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167章 寒公子
    第167章 寒公子

    “燕公子,我兄弟二人还有事,此别过。”岳不凡向燕飞拱了拱手,又朝众人也一拱手,不等众人说话,一个飞纵,转眼之间,两个人影便消失在远处。

    燕飞望着岳家兄弟消失的方向,在心里说,“真不想与他们为敌呀,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

    “燕哥哥,我们不一定要与两位前辈为敌。”紫嫣烟看出了燕飞的担心,传音给燕飞,“他们的目标是金盛,而我们是要救出赵珍姐,其实我们并非敌对。”

    “也对!”燕飞经眦烟一说,心情也开朗了许多,不但可能不与岳家兄弟为敌,甚至还可以合作,“那我们也准备走吧!”

    “燕公子,金爷……哦,金胜春被人杀了!”突然一个武者慌慌张张地跑来。

    “什么?”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尽管大家在心里看不起金胜春,可他是临海城的最强者,这一点,没有人会否认。因此,在临海城,还有谁有能力杀死金胜春啊!

    “我爹在哪儿?”金天佑用右手抓住那名武者,用力地摇着,其实并不是他在摇,而是他的身体在颤抖。

    “金家主,在前面大约五里的地方。”

    “爹……”金天佑的声音充满了悲怆。这一次诛杀恶龙,金家损失最大,两名通灵境的长老,当场陨落,金天佑断了一臂,现在金胜春又被人杀了,这对金天佑的打击是何等之大呀。但是,这又怨得了谁呢?全是因为金胜春的卑鄙行为造成的。

    可是,金天佑在整个过程的所作所为,大家又都是看在眼里的,没有人会看轻他,也没有人会不尊重他。

    “金家主,我们一块儿过去看看吧。”燕飞说。

    “好!”回答的不是金天佑,而是郭志逸,他扶起金天佑,快速向前奔去。

    尽管每个武者都有伤在身,但是这五里多的路,对他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转瞬到了。

    金胜春斜躺在地,面朝天,两眼圆睁,从眼神大家可以看出,除了愤怒之外,还充满了恐惧。手里的剑还在紧紧握着,剑指向前方。而在他的身,布满了无数细小的血洞,仿佛筛子一样。

    “灵力化剑!”燕飞惊叫一声。

    “不错,是被灵力化剑所伤。”温翰看了看伤口,“燕公子,如此密集而又犀利的灵力化剑,让金胜春都无法躲避,那对方的修为……”

    “至少通灵境五重以!”金胜春是通灵境三重,对方能将它轻易杀死,是通灵境五重修为,这一点不足为。

    “爹……”金天佑哭喊着,像个孩子一样,爬在金胜春的身,泣不成声,虽然他在不久前和父亲发生过激烈地冲突,甚至感觉父亲的行为有些可耻。可如今父亲突然被杀,让他心里像刀绞一样难受。

    “是谁杀死了金胜春呢?”燕飞一点头绪也没有。

    “会不会是铁拐仙翁和左手剑?”有一个武者压低声音说。

    “有这种可能,他们在死林的时候已经动过手了。”另一名武者表示赞同。

    “绝不是!”燕飞断然否决,“岳前辈刚刚离开我们,从金胜春身的血迹来看,已经死了一个多时辰了。况且,岳前辈和金胜春修为差不多,即使不受伤,二人合力,要杀金胜春,也不容易,受了伤之后,根本不可能。”

    “难道是他?”郭志逸突然皱起了眉头。

    “是谁?”燕飞问。

    “寒公子!”

    郭志逸说完,众人都停止了议论,一齐看着郭志逸。

    “寒公子是谁?”燕飞从来没有听过。

    “郭坛主一说,我也觉得那个盗走聚能珠的人像是寒公子。”温翰想了想说。

    众人都没有说话,但有许多人点了点头,显然是赞同温翰的话。

    “燕公子,不知你是否听过五行六尊,五行五公子。”

    “五行五公子。”燕飞默念了一下,“我听说过他们的名号,知道六尊是风之龙风成龙,云之鹰云飞鹰,通天之剑柳通天,震地之雷雷震,水之蛟水蚊龙,火之凤火凤凰。这六人,据说都早已经是通灵境九重,也许现在已经有人突破到地仙境了。不过难越五行禁忌,很少有人见过他们。五公子不知具体是谁。”

    “五公子的修为虽然没有六尊那么高,但他们的名号却也不低,因为他们还非常年轻,都在五十岁以下,有的甚至还不到四十岁,修为已经到通灵境五六重,可以说资质逆天,假以时日,他们必然会超过六尊,这一点没有人会否认。”

    “三四十岁达到通灵境五六重。”燕飞想了想,这样的人即使进入地仙境,也不足为呀。

    “他们是冰火教的天公子,万花谷的龙公子,火焰州的剑公子,木剑州的雪公子,还有我们金石州的寒公子。”

    “寒公子是金石州人?”

    “寒公子不但是金石州人,还且还是我们临海城人。”郭志逸接过了温翰的话,“他叫武秋寒。”

    “临海城,武秋寒?武秋山?”燕飞突然想起了武秋山。

    “燕公子想得不错,武秋寒正是武坛主武秋山的弟弟。年龄武坛主小得多,可修为却我们都高很多。”

    “他为什么要杀金胜春呢?”

    “为了聚能珠,他杀人不足不,而且他本身正邪不分,毫无信义,他杀人不需要理由。”

    “聚能珠?”燕飞当时正在渡劫,虽然对下面的动静有所觉察,但并不清楚细节。

    郭志逸将当时的情况给燕飞详细说了一遍。

    “卑鄙!”燕飞握紧了拳头,武秋寒夺走聚能珠,已经让燕飞不耻了。你完全可以杀死鲛龙,那样你得到聚能珠,别人也不会说什么,可你将别人拼死得来的东西据为己有,这是让任何武者都不耻的行为。

    “武秋寒,我一定要杀了你!”金天佑咬牙切齿地说。

    “金家主,武秋寒多行不义,纵然修为再高,也不会有好下场的,你还是赶快将令尊的尸体带回去,让他入土为安吧。”

    金天佑止住了悲声,开始收敛金胜春的遗体。

    “郭坛主,这个武秋寒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呀?”

    “唉,说来话长呀!”郭志逸长叹一声,给燕飞等人简单讲了武秋寒的一些事情。

    武秋寒是临海城武家家主武秋山最小的弟弟,他从小聪明伶俐,对于任何武技,几乎是一点会,骨骼特,血脉舒畅,是天生的武修才。因此,武家几乎将所有的资源都给了他,他俨然成为了武家的天之骄子。他也没有让武家失望,十五岁进入通窍境,二十五岁进入通灵境,曾在魔域黑海斩杀过一只灵兽巨鲨,因而声名远扬,被武者们尊称为“寒公子”,和以前的四公子齐名,合称“五行五公子”。

    但是他从小骄横跋扈,目空一切,把谁都不放在眼里,做事全凭兴致,根本不听家主的号令,也不将父亲的话当做一回事,我行我素。

    在临海城南面,距离临海城大约六七百里,有一个镇,叫清河镇,也称为清河寨,因为它位于一座险峻的山,实际是一个山寨。

    山寨的两位寨主入云龙和入云天是亲兄弟,他们二人颇为义气,为人豪爽,是当地的大英雄。但不知什么原因,与临海城的武家却是世仇。

    武家每隔一段时间,总会去找清河寨的麻烦。清河寨三面环水,又是绝壁,根本无法去,只有一条小路,也是崎岖难行。入家又在路布满了机关,武家想要攻去,好几次都没有成功,而且死伤惨重。

    后来他们两家协商,由小一辈进行武,分出胜负。

    这个办法,在大家的看来,对武家非常有利,武家有寒公子出面,恐怕入家没有人能够抗衡,这分明是武家一厢情愿的事。

    可是没想到,入云龙和入云天兄弟二人,孤傲无,明知是武家的阴谋,但竟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的是,武家这一次还是败了。

    “有人击败了寒公子?”燕飞吃了一惊,如果清河寨有年轻人能击败寒公子,那整个金石州的武力水龙州要强大很多呀,五行五公子只有水龙州没有。

    “没有人能击败寒公子,他是败给了自己。”

    “败给了自己?”

    “是啊,这是武家的耻辱,也是我们临海城的耻辱呀。”郭志逸显然也非常气愤,“武秋寒平时放浪形骸,重色轻义,他修为再高又能怎样,早晚会死在女人手里。”

    “女人?”

    “对,女人!”郭志逸又叹了口气,“和武秋寒对战的是入云天的女儿入水流。此女也算是个武修才了,剑法出神入化,被称为流水无情剑,鲜有敌手,但她并不是武秋寒的对手。可是武秋寒看到对方貌美如仙,是不出杀招,与入水流斗了三个多时辰,入水流已经力竭了,武家人正准备庆贺胜利,没有到这时候,武秋寒竟然主动认输了!实在是丢人呀,武者可以被打败,怎能临阵认输呀!”

    燕飞也没有想到,一个武者,纵然可以被美**惑,但不至于像武秋寒这样啊,“那后来呢?”

    “后来还能怎样?武家是输了武,又输了人,武秋寒的父亲气得当场吐血,传令将武秋寒逐出武家,永不得踏进武家大门。武秋寒自从武之后,临海城的人从没有再见过他,今天算是第一次碰到,没想到他一出现,依然和过去一样,抢珠杀人,看来是本性难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