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十二章 出手迅如雷
    黄毛首先快步迎上,挥动右拳向李墨一,满以为一击必中,不料李墨一的身体瞬间偏移了位置,黄毛还没反应过来,便感到腹部传来剧痛,瞬间他的全身就好像失去了力气,连呼痛的声音都发不出来,整个人好像一个破麻袋,软软的倒在地上。

    “找死!”歪嘴与另一个夹克从背后抽出手臂长的砍刀,一左一右向李墨一夹击,雪亮的刀锋在最后一抹夕阳光芒下兀自闪着寒光,李墨一没有动,好像被吓傻了,歪嘴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眼看李墨一就要血溅当场,祝福虽然知道他实力绝不仅限于此,但是情急之下,忍不住仍是脱口而出:“李墨一!”同时紧紧抱住身边的楚老板,将头埋在他怀里,仿佛被吓坏了。

    楚老板眼角微微一跳。

    刀刃挥动时带起的强风吹动着李墨一额前的刘海,李墨一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一切定格在这一刻,一把砍刀停在李墨一的眉睫之间,另一把砍刀,停在他的胸前。

    只差一点点,只要再向前五厘米,李墨一势必会变成两截的瞎子。

    可是世上很多事情,是一点点都不能差的。

    歪嘴徒劳的挣扎着,李墨一的右手捏着他持刀的手腕,而另一个持刀砍向李墨一胸前的手腕,被他的左手捏着,轻轻的捏着。

    李墨一的动作十分优雅,并没有青筋暴起状的使出全身力量,甚至捏住两人手腕的仅仅是三根手指。他站在那里的样子,就好像看风景一般的轻松,甚至嘴角还露出了一丝微笑。

    紧接着,他动了。

    歪嘴的耳中,清晰传来了恐怖的咯吱声,那是他的腕骨被挤压后传来的声音,李墨一的三根手指如同捏豆腐一样,生生将他二人的腕骨给捏脱了臼,这是怎样恐怖的实力。

    两把砍刀还没有落地,已经落在李墨一的手中,他的唇边浮出一抹温柔的微笑:“不要用自己不擅长的东西,小心伤到自己。”

    这句话对祝福来说分外的熟悉,与他初遇时,他出手打跑了那几个小偷后,也说了这句话,想到当时的情景,祝福不由也露出了笑意,她感觉到楚老板的目光在她的脸上扫过,接着耳边传来一句冷冰冰的话:“怎么,你还是对他余情未了?”

    祝福不由一愣,心想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那边李墨一双手持刀,抵在两人的咽喉上,一步步的走过来,看了看冯哥,再将视线落在楚老板身上,脸上虽带着笑,眼中却满满寒意。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欺负她?”李墨一轻描淡写的问道。

    冯哥不愧是老江湖,这个看起来温和无害的男人刚才出手的全部过程他都看在眼里,那不是在武术馆里练着玩的花哨功夫,每一次出手都没有多余的动作,干脆利落,r一击制胜。

    同时他也看出李墨一与祝福关系匪浅,也不知道这个楚老板是多饥渴,这么厉害的主儿手里的女人也敢抢,现在折了三个兄弟,现在冯哥决定袖手旁观。

    他不是叫不来人,一个电话,十分钟之内就能召来两百个兄弟,但是,不值得。

    为了一个刚接上头的买主打男男女女争风吃醋惹出来的架,传出去都丢人。

    正好他也想看看,这个被炮姐介绍来的楚老板,到底有多大能耐。

    于是冯哥笑道:“误会误会,我们以为这位小妹妹是楚老板的女朋友,好心想要带她浏览这里的风景名胜,现在看来似乎你们之间还有一些事情需要说清楚。”

    此刻最想跟这破事撇清关系的,莫过于那两个颈动脉与利刃亲密接触的两位了,听自家老大话里话外的意思是不打算管这事,歪嘴第一个出声:“对对对,我们只是想好好招待”话未说完,声音便嘎然而止。

    一道赤红色缓缓出现在他的脖子上,慢慢的染上刀刃,显然李墨一不想听他说话。

    “别冲动,别冲动。看小兄弟也是个讲道理的人,这事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冯哥指着楚老板,“我们也是今天第一次见,你们之间的事慢慢聊,我们就不打扰了。”

    李墨一双手松开,砍刀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两人如蒙大赦,转身就要跑。

    “站住。”背后传来李墨一冷冷的声音,歪嘴几乎吓得腿肚子都要抽筋了,他全身颤抖着转过身去,还勉强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您您老有什么吩咐?”

    李墨一看着地上的砍刀:“你家人没教过你,走的时候要把垃圾收拾干净吗?”

    “哎,是是是。”歪嘴赶紧把地上的砍刀捡起来,点头哈腰的准备离开,却又被李墨一叫住了,指着倒在一旁的黄毛:“没收拾干净。”

    歪嘴和另一人赶紧上前将黄毛架走,冯哥虽表示不插手他们之间的事,却没有离开的意思,远远地站着。

    李墨一冷冷道:“怎么,想放黑枪?”

    “不不不,别误会,好歹我们也是奉命出来接他的,无论是死是活,我们也得给上面一个交待。”冯哥十分客气却很坚定,“放心,我们绝不打扰您二位的交流。”

    见他如此坚决,想必已是最后的让步,李墨一将注意力转移到楚老板和祝福的身上。

    “你和他,怎么回事?”李墨一问道。

    刚才还吓得扑在楚老板怀里的祝福这会儿来了精神:“我和他怎么回事,你怎么不问问你怎么回事,你自己说你怎么回事。”

    “我有什么事,不就是穷吗?你以为我穷、低微、不美、矮小、我就没有灵魂没有心吗?你想错了!”李墨一对答如流,只是仿佛什么地方有些不对。

    背对着冯哥的祝福和楚老板的脸上都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祝福双手叉着腰:“你以为我是一个拜金的女人吗,告诉你,那天你但凡像个男人让我跟你回去,我还敬你是条汉子,结果呢,你就这么怂了,把我扔下就走了!”

    “那还不是因为我爱你!我不能给你最好的!而他!”李墨一指着楚老板:“给你买的那些东西,是我一辈子都买不起的!”

    这琼瑶戏般的对白,连那四个站得远远的人听了,都不忍卒听的扭过脸。

    最后,李墨一咆哮教主附体般的喊出:“你到底爱我,还是爱他!”

    祝福默默低下头,肩膀微微抽动着。

    楚老板平静地说:“顺应自己的本心,我尊重你的选择。”

    祝福声音颤抖:“对不起”

    楚老板轻叹了一声:“没关系,祝你们幸福。”

    “你是好人”祝福的声音抖的更厉害了。

    李墨一上前,强硬的将祝福揽在怀里,转身走了,走了几步祝福偷偷回头,楚老板站在那里,目送他俩离去。

    直到两人背影消失在转角,楚老板才仰天长啸一声,平静之后,对冯哥说:“走吧。”

    “你怎么来了?”躲在墙角后的祝福问道,李墨一将食指轻轻竖在唇前,示意她先不要说话。他闭上眼睛,凝神倾听,过了一会才说:“他们走了。”

    “刚才你笑得抖成那样,我差点以为要穿帮了。”此时的李墨一又恢复了温和斯文的模样,与刚才判若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