越晚越精神。”

    “对对对,我要睡了,能睡三小时也是好的。”祝福打着呵欠,熟门熟路的向乔瑜的卧室飘去了。

    乔瑜指了一下:“客卧在那边,有个高低床,你们俩要是困的话,就去睡吧,被褥都在柜子里,自己拿出来垫。我还有点工作没做完。”

    “我不”关林森很想陪在乔瑜身边,但是他看见李墨一的眼神,忙改口:“我不洗澡睡不着”

    “客卫在那里。”乔瑜头也没抬,认真的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文件。

    粉红色的高低床充满着浓浓的少女风情,一条大象鼻子形状的阶梯从上铺伸下来。这跟乔瑜平时的风格真是天差地别。

    “你发现了什么?”关林森脸色不佳的看着李墨一,难得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乔瑜身边呆着,“最好是足够重大的发现。”

    “我刚才从那个视频里,看见了容诗音。”李墨一认真问道。

    又是容诗音?

    联想起之前,几乎所有的超自然事件都是容诗音和祝福在一起的时候发生的,不由得关林森的神情都严肃起来:“只是祝福,并没有什么异常。只是容诗音,也没什么异常。这俩人凑一块儿,就像发生了化学反应似的。”

    两个男人默默并肩坐在床上。

    门被敲了几下,就推开了,乔瑜看着两人:“哦,我就是想来问问你们被子够不够盖,不够的话再拿。你们俩这是在为谁上谁下而烦恼吗?”

    “嗯”李墨一脑子里还沉浸在瑶光、祝福和容诗音的迷局里不可自拔,根本不知道乔瑜在说什么。

    看着乔瑜变得微妙的脸色,关林森赶紧解释:“他说的是上下铺。”

    “我说的也是上下铺,不然还能是什么?这床很结实的,放心。”

    “咯哒”一声,房间门再次被关上。

    “她刚才说祝福?”李墨一抬起头,“这事跟祝福有什么关系?”

    这下真是把关林森弄得没脾气了,长叹一声,躺在床上,抬手关了床头灯:“祝福祝福,你就知道祝福。你这个祥林嫂!”

    “会不会,祝福加容诗音,就是一个完整的瑶光?”李墨一想到这个可能性。

    关林森的声音从上面传来:“所以呢,你想两个都收下?告诉你啊,现在可是一夫一妻制的,小同志,你的思想很危险啊。”

    “容诗音几乎与瑶光长的一模一样,而且她似乎拥有瑶光的记忆。可是,我却感觉,祝福才更像瑶光。”李墨一将手指插进黑发中,颇为苦恼。

    “我活了这么久,就是因为我从来不纠结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无论是祝福还是容诗音,她们现在都已经是独立的个体,你不能再用瑶光去套她们任何一个人。关林森的语气忽然严肃起来:“就算冥冥之中,瑶光转世为她们其中的任何一个,她们也已经有了自己的思维,她们甚至都不知道祀星族是什么,如同她也不知世上曾经还有一个恒国。”

    那可是一个他曾经为之耗尽心血拼尽生命的国家啊

    道理人人都懂,只是当自己真正遇到的时候,总是会有那么一些纠结和不舍,李墨一叹了口气,将房间里的灯都关上。

    黑暗中,只有两人的呼吸声,过了许久,李墨一幽幽地说:“我,也不过想求一个心安罢了。”

    关林森没有回应,只是翻了个身。

    谁又不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