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14章 蟒山四恶
    第14章 蟒山四恶

    燕飞和紫烟稍稍停了一下,发现前面有一个山谷,两旁山上怪石嶙峋,零零星星的长着几棵松柏,叶子呈暗黄色。山上的石块在烈日的照耀下闪着金光,一股股热浪直冲山谷。谷中的树木非常浓密,有一条小河从谷中流过,河水是暗红色,显然是被鲜血染成的。

    “就在前面的树林中,我们要小心一些。”燕飞说这些话的时候望着温新月。

    “燕飞哥,你太瞧不起我了!”温新月突然脸一沉,嘴巴一撅,“我的修为虽然没有你们高,但也可以自保。”

    “呵……”紫烟一看温新月的样子,笑了起来,“燕哥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第一次闯黑风岭时,修为比月儿现在低多了。”

    “对,紫烟姐说得对,我是大人了。”温新月一下子破泣为笑,这脸变得非常之快。

    “好,是我不对,月儿现在是大人了。”燕飞也笑了,“我们赶紧走!”

    三个人加快速度,很快进了树林,住前走了大约六七里,便隐隐约约地看到了一些人影在打斗。他们又向前走了一段距离,发现是两派人。有一派大约十四五人,全部穿的是黄衣服,个个凶悍无比,修为都在通窍境七重左右。里面有一个通窍境九重的,应该是他们的首领。

    另一派大约有二十几个人,他们年龄相差很大,有的须发皆白,大约百岁,有的只是十几岁的小孩,还有几名武者是女的。

    和那位通窍境九重的黄衣武者对战的是一名七十多岁的武者,一头红发格外显眼,胡须花白且非常凌乱,手里使一柄厚刃重刀,修为也是通窍境九重。但是他的力量明显比黄衣武者要大,因此占着上风。

    这一派的二十几人中修为高低相差也很大,除了两个通窍境八重的外,其余人最高是通窍境五重,还有气武境修为的。

    他们打斗的地方在谷底小河的两边,地上已经有几十具尸体了,双方几乎各占一半。可见他们已经打斗了很长时间,而且势均力敌。

    燕飞发现,风云二仙并没有参与进去,而是在旁边一棵大树上观看。燕飞、紫烟、温新月三人一纵身,也上了那棵大树。

    下面的人全部的精力都在自己对手的身上,加上燕飞等人的修为比他们要高得多,所以他们不可能发现。

    “燕飞兄弟,该帮哪边打呀?”温若风没有回头,但他知道是燕飞等人。

    “以前我们都是帮助打输的一方,可这么久了,他们还没有分出高低,真是急死人了。”温若云说。

    “你们平时都是帮打输的一方,不管他们是谁呀?”燕飞不解地问。

    “燕飞哥,他们俩一直就是这样,不讲任何道理,什么都不懂,有几次我们温家堡的人去抓一些劫匪和大盗的时候,他们总是捣乱,不管双方是谁,只要谁输了他们就帮谁,军队最后也不要他们了。”温新月说。

    “是我们不想在军队了,那儿一点都不好玩,还有那么多规矩,又没有人和我们打架。”

    “注意,有人来了!”燕飞突然感觉有一股浓重的杀气从远处袭来。

    风云二仙和紫烟也立刻感觉到了,都停止了说话。

    果然,片刻之后,“哈……”几声刺耳地大笑声从远处传了过来,震得每个人心中都是一颤,场中的打斗立刻停了下来,双方人员自觉地分开,隔河相对,紧接着,四个身穿黑衣的人从远处飞纵而来。

    “哈……”来人站在距离双方大约三丈的地方,又是一阵狂笑,震得两边的人都后住了耳朵,那几个气武境修为的年轻人,双手捂耳,在地上打滚,显得痛苦不堪。一名须发皆白的武者,赶紧点了他们的穴道。

    燕飞也感觉一阵心悸,他仔细看了看,发现这四个人的修为都是通灵境一重,个个长相怪异,而且他们的兵器也很特别。

    “呜……”又是一阵低沉的叫声,仿佛狼嚎一般。

    小河两边的武者全都如临大敌,个个紧握兵器,杀气弥漫着整个峡谷。

    “烈火龙,我是血衣帮彩衣坛长老周青,我们血衣帮与你们蟒山四恶从无瓜葛,不知四位今天来此是什么意思?”穿黄衣服的那名通窍境九重的武者说,他的声音中明显充满着恐惧。

    “蟒山四恶,原来是他们!”温若风突然恨声说道,同时身上的杀气陡然外现。

    “大爷爷,你知道他们?”温新月好奇地问。

    “当然知道,五年前我们哥俩就找过他们,可惜没找到,想不到今天他们倒送上门来了,老二,你守住前面路口,我去弄死他们。”

    “为什么好事都是你的,让我守路口,我也好久没打架了,我去弄死他们,你守路口!”温若云抢着要去。

    “我是大哥,你得听我的!”

    “就不听……”

    他们俩人在小声争吵,燕飞没有理会,他在仔细地观察这些人,听他们的对话。

    “你是血衣帮的啊!”烈火龙一身红衣似火,手里拿着一柄宽刃刀也是红的,“你们血衣帮不是听着挺厉害吗?我怎么感觉不怎么样呀!”

    “那是,那是。”尽管听出对方话中的轻蔑语气,可周青连声答应,“和前辈您比起来,我们就是蝼蚁,在彩衣坛,我们都是外门弟子,上官坛主看得起我们,才让我们完成这一任务。如果前辈您能帮我们杀了这些人,那上官帮主给我们所有的赏赐,我们都给您!”

    “哈……”一阵尖笑传来。

    燕飞这才发现,那个一身绿衣,蒙着面纱的人原来是个女的!只见她手里拿着一柄剑,又细又长,头上戴着一个斗笠。

    “这上官云也算一个人物,既然是他的手下,大哥,我看我们还是帮一下吧!”那名绿衣女子说。

    “虎弟,豹弟,你们俩呢?”

    “听大哥的!”被称为虎弟豹弟的两人长得非常雄壮,声音粗旷中含着低沉,一人手持一对巨大的铜钹,另一人手持一柄大铲。

    “烈火龙,你们蟒山四恶虽杀人无数,但一直独行江湖,从不屈从于任何门派之下,今天怎么要做血衣帮的走狗了?”那位满头红发,胡须花白的武者说。

    这四个人在火焰州可谓是大名鼎鼎,或者说是臭名昭著,不管是名门正派还是江湖盗匪,对他们都是又恨又怕,他们杀人只是兴趣,从不管什么理由。

    老大叫烈火龙,一套烈火刀法,凶残无比,杀人无数。老二叫赤练蛇,面若天仙但心如蛇蝎,施毒的手法非常高,而且*无比,见到英俊的男子,就会勾引。不管男子是否顺从,满足之后都会杀死,然后将男子的家人也一并杀掉。老三叫饿虎,他的兵器是一对铜钹,灵级宝器,并铸入了一个邪咒,要经常饮血。老四叫贪欢豹,修炼的是魔功,常常要吸取少女的阴血采阴补阳,是个采花大盗。

    四人合称蟒山四恶,他们的修为都到了通灵境,而且常常在一起,因此在火焰州横行无忌,无人敢惹。但他们从来是我行我素,不买任何人的账,而刚刚赤练蛇说要帮彩衣坛,让两派人顿时感觉冰火两重天。

    “哈……”烈火龙一阵狂笑,让在场的众人感觉一股热浪袭来,“你是赤发苍龙谢天吧,还有你,青衣叟马玄!”他又看了看那个须发皆白的武者,“你们在火焰州也算个人物,不过从今以后,将要从这儿消失了。我们杀人,从来都没有理由,不过今天看在你们俩还有些名气的份上,破个例,就给你们一个理由!”

    在场的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仔细地听着。

    “我们厌倦了这种四处漂泊的生活,决定答应上官坛主的邀请,加入彩衣坛了!所以你们这些人的人头,就是我送给上官坛主的礼物!”说完,他数了数,“二十三个,还不错,你们还是自裁吧,免得受苦!”

    “哈……”一名彩衣坛的弟子大笑起来,“快自裁吧,你们应该知道蟒山四恶,哦不,四侠的手段,啊……”

    那位武者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惨叫一声。众人发现,只见他的一只胳膊已经被刀切断,而更为恐怖的是,伤口没有流血,却燃烧起来。那人疼地满地打滚,可就是无法扑灭这火,很快,半个身体都烧着了。

    众人个个大惊失色,不敢言语,而那名武者,也逐渐不动了。片刻之后,便化为了一小堆灰烬。

    “这个人没有一点规矩,该死。”烈火龙又将目光移向谢天和马玄等人,“你们要是违抗我的命令,会死得更惨!”

    “烈火龙,我谢天自从准备对抗血衣帮的时候起,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怎么个死法,我根本不在乎!你可以杀了我,但你吓不倒我,来吧!”赤发苍龙谢天将手中的刀一横,大义凛然。

    “找死!”烈火龙从牙缝里恶狠狠地崩出两个字,同时,一道红色的刀光闪电般袭向谢天。刀光所过之处,草木尽毁,沙石也被烧焦,转眼间刀光就到了谢天的眼前。

    谢天手里的刀虽然横着,可还是没有来得急动,但他的眼中没有恐惧,这个结果,显然他早已经知道了,他仿佛看到了自已的身体被烧焦了,但他很坦然。

    而就在这时,一道雪白的剑光闪过,灼热的刀光一下子被浇灭了,一层白雾升了起来。

    在众人惊恐的眼神中,一位不到二十岁的少年,背着长剑,站在白雾中。尽管他收敛着杀气,但依然威严而不可侵犯。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