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二章 帅哥没文凭?
    “还要继续吗?”年轻人站在那里,如夜色般漆黑的双眸扫过那几个小偷,不是挑衅也没有傲慢,他的眼神干净清澈,没有带任何情绪,好像只是客气的问一问。

    方才那一手扔飞刀的动作帅气而利落,想要偷袭他的小偷此时捧着扭曲变形的手腕,痛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刚才的交锋,已经让他们明白眼前这个年轻人不是他们惹得起的。

    “好小子,你给我等着。”撂下一句狠话,四人脚底抹油,一溜烟得便不见了。

    没热闹看,人群逐渐散开,只有住在附近的人还三三两两回味着刚才那一幕。

    祝福捡起落在地上的包,正准备离开,乱哄哄的人声之中,她好像听见有个男人在背后叫了一声:“姑娘。”

    祝福下意识的回头,身后的人白皙的脸上两道浓黑的剑眉,秀气而清亮的眼睛似笑非笑望着她,这不是刚才那个抓小偷的人吗?

    “你?”祝福疑惑的看着他,不知他拦住自己想要做什么。难道是因为刚才自己差点砸中他?她赶紧道歉:“刚才真对不起,我不是要砸你的。”

    他微微一笑,整个人好似春风吹化了寒冰,气场与刚才好似不是同一人,他说:“知道,这是你的东西吧?”

    摊开的手掌中是祝福再熟悉不过的东西。

    粉色的手机壳,还摇摇晃晃挂着一只四叶草形的吊坠。

    啊,那不是伴随自己一年多的亲爱的手机吗?

    祝福激动的一把将手机抓了过来:“对的对的,这是我的。”

    那个年轻人笑笑:“小心收好,别再被偷了。”

    说完就转身离开。

    难道他刚才以一对四,竟然是为了帮她拿回手机?

    想起那个突然人间蒸发的男朋友秦伟,从前也只会在她抱怨肚子痛的时候说多喝热水,从来就没有更多的关心,而这个陌生人,竟然冒那么大的危险,还完全不求回报?

    祝福愣在当场,不敢相信现代社会还有这样的好人。

    几秒钟之内,她脑中转出好几个想法:

    他会不会是小偷那一伙的,骗取我的信任之后,想要从我身上得到其他的东西?

    他会不会国际间谍,这么做是为了接近我,以便得到我国重要情报?

    他会不会

    还没等她脑补出更多,那个年轻人已经快要消失在人海,完全没有放缓脚步欲擒故纵的意思。

    哎?果然是自己脑补过头了吗?如果自己真是女主角,早在十三岁那年就该变身魔法少女,十四岁就该被飞船接回母星继位了,何至于在地球上耗到今天。

    正常人得到帮助之后当然是要表示感谢的,何况这可不是举手之劳,现在还有谁会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而找这样大的麻烦。

    认真想想,就算是当初的秦伟,也不会这样为了自己而如此吧?

    两相一对比,高下立现。

    祝福摸出钱包里的两张大钞,追了上去:

    “啊,对不起,能麻烦你等一下吗?”

    李墨一闻声止步,转头见是她,眉梢眼角带着和煦的笑意,问道:“有什么事吗?”

    这是祝福第一次正面看见他的脸,不知怎的,“给他一些钱表示感谢”的想法突然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悄悄将两百块塞进裤子口袋,一脸诚恳的说:“刚才实在太谢谢你了,我想请你吃个便饭,可以吗?”话说出口,她没来由的感到一阵紧张,奇怪,以前请客户吃饭也不是没被拒绝过,今天这是怎么了?

    好在李墨一并没有让她感到太尴尬,干脆利落地答应了。

    祝福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听见李墨一说:“钱不要放在裤子口袋,很容易丢的。”

    “哎呀,被发现了?”祝福笑了起来。

    “李墨一,很好听的名字。”

    等菜的时候,两人聊了起来,祝福得知李墨一也是去人才市场找工作的,只是他似乎比祝福还要迷茫,甚至连要找什么工作都不知道。

    祝福热心的问道:“你学什么专业的?”

    李墨一还是摇头:“没有专业,我很小就工作了。”

    难道是黑心矿主手下的童工?

    “那你识字吗?”祝福小心翼翼地问道,她不太愿意想象这样一个俊秀斯文的年轻人,竟然会是文盲,如果不识字,那基本上就告别正经工作了。

    李墨一似乎看出了她措辞的谨慎,笑着说:“本来我是识字的,在这里与我学过的不一样,我在认真重新开始学。”

    这话听得祝福越发糊涂,难道他是伤了头,失忆了?

    见她不明白,李墨一拿过桌上用来点单的纸笔,随意写下国泰民安四个大字,字迹工整而有力,如果让懂书法的人来看,定会赞一句“这字有型有骨架”。

    “字写的很好啊,可是,为什么那个“国”字,是繁体的?”祝福抬头看着他,恍然大悟:“哦,你不是大陆人,是港澳台同胞?”

    李墨一笑着摇摇头:“我没上过学,都是先生教的。”

    “哦”祝福终于明白了,是私塾一类的班吧,所以,才没有文凭。

    李墨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薄薄的卡片放在桌上,是他的身份证,他颇为无奈的说:

    “本来我以为只要有身份证就能找到工作了,但是,似乎并不是这样。”

    只要有身份证就能找到工作?这人对现代社会仿佛缺乏最起码的常识啊,祝福从包里一本本的拿出自己的各种证书,学历、学位、各种从业资格、证书加起来有十几本。

    “我有这么多证,也找不到工作呢。”祝福笑笑。

    李墨一掂了掂那些证书的份量:“难怪刚才这包扔出去威力这么大。”

    祝福将证书一本本放回包里:“这些是我七年的青春,威力当然大。”

    “是啊,七年”李墨一低垂着眼睑,长长的睫毛在下眼睑投下一片阴影,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怎么?你用七年换了什么?”祝福笑着问道。

    听她这么问,李墨一不由一愣,祝福连忙解释道:“我不是想打探你的**啊,只是很好奇,为什么你会不知道这些?”

    李墨一微笑道:“没什么,我只是不知道怎么跟你说,我以前生活的地方很封闭,除了习文练武,跟现代社会没有接触的。”

    这形容的地方还是现代社会吗?就算是少林寺,也都有派武僧出国表演的。

    虽然祝福还是不明白,但是她也没有继续再问,毕竟她和李墨一只是第一次见面,说太多也不合适,她又不是查户口的居委会大妈。

    将思绪拉回来,再一抬眼,发现李墨一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祝姑娘有事?”

    哎呀,被他注意到自己刚才发呆的样子了,祝福尴尬的干笑两声:“没事没事,我只是想到一些事情,刚才你说很小就工作了,那也是有工作经验了,不如说说以前你都是干什么的,说不定不用文凭也可以?”

    李墨一有些发怔,似乎在组织语言,最后他说:“也没什么,就是些卖力气的活。”

    说这些的时候,李墨一眼神有些闪烁,祝福却没在意,脑中浮现的是他挖煤、抬煤,心中感慨:“这样一张帅气的脸,干这些活真是太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