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七章 送钱生疑团
    刚才那样万分危急的时候,李墨一都能及时的接住她,容诗音对他自然有绝对的信任,只是虽然心里明白这一点,身体却还是不受控制的僵硬。

    “我,我先试一下。”虽然不是大红大紫的一线明星,但容诗音还是有演员的自觉,这么耗着时间也不是办法。

    威亚吊臂启动的那一瞬间,就连祝福这样的门外汉都看出容诗音全身僵直,离地瞬间好像一棵被连根拔起的树,在一旁的导演摇摇头:“这样没法拍。”

    忽然,李墨一动了。

    他如黑豹一般的矫捷,徒手攀上了屋顶,飞奔数步与吊着威亚的容诗音并肩而行,在屋脊上轻巧地行动,脚下几乎一点声音也没有。

    从高处跃往低处时,李墨一干脆利落的一个向前空翻,稳稳落下。

    身旁有人相伴,容诗音的紧张感很快消失,动作也渐渐变得灵活。

    在屋顶上,李墨一停下,转身忽然出手向容诗音进攻,那是之前演练了许多次的打斗场景,容诗音自然而然的见招拆招,整套动作完成的如行云流水,可以说是完成度最好的一次。

    连导演都为他的表演而喝彩。

    剧组的拍摄工作还在继续,祝福看见李墨一向自己走来:“你怎么来了?”

    祝福笑道:“你可是我介绍过来的,怕你给我丢脸呢,专门来看看。”

    “哦?”李墨一剑眉微挑,“那么你得出了什么结论?”

    祝福双眼望天:“嗯,这个我可不知道,刚刚才到。”

    忽然李墨一做出双手捧脸,眼冒红心的样子,又放下来,祝福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干嘛?”

    李墨一又恢复了一本正经的样子说:“刚才我在上头看见你是这样的。”

    不是吧,刚才他明明在天上飞来飞去的,怎么还有空往下看?

    “这个女主角很漂亮啊。”祝福故意岔开话题。

    李墨一点点头:“这个剧组请的化妆师很不错。”

    “我先回去了,”祝福看了看时间,向李墨一告别,李墨一忙说:“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祝福问他是什么事,他从衣服里面掏出三张红色的毛爷爷:“我这几天都有夜戏,不能回去,想麻烦你把这些钱帮我给奶奶,就说是小黑子给她的。”

    “小黑子,这名字真喜庆你就不怕我卷款潜逃?”祝福故意做出逃跑的样子。

    李墨一将写着地址的纸条递给她,微笑道:“你干不出这种事。”

    本来还想戏耍他一下的祝福看着他一脸信任,一下子不知道接什么话好,收好钱,对他做了个鬼脸:“骗子就喜欢你这样的人。”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李墨一笑笑,自言自语道:“能骗我的人还没出生。”

    从李墨一给的地址看,是一个居民区,而且也并不算偏僻,怎么这么难找呢。祝福拿着手机导航,在这个名为岗山三村的小区里转了两圈了,也没有找到纸条上写的那个地址。

    这个老旧的小区连个像样的物业都没有,更不要提巡逻的保安了,祝福好不容易才遇到一个路人,他看着那个地址也愣了一下,想了半天,才恍然大悟:“哦,我知道了,这是居委会后面,靠垃圾站那边。”

    顺着他指点的方向,祝福终于找到了一个低矮的小房子,说它是房子都是抬举了,其实就是用铁皮和砖块搭出来的棚子,祝福轻轻敲了一下门,那摇摇欲坠的门自己就开了,根本都没上锁。

    虽然是白天,但是屋里十分阴暗,阳光根本照不进来,祝福看见地上摆着许多空饮料瓶、扎成捆的废旧报纸。

    角落里放着两张勉强看起来像床的东西,那是硬纸板垒起来的长方形,上面铺着看不出颜色的床单,还有凌乱堆着的被子。

    正在她打量屋子的时候,忽然背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你找谁?”

    祝福吓了一跳,转身一看,一个佝偻着背的白发老人看着她,手里拎着的蛇皮袋里鼓鼓的,不知道装了些什么。

    “我,我是李墨一的朋友,您是李奶奶吧。”祝福问道。

    老人疑惑的重复了一遍:“李墨一?”又想了想:“你说的是小黑子吧?”

    对了,李墨一是提过这个名字,那就没错了。

    说明来意之后,李奶奶忙放下手里的袋子:“嗨,对不起啊,家里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祝福忙摆摆手:“不用不用,我一会儿还有事。”她从包里拿出李墨一委托代为转交的钱:“一共是三百块,您数数。”

    李奶奶接过钱,疑惑道:“这么多呀,才这么几天,他这是哪儿来的钱啊?不会是干了什么违法的事吧?”

    看老人家一脸警惕的样子,好像下一步就要大义灭亲去报警了,祝福有些哭笑不得,本来她还担心钱实在太少,李奶奶会不会怀疑她私吞李墨一的钱,新闻上曾经看过这样的案子。

    没想到李奶奶却觉得三百块太多了。为了三百块违法犯罪,也太亏了吧,她连忙解释道:“他在影视城当演员呢,导演对他特别满意,所以给得钱也多。”

    “哦哟,是去当大明星啦?”李奶奶这才放下心来,饱经风霜的脸上渐渐绽开一丝欣慰的笑容,她把钱揣进口袋,又吃力的提起搁在地上的蛇皮口袋,祝福忙上前帮忙拎进屋,放下之后,她笑着说:“真够重的,李墨一是不是从小就拎这么重的东西,所以身手才这么好的?”

    “这我就不知道喽。”李奶奶慢条斯理的从口袋里一样一样往外拿东西,好多生锈的铁块,还有空玻璃瓶什么的,难怪这么重。

    祝福一面替她把东西码整齐,一面问道:“他不是您带大的吗?”

    “不是,我是去年才捡到他的。”李奶奶回答道。

    去年?祝福不可置信:“他不是您孙子吗?”

    “我无儿无女,哪来的孙子哟。”老人露出回忆的表情,“那会儿我还以为他是傻子,坐在垃圾堆边上,下大暴雨了也不知道躲,我过去想看看是怎么回事,发现他在发高烧。看他实在太可怜,就把他带回来了。”

    “您就不怕他是坏人?”祝福忍不住插嘴。

    李奶奶摇摇头笑道:“我一个穷老婆子,什么都没有,他是坏人又能图我什么呢再说,当时他病的那样重,要是我不管,一条人命可能就没了。”

    告别了李奶奶,祝福回到家中,心不在焉的刷着网页:某明星高调示爱某国布署导弹防御系统天文学家发现一颗慧星向太阳系飞来,曾在一千年前与地球擦肩而过

    这些字映在祝福的眼中,却没有留在她的心里,现在她心里反反复复只想着一件事:

    李墨一,到底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