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183章 真相
    第183章真相

    杨子剑离开之后,温不疑和温向天同时松了一口气。他们俩不清楚杨子剑的伤到底怎样,但他们知道,他们伤的都很重,几乎无力再战。

    “师弟,你怎么样?”温不疑慢慢走近温向天。

    温向天从怀里掏出一枚丹药,很快服了下去,脸色显得红润一些,“不要紧,一会儿好了。”

    温不疑也赶紧服了丹药,在这黑风岭,受了重伤,是非常危险的事,好在这里不算太深入,灵兽并不多,而且级别不高。其它的妖兽,对他们还造不成威胁。但是,武修者不一样了,趁火打劫,落井下石是黑风岭的法则。

    片刻之后,两人盘腿而坐,运气疗伤。

    一股股天地真元和灵气慢慢聚集在他们周围,形成了一层厚厚的保护膜。通灵境高手疗伤的时候,真气保护层也非常强大,一般通窍境的武者是难以攻破的,灵级以下的妖兽也无法近身。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两人都疗伤完毕。

    “师兄,你先回宗门,向掌门禀报此事,我在这里等一等,博渊师兄醒过来后我再走。”温向天说。

    “你的伤没事吧?”温不疑有些担心。

    “没事了。”温向天笑笑说。

    “那好,我先走了,你保重。”

    “好!”

    于是,温不疑提前离开,可是没想到,他却在黑风岭迷了路,费了好大劲才出来,等回到宗门时,温向天已经回来了。

    五天之后,温博渊才回来,可是没想到的是,温博渊竟然将灵龙九叶草给丢了!

    掌门温宏远当即宣布,这一次考核,温向天第一,温不疑第二,温博渊第三。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最后大金帝国的任命,温博渊竟然留在了云锦城,封官加爵,而温不疑去了回雁城,一切还要从头开始。最惨的是温向天,他被派去了清水城,什么也不是。

    “温不疑,我说得可有不符之处?”温辉讲完,问温不疑。

    温不疑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一股股热气从头冒了去,脸的表情不断地变化,“对……对……,大长老,你怎么……”

    “我怎么知道的如此清楚,对吗?”温辉的声音突然一变,仿佛从烈焰一下子进了冰窟,“我怎么能不知?你们是宗门的希望,宗门如此重视,让你们去完成这样重要的任务,宗门岂能不关注?你们杀黄金暴龙的时候,宗门知道,你们和杨子剑拼斗的时候,宗门也知道!”

    “大长老,我有愧呀!”温不疑的声音有些哽咽了,“我……我不该存有私心呀!”

    “温不疑,你们是天才,宗门早告诫你们,天才的成长,必须经过无数次的生死大战,挺过了,才可成为真正的一代宗师。在这样的过程,宗门是不会帮你们的,否则,你们永远不能成长!没有蓝天,哪会有雄鹰?没有密林,何处来猛虎?没有巨浪,也长不出蛟龙!”

    听着温辉的话,不光是温家众人,燕飞等几人也是感触颇深。燕飞的修为提升得非常快,让许多人都羡慕不已,可是,他们谁能知道,燕飞经历了多少生与死的考验呀!

    “你们斗杀黄金暴龙,宗门很满意,人人不畏生死,个个没有私心。可是,你们和杨子剑一战,宗门很失望!”温辉的声音充满了悲怆。

    “大长老,我……我……错了……”

    “对战杨子剑,你们三人要是都不存私心,全力出招,结果也会受伤,但不是这个样子,不会让温博渊断了筋脉,修为受损。你在出招的时候,只用了八成功力,对不对?”

    “对……”温不疑有气无力地说。

    “你为了能够提前回来,没有全力出手,由于你的私心,让温博渊受了重伤。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不反省自己,还为温向天鸣不平,你有资格吗?”

    “我……我……”温不疑让自己平静了一下,“大长老,我有罪,我愧对宗门,也愧对博渊师兄。可是,向天师弟没有呀!他……”

    “温不疑,我来问你,当时你们三人,修为都是通灵境一重,要是论功力,谁强谁弱?”

    “这个……”温不疑稍微想了一下,“博渊师兄应该最强,向天师弟最弱。”

    “那我问你,温博渊最强,都已经受了那么重的伤,为何温向天受的伤要温博渊轻得多?”

    “这……”温不疑突然脸色大变,“大长老,你是说当时温向天师弟……”

    “不是我说,而是事实!温向天当时只用了七成功力!”温辉说“七成”两个字时,狠狠地敲了敲桌案。

    “温向天的一己之私,致使温博渊受了重伤,几乎致残,你说,宗门如此处理,是否公平!”

    “大长老,弟子愚昧,不知实情,妄自菲薄,弟子有愧呀!宗门的处理,公正无私!”

    “温不疑,我再问你,你回来的时候,在黑风岭迷了路,难道没有怀疑什么吗?”

    “这……这……,弟子因为走的太急了,难道……”

    “那我将后面发生的事,再告诉你!”

    温不疑走后,温向天一下子跳了起来,脸露出了一丝阴笑。他来到温博渊身旁,小心地找到了藏在身的那株灵龙九叶草,装进自己贴身的衣袋,然后迅速离开。

    很快,温向天看到了温不疑的身影,因为温不疑他受的伤要重。几个飞纵,温向天便来到温不疑前面三十多里的地方。

    黑风岭地形复杂,凡是进入的武者,都会留下只有自己才看得懂的标记,他们也一样,去的时候沿途都留下了。

    温向天将标记轻轻的抹掉,然后又重新做了一个。新的标记和原来的标记相差不大,只是将方向稍稍向南引离了一引些。大约做了有一百多里,温向天向黑风岭外飞纵而去。

    不久,温不疑来到了温向天新做的第一个标记的地方,他没有发现任何不同,因为温向天做得太逼真了。一直走了一百多里之后,他才发现有点不对,因为标记没有了。温不疑仿佛像是无头的苍蝇,在黑风岭乱转。

    十几天之后,晕头转向的温不疑才出了黑风岭,可是他回到宗门的时候,温向天已经回来了。

    五天之后,显得非常狼狈的温博渊才回到了宗门,当他看到温不疑和温向天时,一把抓住了他们的手,“师弟,你们回来了,没事好。我醒来后没有见到你们,我真担心,现在好了,回来好!”温博渊兴奋极了。

    “大师兄,你也没事。”温向天红着脸说。

    “温向天,你原来是如此卑鄙呀!”温不疑气得一拳狠狠地砸在地面,震得议事大厅晃动不已。

    “宗门给温向天的考核成绩是第一名,因为他是第一个回来的,而且带回了墨叶雪莲,但在品行评定,有八个字:其心可诛,永不为用!同样,你温不疑的品行评定也是八个字:改过自新,方可为用。而温博渊的评定只有四个字:正而可用!”

    “弟子明白了!”温不疑说。

    “明白了好,虽然有些晚,但总像温向天那样,到死都不明白要好得多。”温辉的声音也显得有些低沉。“温向天到了清水城后,不但对自己的行为没有丝毫悔改,而且变得更加暴虐。清水城铁枪门分坛坛主本来是温宇帆,可是他不喜欢宗门那些繁琐的事务,将铁枪门诸事交给了一个叫周俊的护卫。后来又给这个护卫的儿子赐了温姓,改名温平,做了铁枪门坛主。温向天来了之后,和温平都是自私而残暴,臭味相投,在清水城欺男霸女,怨声载道,致使神剑门和霸刀门也都离心离德。宗门给过他很多机会,可是他是不珍惜,最后宗门只好采取断然措施,废了他的修为,并将他从温博渊手里得到的灵龙九叶草收回。温向天后来心灰意冷,郁郁而终。一个天才,黯然陨落,宗门是有责任的,但这一切,最大的错,还在在他自己。后来清水城霸刀门郭天南反叛,看似由温平引起,但真正的罪人,应是他温向天!”

    说到这里,温辉停了停,“温不疑,温博渊的死,与你有没有关系?”

    “有!”温不疑低下了头,没有做任何辩解。

    “温不疑!”温鹤鸣眼睛瞪得血红,要不是温辉在场,恐怕温鹤鸣早已经冲了去。“大长老,请您给弟子做主。”

    “鹤鸣,你们都是我的弟子,谁死谁伤,我的心都很痛。但你要相信,宗门处事,从不会偏袒任何一方,皆是秉公而办!”

    “是,长老,弟子明白。”

    “此事的所有过程,宗门已经调查得非常清楚,温不疑有罪,但罪不致死!”

    “可是,大长老,我父亲已经……”

    “你可知事情的真相?”

    “弟子不知。”

    “那好,我今天告诉你们!”

    温辉站了起来,在大厅走了一圈,看了看众人。

    “我今天将这一切,当着燕公子等人的面全部讲了出来。常言说,家丑不外扬,但我们温家更相信,行得正,不怕影子歪。外人知道,更是对我们的一个警示!只要以正为先,行走天下,何惧之有?”

    “谢大长老教诲!”温家众人异口同声地说。

    “当年温博渊带领二百名铁甲卫队,去围剿塔山悍匪刘黑塔。刘黑塔哪里是对手呀,节节败退。这时,温博渊接到家主传书,说有重要的事情,要温博渊马返回。温不疑,可有此事?”

    “有……有……”

    “是何重要的事?”

    “是……是……”温不疑吞吞吐吐,说不来。

    “其实根本没有什么事,这只是一个阴谋!”温辉厉喝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