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1章 血杀令
    第1章 血杀令

    五行大陆,火焰州,赤峰城,柳家。

    诺大的一个家院,大门紧闭,门前的大路空无一人,连远远的路过之人,也是低着头匆匆跑过,仿佛是躲避瘟疫一般。不,躲避瘟疫更为严重,因为连看都不敢看,几乎是逃命似的远离。

    柳家,是赤峰城最大的三家之一,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五行大陆,实力决定一切。柳家家主柳成阳,是通窃境九重巅峰的修为,在整个赤峰城,无人能敌。而柳成阳的父亲柳通天,修为早已经到了通灵境,现在到底达到什么境界,无人知晓,长年云游在外,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家的各个长老,修为都在通窃境五重下,连十几岁的小一辈,修为也都达到了气武境八九重左右。这样的实力,在赤峰城,那绝对是霸主了,跺一跺脚,恐怕全城都得震动了。虽然表面柳家与杨家、韩家并称赤峰城三大家,但是大家都清楚,韩家是大韩帝国的宗室,它的依靠是皇权,而杨家家主杨超只是通窃境五重修为,而且在家他的修为是最高了,但他的长子杨子剑曾经是五行大陆的少年天才,机缘巧合得到一套火麟剑法,听说修为已经达到通灵境,人称剑公子,是五行大陆五公子之一,更是大韩帝国的驸马,领军镇守边关重地。所以水涨船高,杨家在赤峰城地位攀升,可惜其他子弟的资质平平,虽与柳家齐名,但实力却是远逊于柳家。

    但现在,往日里门庭若市的柳家却是冷清无,为什么?

    因为血杀令!

    血杀令三个字,在五行大陆只要听到,哪怕是大热天,都会从心底感觉到阵阵的寒意。正如现在, 赤峰城七月,炎热无,但任何人,只要看一眼柳家的院落,能感受到一股寒气涌入心,而且还伴随着血腥味和杀气。

    血杀令又称为十日催命符,是血衣帮发的绝杀令。血衣帮是五行大陆最神秘的宗门,具体在什么地方,无人知晓,有人说在五行大陆的部黑风岭心,但那里是妖兽的领地,没有武者敢去。也有人说在五行大陆以外的魔域黑海,那是更神秘的地方。五行大陆是魔域黑海的一个大岛,非常大,因此人们对周围的海变得有些陌生了。当然,并不是因为它的大而对海陌生,而是海的恐怖。相传几百年前,水龙州的大赵帝国派遣十万大军偷渡魔域黑海,准备进攻土藏州大齐帝国,结果全部命丧魔域黑海,无一生还。因此,魔域黑海让所有的武者都望而却步。还有人说血衣帮根本不在五行大陆,而在青冥天域。

    血衣帮到底在哪儿?现在五行大陆也无人关心,他们只在乎血杀令!

    收到血杀令的人,不管有多厉害,不管躲到什么地方,十天后总会身死魂灭。

    收的血杀令的宗门,不管有多大,十天后总会被夷为平地。

    收到血杀令的家族,不管有多强,十天后总被灭门,鸡犬不留。

    几百年前,火焰州最大的宗门——天龙门,收到血杀令后第十天后,一夜之间惨遭灭门。

    恐怖的血杀令!

    柳家正厅,柳成阳端坐间,一动不动,满脸寒霜,双目如剑。在他的两旁,站立着男女二十几个人,个个都是武修高手,单看修为,都在通窍境五重以,而且都身经百战,光是散发出来的气息,足以压垮气武境的任何武者。而在间地,停放着三具尸体。一个是柳成阳的弟弟柳成敏,另外两个是他的儿子柳易和柳成敏的女儿柳涵。而在柳成敏的身,有一个血红的“六”字。而正是这个“六”字,让整个大厅里的人都不寒而栗。七月的火焰州,大地流火,但这里,确让所有人感觉到冷! 身冷,心更冷!

    血杀令出现时,是由血衣帮的血衣使者将一个血红的“十”字写在某个地方,它告诉你,你的生命只有十天。而在第二天,血衣使者会擦掉这个“十”字,然后又在另一个地方写一个“九”字 。然后是七、六、五、四……每一个字,像一把魔剑,在不停地蹂躏你的肉体,又像一声声丧钟,在敲碎你的灵魂。

    血杀令出现在柳家时,是在柳家的正门,血红而刺眼的“十”字,整个赤峰城人都看见了,于是柳家再也没有人进入。血杀令出现在哪家,只进不能出,凡是出去的无一幸免。当时韩家的一位长老韩奎带着四个随从和儿子韩铁去柳家商议韩铁和柳涵的婚事,当晚留在柳家,第二天柳家发现了血杀令,韩奎大惊失色,赶紧离开,但是还没回到家里,已经横尸街口了,而韩家人对此事闭口不提,甚至连尸体都不敢去收。

    柳家毕竟是实力很强的大家,血红的“十”字并没有吓住所有人。血杀令尽管恐怖,但已经几百年没有出现过了,对大多数人来说,它只是个可怕的传说。柳家的长老们坚信,只要全家合力,足以对抗血衣帮,因为他们还有依仗,那是老家主柳通天,被称为五行六尊之一,而且在六尊之,年纪最小,但修为最高,已经到了通灵境九重巅峰,快要进入地仙境了。虽然长年云游在外,但在这家族生死存亡之际,所有人都相信他会回来的,一定会的。

    柳成阳在第一天晚做好一切准备,在赤峰城,他只要一跺脚,几乎所有人两腿都会打颤,血衣帮*裸地挑衅柳家,他绝不能善罢甘休,他要给血衣帮一次教训,他有信心留下那个下血杀令的血衣使者。

    可是一个晚,毫无动静。

    “难道没有来?”柳成阳显得有些失望。

    “大哥,”天刚蒙蒙亮,柳成敏跑了进来,“血杀令……血杀令在后院墙。”

    柳成阳大吃一惊,急忙跑过去,血红的“九”字端端正正地写在那里,在朝阳下闪闪发光,仿佛在嘲笑柳成阳。周围十几个柳家人,满脸愤怒,但更多的则是慌乱。柳成阳看了看这个字的位置,仔细回想了一下,暗暗摇了摇头,他无法确定这个“九”字是什么时候写的。

    而第三天早晨,“九”字消失了,而在前院的墙却出现了一个“八”字!擦掉了“九”字,又在不同的地方写了“八”字,这是挑衅,*裸地挑衅,但柳家的人却毫无办法。柳成阳整夜守在“九”字的旁边,一直盯着,大约在四更的时候,突然感觉一阵风过,“九”字凭空消失,而他一纵身来到前院,血红的“八”字已经写在了墙。

    看到这个字,家一些下人直接瘫倒在地了,而十几个护卫惊恐地逃了出去。

    第四天的早晨,大家刚刚起来,一股血腥味弥漫了整个院子。

    柳成阳飞身出屋,院子的景象让他一下子暴怒起来。

    “血衣使者,你出来,有本事你来呀!和我真刀真枪地战一场!”

    柳成阳的喊声惊动了柳家所有的人,大家来到院子里,只见十七具尸体整整齐齐地摆在那里,那是 昨天逃出柳家的十七个护卫,每个人心口处都有一个血洞,黑色的血仍然在流着,而更让人揪心的 是在他们旁边那个血红的“七”字。

    晚,在柳家的一间密室,柳成阳将弟弟柳成敏,儿子柳易,侄女柳涵叫到一起。望着眼前的三个人,柳成阳满眼泪水。

    柳成敏看着哥哥,这个一直让他尊敬的兄长,整个家族的支柱,短短的四天时间,仿佛苍老了十几年,眼没有了往日的刚毅,充满着无奈和痛苦。“大哥,你的意思是让我带易儿和涵儿离开。”

    柳成阳重重地点了点头。“我们斗不过血衣帮,六天后,这里将没有人能活着。天龙门都能被一夜之间灭掉,何况我们柳家。这里有一个密道,里面是一个传送阵,出口在烈阳城的南面,离这儿一千多里。这个只有我们柳家的家主知道,血衣帮是不会发现的。”

    “大哥,你带着他们走。你的修为我高得多,带着他们更安全呀,而且……”

    柳成阳制止了柳成敏,惨笑一下,“柳家没有了家主,血衣帮能善罢甘休吗?”

    “不,爹,爷爷会回来的,我们柳家不会被灭,我不走。”柳易泪流满面,但很坚决地说。

    “对,爹在五行大陆,几乎没有敌手,我不信,他血衣帮有人能伤的了爹。”柳成敏也充满了自信。提起父亲柳通天,柳家的人都会充满自信。

    “这是命令!”柳成阳突然冷喝一声,几个人立即安静下来,因为一种无形的压力充斥了整个密室。“我们对血衣帮一无所知,它我们想像要厉害很多,记住,出去之后,隐姓埋名,忘掉柳家。”

    柳成阳说完后背对着三人,强忍着泪水,他不想让三人看到他的悲伤。

    “爹……”

    “伯父……”

    “大哥……”

    三个人泣不成声。

    再是刚毅的汉子,生离做死别时,谁能不伤心。留下的一定会死,父亲,母亲,兄弟姐妹,那么多亲人。离开的一定能活吗?柳成阳心里明白,那只是一点希望。

    “快走!”柳成阳猛然转过身来,紧紧地抱住了三个人。“快走!”用力一推,三人进入了密道,然后轻轻地扭动石柱,密道的门立即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