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179章 温家祖训
    第179章温家祖训

    温辉只用了半个时辰将温府福祉堂各位先祖的牌位的尘土擦干净,但温不疑,温鹤鸣等众人却仿佛等了很长很长时间。

    当温辉将最后一个牌位放去时,众人仿佛心头的一块石头落了地。顿觉背凉嗖嗖地,才知道衣服早已被冷汗打湿。

    可是,心还没有完全平静下来,温辉又一声仿佛来自地狱的声音:

    “跪下!”

    “扑通”一声,众人齐齐跪倒。其实不是众人动作整齐,而是被温辉强大的气势从头顶压了下来,双腿发软,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

    “念祖训!”温辉的声音更冷。

    众人齐声念道:

    “温家祖训,正字当先!

    心正,则不畏邪魔,身正,则不畏谗言,德正,则不畏强权!”

    十几个人的声音,一齐响起,声震环宇,气吞山河。

    燕飞,紫烟,李淑贞,方静怡四人听着这气势磅礴的声音,铿锵有力的字句,心一阵激动,一股敬意油然而生。

    “几千年了,温家能屹立于金石州不倒,并非偶然呀!”燕飞想。

    “回议事大厅!”温辉说完,出了福祉堂,对燕飞等人说,“燕公子,你既然是鹤鸣的兄弟,那也算我温家半个人,那一块儿来吧!”

    “这不合适吧!温长老。”燕飞不知温辉的真实含义。

    “没什么不合适的,我们温家没有那些凡俗的规矩,行事光明磊落,不惧任何谗言,走!”温辉脸第一次出现了笑容。

    “好,那那恭敬不如从命。”燕飞也不再作推辞,拱手施礼。

    温辉这一次走在最前面,很快来到议事大厅,坐在面的正位,并让燕飞坐在他的旁边。

    温不疑和温鹤鸣等人来到议事大厅,正准备跪在下面。温辉一摆手,“都坐吧!”

    众人都忐忑不安坐在两边。

    “温不疑,你将所有的长老,子弟都叫来,让他们站在下面。”

    “是,长老!”

    温不疑给门口的护卫说了几句,转身回来,坐在原处。

    时间不长,有十几个武者先后进来,他们年龄不等,相差较大,有的看去有六七十岁,须发花白,有的还是小孩,十几岁,修为也相差较大,高的到了通灵境一重,最低的才气武境七重。

    众人进来后,发现议事厅气氛不对,有几位长老想问,可是嘴张了张,又闭了,悄悄地站在下面。

    “爹,叫我来有什么事?你不知道我有伤吗?”突然一个少年一瘸一拐地进了议事大厅,头还包着一块布,显然受了伤。

    “温一尘!”燕飞认出来了,正是在大街挨了他一巴掌的温一尘。看着他的样子,燕飞差点笑出声来。

    “呵……”温新月没有忍住,笑了出来,但被温鹤鸣狠狠一瞪,硬生生地将笑声咽了下去。

    “混帐,闭嘴!”下面一个四十多岁的长老,怒声说道。

    “爹,怎么了,他们是谁,怎么坐在爷爷的位置!”

    “一尘,闭嘴!”温不疑大喝一声。

    “爷爷,我说的是真的呀,他们俩……”温一尘的眼光与燕飞对望了一下,“燕飞!他是燕飞!爷爷,他是打伤孙儿的狅徒燕飞,快杀了他!来人,来人,快杀了他!”

    “畜牲,还不闭嘴!”温不疑咆哮一声。

    “爷爷……”温一尘不敢再说话了,因为他看到了爷爷温不疑眼愤怒的火焰,他害怕了,他从没见过爷爷这样看他,那种火焰是很快可以将他化成灰烬的。

    “都来了,好!”温辉的声音不怒自威,“你们都是温家的好儿郎,应该为我们温家的振兴而流汗流血,而不应该是内斗!让别人看笑话!”

    “大长老……”

    温辉一挥手,示意温鹤鸡和温不疑不要说话。

    “我们温家,早在五千多年前,已径在金石州很有名气了!先祖公温正,天生神力,小时候能力劈巨石,脚踢妖兽,是整个镇子的保护神。先祖公在一次追击一个妖兽时,经过一座大山,突然天降一声炸雷,大山开裂,惊现一根铁棒,重二百斤,先祖公温正单手将它提起,舞得呼呼生风。先祖公用这根铁棒,数十年杀死无数凶兽,玄兽,还有一些古巨兽,铁棒的一头被磨得又尖又锋利。

    “先祖公在数年击杀妖兽的过程竞然创出了一种绝世枪法,被金石州人誉为绝世枪王,并创立了铁枪门!”

    “先祖公温正创立了铁枪门!”下面站着的人开始窃窃私语,显然他们以前并不知道。

    “有一次,天降大灾,落日火山喷发,滚动的巨大火球顷刻间将一个个村子吞没。先祖公温正为了让村民们能有一线生机,他挥舞大枪,在所有人的后面,将砸向村民的巨大火球一个个挑飞。等到众人都逃到安全地方时,先祖公的大枪己经全部融化,先祖公也身受重伤。临终之际,留下温家祖训。”

    温辉站了起来,看了看议事大厅的所有人,用慷慨悲壮的声音说:“温家祖训,以正为先!心正,则不畏邪魔,身正,则不畏谗言,德正,则不畏强权!”

    温家众人,眼含泪,但神情激昂,也许他们今天才真正明白了祖训的含义。

    “先祖公温正又告诫温家众人,武修的目的,是为保得一方平安,不可做皇室的工具和爪牙,为害人民,更不能争权夺利,自相残杀,亲骨肉如同陌路和仇敌!”

    温不疑满脸羞愧地低下了头,也有几名长老面露惭愧之色。

    “温家自先祖公温正之后历代掌门,家主,谨尊祖训。大金皇室多次邀请温家入朝为官,都被家主宛言谢绝。大约二百多年前,水龙州大赵帝国入侵,大金节节败退,最后退守到云锦城。云锦城兵多将广,防御得如铜墙铁壁。大赵久攻不下,竟然将怒火撒在附近村民的头。如果大金不出城应战,每隔五天,大赵军队会屠掉一个村子。一时间,各各村镇尸骨如山,血流成河。

    大赵军队的残暴行为,激怒了家主温宏远,因为温家祖训告诫我们,武修者有责任保得一方平安。他一声令下,铁枪门无论男女老幼,个个提枪阵,杀向残暴的大赵军队。铁枪门一动,大金的武修界都动了。霸刀门在掌门郭子鸿的带领下,神剑门在掌门武月帆的带领下,也都是倾巢出动,各各散修者也云集响应,连南方的南宫家也派出武者助战。

    大金军队乘机反扑,一举将入侵的大赵军队击败,并彻底赶出金石州。

    国君金天云肯请掌门温口宏远看在人民的份,让铁枪门弟子入朝为官。温宏远经过深思后,提出了两个要求,一是不参与皇族的争权夺利,二是不参与对内的战争。

    对此要求,国君金天云想都不想,满口答应,立刻封掌门温宏远为国师,忠勇候,世袭爵位。并将铁枪门进行扩建,赐名为温家堡,将皇家武院的许多修炼资源赐于温家堡。从此温家堡名声大振,在金石州的各大宗门首屈一指。不久后,霸刀门和神剑门也先后并入温家堡。”

    温辉讲的这些,温家几乎人人尽知,正是二百多年前的那一战,才使得温家气势大盛,这是每个温家人最值得骄傲的事。

    但是,众人不明白,温辉讲这人人尽知的事,到底用意何在。

    “我们铁枪门壮大了,温家辉煌了,可是人心却变了!”温辉的声音变得有些冷了,“有人将祖训忘了,没有正字为先,做不到心正,身正,德正!于是开始了贪欲权势,开始了勾心斗角,温家表面强大,实则内部虚弱。皇家武院与我们的距离越来越大,霸刀门和神剑门也逐渐赶了我们,更有了超过我们的实力。我们温家的子弟更是不知进取,毫无危机意识,人才凋零。”

    说到这里,温辉停下来,双眼如电,从温若风的脸,扫到了温若云的脸,然后又到了温不疑脸,最后落在了温鹤鸣的脸。

    “温若风,温若云,温不疑,温鹤鸣!”

    “大长老!”四个人同时从座椅站起来。

    “你们坐下!”

    “是,长老!”四个人又都坐回原处。

    “你们四人都是从铁枪门总坛出来的,都是总坛万里挑一的弟子。宗门对你们曾抱有很大的期望,认为你们都是兴铁枪门的栋梁之才,可是,你们怎样?你们都辜负了掌门的希望!”

    “大长老,掌门,我们有罪啊!”温若风,温若云,温不疑,温鹤鸣四个人齐齐的跪在了温辉的面前。

    “温若风,温若云生性放浪洒脱,不拘俗理,资质逆天,但是不知潜心修炼,修为止步于通灵境二重。好在你们俩不贪恋权贵,做事虽然轻浮,但从不违背正直的原则,没有忘记我们温家祖训!”

    这一次风云二仙出人意料的平静,没有反驳一句。

    “温不疑,当年铁枪门总坛的三英是谁?”温辉突然问道。

    “大长老,我有愧呀!”温不疑低下了头。

    “那一年,温家堡内部大拼,三十岁以下的弟子个个参与,铁枪门,勇夺前三名,掌门温宏远心大喜,将三人称为铁枪门三英,并要求宗门一定要重点培养。温不疑,温博渊,温向天你们三人一下子成为了宗门的希望和骄傲。

    后来,你们要离开总坛,进入官场的时候,宗门又进行了考核,结果温向天第一,温不疑第二,温博渊第三,你还记得吗?”温辉又一次问温不疑。

    “大长老,弟子记得!”

    “那结果如何?”温辉再问。

    “结果,结果……,弟子己经不大清楚了。”

    “温不疑,你很清楚,说!”温辉的语气含着怒火。

    “是,大长老!”温不疑抬起了头,用忿忿不平的声音说,“温向天去了清水城,我来了回雁城,而温博渊留在了云锦城!”

    “温不疑,你为此事心一直耿耿于怀,对吗?”

    “对,大长老,我承认,我心胸狭窄,忘了祖训,可我是不服气,凭什么我们俩要外放,而温博渊要留在云锦城,如果是温向天留在云锦城,我毫无怨言,但是这个结果,我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