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169章 风云二仙
    第169章 风云二仙

    燕飞等人的到来,让温鹤鸣非常高兴,也让温府充满了欢声笑语。燕飞发现,无论是温鹤鸣还是温新月,都他在黑风岭见到时,气色好了许多,好像是冰火两重天。而且,温鹤鸣的修为竟然是通窍境九重,燕飞记得,次见时,他只是通窍境五重呀!像温鹤鸣这样的年龄,一年之提升四重修为,是很少见的。

    “燕飞兄弟,你们这次……”

    “爹……”温鹤鸣的话被女儿温新月一下子打断了,“我叫燕飞哥哥,你却叫燕飞兄弟,这是什么关系呀,乱七八糟的,我都糊涂了。”

    “哦?哈……”温鹤鸣看着假装生气的温新月,一阵大笑。

    “呵……”紫烟、方静怡、李淑贞也都笑了起来。

    “新月,你是不是应该叫我姑姑呀?”方静怡笑着对温新月做了个鬼脸。

    “这个……,那燕飞哥哥也要叫你姑姑了。”

    “呵……”李淑贞笑的前仰后合。

    “月儿,别胡闹了。”温鹤鸣止住笑声,“燕飞兄弟,在我们家,没有那么多规矩。”

    “是啊,燕公子,紫烟姑娘。”一阵银铃般的声音传来,温新月的母亲李银屏快速走了过来,只见她一身紫衣,面容妖美,灿若桃花,和在黑风岭相,简直判若两人。“到我们家像到自己家一样,不用拘束。”

    “谢谢伯母。”紫烟向李银屏一拱手。

    “张权,你马安排晚宴。”

    “是!”刚在门口迎接他们的权叔转身离开了。

    “小娟,你给燕公子他们安排一下住的房间。”

    “是,夫人!”一个侍女答应一声,也很快下去了。

    “瞧我……”温鹤鸣突然一拍脑门,“一高兴把什么都忘了,光顾说话,不知道招待客人,哈……”

    “你呀,什么时候都是这样,我看是改不了了。”李银屏笑着说,“月儿,你爹是这样,你也是这样呀,光顾着说话。”

    “娘——”温新月将声音拉得很长,然后吐了一下舌头,“我是什么样,你不是最清楚吗?我是你生的呀!”

    “你这孩子,真拿你没办法。”

    “哈……”众人一阵开心的大笑。

    温鹤鸣家的人不多,酒宴,除了温鹤鸣夫妇,温新月外,只有两名长老,这和其他大家族完全不同。按理说,像温家,在回雁城不是最大,那也应该是第二大家了,况且温鹤鸣还有一个“候爷”的头衔,那说明,是云锦城温家堡的嫡传子弟呀,清水城温家,临海城温家地位要高呀。

    “燕飞兄弟,他们是我的两位叔父,温若风和温若云。”温鹤鸣端着一杯酒,边喝边给燕飞介绍。

    “两位前辈,我敬你一杯!”燕飞站起来,举起了酒杯。

    “燕飞兄弟,坐下喝酒,不要客气。”温若风一伸手,将燕飞按在椅子,满脸堆笑,将酒一饮而尽,“喝,燕飞兄弟,老哥我不喜欢那些脑袋里面有许多弯弯饶的人,喜欢像我大侄子这样豪爽的人啊,所以我哥俩不愿意在云锦城呆着,来这儿了,哈……”

    燕飞被温若风说得哭笑不得,这位长老,看去有七八十岁,头发胡子杂乱,但两眼炯炯有神,通灵境二重修为,他把温鹤鸣称侄子,却将燕飞称兄弟,这一家人实在让燕飞很无奈。不过说心里话,燕飞还是挺喜欢他们的。

    “叔父,你怎么……”温鹤鸣看出了燕飞的无奈表情,想给燕飞解围,可话还没说出口,被温若云给打断了。

    “哎,我说大侄子,你去招呼别的客人,燕飞兄弟有我哥俩,去去去,那边去。”温若云连推带扯,拉走了温鹤鸣。

    温若云也是通灵境二重修为,除了个子温若风低一点外,其余几乎一模一样。

    “来,喝酒,喝酒!”温若风又向燕飞敬酒。

    “多谢前辈!”燕飞举起了酒杯。

    “怎么还叫前辈呀,叫大哥!”温若风生气得说。

    “对,叫大哥!”温若云也端起了酒杯,“你们这些年轻人真是的,一句话都记不住。”

    “哦,温大哥。”

    “哎,这对了!”温若风和温若云同时高兴地说。

    “燕飞,老哥我叫你燕飞了。”温若云说。

    “是,温大哥!”

    “不,你要叫他温二哥,我才是温大哥!”温若风忽然认真地给燕飞纠正。

    “大爷爷,你俩不都一样吗,还计较这个。”温新月跑了过来。

    “哈……”众人又一阵大笑。

    “小月儿,去去去,别捣乱。”温若风说着,一个飞身,将温新月捉到了她原来的座位,然后又飞身回来,速度很快,仿佛一阵风。

    整个这一桌,燕飞、温若风和温若云三人,而另一桌,温家父女三人和紫烟、方静怡、李淑贞共六人,旁边还有两桌,是一些护卫和侍女,由此看来,温鹤鸣平时对待下人还是不错。

    “还是年轻好啊!”温若风边喝边说,“我哥俩和你一样的时候,那可是跑遍五行大陆呀,那个自在呀。”

    “你吹吧,还跑遍五行大陆呢,你去得了土藏州和木剑州吗?”温若云马反驳,“别信他的,他这样,一喝酒,没半句真话。”

    “我说得有错吗?你说,要是没有五行禁忌,我是不是一定会去土藏州和木剑州,你说是不是?”温若风不乐意了。

    “也对。”温若云想了想,“要是没有五行禁忌,不要说你,我也一定会去土藏州和木剑州的。”

    “那你说我的话是不是真的?”

    “要这么说,还真是的。”温若云点了点头,不过又马摇了摇头,“不对呀,大哥,你刚说的不是这话。”

    “我是说咱哥俩年轻时那个自在呀,可是后来当了将军,不自在了。”

    “对,大哥。”温若云这次没有反驳。

    “燕飞,我告诉你呀,千万不能当将军,不能给皇室当差呀,那个憋屈呀,没法说。”

    “是,我们武修者要当那个什么鹤来者?”温若云想不起来了。

    “真是没一点记性。”温若风不屑地说,“那叫闲云野鹤!”

    “是是,闲云野鹤!”

    “温大哥,你们都当过将军呀。”燕飞有点惊,这兄弟俩一看不是官场之人呀。

    “那当然了!”温若风满脸骄傲,“想当年呀,我是镇南将军,领大军五万,镇守在赤亭口。他,温若云,是我的副将。”

    “那是因为你我大,要是我你大,我也是将军,你当副将。”温若云有点不高兴了。

    但温若风没有理会温若云,继续给燕飞说,“赤亭口,你知道吗?”

    “不知道。”燕飞摇了摇头。

    “那可是边防重地呀,对面是火焰州大韩帝国。”

    “我兄弟俩,在那儿可有名了,你知道人们叫我们什么吗?”温若云诡异地一笑,“风云二仙!哈……”

    “大爷爷,二爷爷,又说你们那陈年往事呀,我的耳朵都听出茧来了。”温新月在那边不停地说,仿佛还不满足,又在这边插话。

    “小月月,你别搅和,爷爷求求你了。”温若云很无奈。

    “哈……”又是一阵爽朗的笑声。

    “说哪儿了?”

    “风云二仙。”燕飞笑着提醒。

    “对,我们兄弟在哪儿几十年,大韩帝国从来不敢乱来呀。”

    “更不敢侵犯呀。”

    “不敢跨过赤亭口半步。”

    “不敢接近赤亭口呀。”

    “说都不敢说半句不利于大金帝国的话。”

    “连个屁都不敢放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说话真是密不透风呀。

    “爷爷,你都这么大年龄了,还说这样的话,羞!”温新月又插话了。

    “哈……”

    “温大哥,那后来你们怎么不做了呀?”燕飞问。

    “不自在呀!”

    “是呀,非常非常不自在呀!”

    “这大韩帝国也不来玩,这军队有啥意思呀。”

    “后来想了一个办法。”

    “是我想了一个办法!”

    “是我!”

    “我!”

    “一个馊主意还争,也不嫌丢人。”温新月总是和两人作对,但这都是善意的,没有人会真正计较。

    “什么办法呀?”燕飞岔开了话题。

    “我们让军队天天喝酒,睡觉,不让他们操练。”

    “这样大韩帝国觉得有机会,会来攻打我们。”

    “那样好玩了。”

    “还真是个馊主意呀!”燕飞想,“那后来呢?”

    “后来国君召我们回来了。”

    “在皇宫里,那更不自在呀。”

    “那太憋屈了,不能乱说话。”

    “也不能乱动。”

    “看也不行。”

    “喊也不行。”

    “放屁也不行。”

    “爷爷!”温新月又喊了起来。

    “我说的可是真的呀,在皇宫那是不能放屁的。”

    “那让我猜猜吧。”燕飞接过了话,“国君一定觉得你们太憋屈了,让你们不当将军,做个自由自在地风云二仙,对吧!”

    “聪明!”温若风和温若云几乎同时说。

    “自由自在是好呀!”温若风终于放慢了说话的速度,温若云也不急着插话。

    燕飞感觉耳边清静了许多,这兄弟二人说起话来,实在让人受不了。

    “我们在每个城都玩一玩,住一住。”

    “每个地方都一样。”

    “没意思!”

    他们又开始了,燕飞只好继续听。

    “后来在回雁城住下了。”

    “大侄子倒是和我们合得来。”

    “在这不走了。”

    “然后燕飞兄弟来了。”

    “好啊——”温家兄弟长出了一口气。

    燕飞也长出了一口气,大厅安静了片刻,每个人的大脑都放松了一下。

    “候爷,家主请您马过去,说是云锦城总坛来人了,有重要的事情。”在这时,一个护卫匆忙跑了进来,报告说。

    “云锦城来人了,找我干什么?我早不管温家堡的任何事情了呀?”温鹤鸣有些不悦。

    “鹤鸣,家主是长辈,你还是过去看看吧。”李银屏劝道。

    “好吧。”温鹤鸣站起身来,向大家一拱手,“燕飞兄弟,你们吃好,喝好,不要拘束,我失陪了。”

    “多谢候爷!”燕飞也一拱手。

    温鹤鸣带着四名护卫飞快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