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五十二章 视频
    坐在这里的所有人,只有乔瑜与苏岩接触最多,但是她也只知道苏岩在车祸后失去了记忆,无法联系任何亲人朋友来接他,他身上也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

    乔瑜以“还医疗费”为由,将苏岩留在q咖啡馆里,事实上,她一直在查看最近的寻人启事,也将苏岩的资料在各个渠道发出,希望能有认识他的人看见。

    两个多月过去了,完全没有人来找他,他也没有想起任何事情。只是日复一日的在q咖啡馆里打杂。

    对此人背景一无所知,也会如此尽心尽力的帮助他,这事如果发生在祝福身上并不稀奇,但是在乔瑜这种理智大于情感,谨慎多过冲动的人,简直是百年一现。

    如果是苏岩,那么他明天应该不会再出现在q咖啡馆了吧。

    遇到被闯空门,而且还很有可能是自己熟悉的人,任是谁也无法情绪稳定,坐在一旁的祝福握着乔瑜的胳膊,想给她一些安慰,只是乔瑜的神色难以言喻,即不像恐惧,也不像愤怒。

    警察又继续问道:“那卷母带上是什么信息?为什么不放在电视台?”

    “是隐蔽方式拍摄的纪实报道,内容是在酒吧和迪厅的未成年人问题。”乔瑜将一条微信翻出来,发信人是摄像师:“带子已经放在电视机旁边。”

    时间是十点左右,当时那个私人prty还没有散场。

    “你的同事是怎么进来的?”警察一面问,一面认真的做着笔录。

    “我把备用钥匙给了他。”

    “他的联系方式是否可以提供?”

    “可以。”

    祝福忽然想到曾经看过的那些侦探,也许是那卷带子里拍到了正在干坏事的人,可惜,乔瑜还没看,就已经被偷走了。

    “要是知道里面拍到了什么就好了。”祝福有些遗憾。

    “嗯,我也这么想。”乔瑜拿起电话,直接拨通了摄影师的电话。

    祝福默默看了一眼时间,凌晨四点十五分,她此时无比庆幸自己不在乔瑜手下干活。

    很快,电话接通,乔瑜就问了一句:“带子拷贝了吗?”

    对方说了句什么,乔瑜一笑:“马上送来。”便挂机。

    “”祝福都看傻了,“今天刚拍好的,你,怎么知道他拷贝了?”

    乔瑜漫不经心的将头发缠绕在手指上:“上次的母带刚送到台里就出现意外,内容全读不出来,相信那次之后,他总归会长些记性,何况我家里就有拷贝的设备,他没理由不这么做。”她的红唇高高扬起。

    虽然中间省略了很大一部分,但是想必这位不幸的摄影师,一定经历了地狱般的洗礼,最终在烈火中永生。

    很快,那位坚强的摄影师就到了:“是带子又坏”他猛然看见一屋子的人,还有两个警察,一愣:“这是”

    乔瑜说:“谢谢,没事了,你要一起看看带子,还是回去?”

    “一起看。”

    这样敬业的人真是难得,祝福钦佩的看了他一眼,却明显感觉到他脸上写着:“万一有问题还来得及解释,不然明天死定了。”

    此时祝福再次感叹,自己不在乔瑜手下干活。

    开头并没有什么特别,随着场内音乐越发的劲爆,在场所有的人都兴奋了起来,其中有些人很怪,随着音乐的节奏疯狂的摇着脑袋,甚至出现了残影。

    祝福看着都觉得自己头晕想吐:“这是磕药了吧?”

    昏暗摇晃的灯光,震耳欲聋的音乐,状若疯魔的人群,视觉和听觉被这种模糊而强烈的刺激扰乱,很难看出有什么特别之处。

    直到全片放完,也没有看到特别有价值的内容,唯一稍有异常的,就是那几个摇脑袋摇的特别兴奋的,难道是他们几个集资请的苏岩?

    “再放一遍,在第三十四分钟十九秒的地方。”李墨一说。

    关林森点点头:“还有第六十七分钟五十二秒。”

    视频开始回放,两人同时出声:“停!”

    画面中的人群动作被定格,李墨一起身,指着一处不起眼的角落:“这里。”

    镭射灯的光刚好即将扫到那个角落,从拍摄的角度看过去,刚好能看见两个人的剪影,似乎一个人在递给另一个什么东西,不大,是袋装的。

    下一个有问题的节点,则是一个人在角落里,递了什么东西给另一个手里拿着钞票的人,那人得到东西后,马上放进嘴里,过了没多一会儿,便随着音乐疯狂地甩起头来。

    第二个镜头里,卖家有意无意的往镜头这里看了一眼,他似乎发现了什么,马上匆匆离去。

    这两个镜头,不过一两秒的长度,而且光线十分之昏暗,以至于刚才放了一遍,其他几个人都没有注意到。

    摄影师惊呆了:“怎么做到的?”

    “这是为了让某个人满意,而不断训练的结果。”关林森看着乔瑜,眼里满是温柔,只是乔瑜刚好低着头,没有看见。

    摄影师心中了然,原来自己不是最惨的,面前这位冷俊的小哥才是最早的受害不,受益人,什么时候自己能有这样的水平就好了。

    “这些可笑的人。”冷冰冰的话语传进众人耳中。

    如果这句话是乔瑜说的,也没什么特别之处,但是,声音分明是从祝福口中发出来的。

    祝福一双眸子平静的看着屏幕,嘴角一抹若有若无的讥诮,李墨一看着她,脑海中又浮现出了那个令他魂牵梦萦的倩影瑶光。

    当年,每天都有许多人前来向大祭司许下自己的心愿,其中还包括着许多妄图不劳而获,净等好事自己上门的懒汉。

    那些希望天上掉馅饼的人们,虔诚的跪在神座之下,弯腰弓背,眼睛只能看见神座前高高的台阶,只有站在她身旁的李墨一才能看见这样的神色,也只有李墨一明白她内心真正的想法。

    现在这个熟悉的笑容,又出现了,眼前的人,到底是祝福,还是瑶光?

    李墨一轻声问道:“你看见什么了?”

    “我看见了向父母骗钱的少年,哄骗女友的男人,还有被关了许多次,仍然死不悔改的累犯”祝福平静的说着。

    负责做笔录的年轻警察点头:“不错,这些人都是为了钱而不择手段的,爹妈的养老钱都能骗,简直是丧心病狂!”

    李墨一却知道祝福的意思,并不是这样泛泛的表达。

    大祭司的眼睛,可以看见许多普通人看不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