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170章 山雨欲来
    第170章 山雨欲来

    回雁城初夏的夜晚是美丽而凉爽的,一轮弯月挂在柳梢,微风轻拂,惊飞了巢的几只鸟儿,虫鸣声和着蛙声此起彼伏。

    “不知赵珍走到哪儿了?”燕飞心里挂念着赵珍,没有丝毫睡意,躺在床辗转反侧。

    连日来都是惊心动魄的大战,燕飞的内心没有丝毫放松过,也没有片刻轻松过。现在刚一闲下来,赵珍的影子无处不在。

    燕飞索性走出屋子,沿着温府的小径漫步。清新的空气饱含着花香味儿,让他感觉心旷神怡,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

    “燕飞哥,你也睡不着。”突然,紫烟出现在了他面前,“是不是想赵珍姐了?”

    燕飞点了点头,“紫烟,怎么你也睡不着了?”

    “我也想赵珍姐了,不知她怎么样了,我好担心。”

    燕飞将紫烟搂在怀里,望着她明亮的眼睛说:“不用担心,赵珍会没事的,有那么多的高手在旁边。”

    “嗯。”紫烟幸福的偎依着燕飞,两人继续慢慢的向前走。

    “燕公子,紫烟姑娘,你们还没休息啊?”

    李银屏不知何时站在了他们面前,让燕飞和紫烟吃了一惊,因为他们丝毫没有觉察到。

    “伯母,我们睡不着,出来走走。”紫烟说。

    “那正好,我也睡不着,我陪你们在府转一转。”

    李银屏和蔼的微笑着,让燕飞和紫烟都无法拒绝她的话。

    “那多谢伯母了。”燕飞说。

    三个人漫不经心的边走边说话,但都有些心不在焉。

    “伯母,你是不是在担心温前辈?”燕飞突然问道。

    “哦?”李银萍仿佛一下子从梦惊醒,脸出现了一丝丝惶恐和不安。“哦,没……没什么……”

    “伯母,我本不该问。但你们把我当做朋友,要是我可以帮忙,一定会全力相助。”燕飞坚定的说。

    “燕公子,我知道你心地善良,品行端正。这回雁城这段时间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我是担心殃及池鱼呀。”李银萍心事重重的说。

    “伯母,难道?”

    “燕公子,你们进城的时候,没有感觉到异常吗?”李银屏微笑着看了看燕飞和紫烟。

    “的确与其他地方不一样,城门口盘查的很严。听说还有几名想强行进入回雁城的武者被当场打死了。”燕飞想起了酒店小二说的话。

    “打死的只是无关紧要的人,而真正有所企图的人全都进来了,城门口是拦不住的。”

    “哦?”燕飞和紫烟同时惊道。

    “金封兰将军刚正不阿,可他的管家金三却是个贪财好色,卑鄙无耻的小人。更严重的是金封兰对这个金三非常信任,对他所做之事从不过问。”

    “哦!”燕飞不太明白李银屏说的话,但却能够感觉到他话里强烈的不满和担心。

    “最近几天,回雁城已经来了许多陌生的武者,且个个都是高手。他们所为何事,谁都清楚。可金三简直像蠢猪一样,只要给钱,他给发牌子。这样下去,实在让人担心啊。”

    “回雁城还有另一个温家?”燕飞自从进入温鹤鸣的府之后,一直有这样的感觉。

    “是啊!以前是一家,现在分成了两家。”

    “为什么要分开啊?”燕飞不明白,大家族一般是不会分家的,尽管会有很多矛盾,但谁都清楚,合在一起,才能够最大限度的体现出大家族的实力。

    “这说来话长啊!”李屏叹息了一声,然后给燕飞和紫烟讲了起来。

    温鹤鸣的父亲温博渊是云锦城温家堡嫡传子弟,这在整个金石州地位是很高的。

    大约一百多年前,温博渊被封亭候,扬威将军,坐镇回雁城。

    当时,回雁城温家堡分坛的势力非常大。铁枪门分坛坛主温不疑和温博渊是同一辈,算是温博渊的堂弟,是回雁城温家家主,通灵境一重修为,不过他不是温家嫡传子弟。

    温博渊来了之后,也住在了温不疑的府。温博渊是通灵境二重修为,大金帝国的亭候,扬威将军。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地位和影响力都在温不疑之。于是,温不疑便要将家主之位让与他的堂兄温博渊。

    温博渊初来乍到,在温府又势单力薄,如何做得了温家家主,因此坚辞不。

    怎奈温不疑再三礼让,温博渊没有办法,只好接任。

    果不出所料,温博渊接任家族之后,政令根本出不了房门,各个长老总会找这样那样的理由拒不执行,连下人们也阳奉阴违。

    而这时,温不疑到处散布谣言,说温博渊利用家族的势力,逼迫温不疑让出家主之位。

    温博渊一怒之下,搬出温不疑的府第,重建了自己的住处,是现在的温府。从此不再过问回雁城温家堡分坛的任何事情。

    这样,在回雁城温家,温博渊是名义的家主,而温不疑是手握实权的家主。

    后来有一次,温博渊在剿灭一股盗匪时,不幸受了重伤,回来后不久,伤重不治而亡。于是,温鹤鸣承袭了亭候的爵位和杨威将军的头衔。

    温鹤鸣从小不喜欢官场那些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再加女儿温新月当时身患重疾,根本没有心思管理那些事,他向大金帝国国君递了辞呈,又将温家家主之位还给了温不疑。

    “新月姑娘身患重疾?”燕飞和紫烟都吃了一惊,同时问道。

    “是啊,不过现在好了。”李银屏微笑着说,“次我们到黑风岭,是为了月儿的病。”

    “哦,怪不得。”燕飞恍然大悟,“回雁城,离黑风岭的西入口很近,我一直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会舍近求远?原来是这样。”

    “我们当时在找一种冰雪灵芝,冰雪灵芝在血狼王的洞,当时由鹤鸣负责吸引狼群,我潜入洞采得冰雪灵芝,可没想到,雪狼群狡诈异常,始终在跟踪我们,后来遇到了风家兄弟,可能血狼王以为是我们的帮手来了,于是开始强攻。正在我们陷入绝境时,燕公子和紫烟姑娘正好来了。你们二位是我们的救命恩人,这一年多来,我和鹤鸣一直没有忘记,月儿自从痊愈之后,几乎天天在念叨着你们,我们正打算等这一段时间过了之后,亲自去冰山剑宗登门道谢,没想到你们刚好来了,正好让我们尽尽地主之宜。”

    “伯母,您太客气了,那只是举手之劳而已,更何况,任何一名武修者遇到那种情况,都会出手的。”

    “燕兄弟,你们还没休息呀,天都亮了。”温鹤鸣从远处走了过来。

    果然,燕飞,紫烟,李银屏三人同时抬头一看,东方发白,天已经朦朦亮了,温鹤鸣带着一身晨雾走来。

    “温侯爷!”燕飞拱了拱手说。

    “叫什么候爷叫,这让我不习惯,太别扭了,还是叫大哥吧。”

    “这……”

    “燕公子,这没什么,他一直这样,你听他的吧!”李银屏笑了笑,又对温鹤鸣说,“鹤鸣,家主请你过去有什么重要事吗?”

    “是有一些事,咱们到客厅去说吧!”

    “那温大哥,伯母,我们告辞了。”燕飞拉着紫烟,准备离开。

    “燕飞兄弟,你都叫我大哥了,那不是外人,一起去吧!”

    “这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啊?走!”温鹤鸣不由分说,拉着燕飞走。

    李银屏也拉着紫烟的手,四个人一起来到了客厅。

    “燕飞兄弟,国君迎娶大赵帝国镇北将军的妹妹赵珍的事,你们知道吧。”温鹤鸣问燕飞和紫烟。

    “当然知道!”燕飞说,“送亲的是大赵帝国的红衣卫,浩浩荡荡,几乎无人不知啊!”

    “国君后宫佳丽数千人,不知为何,却要迎娶赵姑娘,而且……”

    “而且什么?”李银屏的话让温鹤鸣有些不明白。

    “鹤鸣,你不觉得,国君这一次迎亲,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重视很多。”

    “对呀,温不疑请我过去,是这件事!”温鹤鸣显然非常不理解,“皇家武院派人亲自去接,大赵的红衣卫亲自护送,多大的声势啊,可偏偏还是出事了!”

    “出事了?”燕飞和紫烟同时惊问道。

    “是啊?,在前几天,传来消息说,在清水城,温家堡霸刀坛分坛坛主郭天南居然截杀王妃!”

    “你说什么,郭天南截杀王妃!”这回吃惊的是李银屏,“不可能吧,这郭天南有多大实力啊?”

    “我也不相信,可这消息千真万确,清水城郭家全部被杀,而红衣为和皇家武院的人,不要说死,连个受伤的都没有。所以说,这件事透着一种古怪。”

    燕飞和紫嫣互相对望了一眼,没有说话,李银屏陷入了沉思。

    “郭天南螳臂挡车,不自量力,可这件事,却对我们大金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国君震怒,让皇家武院和温家堡做好两件事。第一,确保王妃安全抵达云锦城。第二,彻查温家堡内部叛逆。”

    “这第一件事也不算是事,可这第二件难了。”李银屏说,“鹤鸣,你已经辞掉杨威将军之职和家主之位很久了,不要管这些了好吗?”

    “屏儿,这事根本由不得我,昨天晚,皇家武院的大总管金光明来了,一起来的,还有云锦城温家长老温辉,郭家长老郭浩龙,而且此次国君发话,宁可错杀,绝不放过。处理不好,回雁城将免不了一场大战,血流成河呀!”

    “鹤鸣,要不我们带着月儿走吧!”李银屏满脸担忧,“我们找个无人的地方隐居起来,不做这候爷了。”

    “走?现在已经走不了了,昨晚温将军已经下令封城了,现在的回雁城,只能进不能出!”

    “那怎么办呢?”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温鹤鸣突然对燕飞说,“燕飞兄弟,老哥我拜托你一件事,希望你能再帮一帮老哥。”

    “温大哥你说吧,只要我能办到,一定答应!”

    “燕飞兄弟,如果我被牵连进去,请你将月儿无论如何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