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章 有情饮水饱?
    天高云淡,南方城市的冬天,在没有风霜雨雪来袭的时候,显得那样温柔。

    初冬的阳光,暖暖的照在s市一家街边小饭馆里,落在祝福的黑发上,透出一片淡淡的金色,祝福低头挑着红烧鱼里的刺,余光却偷偷瞟着对面坐着的男人。

    李墨一左手拎着铜制水壶,壶嘴里的水缓缓注入祝福手旁的杯中。

    握着壶把的手型颀长而有力,骨节分明,倒水的姿势舒缓而放松,仿佛他手中不过是一片轻飘飘的羽毛。

    为祝福的水杯倒足七分满,李墨一手腕轻抬,水流顿止,他放下水壶的动作不疾不徐,金属的壶底与玻璃台板相触时,竟然几乎听不见声响。

    只是那几个简单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的优雅,不像在现代的小餐馆,倒像古人在明月下曲水旁赋诗雅集。

    祝福专心看着他倒水的动作,连筷子上夹着的鱼肉落在碗里都没有发觉。

    李墨一微微上挑的眼睛带着三分笑意望着祝福,关切地问道:“怎么不吃了?”

    “啊,烫,凉一会儿再吃。”祝福尴尬的端起碗,往嘴里拨了两口饭,刚才那样直勾勾的看着他,实在是太失礼了。

    因为,她与李墨一只不过刚刚认识了两小时不到而已。

    两个小时之前,祝福拎着装满简历和各种证书的包正艰难的在人才市场汹涌的人潮里挤进挤出。

    就在上个月,她提出了辞呈。正常人不会在年底这个时间辞职,老板十分困惑,旁敲侧击是否有别的公司高薪挖角。

    同事也劝她辛苦一年了,不如拿到年终奖再走。

    可是她毅然决然的走了。

    有情饮水饱,没有找到新工作,可是我有男朋友呀。想到男朋友秦伟,祝福的心底甜蜜地开出花来。

    就在四十天前,秦伟深情款款地对她说:“今年跟我回家见见我爸妈吧!以我家的关系,给你找个工作不会有问题!”

    说完,秦伟稍稍顿了顿,而后撩着她的头发宠溺地接着笑道:“当然了,不想工作也行,我们早点结婚!家里有车有房,根本不需要像现在一样,这么辛苦的打拼!”

    三十九天前,祝福提出了辞职。

    六天前,她忙着办理各种关系的停止和转移。

    三天前,祝福发现,秦伟的电话打不通、微信qq已经全部把她拉黑。

    两天前,她去了秦伟在本市的住处,敲了半个小时,她的耐心终于用尽。巨大的踹门声引来了邻居,不堪其扰的邻居说这户已经搬走好几天了。

    秦伟公司里的同事说他早已辞职一个多星期。

    网络时代找一个人很容易,只要一个线索,就能把一个人的历史翻个底朝天。

    但是到今天,祝福才发现,一个人消失更容易。

    自己竟然不知道男朋友老家的具体地址,也从未有过共同的朋友,没有联系方式、没有地址,一个大活人,就好像蒸发了一样。

    网上只能找到历史,却找不到未来。

    在一切都高速化的今天,就算是前几天还说过年要带自己回家的男朋友,今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也不是特别值得花太多的时间去悲伤的事。

    主张学医不能救中国人的草爸爸,哦不,是鲁迅大大在遗书中说“别人应许你的事物,不可当真”,如今祝福只深恨自己怎么当初没有好好的研读鲁迅大大的精神,明明连她的名字都与鲁迅大大的代表作一模一样。

    不为无可挽回的事情后悔,这是祝福的性格。

    即使是突然打不通男朋友电话,被他各种拉黑,甚至发现他早已搬走这样的惊天大霹雳,也只不过让她抱着枕头哭了一小时又七分二十秒而已。

    然后?

    然后当然是把自己从头到脚收拾一番,打扮得美美,去人才市场寻找新的工作。

    原来的公司其实没有马上找到替补她的人,但是想起当初走的那样头也不回,此时狼狈回头也只会成为同事茶余饭后的笑柄吧。

    可是年前并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工作,在职的人都在等年终奖,并不会有人想这会儿离职,嗯,除了自己这样被爱情蒙蔽双眼的神经病。

    而招聘单位也只是随便收收简历,如果年后有人离职,才会填补空缺。

    在人才市场耗了一整个上午的时间,祝福也没有投出一份简历,她实在不愿意将就,平时的积蓄倒也足够她任性的挑挑拣拣。

    算了,年后再看看吧,不要一时冲动而签了卖身契。

    从空气混浊的大厅里挤出来,清新而微凉的空气扑面而来,令人精神为之一振,正午太阳高高悬在头顶,照在头顶暖意融融,祝福大大的伸了个懒腰。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记得附近有家不错的店,先在网上搜一下看看有没有团购。祝福正准备掏手机,却突然发现,手提包的拉链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拉开了,里面的证书简历都没动,但是放在最上面的手机不见了!

    她记得很清楚,最后一次看手机是在伸懒腰之前,只有一个可能:被偷了。

    周围的人都脚步匆匆,以小偷的速度,这会儿应该已经离开了吧。

    祝福呆立当场,许久才叹了一口气,人一旦遇上一连串的倒霉事,往往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她甚至连报警都没有想过,想起上周已经结束的水逆,祝福只得感慨一下自己果然很倒霉,连水逆这样好用的自我安慰借口都无法使用。

    忽然,身后传来一阵骚动。

    有人大声嚷道:“打架啦!”

    祝福连忙回头看,发现一个高挑的年轻人将另一个干瘦的男人逼在墙角,平静地说:“交出来。”

    干瘦的男人却眼露凶光,恶狠狠地从牙缝里蹦出四个字:“少管闲事!”

    此时,已有三个人围了上去,看样子都不是善碴,祝福听见旁边有人小声议论:“这些人都是这附近的小偷,身上都有刀的,这年轻人只怕要吃亏。”

    人群中忽然发出了一阵惊呼,其中一人手中闪动着寒光,如风一般向年轻人直刺了过去。

    有胆小的人已经扭过头不敢看。

    祝福吃惊地瞪大眼睛,虽然她一直自称弱女子,但心中始终有一股侠气,岂能坐视?抬手就将手中饰满金属铆钉的手提包扔了过去。

    就在匕首几乎要触碰到年轻人的瞬间,那只握着匕首的手腕陡然转向180度,小偷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叮”的一声,匕首落在地上,再看小偷,他弯下腰,拧眉咧嘴,脸皱得像苦瓜,神色痛苦非常。

    匕首未伤到年轻人分毫,却没想到祝福这边飞出的手提包,这包本是冲着小偷的脑袋而来,那只满是尖刺的包被祝福用十分力气扔出去,眼看着正中那个年轻人的脸。

    “哦卖糕的!”祝福刚发出了一声惊呼,只见那年轻人脚步向右微滑,脸微侧的同时,去势汹汹的手提包擦过他的鼻尖,嵌在他身后的树干上,过了几秒才掉落在地。

    就在年轻人侧身让开包的瞬间,被他钳制住的小偷感觉手腕上劲力稍松,便马上甩脱那只手,向前跑了两步,目标是附近商户搁在一旁的拖把,看来还想再战。

    年轻人不知何时已拾起了那把落在地上的匕首,接着右手一挥,寒光激射而出,方才还在他手中的匕首,堪堪擦过瑟瑟发抖的男人耳边,深深地钉在树杆里,雪亮的锋刃上缓缓流下一丝血红。

    他的唇边勾起一抹微笑:“不要用自己不擅长的东西,小心伤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