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十九章 演戏须搭伴?
    以祝福看了上百部电视剧电影的经验,现在只要李墨一轻轻一挣,麻绳就会断成一截一截的落在地上,然后,他将所有坏人打翻在地,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但是,事实并没有像祝福想的那样发展,李墨一抬起头,凄然一笑:“我知道,你们不会放过我,但是”他转头望着祝福:“她是无辜的,希望你能好好”

    又是一记鞭子抽下来,将李墨一的未尽之言抽了回去。

    楚老板冷笑道:“我对她做什么,不关你的事,你还是好好操心操心自己吧。这里二十七个兄弟,都会好好招呼你的,要是你还不满足,等外面几百个兄弟回来,到时候一起叫进来,让你爽一爽。”

    鞭影纷飞,将李墨一的上衣抽成破布条,鲜血从伤口缓缓流出,他全身已被浸透,一滴一滴顺着铁制的椅子腿流在地板上,积聚成一滩血泊。

    站在一旁看着的人又是一阵调笑:

    “看不出来啊,楚老板很擅长玩鞭子嘛。”

    “楚老板,房间里也准备了情趣用的鞭子,一会儿您去试试称不称手。”

    又抽了几鞭子,楚老板将鞭子扔下:“不好玩。”他转过头,慢慢走到祝福身边,露出邪恶一笑:“还是小美女好玩。”

    说着,他把捆着祝福的绳子解开,祝福站起身就向着楚老板下身飞起一脚,结果还没看清怎么回事,腿就被他捞在手中,牢牢钳制住,她挣扎了一下,没有挣开。

    与此同时,一只拳头已如闪电一般击中她的腹部,祝福痛得弯下腰,就要倒下去,楚老板一把将她扛在肩上:“各位见笑了,哎给我安排的房间呢?”

    站在李大眼身边的黄三十分殷勤:“您别急,我来带路。”

    “哈哈,能不急吗,再找不着地方冷静,我的枪可要在这里就发射了。”楚老板说着,得意的转身,冲着李墨一挥了一下手:“玩得愉快。”

    三人向着仓库外走去。

    仓库门再次关上,其他人狞笑着向李墨一围了过来,一阵拳打脚踢,还觉得不过瘾,又各自抄起家伙向李墨一身上招呼。

    整个过程,李墨一都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好像已经被打傻了。

    “让开,让开,我来把这个小白脸的鼻子给割下来,一会儿再把他头发剃了,看像不像伏地魔。”歪嘴兴冲冲的拨开众人,手中握着的长刀闪着寒光。

    手起,刀未落。

    他用力想把手从李墨一的手中挣脱出来,黄三完全想不通,这个明明被结结实实绑着的人,怎么突然就能动了。

    别说他困惑不解,在场所有的人都没看清楚怎么回事。

    李墨一站起身:“差不多了。”

    站在大眼身边的人反应最快,迅速从腰间掏出枪,食指扣在扳机上,用力一按却按不下去。这种p226手枪的套筒被抓住后,击锤就无法被释放,手枪也就成了废物。

    接下来,持枪的人惊恐的发现,自己的枪不知何时竟已在李墨一的手中,这是人吗,也太可怕了。

    二十多人,在李墨一的面前,就好像幼儿园的孩子,根本不堪一击。

    “一、二、三、四、五”李墨一动作熟练的将夺来的手枪一把一把拆成了零件,撒在地上。

    他浑身浴血的站在那里,环顾四周,除了他,这里已经没有站着的人了,全部都倒在地上,或晕或哀嚎不止。

    只是少了一个人,李大眼不见了。

    走出仓库,刚好看见那辆小车绝尘而去。

    李墨一想了想,转身回去,找出铁链和大锁,将仓库牢牢锁上,接着蹲下身子,仔细查看地上的脚印,然后站起身,大步向林间走去,很快,被茂密树林挡住的小屋就在眼前了。

    门口坐着黄三,他不知道听到了什么,脸上还露出了诡异的笑。

    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一身是血的李墨一如同鬼魅一般从林间出现,他刚要掏枪,忽然背后的门开了,他只觉得后脑传来剧痛,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楚老板穿得整整齐齐的站在门口,对李墨一做出“请”的手势:“进来坐。”

    李墨一沉着声音:“大眼跑了。”

    楚昊迅速拿出手机,按了几下,过了一会儿,他才松了口气的样子:“跑不了。”

    进屋之后,祝福飞奔过来,看着他的模样,不由红了眼眶:“这么重的伤,一定很痛吧。我刚在这里找到了一些伤药和纱布,快坐下,我帮你包扎一下。”

    李墨一将手中扣着的五个手枪撞针扔桌上,脱下上衣,任由祝福忙碌着,他柔声说:“没事,真的不痛,练功的时候,师父打的比这重多了,看起来血流得多,其实这都是技巧。这位楚老板是用鞭的高手。”

    “你怎么会拆枪?”楚老板看着撞针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李墨一笑笑:“我是拍戏的,剧组里有几把仿真道具枪,我拆着玩过,虽然和真枪有区别,不过也差不多。”

    “哦哦,对了,认识一下,我叫楚昊,把两位卷进来真是对不起,我会想办法把你们送走的。”

    他坐下来,看着李墨一:“你的功夫实在厉害,不知是在哪里学的?”

    “惭愧,师父说我太过不肖,出门不准提他的名字。”李墨一脸上满是诚恳的表情。

    不想说的态度十分明显,楚昊打个哈哈:“刚才你反应真快,我本来还担心你不明白我的意思。”

    “把人数都说得这么清楚,我再不明白,岂不是太傻?”李墨一笑笑。

    忙碌着的祝福不服了:“他是专业演员,这些套路他见得多了。我反应也很快呀,你打过来一拳,我是不是特别配合弯下腰,一点时间差都没有?”

    “对对对,你也很了不起。你是做什么的?”

    祝福自豪的说:“写的。”

    “哦哦,厉害厉害,有空一定拜读大作。”楚昊笑笑,“我是”

    “求别说,也不用费心思编。”祝福忽然打断了他:“规矩我懂,千万别告诉我你是干什么的,知道了就没命了。”

    “你在说什么?”李墨一不解的问道。

    楚昊笑笑:“电影让子弹飞里的台词,你记得真清楚。”

    “谢谢夸奖。”

    将血迹擦去后,祝福发现那些看着吓人的伤口只是一些皮外伤而已,已经不流血了,只需要上些药就可以,没有包扎的必要。

    看着李墨一身上纵横的伤口,楚昊十分内疚:“刚才实在对不起,我无法在五把枪下把你们俩安然无恙的救下来,为了不让他们起疑,只好伤了你。”

    李墨一站起身,冲着他一笑:“我没事,不用在意,但是”他的拳头骤然打在楚老板的肚子上,痛得他“哎哟”一声,弯下了腰,李墨一冷冷的说:“你对她说的那些污言秽语,我实在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