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五十一章 被闯入的豪宅
    这是一条死胡同,没有安装路灯,大路上的灯光,也只能照进小巷口三米之内的地方,再远,也是影影绰绰一团黑,根本什么都看不清楚,只能依稀看见似乎有一个人形黑影,趴在地上。

    “这是不是个人啊?”祝福好奇心爆棚,早忘了自己刚才差点摔跤的事。她竟然就这么往里走了两步,李墨一连忙拉住她:“我去,小心有危险。”

    “这不有你嘛,危险哪有你厉害。”虽然这么说,祝福还是停下了脚步,一股血腥味,刚才在巷口的时候,还只是若有若无的淡淡腥气,现在站在巷口里,被两道墙夹着,气味出不去,越发的浓烈。

    李墨一拿起手机:“报警吧。”

    祝福摇摇头:“弄清楚再报呗,万一只是死了个什么动物,我们还兴师动众的叫警察来,多丢脸。”

    要弄清楚还不容易,李墨一将祝福挡在身后,自己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往里照,灯光非常迅速的晃了一下,李墨一就将手电给关了,转身挡住了无比好奇的祝福:“现在可以安心报警了。”

    很快,警方就已经将这里完全封锁起来,法医现场鉴定,确认此人已经死亡,死者被抬出来的时候,李墨一看见了他的脸,神色微微一变。

    祝福看出他的情绪变化,低声问道:“怎么了?”

    一个几不可闻的微弱声音传进了祝福的耳朵:“这人,在乔瑜的那个咖啡馆出现过。”

    “哦。”这算什么发现,反正又不可能是乔瑜下的手,祝福对这个发现没有什么兴趣。

    李墨一问道:“你今天在q咖啡馆是不是遇到认识的人了?”

    没错,在离开的时候,遇到了赵思雅和她的朋友们,她没有打招呼,只是看了一眼,便跟着乔瑜走了。

    “嗯,我同事,你还真是观察入微啊。”祝福对这种细心的人由衷佩服。

    李墨一没有回应她的夸奖,祝福耳中又飘进了那种微弱而尖细的声音:“这个死人,就是在你同事身边的,他和你同事应该认识。”

    不是吧!祝福差点惊呼出声。

    虽然去过咖啡馆不能说明什么,是同事的朋友也不能说明什么。

    但是她有一种强烈的直觉,死者与这两个人都有很大的关系。没有任何证据,只是直觉。

    祝福想要打电话给赵思雅,临到拨号,又犹豫了,如果赵思雅是嫌疑人呢,她这样算不算给犯人通风报信?

    她想了想,还是打给乔瑜,以乔瑜的家世,完全没有亲自动手杀人的必要,只是q咖啡馆可能会因此受到牵连。

    呼叫键将按未按之际,手机却先震动起来,屏幕上跳出两个大字:乔瑜。

    祝福心里莫名的紧张起来,她当然相信乔瑜不会与这种事情有什么瓜葛,但是此时此地的来电,又怎能不让她不往那个小巷深处的尸体那里联想。

    接起电话,祝福的声音都有些抖:“喂?”

    “祝福,李墨一还在你旁边吗?”乔瑜的声音。

    祝福抱着电话小小声的“嗯”了一声,电话那头乔瑜说:“你们俩一起过来吧。”

    乔瑜的父母长期在国外,平时只有钟点工会过来打扫卫生,此时整个两百多平米的大跃层都开着灯,将里里外外照了个透亮。

    此时,乔瑜家里已经坐着几个人了,沉默的关林森,还有两个穿警服的人。祝福十分惊讶,那边才刚报警没多久,哪里就这么快,已经顺藤摸瓜查到乔瑜这里来了?

    乔瑜叫自己和李墨一过来是为了帮她做不在场证明?

    祝福脑补了好多,却发现都猜错了。

    就在他们分手之后,关林森送乔瑜回家时,发现门已经被人打开了,关林森冲进去的时候,有个人将玻璃撞碎,趁着夜色钻进绿化带,无影无踪。

    入室盗窃?祝福有些困惑,乔瑜家这么大,看着就有钱,被贼惦记上了一点也不奇怪,这事找警察就好,为什么会在凌晨两点的时候把自己和李墨一叫过来?

    “丢了什么东西?”祝福问道。

    乔瑜摇摇头:“没丢什么值钱的东西,本来屋里我也没留什么特别值钱的东西,那些小首饰只是被翻乱了,也没有被拿走。但是”

    她似乎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了出来:“少了一卷带子。”

    “什么内容?”电视台的母带,普通小偷不会拿,家里没有可以用来播放的设备,而且也不好看啊,又不是什么奇特的小视频,用来垫枕头都嫌硬。

    那么作案动机的指向性就只能是这卷带子里的内容了,祝福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乔瑜,她一向高昂的头还是透着一股不服输的味道,却在眉间有了一道浅浅的皱纹。

    乔瑜从来都是意气风发,只有她怼人,从来没有人怼赢她的,祝福与乔瑜相识多年,也从未见过乔瑜这般模样。

    负责调取监控的警察回来了,从他脸上的表情就知道,没有太大的收获。

    乔瑜家这样的高档独栋别墅区,监控摄像头什么的当然是标配,但是对方十分有反侦查经验,行动路线完全贴着监控死角,最多照个胳膊,照半个背,除此之外,别说脸了,连个完整的身材都看不出来。

    “看不出来?”靠在沙发上沉默许久的关林森说话了,“让我看看。”

    又看了一遍监控,的确很难判断出对方整个身材是什么样的。

    “对方十分小心,戴了手套和鞋套,指纹和脚印都没有留下来。”民警有些沮丧。

    关林森却并没有放弃的意思,他对乔瑜说:“有纸笔吗?”

    他接过笔,却不是自己用,而是递给了李墨一:“记得你最擅丹青。”

    什么?祝福又惊讶了,这个在初遇时,差点被她当成文盲的家伙,居然还会画画,关林森刚才还用了个格调很高的词:丹青。

    李墨一毫无谦虚的意思:“那当然,不然也不能”说到这里忽然卡住了,强行转移话题:“别废话了,赶紧说吧,困死了。”

    在进门的时候,关林森有看见对方一闪而过的身影,再结合监控录像上那些部分的身体资料,让李墨一用笔将这些碎片化的信息整合在一起。

    李墨一熟知人体结构和比例,关林森在多年的临床工作中见过更多不同的人体类型,因此李墨一几乎都是一笔定型,再由关林森进行微调。

    不到一个小时,一个人的背影就出现在纸上。

    除了警察和祝福,那三人异口同声:“苏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