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十四章 义救落水人
    李墨一不知道在干什么,围着那个白乎乎的一团转了几圈,紧接着沉入水中,祝福的心猛然一跳,她听人说过,溺水的人总是会特别用力的抓住任何一个身边可以抓住的东西,很多救人的因此反而被溺水的一起拖下水枉死。

    四周很静,祝福听见自己的心脏嘭嘭跳,震得她整个人腿都有些发软,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这么久,终于看见李墨一的脑袋浮出水面,他拉着那团白色游到岸边,带上江堤,平放在路灯下。

    “吓死我了,你刚才怎么突然不见了?”祝福抽出纸巾,本想给李墨一擦擦脸上的水,刚伸出手,李墨一就顺理成章的把纸巾接了过去,蹲下为白衣人清理着鼻腔和口腔里的泥沙,过了一会儿,将用过的递给祝福:“再给一张。”

    祝福忙将一包纸巾都递了过去,清理完毕之后,李墨一的手指在那人腹部轻点了几下,又轻轻向上一推,白衣人瞬间从嘴里喷出一大股水,水吐完了,仍没有苏醒迹象,李墨一伸手去探他的鼻息,眉头微皱,又摸向他的胸口与耳后:“还有心跳和脉搏,但是没有呼吸了。”

    “啊,我学过急救,这个要做心肺复苏。”祝福自告奋勇,不料手刚在那人的胸口按了一下,白色的衣服马上就出现了深色的水迹,淡淡的血腥气弥散在空气中,吓得祝福马上就放开了手。

    李墨一将白衣人的上衣脱下,他的胸口赫然有一道极深的锐器伤。

    如果照祝福的心肺复苏术操作,只怕还没等他恢复呼吸,就已经失血过多而亡了,祝福拿出手机拨打120,刚按了两个数,手机竟然发出一声哀鸣,然后就黑屏了。

    “靠,不是吧,这时候没电?!”祝福差点急得把手机给砸了。

    她抬起头的时候,发现李墨一的手掌按在白衣人的背后,那样子就像武侠片里大侠疗伤一样,更不可思议的是,白衣人伤口的血竟然止住了。

    过了好一会儿,白衣人突然咳了几声,醒了过来,他气若游丝的问了一句:“我在哪?”

    李墨一将他平放在地上,仔细检视着他的伤口,头也没抬,把手伸向祝福:“衣服。”

    “我们有这么熟嘛”祝福小声的嘟囔着,心里却隐隐有些欣喜,她没有将衣服递给李墨一,而是蹲下将风衣盖在那人的身上,李墨一这才抬起头,眼睛里是赞许的神色:“挺机灵。”

    “我一直很机灵。”祝福毫不客气。

    虽然白衣人的血已经止住,但是这样深的伤口,又被水泡过,必须送去医院治疗。李墨一将他一把抱起来就跑,祝福紧跟在后面,跑了几百米,祝福感觉呼吸粗重,腿脚发酸,李墨一回头发现祝福跟不上了,扔下一句话:“医院就在江边,你慢慢走,我先过去。”

    说完,他忽然比刚才跑的更快了,一眨眼的功夫,就只剩下一个小点。

    “这是人啊?”祝福撑着侧腰,大口喘息着,她有点无法接受自己竟然跑的比手上横抱着一个人的李墨一还慢。

    李墨一功夫是好,但这体力,已经超出人类极限了吧?

    等她到的时候,李墨一正站在收费处,见祝福过来,忙对收费处窗口说说:“来了。”

    什么来了?祝福有点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李墨一说:“人已经送进去了,我没带钱。”

    “多少钱?”祝福开始摸钱包。

    “238元。”收费处的小姑娘说。

    祝福交费之后,觉得这价格还能接受,就算这人不还,就当做善事好了。

    结果没两分钟,急诊室的护士出来了,手里还有一张单子,500元。

    祝福不由一愣,她一个月天天更六千字,稿费也才2000左右,眼下为一个陌生人要掏将近一半

    看出了她的犹豫,李墨一低声说:“导演说等回去就把我的钱先给结了,最多一星期,我就把钱还你。”

    祝福笑笑,将信用卡递进了收费处:“我要你的钱算怎么回事,你这是要把我衬托成坏人吗?告诉你,我可家财万贯,把你包养下来都不成问题!”

    “哈哈,你真可爱。”李墨一忍不住笑出声来。

    交完钱,祝福才想起来:“哎呀,你全身都还是湿的呢,这可怎么办。”

    “没事,快干了。”

    “什么?”祝福怀疑地伸出手在李墨一的身上摸了两下。

    居然真的只有一点湿乎乎的感觉了,那可是薄羊毛衫,从水里出来到现在,最多过了半小时,祝福随口开玩笑:“你这不会是用传说中的内力烘干的吧。”

    “对。”

    祝福瞪大了眼睛:“怎么会有这么不科学的事?说,你是不是趁我没来的时候偷偷去用人家厕所的烘手机给烘干了?”

    嘴里这么说着,她也知道不可能,烘手机的功率想要烘干一件速干t恤都要二十多分钟。

    “你们那个封闭培训班,还真厉害,能收我为徒吗?”祝福真心实意的问道。

    李墨一笑着摇摇头:“已经没有了。”

    他的眼神有些飘乎,又接着说了句:“希望你这辈子不要与这种地方打交道。”

    “切,小气。”祝福扭过头。

    又过了一会儿,护士告知可以进去了。

    急诊室里只有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正在低头写病历,他戴着口罩和帽子,只露了一双眼睛在外面,简单的说了一下伤口已经处理好,不过伤者体力还没有恢复,需要留院。

    “不,我可以走。”白衣人说完这句话,胸口起伏的很厉害,他微微喘息着。

    医生一边写着病历,一边**的说:“都这样了,走哪去?”

    白衣人深吸一口气,努力用胳膊撑着床沿,就要坐起来:“我可以”

    那医生站起来,皱着眉头大步走到病床前,一只手便将他按倒在床上:“你现在的体力,连这急诊室都出不去。”

    “哎,你不能温柔一点啊,他都这样了。”祝福觉得这医生实在太暴力了,她转头看看李墨一,想让他帮腔,却发现李墨一紧盯着那个医生,祝福被他的表情惊得说不出话来,这是她第二次看见李墨一露出这样的表情,那是要将对方碎尸万段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