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204章 金天云
    第204章金天云

    德盛门前,众人都己筋疲力尽,而金德忠依旧游刃有余,他突然向众人推出一掌,飞身站在德盛门顶。

    “尔等听着!”金德忠大声喝道,德盛门前一阵寂静,“大金帝国,始终是我们金家的,你们这些外人,最好给我放清醒点,不要执迷不悟!我今天只杀金盛和金盛武,然后我是大金皇帝,你们都是我的臣民!放下手里的兵器,我饶你们不死!否则,我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金德忠,你有什么资格做皇帝!”金盛武愤怒无。

    “金盛武,难道这皇位只有你们兄弟俩能坐?笑话,这个皇位,谁有能耐,谁可以坐!”

    “金德忠,这皇位谁都可以坐,唯独你不行!”金盛用颤抖的手一指金德忠,“你修炼玄阴魔功,残害了多少姑娘,让多少人家破人亡,你要是当了皇,我们大金变成魔国!人民还有活路吗?”

    “什么魔国不魔国的,我才不管呢?我只知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看到这个门了吗?它叫德盛门!我金德忠,一定会压过你金盛和金盛武,哈……”

    “金德忠,这朝天门改成德胜门,是你的主意吧?”突然,远处传来不紧不慢的声音,但非常清晰。不过声音飘忽不定,无法确定在哪儿。

    “你是谁?出来!”金德忠怒喝一声。

    “哈……”又是四面八方传来笑声但分明是一个人的声音。

    “有本事给我滚出来,不要装神弄鬼!”金德忠有些气急败坏。

    “哈……”再次传来一阵笑声之后,从人群飞出了四个身影,站在德盛门前。

    这四个人在场的众人几乎都认识,千手头陀,白妖,黑鬼,还有金光明。

    “原来是你们几位老怪在装神弄鬼呀!”金德忠看见来人,脸露出轻蔑的表情。

    “金德忠,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呀,连我也都不记得了。也罢,我本来是闲人一个。”千手头陀面带微笑,缓缓地说。

    “千手头陀,我怎么能不认识你?你只不过是皇家武院一个杂役,还有你们,白妖黑鬼,金光明,你们都是我的下属,我的臣民,你们必须听我的命令!”

    “哈……”千手头陀又轻笑几声,“那你仔细看看他们俩,真的认不出来了吗?”

    “他们?”金德忠仔细地审视着白妖和黑鬼,他的脸色由狅傲变得严肃,渐渐地,严肃带着一丝惊恐。

    白妖黑鬼面色坦然,但平静又有一丝痛苦,一丝仇恨。

    金德忠下意识地揉了揉了眼,突然,铁青的脸允满了惊讶和狐疑,仿佛见了鬼一般。

    “郭通海,葛飞熊!你们俩还活着,不可能!”金德忠惊叫了一声。

    他这一声,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不己。大将军金盛武脸刚才的痛苦变得无愤怒,皇帝金盛满脸不可置信,燕飞等人也是惊诧不己。

    郭通海,曾经是皇室护卫统领,在云锦城也是威镇八方的人物。后因为先帝和大将军的死自责不己,含愤而终,大金帝国和郭家进行了隆重的葬礼,人皆尽知,没想到现在居然活着!

    葛飞熊,这个更不陌生了,大将军麾下铁甲四卫飞熊卫的统领。

    这两人,大家都认为已经死了,可是却活生生的出现在大家的面前,而且一直都在。白妖黑鬼,在皇家武院,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那千手头陀是谁?会不会又是一个大家都认为已经死去的人呢?众人开始猜疑。

    突然,金德忠如一只饿虎,猛然扑向千手头陀等人,同时,双掌变钩,无数铁爪向白妖黑鬼身抓住。

    白妖黑鬼两人的修为,和金德忠起来,那是天地下之别,眼看两人要毙命。

    在金德忠的铁爪离两人身体仅几寸时,只见两条修长的手臂一闪,将白妖黑鬼卷向一边。

    “咚!”一声巨响,铁爪击地,火花飞溅。

    金德忠一击不成,也没有再度出手,又站在德盛门的顶。因为这里居高临下,可以看清每个人的一举一动。

    白妖黑鬼无论是在金德忠偷袭,命悬一线时,还是在千手头陀施救,转危为安时,都是很坦然的表情,不悲不喜,古井无波。

    “金德忠,他二人的心己经死了,你何必要斩尽杀绝呢?”千手头陀缓缓地说。

    “哼!这些卖主求荣的人,有什么资格活着!”金德忠冷哼一声,又对金盛武说,“金盛武,你叱咤风云,威武一世,这葛飞熊,你最信任的铁甲四卫之一,飞熊卫的统领,却早己是我的人了!哈……”

    “葛飞熊!你这卑鄙的小人,无耻的叛徒!我今天杀了你,为那些惨死的兵士和其他三位统领报仇!”

    金盛武话一说完,手握龙吟剑一个飞刺,直奔葛飞熊的心窝。

    葛飞熊面色平静,微笑着望着刺向他的长剑。

    金盛武的剑尖刚要刺葛飞熊时,却被千手头陀双指夹住。金盛武继续加力,可龙吟剑纹丝不动。

    “前辈,这种卖主求荣的叛逆,难道不应该杀吗?”金盛武怒声问道。

    “小武,葛统领卖主是真,求荣又从何说起呀?”千手头陀看着金盛武,眼光充满了慈祥。

    “你……你叫我什么?”金盛武诧异地望着千手头陀。只见他洁白的胡须一尘不染,慈祥的面容似曾相识。

    “小武……”

    “你是……爷爷!”金盛武突然惊叫一声,松开了手的剑,“扑通”一声,跪倒在千手头陀的面前,响头碰地,磕个不停。

    “小武,你长大了,不哭。”

    “爷爷……”金盛武擦了擦眼泪,“哥,你快来,是爷爷!”

    在场的所有人,除了金光明,白妖黑鬼依旧镇静自若外,其他人都惊异无,包括金德忠,温宏远,郭子鸿,武月帆等人。

    金盛满脸狐疑地走过来。

    “小……”

    “爷爷!”金盛大叫一声,双膝跪倒,痛哭起来。

    “小,这些年你受委屈了。”千手头陀轻轻地抚摸着金盛的头,显得怜爱无。

    “皇!”突然,温宏远大叫一声,飞身前,单膝跪倒。

    紧跟着,郭子鸿,武月帆和南宫无敌三人也纵身过来,给千手头陀施礼。

    原来,千手头陀是先皇金龙渊的父亲,现任皇金盛的爷爷,曾经是大金帝国最受臣民尊敬的皇帝金天云!

    “诸位切莫如此,切莫如此,我早已不是什么皇帝了,我只是一介草民,一个闲散之人。”千手头陀向众人拱了拱手。

    “原来是你,你还活着!”金德忠己经惊得不知该说什么了。

    “五弟,我知道,当年你在我们众兄弟,武功修为是最高的,可是父亲将皇位传给了我,你一直心不服,耿耿于怀。”

    “那还不是因为你是嫡子,我是庶出,我再怎么优秀,怎么努力,都是枉然,因为我没有纯正的皇族血统。”金德忠愤愤不平的说。

    “五弟,你错了,你根本无法理解父亲的胸怀。父亲说过,大金帝国是金石州人民的,这大金的皇位有德者而居之。如果我们金家人有德,那我们做这个皇帝。如果我们金家人无德,到处怨声载道,那我们让出去!他怎会在乎是嫡出还是庶出呀?”

    “你骗人,我不信!”金德忠满脸激动。

    “五弟,父亲曾说,你天资聪慧,智勇双全,本是继承皇位的最佳人选。可是你做事过于狠辣,如果不将你的性子打磨一下,你会成为一位暴君,因此将你的名字改为德忠。可是你呢?没有体会到父亲的良苦用心。为了能够继承皇位,亲兄弟之间施展阴谋诡计,而且不择手段。你害死了三哥,又嫁祸于二哥,逼得二哥自尽而亡。你诬陷大嫂名誉,让大哥做出错事,遗恨终生而离家出走。天啸,你说,你还有一点兄弟情分吗?”

    金德忠原名叫金天啸,在场之人几乎无人知晓。

    “你胡说,我没有!没有!”金德忠歇斯底里的大叫,“金天云,你嫉妒我,你想玷污我的名声,对吗?你有证据吗?你有证据请拿出来,不要在这里信口雌黄!”

    “五弟,我没有证据!你做得很干净,你把所有的证据都毁掉了。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良心安宁了吗?”千手头陀一指金德忠,“你别忘了,头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你勾结莫天凡,窥破天机,想逆天改命,莫天凡的下场在眼前,你难道还不知悔改吗?”

    “莫天凡怎样了?”金德忠惊问。

    “屡泄天机,多行不义,尸骨无存!”

    “啊?”金德忠脸出现了一些恐慌,但随后又是一脸狠戾,“莫天凡是莫天凡,我是我,我命由我不由天!”

    “五弟,悬崖勒马,回头是岸。进一步万劫不复,退一步海阔天空。”

    “哈……,金天云,你别骗我了,一入磨道,岂能回头!”

    “五弟,你入魔不深,我可以帮你去除魔气,化掉魔功。”

    “哈……”金德忠一阵狅笑,“去除魔气,化掉魔功?我为什么要那样?我现在是天下第一,我谁都不怕!我要做大金的皇帝,谁敢不从?你们都听着,乖乖的做我的臣民,我便可饶你们性命,否则,我将你们全杀了,哈……”

    金德忠狂笑不止,笑声响彻整个皇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