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四章 健身还臭美?
    早上六点四十五,祝福半梦半醒的从枕边摸过手机,等她看清楚上面的时间,惊得从床上跳了起来:“糟了,闹钟怎么没响?!”

    裸露在外的皮肤被寒气激出一片鸡皮疙瘩,祝福的脑子也从混沌变得清醒。才想起来是自己把工作日闹钟给取消了。

    不用上班,今天也没有面试,祝福长长舒了一口气,倒回床上,闭上眼睛刚想再睡个回笼觉,突然睁开眼睛,又弹起来,打开qq找到水木年华,头像还是灰的。

    祝福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好笑,昨天晚上才聊完,现在也不是上班时间,哪家公司也没这么高的审批效率。

    祝福拉开窗帘,东方的晨曦已经照亮了这座城市,反正也睡不着了,她索性换上运动服,二十多年来头一次主动想要出去晨练。

    在湖边的健身道上,晨跑队伍之壮大超乎祝福的想像,不仅有老年人、小孩子,还有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看着那些身材惹火的姑娘们还在坚持运动,祝福暗自发誓以后每天都要来。

    跑了没多远,祝福明显感受到长久不锻炼的后果,腿脚沉得抬不起来,连呼吸一下都觉得侧腹在痛。

    她只得靠着路边慢慢走,忽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嘿,你怎么会在这里?”扭头一看,是高中同学乔瑜。

    高中时她们关系很好,一起写作业,一起上补习班,好得好像一个人似的,后来两人考上了不同城市的大学,仍然保持着联系,从大一入学时军训教官的长相到手上好几个ffer到底应该选哪家,都是她们聊天的内容。

    后来乔瑜虽然也到了s市,但是她的工作是电视台的晚间财经新闻编辑,与祝福的作息时间完全颠倒,祝福在下午三点发的消息,可能在凌晨三点才能得到乔瑜的答复。

    时差让两个人的联系渐渐变少,而真正令她们联系不再那么紧密的原因还有生活圈子的完全分离。

    乔瑜的工作需要她大量的出席发布会和酒会,同行们多是女性,要是被同行们看出两次穿同一件衣服,那是很丢脸的事情。

    就算是来晨跑,乔瑜也是一身色彩鲜亮的运动套装,脸上的妆容一丝不苟,适量的运动更让她的皮肤显得晶莹透亮。

    再看着自己,上班有制服,下班也就穿穿hp;p;p;p;p;、zr之类的休闲风格,至于化妆么,秦伟说了,他喜欢的就是女人最自然不化妆的样子。

    现在祝福穿着一身已经褪色的学生时代运动服,头发随便扎了个马尾,感觉旁边跳广场舞的阿姨们都比自己更富有朝气和活力。

    祝福不由地又叹了口气。

    “你今天不用上班吗?”乔瑜奇怪的问道,以她对祝福的了解,不到最后一刻,她绝不会起床,在大学的时候晨跑几乎都是她替祝福打卡的。

    祝福摇摇头:“辞职了。”

    “有大公司高薪挖你跳槽?”乔瑜想来想去,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原因了。

    祝福勉强挤出个笑脸:“我哪有这么好的命,你认识的大老板多,不如介绍好工作给我?”

    看她的表情不像开玩笑,乔瑜问道:“你犯下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

    想起消失不见的秦伟,这段孽缘还真是一段不可饶恕的错误,祝福自嘲道:“是啊,天大的错误。”她将发生的事情简短的说了一遍。

    “天哪,竟然有这样的人,说消失就消失了!”听祝福说完,乔瑜一脸的震惊。

    遇上这样的事情,什么样的安慰都是那样的苍白无力,乔瑜搂住祝福的肩膀:“现在你可是女主角了呢。”

    “什么女主角?”祝福奇怪的问。

    “日剧悠长假期,还记得吗,第一集就是女主被逃婚,还丢了工作,最后和男朋友的室友在一起了。”

    那部经典的片子,祝福当然记得,只是童话都是骗人的,世上就算有这么好的事情,也不会让自己遇上,不然那天敲秦伟房门的时候,就不会出来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大叔,而应该出来一个英俊小帅哥了。

    “别郁闷了,走,我请你去丽晶酒店吃早午餐。”乔瑜拿出了当年哄祝福时万试万灵的方法。

    果然祝福的脸色有所好转:“丽晶酒店,那很贵的吧。”

    “工作日打七折,今天我请你,等你功成名就,成为一代大文豪了,记得养我啊。”乔瑜向祝福抛了个飞吻,祝福做势接住,贴在脸上。

    丽晶酒店是s市最早的五星级酒店,大堂的装饰处处透着品味和奢华,三角钢琴前坐着身穿纱裙的女子,十指轻灵地在黑白键上跃动。

    菜单上的每张菜品照片都很美,祝福完全不知道该如何选择,想了许久,她将菜单放下:“我的选择恐惧症犯了,交给你吧。”

    乔瑜笑笑:“知道你不挑食,那我就随便点了啊。”

    大堂里飘荡着的钢琴曲换了个曲目,祝福忽然发出“咦”的一声,而与此同时,她身后也发出了同样的声音。

    “怎么了?”乔瑜从菜单中抬头问道。

    “哦没什么,她有一个音弹错了。”

    “这你也听出来,这曲子我好像都没听过。”

    “这曲子叫花纹,西贝柳丝的钢琴曲。”

    祝福心中猛然一沉,思绪不由自主的回到三年前。

    也是这样一个冬天,在琴行的钢琴边,是秦伟弹了这首曲子,当时的秦伟,眉目焕然,专注弹琴的模样一下子吸引了祝福全部的注意力。

    当时,她也是这样说的:“这曲子从来没听过呢。”

    秦伟抬起头,微笑着说:“花纹,是西贝柳丝的钢琴曲,确实比较冷门。”

    然后,一切就开始了,再然后三年的感情,就这样成为了没有结局的结局。

    确定秦伟消失的那一刻,祝福只感到震惊,却没有觉得难受,几天下来,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冷静了,却遇到任何曾经与秦伟有关的事情,都会忆及往昔。

    祝福闭上眼睛,复又睁开,心底翻腾的情绪已经被重新压下去。

    一个人成熟的标志也许就是能把握住自己的情绪吧,只是这样的成熟太辛苦。

    祝福忽然想起面对小偷团伙也波澜不惊的李墨一,不知道导演有没有看中他,毕竟是自己介绍过去的人,还是做个售后服务吧,她发了条微信给清姐,询问李墨一的情况。

    清姐很快回复:“这人你哪儿找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