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11章血衣折柳
    第11章血衣折柳

    “听我的话,我让你把它带走。”蓝姬停了停,然后漫不经心地说,“杀了你背上的人,然后带着它立刻消失。”

    白爪狮王浑身又是一颤,柳一剑恐惧异常,尽管他多次想到自己会死,可真正面临死亡时,他还是有些害怕,毕竟他只是个十岁的孩子呀!而且,还是一个普通孩子呀。柳一剑知道,白爪狮王一定能听懂蓝姬的话,而且很可能按照蓝姬的命令去做,因为它是一只妖兽,它只是一只妖兽呀!

    这个时候最紧张害怕的除了柳一剑外,还有柳成阳,他在不停的祈祷上天一定要保佑柳一剑,只有他知道,柳一剑是他父亲柳通天的唯一希望,也是柳家唯一的希望。

    柳家其他人则没有什么感受,死亡对他们来说太平常了,而且,很多人都不认识柳一剑。

    “我的耐心可是有限呀。”蓝姬有些不耐烦了,她轻轻地晃动玉笛,道道剑气射入母狮王虚弱的身体中,母狮痛苦地哀嚎着。

    “吼……”白爪狮王猛然大口一张,柳一剑连惨叫声都没发出,就被吞吃下去。然后一个飞纵,卷起一股狂风,扑了过来。蓝姬显然也有一些意外,因为她用了许多手段也没有训服母狮王,没想到公狮会比母狮的意志力差得多,就这样屈服了,急忙往后一退。

    公狮王来到母狮王旁边,身上的杀气消失了,只见它用舌头舔着母狮脸上的血,非常细心的舔着,而母狮王也在安静地享受着。众人都惊呆了,这哪是妖兽呀,它们是如此温顺。终于把血舔完了,突然公狮王一声狂啸,在场所有武者都倒退数步,这一声太震撼了,竟然有许多武者飞了出去,当场震死,狮王发怒了!

    “啪”“啪”突然两声巨响,众人大惊,赶紧紧握兵器,准备迎战,可是接下来却无声无息了。

    “啊——”众人都不约而同地惊叫出来!

    狮王死了,它自己打碎了自己和自己王妃的脑袋,连妖核也击得粉碎,魂飞魄散了。

    九级灵兽白爪狮王魂飞魄散了!

    白爪狮王用这种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让柳通天这个钢铁般的汉子也流出了泪水。柳家人也没有因为狮王的反叛而忌恨于它,只有柳成阳感到阵阵失落,“剑儿……剑儿……”他在心里默念着。当他的眼光移到父亲柳通天脸上时,突然有些明悟,因为他看到了柳通天眼神中的坚定与自信,“难道?”他相信父亲,那个无所不能的人,不可能就这么失败,他说一定会把柳一剑救出去的,一定会的,如果今天柳家只剩下一个人,那么这个人就一定是柳一剑!

    “柳通天,接我一刀!”金刀法王苏琼手中的宽背金刀猛然向柳通天的头顶劈了下来。柳通天与苏琼都是地仙境一重修为,但是刀走的是厚重,而剑走的是轻灵,因此柳通天不敢硬接,一个飞纵闪过,脚下立刻被金刀劈出一条一丈多宽,五丈多长,三丈多深的地沟,紧接着,地沟的两侧纷纷塌陷,伴随着一声巨响,刀光四处飞溅,柳家和血衣帮的许多弟子躲闪不及,被刀光截为数段,血雨横洒,战场顷刻之间成了修罗地狱,惨不忍睹。

    “金刀法王,这就是你的绝技开天辟地呀,厉害是够厉害,可就是连自己人也杀呀。”蓝姬笑呵呵地说。

    开天辟地是金刀法王自创的一式刀法,强横无比,凭借这一招,他被公认为血衣帮的第二,但这一招太过强横,一招之下,绝无活人,不分敌我。蓝姬这样说却是在讽刺金刀法王平时以爱护弟子自诩。

    金刀法王脸色铁青,没有理会蓝姬,他本想柳通天会硬接这一招,那就有可能会让柳通天受伤,后面就能主动一些,因为这一招耗费他的真气和灵力太多,没想到柳通天竟然看着柳家人惨死在此招之下,却躲开了。

    柳通天当然明白,这个时候,他只能这么做。

    “苏琼,你也接我一剑!”柳通天岂是吃亏的主,长剑一招八面来风刺向苏琼,一张剑网从天而降,剑光所到之处,也是断臂残躯,血肉横飞,显然,柳通天怒了!他要用血衣帮的血,来祭刚才惨死在苏琼刀下的柳家亡魂。

    苏琼看到的不是一张剑网,而是八条火舌,带着阴森森的杀气,从四面八方向自己射来,无处可躲。要是平时,他有信心挡下这一招,可刚刚耗费真元太多,让他心中充满了恐惧,通天剑法太恐怖了。苏琼不敢多想,用刀气形成一堵气墙,护住全身,然后金刀一抖,迎着剑舌击出。

    “砰……”金铁相撞,火花飞溅,震耳欲聋,巨大的气浪掀翻了一座座房屋,摧折了一棵棵大树,又有许多武者被远远地抛了出去,生死未明。苏琼感到背部一阵疼痛,知道自己受伤了,但他强提一口气让身体不倒。这才发现是两个血衣使者和乌云娜给他各挡了一剑,而他自己挡了四剑,还有一剑划破了背部。

    可是还未来得急喘息,柳通天的剑又到了。通天剑法是柳通天自创的神级功法,一共三式,三式连环。八面来风刚过,第二式横扫寰宇又袭来。

    四个人哪敢大意,通天剑法又是连绵不绝,无法躲避,只好将全部的真力灌注于兵器,和柳通天硬拼。

    与四个人倾注全力相比,柳通天却是游刃有余,一看对方硬接,心中暗喜,又猛然加了两成功力,显然他想一招重伤四人。

    横扫寰宇这一招与前一招相辅相成,威力相同,攻击角度却刚好相反。八面来风是一招分八剑,剑剑突出精巧,直逼要害,而横扫寰宇却是八剑合一击,重如雷霆。

    本来苏琼的修为和柳通天不相上下,现在四个人却如此被动全因为他太自大,认为自己一招开天辟地即使不能杀了柳通天,也可以重伤,却没想到弄巧成拙,形式岌岌可危。

    与上一招惊天动地不同,这一招却是无声无息,如和风细雨轻轻地落下,但是苏琼,两个血衣使者,乌云娜四人都是双手握着兵器,奋力向上托,在他们五丈的高空处,悬着一柄巨剑,万道剑光向下倾泻。四人的兵器也发出强烈的光芒,与剑光碰撞在一起,无声无息,却卷起了一层层的光波,光波所到之处,所有的东西,断瓦残垣,树木沙石,兵器尸体都被溶化掉了,众人赶紧向后退去,退得慢地也一起溶化了,尸骨无存。只有蓝姬停在半空中,观看着这一切,这些灼热的光波对她没有任何作用。

    时间一刻一刻地过去,开始苏琼等人满头大汗,渐渐地已经没有了汗,头上冒着热气。终于,四个人中功力最弱的乌云娜有些支持不住了,身体已经在发抖,剑光反而更多地袭向了她。

    “啊……”一声尖锐地惨叫,乌云娜昏倒在地,蓝姬不知何时已经到了乌云娜身边,她玉笛轻轻一扫,挡住了刺向乌云娜的剑光,左手拎起乌云娜,一扭身便又离开了,没有再出手。

    苏琼等三人利用这个喘息机会赶紧向后逃去,可是刚飞纵到空中,却被三道剑光穿过心口,他们恨恨地望了一眼蓝姬,释发了对她见死不救的怨恨。紧接着,一声脆响,“啪!”三具身体在剑光中爆裂。

    “金刀法王死了!”林怀远不可置信地呆在那里,金刀法王那是比父亲林如山还要强大的呀,地仙境的武者也会死?他的父亲去年去水龙州执行任务,至今未归,有人推测他的父亲可能已经遇到不测,可他不相信,他从没有想过有谁能够杀死他的父亲,无论是青冥天域还是魔域烟海,他的父亲都是以强者存在的,小小的五行大陆,根本没有人能对父亲造成威胁,更不要说杀死父亲了。可是现在,比他父亲更强大的金刀法王苏琼是实实在在地死了呀,就是在五行大陆、火焰州赤峰城被杀死了,而且尸骨无存。“柳通天!”现在一想这个名字,林怀远都有些战战兢兢,先前自己还狂妄地要去对战,简直是以卵击石。

    “柳通天,你果然是个天才,通天剑法要是都让你们柳家人掌握了,还真成了血衣帮的麻烦了,八面来风,横扫寰宇,飞星逐月,三式环环相扣,确实厉害。但在我的眼里,却是很平常,不值一提。”蓝姬说完,收了手中的玉笛,取出了一柄非常精巧的剑。“现在,我就让你真正领教一下,什么才是绝世武技,好让你死个明白!”

    忽然,大家发现,蓝姬话才说完,人就不见了,一眨眼,却出现在柳通天身后,柳通天依旧是一招八面来风,而蓝姬早已从剑网中窜出,柳通天的身上竟然多了一个洞,血流不止,众人根本没有看清楚蓝姬何时出的剑,又是怎样出的剑。

    “人剑合一,无我无剑。”柳通天默念着。

    蓝姬再次消失不见,柳通天一招横扫寰宇,仿佛要挖地三尺将蓝姬找出。周围再次塌陷,竟从地下飞出四个蓝衣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