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十六章 故事编得累
    “商务舱、洲际无论什么时候,你都是这么浮夸”李墨一语气里没有什么酸味儿,而是对熟悉的人才有的调侃。

    祝福看看李墨一,又看了看关林森,疑惑道:“你们认识?”

    这小丫头的感觉怎么如此敏锐,两个男人对看一眼,此时想要下床走动的白衣人不小心牵动伤口,痛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做为救死扶伤的大夫,关林森当然义不容辞的上前查看。

    李墨一狠狠甩来的一记眼刀,没有在他冷俊如白玉般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

    现在,解释权归李墨一。

    “我们的确认识,以前我们都喜欢同一个姑娘,可是虽然他家比我家有钱,家里也有权有势,可是那个姑娘只喜欢我,他天天像花孔雀一样的在姑娘身边转来转去,可惜啊”

    认真为白衣人检查伤口的关林森心理素质十分过硬,面不改色心不跳:“你这段时间不要做用力的事情,上下楼梯也要慢一些”

    听完这个故事,祝福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眼睛看着天花板,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李墨一心里有不祥的预感,赶紧补了一句:“那时候大家都钱与权不是小姑娘关心的重点。”

    “大家都小”祝福将这四个字又重重念了一遍,“你奶奶说,她是一年前才捡到你的,你说过你小时候是在一个封闭而与外界隔绝的地方长大,而他”祝福指着关林森的背影:“医院里的医生不可能自学成材半路出家,一定是小学中学大学一路读下来的。你是怎么在小时候就见到他的?”

    “大意了”这是李墨一心里唯一的想法,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冲动姑娘,脑子这么好使,他刚才说的故事的确有百分之九十是真事,又被祝福逼得太紧,一时没来得及考虑清楚就说了出去。

    祝福的表情已经不似他熟悉的那样,她冰冷的表情好像在看什么十恶不赦的骗子,是的,骗子,既然已经有了一个秦伟,那为什么不能有第二个呢?

    看着李墨一听见自己的话之后,脸上的微表情分明写着编不下去了。祝福心中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她勉强保持着镇定,嘴角扯出一个弧度:“不想说就不要说,何必辛苦编一个这么假的故事来侮辱我的智商。”

    祝福只觉得心中一片冰冷,腿发软,站不住,她慢慢地坐下,双眼盯着地砖上的缝隙。

    李墨一此时虽然又已经想好了逻辑完美的新说辞,但是,祝福现在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显然是不会听进他说的任何一个字。

    在两人僵持之时,关林森已经收好所有的器械,填完了所有登记表,悠哉游哉的踱过来:“他没有骗你。”

    “嗯?”祝福抬起了头。

    关林森拉过一把椅子坐在她面前:“你看过水果台的一个节目吗,就是穷孩子到有钱人家,有钱的孩子到穷人家住几天。”

    “看过。”那个节目当时特别火。

    “其实,很多很多年以前,就有类似的事情了,当然,那个时候不是电视台的节目,而是一个大学里的少儿心理研究课题组做的实验。”关林森的目光变得悠远,好像回忆起了天真无邪的少年时光。

    “志愿家庭里的孩子被安排到山区里体验生活,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动手,当时我们这个年龄组只有我和另一个小姑娘,安排我们上山割猪草,小姑娘不小心弄破了手,不停的哭,那时候哪像现在电视台那么多人围着一个人伺候,真的就只有我在旁边。”

    说着,他看了一眼李墨一:“后来我们在山上遇见他,他摘草药给小姑娘包扎上,血不流了,小姑娘的心也飞走了。”

    “这也算是我现在做医生的起因吧,学医不能救中国人,但是可以救姻缘。”

    再后来的事,他不说,祝福也能猜到,一定是小姑娘对这位恩人感恩戴德,跟前赶后,但是测试结束之后,小姑娘还是要回到属于她的城市,从此劳燕纷飞,江湖再见。

    “哇,看不出来,你还有一段好像罗马假日一样的经历呢。”祝福又变回了那个欢脱的样子,李墨一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不小心看见关林森的眼神,高冷的脸真不适合这种得意的眼神,人设太崩,越看越讨厌。

    “谢谢各位救命之恩。”被忽视很久的白衣人说话了,“我想,我也该告辞了,不知是哪位替我付的钱,麻烦留一下银行账号,我回去就还。”

    “你一个人走?我帮你联系你家人或朋友吧。”祝福拿出手机,准备按号码。

    白衣人摇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走。”

    说着,便慢慢从留观床上下来,他想要穿上鞋子,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却再次牵动了他的伤口,他的眉心紧皱,脸颊因为后槽牙紧咬而略显突出。

    “我就说你不要逞强”祝福的话还没说完,忽然从外面传来了吵闹的声音。

    “哎哎,你们是什么人啊,怎么乱闯?”是护士的声音。

    “我们昨天有个朋友受了重伤,听说被送到这里来了,我们来找他的。”一个粗暴的男声,从脚步的声音判断,至少有五六个人。

    “昨天晚上急诊是收治了一个病人,还没走,你们先登记,再哎,你们怎么回事,这不能硬闯的!”

    白衣人脸色大变,随便抄起放在床边的凳子,刚举了起来,胳膊又软了下去,胸前层层裹着的白纱布上,隐隐透出血色,伤口又裂开了。

    只见李墨一与关林森交换了一个眼神,李墨一将白衣人迅速塞进柜子最下层,又迅速码了一排盒子,将白衣人挡起来,再关上门。

    与此同时,关林森飞速的脱衣服,三两下便将上半身脱了个一丝不挂。

    不得不说他的身材相当有料,虽然久坐办公室,没有八块腹肌,但也没有可厌的赘肉,依旧是个流线型的倒三角,祝福看见在他软肋和胸口部分,两大片黑紫色的淤青惊心动魄的印在白皙的皮肤上,特别是胸口那块淤青,竟然还是人的手掌型。

    关林森左手将衬衫抛上挂衣钩,右手将白大褂甩给李墨一,自己飞身跃上病床,还不忘把鞋甩下。

    那几个人冲进急诊室的时候,正看见穿着白大褂的李墨一,对红着眼圈的祝福说:“不用担心,只要休息几天,就没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