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四十四章 谜局
    乔瑜不接电话情有可原,李墨一为什么也不接电话呢?

    手机丢在路上了?他那么谨慎的人怎么会弄丢东西。

    被偷了?谁敢偷他!

    到底为什么不接电话嘛!再打一次!

    还是提示“对不起,您拨叫的用户已关机。srry,yu,lled,nuber,is,perff”

    哼,有本事你永远不要接!祝福恨恨的将手机塞进包里,收拾下班!

    路过市场部的时候,看见方媛一个人缩在属于自己的格子里,她一向都表现的如同自己处在聚光灯下,一举一动都好像有万千人赞颂仰望的模样,可是现在看起来好像是长在阴暗角落里的小蘑菇。

    还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她干的,祝福也并不想同情她,踩着高跟鞋,意气风发的路过了市场部。

    高跟鞋与大理石地面发出的“卡卡”脆响,引起了那间办公室里许多人的注意,她们看着祝福拎着小挎包,昂首挺胸的出去,忍不住又窃窃私语起来,直到老大秦峰出来猛的咳了一声,她们才马上坐下,假装认真的盯着自己面前的电脑。

    毒鸡汤文说,拉倒吧,谁不是独立的个体,乐子是自己找的,一味的建立在别人身上,活着毫无自我,又有什么意思。

    乔瑜不接电话的时候,祝福心里冒出的就是这句话。

    鸡汤文说,幸福的时刻要与所爱的人分享,最好的美景要有所爱的人在身边才是美景,否则纵然手握无边江山,也只有无边的孤单。

    李墨一不接电话的时候,祝福心里是这么想的。

    网上那些意见相反的文字,有人骂有人赞,无非就是说到了各自的心坎里去了。

    走在春日下午四点的阳光里,温暖而不燥热,街道边行道路上嫩绿的色彩满满的生机盎然。

    在这样美妙的环境中,任是谁都会心情平和而充满喜悦的吧

    “李墨一!你刚才为什么关机!”祝福接起电话,第一句话就忍不住叫出来,此时祝福忽然理解了一千零一夜里那个瓶中魔鬼的心情,等了一百年,又等了一百年,终于有人将它放出来的时候,它不是想着报恩,而是暴走。

    如果李墨一此时站在她面前,可能已经死于声波攻击。

    “嗯我按成静音了,先没听见,然后就没电了,临时买了充电器,一时也没找到可以充电的地方。”李墨一有些愧疚,又有些欣喜,原来她会因为找不到自己而着急啊。

    “那你为什么”祝福想说早干嘛去了,每天充电是礼仪好吗!然后她才想起来,自己给他手机的时候,似乎、仿佛、并没有给他充电器

    呃,好吧,原来是自己的锅,祝福顿时怒气全消。

    “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你现在在哪里?”祝福特别开心。

    两人见面后,李墨一看着她满面春风的模样,问道:“看你这么高兴,事情一定解决了?”

    祝福得意的一偏头,说:“嗯,是啊,乔瑜超厉害的,竟然几小时就解决了,一开始就跟个无头公案似的,我以为我要像阮铃玉那样留张人言可畏的遗书,自挂东南枝了。”

    接着她兴高采烈的把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着重夸奖了乔瑜在这件事上不可磨没灭的贡献,还有对方媛的鄙视。

    李墨一却没有说话,眼皮微垂,长长的睫毛如扇,在眼睑下方投下一片阴影。他仿佛在思索着什么。

    综合已知的所有线索,发现这事却缺失了重要的环节。

    “这事”

    “你的睫毛好长,好好看。”祝福与他同时开口,然后她一愣,有些不好意思的抬头望着天花板:“啊,对不起,你说你说。”

    李墨一略微偏过头,咳了一声,然后才开始一本正经的说起他的怀疑。

    是谁找到了那个视频?

    公司里其他那些收到视频番号的人,也是从各自的好友栏里得到的消息。

    按理说,这事本来也就是公司内部的事,怎么可能瞬间每个人的多年不联系的好友都跑来关心这事?

    “只有一种可能,有人掌握了公司里所有人聊天工具里的联系人,然后还盗了那些很久不联系人的号,再发出视频番号。”李墨一说。

    祝福点点头,这一点她也想到了,这年头,个人信息泄露严重,木马灰鸽子之类的病毒也是一代更比一代强。

    但是,难道就这么巧,同一个公司同事的好友都刚刚好被盗了?

    而且,盗号的不借钱,不发小广告,只是关心这件事?

    从动机上来说,盗号,就是为了替祝福洗清冤屈。

    从行动上来说,能一下子掌握所有同事的好友栏,那也不是随便一个什么路人甲。

    本来还在为重获清白而欣喜的祝福,现在忽然觉得后脑勺冷风嗖嗖,这是被什么神秘组织监控了吗?

    重点是,神秘组织还向着自己?

    祝福又脑补了几万字,觉得可以写进下一部书的情节里。

    李墨一见她一副神游的样子,摇摇头:“专心点。”

    “我很专心的在听你说。”祝福无耻的假装刚才只是在认真思考,“但是这件事缺乏线索,我也猜不出来啊。难道你知道什么?”

    李墨一点点头。

    他其实刚才去了盛世花园,通过监控看到了买卡那个人,然后,又找到了那个人,可是,他说只是别人出钱让他去买的,在小区里交接,他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

    而且那人对人物外貌的描述能力也十分之差,听来听去,能得到的信息就是托他买卡的男人长了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

    听到这里,祝福忍不住“哈哈哈”的笑起来了:“我就说么。”

    忽然祝福觉得不对,盯着他的眼睛:“你?能查小区监控?”

    李墨一茫然的点点头:“啊,对。”

    “人家凭什么让你查,你又不是警察。”

    李墨一嘿嘿一笑:“还是有熟人好办事嘛。”

    “什么熟人?”

    “你还记得楚昊吗?”

    谁能忘记啊,那是祝福长这么大,除了考试不及格被请家长之外,就是那次最刺激了。

    李墨一笑笑:“他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