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二十章 何故而复返
    仓库大门被打开。

    “怎么回事?李大眼呢?”领头的疤脸看着一地哀嚎的伤者,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他们刚刚从工厂接货回来,发现仓库大门被锁时就感觉不对,没想到开门就看到这样的场景。

    而听说对方只有一个人的时候,疤脸一脸的不信:“你们二十多个人,还有枪,怎么”忽然手机亮了,显示出一条信息:“城里来人,半小时到。”

    他神色骤变,迅速接通一个电话:“老板,出事了,怎么办?”

    “把货全部处理掉!”电话那头传来阴冷的声音。

    大量的石灰水注入仓库后的土坑之内,“快快快,动作快点”在催促声中,大袋大袋的白色粉末被倒入石灰水中,几个手持木棍,用力搅拌着,一时间烟尘翻腾,土坑被一层白色笼罩着。

    这一切,都被躲在树丛里的楚昊看在眼里,急在心中,如果这些证据被销毁殆尽,那么将对后面一系列的追查侦破工作造成非常严重的影响,但是对方现在有百余人,几十条枪,即使他不惧生死冲出去,也不可能有什么改变。

    有人泄密,这是他现在唯一知道的事实,苦心布局那么久,那么多人不惜个人安危,才有机会打入内部,而现在却功败垂成,只能眼睁睁看着水坑将证据吞噬,他心中恨得滴血,却也无能为力。

    忽然,他听见身后草丛被踩下的声音,刚想回头,却已经来不及了,一支冰冷的枪口顶在他的后脑上:“楚老板,怎么在这蹲着呢?举起手,慢慢站起来。”

    被发现了。

    楚昊慢慢举着手站起来,背后那支不耐烦的枪对着他的后脑狠狠一顶:“出去,跟兄弟们打个招呼吧。”

    他从林间走了出来,那些正在往水坑里销毁痕迹的人抬头看见他,也看见了用枪抵着他脑袋的疤脸,瞬间,那些人怨毒的目光如同利剑一般向他刺来。

    如果不是他,这趟交易完成,每人最少也能分到两万,而现在,却只能亲手将这批货毁掉,这里的每个人都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呵呵,楚老板,你知不知道,自古卧底就只有死路一条?如果你肯说出,还有谁是你们的人?我就饶你一命。”他将楚昊往中间一推,同时枪口对准了他。

    “我只跟长得好看的小姑娘说话,你?不配。”楚昊又露出刚才调戏祝福时的痞相。

    “啪。”疤脸手中的k47喷射出火舌,762毫米口径的子弹钻进他的大腿肌肉中,那种钻心的痛楚非同小可,他忍不住痛呼一声,倒在地上,眼前一片模糊,子弹上膛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传来:“说,还有谁是你们的人?”

    楚昊蜷缩着身体,枪伤的疼痛让他不得不用尽全力去忍耐,他不愿意当着这些人渣的面"shen yin"出声。

    又是一声枪响,他的另一条腿瞬间也被鲜血染红。

    “如果你不想说话,点点头就可以了。”疤脸冷冷的说,手腕一抖,第三颗子弹上了膛。

    楚昊眼前一阵阵发黑,脖子上青筋暴起,额头已满是冷汗。

    证据已经尽数被销毁,楚昊心知自己今日难逃一死,却只遗憾没有漂亮的完成任务,此次暴露之后,后面接手的同事会更加艰难,他心中对同样身在隐秘战线的同事们默默的说了声抱歉。

    他被拖到石灰坑边,疤脸的枪口这次对准的是他的眉心:“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还有谁是你们的人?”

    楚昊慢慢闭上眼睛。

    忽然周围一片混乱,有人叫道:“有人偷袭。”

    脚步声、枪声响成一片,疤脸大声指挥着:“不要慌,对方没有枪,都进林子把他们抓出来。”

    只听见林子里传来纷乱的脚步声,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只有灌木丛中不时传来惨叫,证明有人在收割他们的生命,声音一会儿在东边,一会儿在西边,根本无迹可循。

    疤脸抬手看了看表,大声喝道:“撤。”

    他对着楚昊扣下了扳机,楚昊根本无力躲闪。

    事实上,也无须躲闪,那颗子弹,擦着他的头顶飞过,落进了石灰池里,空气中隐隐有一股头发被烧焦的味道。

    疤脸震惊的瞪大了双眼,刚才,就在开枪的瞬间,有一股强大的力量猛然将枪口抬起,这才使得他一枪落空,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枪管忽然剧烈旋转,手掌无法握住枪身,疤脸瞬间就被人缴了械。

    下一刻,这把k47就握在一双颀长而白皙的手里,手指长而有力,骨节突出。

    李墨一的手。

    他扣了一下扳机,子弹没有上膛,扣也无用。

    原来这人不会用枪!疤脸回过神来,向他扑来。李墨一倒持枪管,枪托挟着呼啸的风声向疤脸扫过去,一把火力强大的k47在他手中只能做长棍挥舞。

    疤脸反应极快,向后疾退两步,蹲下的同时从腰间拔出早已上膛的手枪,对着李墨一胸口就是一枪。

    李墨一在他掏枪瞬间,心知不好,身子后仰,腰部绷紧,一个漂亮的后空翻,避开了这颗子弹,在他尚未站稳之时,疤脸已再次按下扳机。

    枪响了。

    李墨一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空气仿佛凝固了。

    “李墨一!”是祝福的声音,她的声音因为过于惊慌而变得尖利难辨。

    她冲过来到他面前,惊惶的查看他是否受伤,却被李墨一揽在怀里,蒙住眼睛:“有死人。”

    “?”祝福一愣,而后反应过来:“你没事!你没事!太好了!”

    疤脸的尸体躺在地上,瞪大了双眼,身下缓缓流出一滩血红。

    此时,脚步声从林子的四面八方涌过来,威严的声音在林间回荡:

    “你们已经被包围了!”

    “不许动!”

    “举起手来!”

    金色的徽章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制服汇成浅绿色的海洋。

    “楚队,楚队受伤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跑过来,“咦?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齐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