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164章 金胜春临阵退缩
    第164章 金胜春临阵退缩

    五十多位武者,同时出手,而且施展的都是最强杀招,摧山裂石,翻江滔海,一股强劲的飓风轰向四个鲛人,大有将其粉身碎骨之势!

    然而这四个鲛人,绝非弱者,全是四级和五级灵兽,它们一齐发出的攻势,并不武者弱。

    “咚……”一声巨响,声震魔域巨浪,气冲青冥寒霜,整个临海城都抖动起来。

    这一次碰撞,产生的气势,己经达到地仙境武者的气势,不止是临海城,整个金石州都能感觉到。

    在场的所有武者,在两股灵力还未碰撞时,己经在想像碰撞之后的结果,但还是大大出乎他们的意料,因为他们从未见过地仙境武者拼会是什么结果,因此也无法想像那种结果。

    燕飞,岳不凡,岳不同,金胜春依然站在原地,但他们体内气血已经在翻睠了,身体在微微发抖。

    其他所有人都倒退数步,有许多武者己经被震得倒飞出去,兵器也脱手了,但他们在吐出一口污血后,立刻拾起兵器,马站到原来的地方,运转真气,准备迎接更强的一击。

    这一击之后,众武者信心大增,他们的心己没有了对鲛人的恐惧。

    这一击之后,四个鲛人却产生了一丝丝恐惧。

    鲛龙本身是魔域黑海的霸王,它们来到临海城之后,所过之处,将所有的人几乎全部吃掉或者杀死,人族在它们的眼里都是不堪一击,它们在妄想着统治五行大陆。可是没想到的是,有一个鲛人在蓝湖镇被杀死了,这让它们气愤的同时,又产生了一丝忌惮。于是它们选择了这个对它们来说非常有利的地方,将武者引诱到这里,然后全部杀死,既给同伴报仇,又为它们下一步统治临海城做准备。可是没想到,人族的武力竟然如此之强,让它们第一次感觉到了一阵害怕。

    死林一下子宁静下来,但不管是众武者,还是鲛人,大家都清楚,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那短暂的宁静,紧接着将会是更加惨烈的激战。

    所有的武者都在运转真元,将穴窍的真气灌注双臂,输送到手的武器,刀枪剑等兵器的寒光更盛。

    燕飞、紫烟、岳不凡、岳不同、金胜春五位通灵境高手,气海强大的灵气缓缓地在全身血脉运行,体外产生了一股白雾,仿佛神仙下凡,更为众武者增加了必胜的信心。

    “该死的人族,我要杀了你!”第一个鲛人大吼一声,攻击终于开始了。只见它一步跨出,便到了众武者面前不到十丈的距离,大脚落地,一道鸿沟裂开,地面震颤不已。

    燕飞体内的天龙赤血一阵兴奋,强大的气势涌剑尖,他大喊一声,一招飞虹断江,凌空而起,青云剑直刺鲛人咽喉。

    紫烟的速度也非常快,青霜剑也是一招飞虹断江,刺向鲛人的腹部。

    云霜二剑化作万道彩虹,仿佛要将切成数断。

    “该死的人族!”鲛人大喊着,似乎它只会这一句话,但是它的动作却不慢,双手化作龙爪,锋利的指甲如数把尖刀,无数的刀光剑影,顷刻间将彩虹劈碎。

    燕飞和紫烟身法快,两人同时一飞冲天,然后双剑同时从高空垂直刺下,无边的冷气,摄魂的杀气让周围的武者全部感觉到了,吃惊的同进又是一阵兴奋。

    “这一剑才是燕公子的实力!”许多武者恍然大悟,因为这一剑一剑强了太多,连岳家兄弟都流露出赞赏的目光。

    然而,在他们的兴奋还没有持续时,燕飞和紫烟的第三剑移山填海已经使出,这是堪通灵境四重巅峰的一招呀,鲛人的气势已经稳稳地被两人压制住了。

    “好剑法!”终于有武者在震惊清醒过来,他大呼一声,举着一杆大枪向鲛人飞刺而去,很快大枪刺到鲛人的鳞甲面,几点火花飞起,虽然没有伤到鲛人,但也让鲛人的气血产生了一丝震荡。

    愤怒的鲛人向那名武者射出一道刀光,但由于燕飞和紫烟已经将鲛人的气势完全压制住了,而且那名武者谨记燕飞的话,一击得手后马退后,所以鲛的一击也落了空。

    “日月无光!”燕飞和紫烟大喊一声,诛仙剑法第四式,携雷霆之势袭向鲛人。

    “好剑法!”岳家兄弟大叫一声!因为这一剑的气势,达到了通灵境五重,已经在岳家兄弟之了!

    “杀!”许多武者如梦方醒,各举刀剑,一齐飞刺过去。

    鲛人本来已经无法抗衡燕飞和紫烟这一招了,身已经多处受伤,这时十几个武者猛然杀来,一下子刺落了鲛人几十片鳞甲。尽管鲛人飞落的鳞片也刺伤了袭向它的武者,可是这不但没有让武者产生丝毫恐惧,反而更加兴奋。因为鳞片一旦脱落,那下一次,鲛人不再是刀枪不入了,杀死这只鲛人在眼前!

    “该死!”

    在众人刚刚兴奋时,一股满含血腥的杀气袭来,原来是第二个鲛人已经到了跟前。

    燕飞和紫烟与第一个鲛人的大战,诛仙剑法连施四招,只是在几息之间完成,在第二个鲛人出手时,第一个鲛人已经落败了。

    “哈……”岳不凡挥动双拐,凌空而起,照着鲛人巨大的头颅,狠狠地砸了下去。同时,岳不同左手挥剑,抖起数朵剑花,封心便刺。两人的配合天衣无缝,精妙无双。

    鲛人的右手向一举,用胳膊横架岳不凡的双拐,左手化作铁拳,击向岳不同的长剑。

    “咚——”一声巨响,岳家兄弟和鲛人同时退后数步,强劲的飓风将身后的许多武者卷出几丈远。

    “哈……”岳不凡又是一阵狂笑,他的笑声,让武者充满了斗志,让鲛人一阵心悸。

    “风云再起!”燕飞与紫烟又是同时大喊一声,这一声,让众武者的斗志再一次提升到了巅峰,而同时,诛仙剑法又到了一个新的巅峰!

    鲛人的心已经充满了恐惧,这一剑,通灵境五重巅峰的实力,堪通灵境六重,足以将这只鲛人一剑斩杀。

    “该死的人族!”几乎在同时,这只鲛人和第三与第四只鲛人同时大喊一声,一齐杀向燕飞和紫烟。有智慧的妖兽也懂得互相救援,虽然不知什么唇亡齿寒的道理,但却明白共同进退是它们唯一能战胜人族的方法。

    “该死!”第二个鲛人也叫喊着攻向了岳家兄弟。

    四人鲛人全动了,所有的武者也全动了!

    狂风怒吼,雷电交加,暴雨倾盆,飞沙走石,这一次的气势,一次更盛,整个峡谷都是一片烟尘。

    燕飞在攻击的同时,用眼角的余光查看整个战场,岳家兄弟迎住第二个鲛人,尽管这个鲛人是四个鲛人最强的一个,但岳家兄弟也是众武者修为最高的两人,因此在气势鲛人更胜一筹。

    而武者最弱的一组,金天佑、金雄、金翔、武秋山、温翰和郭志逸六人,尽管修为和鲛人相,差得很远,但也是毫无畏惧地迎了去。

    燕飞心大定,挥剑义无反顾地刺向鲛人。

    “轰隆隆——”巨响接二连三,天崩地裂,惨叫不断,血雨倾盆。

    一阵闪电过后,烟尘散去,血雨初停,眼前的景象,让所有还活着的人都触目惊心!

    一个鲛人已被当场击杀,巨大的头颅仿佛像一块丑陋的石头,滚落在一旁,将地面砸了一个大坑。无头的尸体翻倒在另一边,蓝色而黏稠的血液喷涌而出,腥臭味弥漫整个山谷。

    燕飞和紫烟满身是血,扶着已经受了重伤的方静怡和李淑贞,两眼喷出杀人的怒火,死死地盯着金胜春。

    岳不凡和岳不同嘴角的鲜血正在往外渗,也盯着金胜春,仿佛要吃人一般。

    武秋山倒在地,气息全无,金天佑左臂已断,脸色苍白,而在他的怀里,是已经七窍出血的金雄和金翔,郭志逸和温翰互相搀扶着,显然也受了重伤。

    五十多位武者,死了将近二十人,而且个个惨不忍睹,有几人还挂在鲛人刀剑一般的牙齿和指甲。

    “天佑……”金胜春望着断了一臂的金天佑,哭喊一声,要冲来过来。

    “站住,你别过来!”金天佑不知从哪儿来的一股强大的力量,让他的喊声惊天动地,一下子将金胜春震在原地,“你不是我的父亲,我没有你这样的父亲,你别过来!”

    所有的人,都愤怒而鄙夷地望着金胜春。

    原来,在众人都拼死一战时,金胜春竟然没有动!原本由他来对付的第三个鲛人,没有遇到有力的攻击,致使燕飞和金天佑等人受到三个鲛人的强大攻击,损失惨重。

    “金胜春,没有想你这老不死的,不止是卑鄙,还是贪生怕死之徒!”岳不凡将铁拐在地狠狠地敲了几下,“兄弟,让我们二人将这害群之马除去!”

    “大哥,我听你的!”岳不同左手剑一挥,剑指金胜春。

    “老鬼,我还怕你不成!”金胜春也握剑在手,指向岳家兄弟。

    “爹……”突然金天佑一个飞纵,拦在他们三人间,“爹,我再叫你最后一声爹,两位叔父已经因你而死了,你还不知悔悟,那从我的尸体踏过去!”

    “天佑,你……”金胜春一脸苦相。

    “你杀得了我们这三十多人吗?”金天佑的声音冰冷如铁。

    “不好,鲛人化形了!”不知谁大喊了一声,众人寻声望去,个个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