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177章 技压全场
    第177章技压全场

    燕飞一说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有些惊异。 因为在这种场面下,稍有不慎会丢掉性命。金光明,郭浩龙和温辉,三个人的愤怒,都是可以杀人的。

    风云二仙和紫烟都替燕飞捏了把冷汗。风云二仙可以不怕死,但他不允许燕飞死。而最紧张的,还是站在金封兰旁边的温鹤鸣。

    金光明看了看燕飞,非常轻蔑的冷哼了一声。燕飞只将修为展现到了通窍境九重,所以从一开始,金光明的注意力没有在燕飞身,因此,也根本没有将燕飞放在眼里。

    “金封兰,他是何人?”金光明没有理会燕飞,而是直接问金封兰。

    “他……他……”金封兰仔细的看了看燕飞,他没有任何印象,“此人不是回雁城的人!”

    “不是回雁城的人!”金光明的怒火又一次从脚底直升到头顶,今天郭浩龙和温辉一直和他作对,让他心非常不痛快。现在竟然又冒出来了这么一个陌生人,只是通窍境九重,在他眼里简直是蝼蚁,也敢和他叫板。“看来不杀几个人,我是无法在回雁城立威呀。小子,算你倒霉,自己送门来了。”

    想到这,金光明大喝一声,“大胆叛逆,劫杀王妃不成,还想狡辩,给我死!”

    金光明话音未落,数道灵力化剑,形成一道剑,寒光闪闪,遮天蔽日,倾刻间将燕飞笼罩在间。

    金光明的嘴角露着一阵狞笑,他这一次出手,快如闪电。燕飞,他根本没放在心里,他是不会给郭浩龙和温辉出手的机会,免得节外生枝,让他再一次颜面受损。而这一招下去,在他看来,通窍境九重的燕飞,将会尸骨无存!

    其实所有人都是这个看法,两人的差距太大了,而金光明又是突然出手,看来这位金总管做起事来,并没有像它的名字那样光明正大叫!

    “兄弟!”

    “燕飞兄弟!”

    “燕哥哥!”

    许多人几乎同时喊了出来,向前奔去,但都被厚重的灵力挡了回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漫天的剑将燕飞绞杀。

    “金总管,真没想到你们皇家武院出来的人,个个都是如此卑鄙,只会背后偷袭!”突然,燕飞的声音仿佛从天外飘了过来,无法确定他具体在哪儿,让场的所有人都吃惊不已。

    “这怎么可能?”所有人都产生了这个念头。

    人们在疑惑的同时,金光明的灵力化剑也散去了,而大家惊的发现,燕飞竟然还站在刚才的地方,岿然不动!毫发无损,白衣漂漂,仿佛天神下凡。

    “在临海城碰到的金胜春是这样,在回雁城碰到的金光明也是如此!”燕飞轻描淡写的说着,同时摇了摇头。

    金光明,温辉和郭浩龙都愣住了,全场鸦雀无声。要是平时,金光明受此侮辱,他一定会勃然大怒,后果将非常严重,伏尸满地,流血千里。

    没有人看清楚,燕飞是如何躲过金光明这必杀一招的,但是,燕飞却躲过了,而且躲得非常轻松,连一点伤都没有,这是何等快的身法呀?一个通窍境九重的武者,能够躲过一个通灵境八重武者的突然一击呀,这颠覆了所有人的武修理念,也打破了所有武修界的规则。

    金光明的吃惊程度任何人都大,因为他最清楚,他那一招的威力到底有多大!他当时的目标并不是燕飞,而是针对温辉和郭浩龙,是通灵境八重的武者,也不可能如此轻松地躲过呀,那这还是人吗?“他绝对不是五行大陆的人,应该来自青冥天域!”这是金光明唯一的想法。

    其实他们并不清楚,燕飞利用遁地诀躲过这一招也是险之又险。不过这个结果,却让金光明不敢再轻易出手。

    “你……你是谁?”金光明自己也不知道,他的声音已经有些发抖了。不过众人都在惊骇之,没有人注意这些。

    “他你都不为识呀?是我的兄弟,燕飞!”温若风一下子来了精神,手舞足蹈,神气活现,宛如一个顽童。

    “对,他也是我的兄弟,我是他温二哥!是吧,燕飞兄弟。”温若云毫不示弱。

    “鹤鸣,此人是谁?”温辉问温鹤鸣,因为他刚才看到了温鹤鸣焦急的表情,也听到了温鹤鸣喊“燕飞兄弟”的话。

    “禀长老,他是我的兄弟,燕飞,从临海城来的,是临海城这几天盛传的屠龙大侠燕飞!”

    “屠龙大侠燕飞?”温辉自言自语,“好像听说过。”

    “他是屠龙大侠燕飞呀?”

    “怪不得这么厉害!”

    “听说在临海城,通灵境三重的金胜春也不是他的对手!”

    “那是肯定了,金胜春怎么能是屠龙大侠的对手呀?”

    “听说他昨天教训了温不疑的孙子温一尘!”

    “对,我也听说了,那个温一尘活该,经常欺男霸女,欺到了燕公子身,活该他倒霉。”

    ……

    刚刚还在震惊的众武者,现在都兴奋的议论起来,这让金光明的脸青一块紫一块,今天在回雁城,他算是丢人丢到家了,可现在依然毫无办法,温辉本来占着风,现在这个让他忌惮的燕飞又是温鹤鸣的兄弟,他只能将这一切暂时忍下。

    “金总管,今日之事,与风云二仙没有关系,与郭威郭家主更没有关系,倒是与红衣卫统领赵让和迎亲的金焕有很大关系!”燕飞语气平缓,字句铿锵。

    这话要是放在刚才,不但没有人会听,而且会有很多人对燕飞起杀心,甚至有很多人会当场拔刀而起,金焕和赵让,岂容一个小小的燕飞,说他们的不是,即使他们能忍,他们手下的人是不会忍的。可现在不同了,在以武为尊的五行大陆,武力是身份,是权力,是真理。燕飞说的话,没有人认为是错误的。当然,燕飞是不屑于捏造事实的。

    燕飞将此事发生的过程非常详细地说了一遍,金光明、温辉、郭浩龙又让赵让和金焕当场对质,两人面对三位尊者,不敢有丝毫谎言。事情的经过非常清楚,只是因为赵让对郭天南有看法,因此导致他一听郭威和郭天南是同一家族,武断地认为郭威该死。这要是放在水龙州,郭天南叛乱,郭威肯定会受牵连,可是金石州不同,金、温、郭、武四大家族势力太大,也出现了这一结果。

    赵让是水龙州红衣卫统领,金光明无法惩罚他,而且红衣卫还死了三个人。金焕的父亲在云锦城也很有影响,金光明也没有办法,真是骑虎难下。

    “金管家,此事还有一人,责任重大,可以说是居心叵测,是他,直接导致了这场厮杀。”

    “谁?”金光明瞪了一眼燕飞,可他又不得不听。

    “那个先在人群之喊郭威叛乱的人!”

    “对呀!”众人听燕飞一说,都恍然大悟,所有乱战的起源,都是因为这一声喊。而且,大家都明白了,这样的话,不是一般人想喊敢喊出来的,这一定是有所预谋。

    “他是谁呀?”

    “是谁先喊的呀?”

    “我当时是听到……”

    “我听到……”

    众人在议论的时候,眼睛不时地瞄向温不疑。

    “我听得清清楚楚,他是温不疑!”燕飞的语气一下子变得寒冷无,让温不疑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

    “你……你……你胡说!”温不疑满脸惊慌,大叫起来,“几位尊者,你们要给我作主呀,燕飞他是诬蔑!大家听一听,他一个外人,一会儿说金焕将军有责任,一会儿说赵统领有责任,现在又说我有责任,哈……,大家听一听呀,他是谁呀,敢在回雁城来撒野,欺我们回雁城无人呀!”

    温不疑一通乱叫乱嚷,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共鸣。

    “几位尊者,燕飞是因为昨天和我孙儿温一尘发生了冲突,恼羞成怒,因此借机报复,一定是这样的,你们要为我作主呀!”温不疑见大家都没有支持他,又开始向金光明、温辉、郭浩龙三人求助。

    “燕飞,你可有证据?”金光明问道。

    “没有证据!”燕飞坦然地说。

    “没有证据好!”温不疑一下子坐到地,长出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地说。

    众人都用怪的眼神看着温不疑,也用不解的眼光看着燕飞。

    “如果亲眼所见都不算证据的话,我的确没有证据!”燕飞淡淡地笑着说。

    “亲眼所见,你胡说!”温不疑一下子跳了起来,“那么远的距离,你说能看见能看见呀?你说能听见能听见了呀?”

    “燕飞,你说你亲眼所见,除非你能拿出让我们大家都信服的证据,能证明你可以看见,可以听见,不然,我们无法相信你。”温辉说。

    “对,拿出让人信服的证据,否则是诬蔑!”温不疑看到温辉向他说话,一时之间底气大增。

    “我当然能证明我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燕飞望了望温辉,又望了望金光明,“如果你们相信我,我证实了,那我说的是真的。可是如果你们不相信我,我即使证实了,你们也可以不信,那我证实的毫无意义。”

    “燕飞,只要你能拿出让我们大家信服的证据,证明你可以看到和听到,我金光明相信你。”

    “你要是能证明,我郭浩龙也相信你!”

    “我温辉一向只相信事实!”温辉微笑着朗声说道,“只有你让大家信服,我给你作见证。”

    “好,大家请看,百丈之处有一棵大树,树下有三个小孩,两个男孩,一个女孩,都四五岁。男孩一个穿的是灰衣服,一个穿的是紫衣服,女孩穿的是黄衣服。”燕飞手指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