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178章 风波再起
    第178章风波再起

    众人顺着燕飞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在大约百丈之外,看见一棵大树,大树的下面,有三个小孩正在嬉戏。不过许多人看不清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

    “燕飞,这能说明什么?这我也能看见!”温不疑大声的嚷嚷起来。

    “金总管,我若在这个地方,能听到那三个小孩在说什么,是否能够证明,我能听清楚温不疑当时说的话?”燕飞问金光明。

    众人一听燕飞的话,又纷纷议论起来。因为他们谁都不相信,这么远的距离,那么小的声音,燕飞能够听清楚。

    “燕飞,如果真如你说的那样,你能够在这儿听清楚那几个小孩说的话,我承认你说的都是真的。”金光明还没有说话,温不疑倒是抢先说了,“不过,你要是听不清楚,你必须承认是诬陷我,你和你的这些朋友,必须任由我处置,你敢吗?”

    众人一听温不疑的话,立刻停止了议论,两眼盯着燕飞,想从燕飞的身得到答案。

    燕飞微笑着看了看温不疑,又看了看金光明,“金总管,我请你和郭长老,温长老一起做个见证!”

    “好!”金光明,温辉和郭浩龙相互对望了一眼,齐声答应。

    燕飞和温不疑要当场赌斗,又有三位尊者作见证,众人连大气都不出,静静的等待。

    尽管他们认为燕飞是做不到的,但不知为什么,每个人的心都有一丝期待。别人做不到,并不代表燕飞也做不到,否则,他不是屠龙大侠,也不可能躲过金光明那必杀一招。

    “那个小女孩说,树有只小鸟,很好看!”燕飞望着远处的三个小孩说。

    众人静静地听着,谁也不说话。

    “那个小女孩又说话了,他说大牛哥,我好喜欢那只小鸟,你给我抓来好吗?”

    紫烟静静地望着燕飞,眼充满了不解,因为她根本听不到任何声音。但是她相信,燕飞说得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左边穿灰衣服的男孩应该是大牛,他说好,我给你抓。”

    这时,众人都瞪大了眼睛,因为他们已经发现,左边的那个小孩开始爬树了。

    燕飞不说话了,众人也都静静的看着远处,不再说话询问,因为这种情况下,这几个小孩儿是不会说话的。其实这时,大家在心底已经选择相信了燕飞。

    “不好,树,那只小鸟飞了。”燕飞说,“那个小女孩儿坐到地哭了起来。”

    燕飞说到这里时,众人的心里突然出现了一丝遗憾和失望。

    “旁边的那个穿紫衣服的男孩说,秋姑,别哭了,我和大牛哥一会儿给你抓更好看的小鸟,好吗?”

    “那个叫秋姑的小女孩不哭了,她说谢谢你,小山哥。那个紫衣服的男孩子应该叫小山。”

    这时大家发现,那个爬树的小男孩儿也下来了。

    “金管家,现在请将那三个小孩叫过来,验证一下我说的话是否是真的?”燕飞微笑着说。

    金光明,温辉、郭浩龙三个人的脸都充满了惊异,而温不疑则脸色苍白,恐惧又含着狠唳和凶残,但这个时候,是没有他说话的份。

    “好,金封兰,你过去将那三个小孩子带过来。”

    “是!”

    不一会儿,金封兰将那三个小孩子带了过来,大家一看,果然都四五岁,两个男孩,一个女孩,女孩穿着一身黄衣服,另外两个男孩一个穿的是紫衣,一个穿的是灰衣。

    “小朋友,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金光明笑着问。

    因为现在在场的每个武者都收敛了气势,所以三个小孩并不害怕。

    “我叫秋姑,他是大牛,他是小山。”那个小女孩瞪着两只可爱的大眼睛说。

    “刚才你们在干什么呀?”金光明又问。

    “大牛哥给我去抓鸟,可是鸟飞了,没有抓到。”小姑娘显得有些失望。

    “秋姑,别担心,我们俩一定给你抓个更好看的小鸟。”那个叫小山的男孩说。

    金光明给金封兰使了个眼色,金封兰将三个小孩子带走了。

    三个小孩一走,场的气氛显得有些不寻常,众人都不约而同地向金不疑投去了异样的目光。

    “你能听清楚,并不代表你说的是真的呀,燕飞,我知道你和我孙儿温一尘发生了冲突,你这是借机报复!”温不疑怒吼着。

    金光明并没有说话,燕飞对此也不意外,若是金光明执意不承认这是温不疑所为,他也没有办法,但现在温不疑急着跳出来,这种欲盖弥彰的行为,正合燕飞之意。

    “温不疑,在此之前,我是刚来回雁城,并不知道温一尘是你的孙子,何来借机报复之说。”燕飞笑着反问。

    “这……这……”温不疑涨得脸色由白变红,又由红变青,“肯定是温鹤鸣告诉你的?”

    “温大哥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燕飞继续问。

    “他和我有仇……”温不疑刚说出来,感觉有些不对,赶紧闭嘴,可是众人却都已经听见了。

    “温鹤鸣与温不疑有仇?”

    “你知道吗?他们俩有仇!”

    “他们能有什么仇呀?”

    “难道和温博渊候爷有关?”

    众人的议论让温不疑脸充满了不安和恐惧,也让温鹤鸣脸出现了仇恨和怒火。

    “温不疑,那你说一说,你和温大哥到底有什么仇?”燕飞紧追不舍。

    “我……我……”温不疑一下子结结巴巴,不知如何来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是我们温家内部的事。”

    正在这时,温鹤鸣突然前一步,跪倒在温辉的面前,“大长老,晚辈温鹤鸣请您做主,为父亲温博渊伸冤。”

    温鹤鸣的话刚一说完,周围的人可一下子炸了锅,甚至有人开始议论温不疑。

    “鹤鸣,我听说博渊兄弟当年是在剿灭一伙悍匪时身受重伤,最后不治身亡,难道?”

    “大长老,您有所不知,我父亲死得好冤呀!他当时带领二百铁甲卫队,手拿龙骨乌金枪,那是灵级宝器,通灵境四重修为,围剿塔山悍匪刘黑塔等一百多人,刘黑塔的修为只是通灵境一重,其余匪徒的修为全都在通窍境,试问这些人如何伤得了我父亲。”温鹤鸣说到这里时,已经满眼泪水,泣不成声。

    “金管家,郭长老,我要处理一下我们温家内部的一些事情,不参与迎接王妃的事了。”温辉对金光明和郭浩龙说。

    大家都清楚,这件事有可能是温家的家族内斗,家丑谁都不愿意外扬,正要借机离开,因为这样正好解决了燕飞和温不疑的矛盾,金光明很乐意。

    “好,既然如此,那我不参与此事了。”金光明说完,又转向燕飞,“燕公子,真是英雄出少年呀!不知你有没有兴趣进入皇家武院?”

    “进入皇家武院?”燕飞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金光明会突然问出这个问题,但是他马想到,如果能进入皇家武院,那对将来救赵珍是很有帮助的,燕飞心惊喜,但他表面却很平静,“金总管,我听说皇家武院的规格非常高,有非常严格的制度,不是具有金家血脉之人,根本没有资格进去呀。”

    “哈……”金光明一阵大笑,“规格,是用来打破的,制度,是用来推翻的,我金光明要让一个人进皇家武院,还是能办到的,你去还是不去?”

    “多谢金管家!”燕飞对着金光明施了一礼,“如此机会,我岂能不去!”

    “那好,几天后随老夫一起出发,去云锦城!”金光明说完,和金封兰一起,护送着送亲队伍,去了将军府。

    郭浩龙也没有再去将军府,而是和郭威一起去了郭府。

    “回温府!”温辉说了一句,抬腿走,温家众人和燕飞等紧随其后。

    大家都不说话,温鹤鸣和温不疑两人也不敢问,不知道温辉到底要去谁的府邸。不过很快,他们清楚了,温辉要去的温府是温不疑的温府。

    “进福祉堂!”温辉进了温府后,又说了四个字。温不疑和温鹤鸣都互相望了望,不明白温辉是什么意思,福祉堂是温家历代先祖牌位安放的地方。

    但是他们不敢违背温辉的意思,也不敢多问,温不疑只好在前面带路。

    这个温府温鹤鸣的温府要大好几倍,里面亭台楼阁遍布,到处小桥流水,曲径通幽,仿佛是一个缩小的回雁城。

    福祉堂在温府后院的一个僻静的地方,不知是地方远,还是温不疑故意走得慢,七绕八转,拐弯抹角,终于到了福祉堂门前。

    温不疑打开了福祉堂的门,马,一股潮湿的发霉味扑面而来。温辉脸了看不出任何喜怒哀乐,温不疑的脸满是尴尬。

    温辉抬腿进了门,其余众人紧随其后也进了门。燕飞、紫烟、方静怡、李淑贞不是温家的人,因此没有进去,都站在福祉堂的门口。

    房间很宽敞,但非常简陋。正间放着一张长方形的大案桌,面整整齐齐地摆着六排牌位。第一排只有一个,然后每一排开始增多,而在第六排有十二个。

    每一个牌位都落满了厚厚的一层土灰,看不到牌位的本来面目。

    温辉来到案桌前面,将最里面的那个牌位小心地拿起来,掏出一块丝巾,轻轻地去擦面的灰尘。

    温不疑赶紧过来,“大长老,我来擦吧。”

    温辉突然把眼一瞪,吓得温不疑浑身哆嗦,大热天都不住地发抖。

    “你擦?你要是能擦,这里还会有灰尘吗?”温辉的声音并不大,可听在温不疑耳,仿佛如炸雷一般,震得他双膝发软,跪在地。

    “大长老,我有罪呀……”温不疑不住地磕头。

    温辉一句话都不说,他已经将第一个牌位擦干净了,只见面写着:先祖温正之灵位。

    温辉将牌位又小心地放回了原处,然后,他又拿起了第二个牌位。

    福祉堂安静极了,温不疑的头贴在地,一动不动,只有发抖的声音。其他人屏住呼吸,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唯一有的是温辉有节奏地擦拭尘土的声音。

    当温辉将最后一块牌位放回原处时,足足过了有半个时辰,众人的心才随着这一动作稍稍平静了一下,然而等待他们的却是一个来自地狱般的声音:

    “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