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十一章 黑衣引祸水
    上车之后,祝福没有坐在原来的座位,而是坐在前面两排没有人坐的位子上。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祝福总觉得那个人在看着自己,感觉好像被毒蛇盯住了似的,十分不舒服,她几次回头看,没有发现任何异状。

    想想不放心,祝福拿出手机调到自拍模式,假装对着屏幕臭美,果然,那个人又抬起头来,当他发现祝福举着手机的时候,又迅速低下了头,之后又等了许久,那人再没动静,好像睡着了似的。

    有这样一个陌生男人盯着自己,又是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就算是祝福这样素日胆气极壮的人,也不由觉得心里发毛。

    她在微信上把这事告诉乔瑜,但是乔瑜不知道干什么去了,一直都没有回复。

    原本轻松愉快的旅行才刚开始一天,就变成了惊悚片的第一集。

    与那个人对吵的时候,偷偷跟踪他的时候,都没觉得害怕,现在越坐越觉得紧张,心脏越跳越快,好像刚刚跑完了八百米。

    当大巴停在六库长途汽车站的时候,太阳已经挂在西边的山缘,被山中升腾起的浓云遮住,只留下一抹柔弱的嫣红。

    再一转头,同车的人竟然都走得差不多了,还能看见他们提着行李拎着包远远离去的背影动作也太神速了吧。

    这会儿整个汽车站竟然空荡荡的,祝福环顾四周,只有一只默默走过的土狗,也许是感受到祝福在看它,它扭头看了祝福一眼,又默默的离开了。

    现在,真的只剩下祝福这么一个大型哺乳动物站在这里,虽然天还是亮的,远处也还是有人的,但是总觉得那个可怕的男人会从她背后突然冒出来,用雪亮的刀子在她的脖子上这么轻轻一割。

    “咝”祝福被自己的想像吓得一激灵。

    她赶紧向出口走去,走了没几步,忽然听见身后响起了“嗒嗒”的脚步声,瞬间,她的心跳加速,根本不敢回头看,脚下不由自主的从快走变成小跑,最后变成飞奔。

    直到站在马路边,看着路上的车,路上推着自行车聊天的行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偷偷回头看,背后根本就没有人,风中却依然远远的送来了“嗒嗒”的声音,祝福顺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原来是破旧的遮阳棚上塌了一小块木板,在风中轻轻晃动着,有节奏的敲打着墙壁。

    嗨,原来是自己吓自己,祝福这才大大的松了口气,愉悦的这么一转身,差点没被吓背过气去。那个一路跟自己不对付的可怕乘客就站在自己面前,仅隔着三十厘米的距离。

    “你,你要干什么?”祝福以为自己声音挺大,其实声音抖得几乎听不清她在说什么,那个可怕的男人摘下墨镜,定定的看着祝福,压低了声音:“别怕,我姓楚,你可以叫我楚老板。”

    还沉浸在恐惧中的祝福大脑一片空白,完全没有对他的话做出任何反应,忽然楚老板上前一步,一把扯下祝福身上的登山包,背在自己身上,又紧紧揽着祝福的肩头。

    “你!唔”背包被扯下来的时候,祝福终于清醒过来了,刚尖厉的叫出来一个字,楚老板的头忽然凑近,对着她的嘴唇压了下来。

    对,是压了下来,他没有用嘴唇,头稍微偏了偏,是用下巴压着的,成功的将祝福的尖叫压回了声带。

    到底怎么回事?祝福紧张的全身都僵硬了,此时耳边传来另一个男人的声音:“楚老板,这妞是不是在嘎科那里偷偷猫着的?”

    嘎科,就是大巴车中午停车吃饭的地方,这个男人,难道就是跟这个楚老板接头的人?

    他们不会是想杀人灭口吧,祝福现在整个人都僵住了。

    楚老板终于松开了她,细如蚊蚋的声音从祝福的脸庞吹进她的耳朵:“把头埋到我怀里,不要怕。”

    已经完全不知所措的祝福下意识的照他的话做了,眼睛余光瞟见站在面前的有四个人,站在当中的一个穿着灰黄色的休闲外套,他的脸看起来比另外三个要和善一些。

    另外三个人穿着皮夹克,从袖口与领口稍稍露出了一些刺青,夹克就这么敞着,这三人都把双手插在兜里,腰间鼓鼓的,不知道藏着什么东西。

    楚老板笑道:“新认识的,跟我好的蜜里调油,生怕一个不在意我就跟别的女人好了,哪哪都跟着我,就差跟着我进男厕了。”

    那几个人发出一阵哄笑,还说了些不三不四的下流话,楚老板摸摸祝福的头,笑道:“她还小呢,害臊,你们别吓着她。”

    “哟,楚老板这是动了真心了啊。”

    “是不是这小姑娘哪里特别得楚老板的心啊?”

    “抬起头让我们看看嘛,楚老板,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楚老板没有出声,但是那三个人竟然同时不敢再说话了,刚才没有说话的那个人开口了:“言归正传,楚老板,一会儿不会还要带着她吧?”

    楚老板大笑:“哪能为个女人而坏了规矩呢?你们哥几个要么先过去,等我开好房,把她安顿好,就来。”说着揽着祝福就要离开。

    穿着灰黄色外套的男人忽然做了个手势,那三个穿夹克的人不着痕迹的迈了几步,不着痕迹的将他的前路挡住。

    “冯哥,这是什么意思?”楚老板的声音依旧冷静如常,但是紧贴着他的祝福明显感觉到,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他全身的肌肉骤然收紧,心跳加速。

    被称为冯哥的人十分热情的说:“这位妹妹白白净净的,一看就不是y省的姑娘,第一次来,也让我们好好尽尽地主之谊,黄毛,歪嘴,你们带这位妹妹到处走走玩玩,她要买什么,要吃什么,你们都照顾好,不准怠慢了贵客!”

    两个穿夹克的人客客气气的对楚老板说:“我们会照顾好妹妹的,楚老板放心,等正事办完了,我们再把她好好的带到您面前。”

    祝福感觉到,楚老板微微转了一下身子,将她与那两个人隔开,这是防御和保护的姿势。

    “哎哟,这两位小哥比我年轻又英俊,万一我这妞看上你们俩把我给甩了怎么办。”楚老板打着哈哈。

    而冯哥的语气,则明显变得不耐烦起来:“楚老板什么时候这么在乎一个女人了,把正事办完,大眼哥给你们准备了最大最好,还隔音的房间休息,到时候,想干什么不行?”

    双方保持着克制,但气氛明显出现僵持,祝福从楚老板的怀里抬起头,刚想说些什么,突然看见黄毛背后有一个人影以极快的速度冲了过来:

    “你们这帮流氓!想对她做什么!”

    李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