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5章 鬼夫人
    第5章鬼夫人

    轿子没有人抬,就像一片树叶一样,轻轻地飘落下来,掷地无声。屋里的几个人立刻跳出大厅,站在离轿子大约三丈远的地方,而同时,韩家的二十几位护卫听到动静马上围了过来,但都在远远地站着,不敢靠近。

    “鬼夫人,这是我们火焰州赤峰城的事,与你土藏州鬼教无关,希望你不要插手。”杨子剑是在场的人中唯一一个脸色正常的人,他厉声质问。

    “呵……剑公子呀。”轿子中的鬼夫人声音忽然一变,柔软无比,尤其是“剑公子呀”四个字,充满了娇媚之气,“呵……”又是一阵媚笑。

    杨子剑突然发现轿子的帘子打开了,从里面伸出一条洁白的玉腿。这是一条无可挑剔的完美的腿,洁白无暇,柔弱无骨,尽管杨子剑玩弄过无数的美女,但还是感觉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他努力定了定神,想让自己清醒一下,但是却很难办到,即使闭上眼睛,脑海中也是一条美丽的玉腿。

    “剑——公——子,来呀。”又是一声化骨的媚音,全声所有的人都感觉到头脑发晕。

    杨子剑感到一股热血直往头上涌来,他猛然睁开眼睛,却惊奇地发现,轿子突然不见了,这是一个房间,房间中一张大床,床上半坐半倚着一个美女,薄薄的衣服遮不住优美的曲线,两只眼睛痴情地望着自己,笑得那样迷人。“剑——公——子,来呀。”

    杨子剑不由自主地又向前走了两步,一股少女的体香一下子沁入他的口中,然后散入了全身。“好爽呀!”他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这是多么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呀。杨子剑少年得志,投怀送抱的美女多不胜数,这种体香和感觉再熟悉不过了,但是这样迷人的体香,这种美妙的感觉,从来没有过,从来没有。

    “剑——公——子,来呀。”美女将左手手指轻轻地移动到嘴唇上,轻吻了一下,然后做出了一个勾引的动作。

    杨子剑已经说不出话来,再一次向前迈出了两步。他感觉浑身快要爆裂了,美女的体香越来越浓,让他不能自拔。他已经没有了自己,有的只是狂跳不止的心脏。

    杨子剑揉了揉眼睛,发现这已经不是少女的闺房了,这是一个美丽的山谷,红花绿草,柳枝婆娑,青鸟殷勤,黄莺欢唱,清清的湖水中游鱼戏石。美女坐在湖边,轻轻地拿起玉笛,放在嘴唇边,优美的曲子响了起来。

    多么美妙的声音呀,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何处有相闻呀。

    杨子剑浑身上下好像无数个蚂蚁在爬,奇痒无比,他再也不能忍受了,他又为什么要忍呀?猛然一提气,向前一纵,朝湖边的美女扑了过去。

    “当啷”一声金铁碰撞的声音,惊醒了在场的所有人,只见从杨子剑的背上飞出一柄红色的剑,剑气化为一只火麒麟,张牙舞爪,直接抓向美女。

    美女玉笛一扬,一股阴风袭来,杨子剑退后三丈多远,定睛一看,前面仍然是一个轿子,两个小孩,并无其它东西……

    “摄魂功法!”杨子剑突然惊叫一声,向后一纵,又退后两丈,感觉全身酥软无力,用火麟剑支撑着身体没有让倒下去。“好险呀!”他心里暗叫一声,要不是自己的火麟剑具有灵性,感受到了危险救了自己,后果不堪设想呀。

    杨子剑刚退回来,韩家的两个长老就迫不及待地扑了上去,嘴里不停地叫着“美人”,显然他们还沉浸在摄魂功法的幻境中。韩耀光和他的两名铁卫也是刚刚惊醒过来,而韩龙韩昌父子俩还正痴呆着向轿子走去。

    杨子剑立刻从身上取出一枚丹药吞服下去,运气一周天,无数天地真元涌入身体各个心脉穴窍之中,顿觉浑身充满力量,然后大喊一声,“妖妇,还不住手!”

    仿佛一声炸雷,整个赤峰城抖动不已,许多房屋倒塌下来,远处的赤峰山轰隆一声,喷出一条火龙,烈焰腾腾,赤峰城都感到炽热无比。

    韩昌等人一下子清醒过来,看到眼前的景象后怕不已,赶紧退到杨子剑的身后,最先冲过去的两位长老,却没有回来,呆呆地站在轿子的两旁,双眼冒着微微的绿光,没有一丝表情。

    “哎,完了,两个叔父完了。”韩龙轻叹一声。

    “剑公子,你好无情呀。”又是熟悉的媚音,“本想和你做个神仙眷侣,享受云雨之欢,你却给我送来两个老东西,我看着都恶心,只好让他们做我的鬼奴了。”

    “妖妇!”杨子剑手中火麟剑一抖,剑气化作一只喷火的麒麟直扑鬼夫人的轿子。

    “呵……剑公子,你的火气可真大呀。”随着鬼夫人话音落地,轿子凌空而起,很快消失在天空中,童男童女和韩家两位长老,也就是两个鬼奴也立刻消失不见了。

    “剑公了,要留下我的两位叔父呀。”韩龙向杨子剑乞求。

    “哼!”杨子剑冷哼一声,韩昌韩龙等人心底一寒,全都倒退几步才稳住身体。“这是你们韩家的事,与我何干。这里不是还有王爷和他的龙衣卫吗?”说完,也飞身离开了韩家大院。

    “王爷……”韩龙转身正要向韩耀光求情,却被韩耀光打断。

    “中了摄魂功法,就是一个活死人,救了有何作用。”韩耀光制止了韩龙,“再说,杨子剑已经受了重伤,只怕他也是忌惮鬼夫人和童男童女,否则,以他狂傲的性格,吃了这么大的亏还能离开。”

    韩昌也制止了还要再说话的韩龙,他非常清楚摄魂功法的厉害,更知道鬼教的厉害。冰火教原在土藏州,但由于几百年前,发生了内讧,原先的三个分坛彻底一分为三,神冰宫和圣火宫还在土藏州,而鬼教则搬到了木剑州。其实鬼教本来就是木剑州的一个邪派宗门,因为在木剑州树敌太多,无奈之下才搬到了土藏州,结果很快和当时的冰火门勾结在一起,成立了新的宗门冰火教。

    摄魂功法是鬼教的秘籍,众人只知道,中了摄魂功法后,这个人就成了一具活死人,而且是杀不死的活死人,就好像灵魂被取走一样。

    “杨子剑受了重伤?”韩昌不解地说,“他刚刚那一招?”

    “那是他服用了龙血破仙丹。”一个低沉的声音从韩昌的背后传来。

    “啊?龙血破仙丹?”这回连韩耀光也惊叫了起来,同时他们才发现不知何时,身边竟然站着一个人。

    “师父,是您。”韩耀光看清楚黑衣人后赶紧跪下来,两个铁衣护卫也跪了下来,紧接着,韩家父子领着韩家所有人都跪了下来。

    黑衣人没有理会众人,慢慢地走进大厅中,坐在正中间原先韩耀光坐的位置,“耀光,你进来,给为师倒杯茶。”

    韩耀光赶紧站起来,跑进大厅,非常仔细地给黑衣人倒了一杯茶,跪倒在地,双手呈给黑衣人。

    黑衣人品了一口茶,“不错,起来吧。”

    韩耀光站起来,恭恭敬敬地站在旁边,院子里韩昌等人仍然是跪着,不敢抬头,其实是抬不起头,头顶被巨大的真气压着,连气都喘不上来。

    “让他们也起来吧。”黑衣人活动了一下身体,对韩耀光说。

    韩耀光赶紧出去,“尊师有令,你们都起来吧。”

    话一说完,众人头顶上的压力一下子消失了,可是除了韩昌和韩龙站起来之外,其他人都瘫倒在地上,感觉骨头都酥软了,根本起不来。

    “耀光,你是怎么发现杨子剑受重伤的。”

    “师父,杨子剑的火麟剑攻出一招收回时,剑落在一块石头上,石头只是一分为二,竟然没有破碎,那说明杨子剑那一招已经用尽所有真力,是强弩之末。”

    “看来徒儿很聪明呀?”黑衣人忽然阴阳怪气地说,而韩耀光却脸色大变,浑身竟然发抖了。

    “徒儿这是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

    “不……不……师父……”

    “既然没事,那你就给为师说一说这龙血破仙丹吧。”

    “不……不……”韩耀光扑通一声跪倒在黑衣人的面前,“师父,徒儿真的不知道龙血破仙丹在杨子剑手里呀……”韩耀光不停地磕头,地面被他磕出了一个洞,额头上鲜血直流。

    “啪——”黑衣人一拍桌子,一股飓风将韩耀光震出大厅外,“你以为我雷震是你这个大韩帝国的王爷可以欺骗的吗?”

    “哗啦”一声,韩家的大厅随着黑衣人话轰然倒塌,而黑衣人则依旧坐在椅子上纹丝不动,而且衣服上也是一尘不染。

    “师父……”韩耀光口中流着血,跪爬到黑衣人的面前,“师父,饶徒儿一命吧,徒儿一定报答师父。”

    黑衣人看着韩耀光,半天,才缓缓地说,“好吧,我们师徒一场,我也不为难你,但是你要记住柳家的事了之后,按我说的做,若是敢阳奉阴违,我让你立刻化不齑粉!”说完,只见远处飞来一只赤脚巨枭,黑衣人跳上巨枭,飞向远处的赤峰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