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161章 铁血飞鹰
    第161章 铁血飞鹰

    “岳不凡,岳不同,父皇临终前,给你们说了什么?”金盛武厉声问道。 (w w w. v o dtw . c o m)

    “让我们一切都听大将军的命令!”

    “好,那现在,我给你下第一个命令:杀死你的这些属下,然后自断筋脉!”

    金盛武说完,全场所有的人都大惊失色,虎惊云赶紧前一步,“大将军……”

    “退下!”金盛武厉喝一声,震得众人心一颤,“我金盛武对你们所有人都不薄,可是,你们还是有人背叛于我,这是我绝对不能容忍的!”

    大将军很少发怒,可是他要是一怒,注定要血流成河,伏尸百万,所有人都感到一种心悸。

    “我知道,你们大多数人都是冤枉的。包括你岳不凡和岳不同。但是,背叛我的那个内奸,一定在你们之。我没有时间去调查,所以只能宁可枉杀,绝不放过!不过我答应你们,将你们当作战死疆场的烈士来对待!”

    “弟兄们!大将军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岳不凡不相信你们之有叛逆,可这是事实!这是我们皇家护卫的耻辱!”稍稍停了一下,他用更加悲愤的声音说,“我不想知道谁是叛逆,我相信你们和我一样,我们都是出生入死多年的兄弟,让我们的血见证我们的兄弟情份吧!弟兄们,不要怪大哥心狠,因为我们心有生命更重要的忠义,在它面前,命又算得了什么?”

    “岳统领!”二十几个人,个个满身是伤,可他们的声音依旧震撼天地,他们一齐跪了下了,眼没有泪,也没有仇恨,显得异常平静,只有身的血还没有干,还在流着,仿佛在诉说着他们的冤屈和不甘。

    “岳统领,动手吧,我们死而无憾!”众护卫又齐声说。

    “岳不同,对手!”岳不凡喊了声,声音虽然没有怒,但却充满了苦,他可能实在下不了手,给自己的弟弟下了命令。

    “大哥……”岳不同不知如何是好。

    “叫统领!”岳不凡怒喝一声,仿佛要将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出来。

    “统领!”

    “这是命令!执行!”岳不凡的声音仿佛火山喷发,不容任何人置疑和阻止。

    “是!”岳不同的一声“是”,震得周围树木狂摆,几只大鸟被惊飞,岳不同举起了手的剑。

    “且慢!”突然方豹大喊一声,“大将军,有敌袭!”

    众人一听,果然不错。刚才树木狂摆,大鸟被惊飞原来不全是因为岳不同的一声喊呀,阵阵的杀气在快速逼近。

    “迎敌!”岳不凡大喊一声,紧接着,暴雨般的箭便倾泻过来。

    “啊……”几声惨叫,两个护卫来不及起身,跪在地一个飞纵,用身体挡住了射向金盛武的箭!

    “到底是谁?”金盛武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其实他才四十多岁,在武修者当是非常年轻的,“到底是谁出卖了我?”

    “大将军,快走!”岳不凡大声喊到,“弟兄们,死战不退!”

    金盛武站在原地没有动,他不能接受的是,他的铁甲四卫竟然有人背叛了他!他已经失去了战斗的信心。

    “岳统领,你们保护大将军,记住,这是当初国君的命令!”虎惊云大喊一声,仿佛要惊醒金盛武。

    “是!”岳不凡也是大喊一声。

    “铁甲四卫!”

    “大哥!”方豹、铁鹰、葛飞熊齐声喊道。

    “今日和我一齐战死,谁活着,谁是叛逆!”虎惊云说完,根本不理会其他人,虎吼一声,挥刀加入战团。

    “是,大哥!”方豹、铁鹰、葛飞熊也是“嗷嗷”叫着杀向敌群。

    这一战,不能光用“惨烈”二字来形容,他们不知道杀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只知道杀断了无数把刀剑,杀过了好几个日出月落,他们身除血再也看不见别的,眼前除了死尸再也没有其它。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结束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昏倒的,更不知道他们四人到底是谁战斗到了最后一刻,杀死了最后一个敌人。他们只知道,是一场大雨将他们浇醒的。

    “我们都想战死,可是我们却没有死,都活着。”铁鹰混浊的眼睛又流出了许多血泪,“其实在那个时候,死了是最好的解脱。”

    “那大将军呢?”

    “不知道。”铁鹰摇了摇头,“等到我们悄悄潜回云锦城时,金盛已经成了大金国君,并且人们都已经知道,老国君和大将军双双战死,铁甲四卫和皇家护卫全部阵亡。”

    “那后来呢?”燕飞问。

    “后来大哥虎惊云要我们各自寻找大将军,在找到之前不准见面。我知道,他是想找出叛逆到底是谁,可是他又怕找出来。其实我也是,我们四人多少次患难与共,早已情同手足,不管那个人是谁,我都无法接受。”铁鹰停了停,他已经非常虚弱了,无法一口气说下去。

    “在我们刚刚离开的时候,又得到消息,皇家护卫奉国君之令,已经开始追捕我们。听到这些,我的心快要碎了,在之前,我还存在一些侥幸心理,也许这个叛逆不是我们,是金盛算到大将军要走那条路。可是现在,我不能再自欺欺人了,叛逆的确是我们四人的一人。”

    “要查清楚这些,必须在云锦城附近,可是那时,整个金石州,没有我们立足之地,我们只能远走他方。可是我不甘心呀!我一定要查出来,为大将军报仇!”

    “后来我想起来,曾经在皇室的档案见过一张图,临海城外雷鸣山一个暗洞。当时是要在这里执行一个很危险的任务,对这里做过详细的研究,不过后来任务取消了。于是我找到了个这地方,在里面布置了重重杀阵和机关,呆在这里,找机会出去,调查这件事。”

    “现在您知道了吗?铁叔,我想知道,我父亲是不是叛逆?”方静怡泪流满面地问。

    “孩子,你父亲是好样的,他不是叛逆!”

    “爹,你听到了吗?你不是叛逆,你是冤枉的,爹,你死得好冤呀……”方静怡泣不成声。

    “孩子,你爹是怎么死的?”铁鹰不解的问。

    “铁叔,我爹他……他……”方静怡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这位少侠,你快说,方二哥他到底是怎么死的?”铁鹰问燕飞。

    “铁前辈,具体情况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虎惊云和方豹两位前辈当时自杀的过程。”

    燕飞将在石山鬼镇见到的事情详详细细地给铁鹰说了一遍。

    “大将军……大将军……”铁鹰听完,突然直叫大将军。

    “铁前辈……”

    “是大将军,大将军还活着呀!”铁鹰的眼里充满了喜悦和兴奋。

    “你是说逼死虎惊云和方豹两位前辈的是大将军金盛武?”燕飞问。

    “对!”铁鹰依然还是满脸兴奋,“我们哥四个,让多少人胆寒,谁又能让我们自杀呀?我们可以战死,但绝不会屈服任何人。而让虎大哥和方二哥能自杀的人,只有大将军!”

    “我爹对他忠心耿耿,他为什么要逼死我爹呀?”方静怡哭喊着问。

    “孩子,你爹,虎大哥,还有我,我们都应该死,只有我们死了,叛逆也死了,你明白吗?”

    “我不明白!”方静怡大喊一声,“为什么不去查,查出真正的叛逆,而要这样冤枉无辜的人?”

    “如何去查?谁能查?”铁鹰说,“已经没有任何证据了,只有我们都去死,才是唯一除掉叛逆的方法。”

    “为了一个人,冤死好几个人,这是你们的方法?”方静怡牙关紧咬,可见她的怒火是如何强大。

    “孩子,你不懂,生命对于我们不算什么,唯有死能证明我们的忠心。”

    “我是不懂,我也不想懂你们所谓的忠心,我只知道,我爹的生命,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方静怡又哭起来。

    “你查到了吗?”燕飞问。

    “查到了,可是没有用!”铁鹰摇了摇头,“我只是想让自己明白而已。”

    “葛飞熊,他还活着吗?”方静怡问,因为现在几乎所有人都清楚了,那个叛逆是飞熊卫的统领葛飞熊!

    “他还活着。”铁鹰说。

    “我一定要杀了他,是他让我爹含冤而死。”

    “孩子,你杀不了他,你也找不到他。”铁鹰抬头看了看燕飞,“我找了几十年,终于找到了证据,让自己也被他们追杀了百年,已经连半个人都算不了。可是没用,大将军是不会相信我们任何一个人的,所以我们只有一死,才能让大将军放心。少侠,你过来。”

    燕飞走近铁鹰,铁鹰在燕飞的耳边说了几句话,然后又郑重地说,“少侠,你如果能见到大将军,请一定将我的话带到,拜托了。”

    “铁前辈请您放心,我一定带到。”燕飞坚定地说。

    “孩子,过来。”

    方静怡走了过去,“铁叔……”

    “我与你爹情同手足,你爹已经去了,我却不能给你任何帮助,愧对方二哥呀。”

    “不,铁叔,你能证明我爹不是叛逆,是给我最大的帮助,也可以让我爹含笑九泉,安心地去找我娘了。”

    “孩子,我将我仅剩的一点修为给你吧。”铁鹰说完,突然身体飞了起来,只见他仅剩的一只手放在方静怡的头顶,将自己的身体倒悬起来。

    “铁叔……”

    “别说话,运转真气,充盈穴窍,要快!”

    “静怡,按前辈说的做,快!”燕飞也说。

    大约过了一个多时辰,突然“啪”一声,铁鹰落到了地。

    “铁叔……”方静怡喊了声,停止了运气,可是却发现,铁鹰早已经死了,而且由于真力完全耗尽,尸体已经严重变形,没有一丝血气,仿佛一具干尸。

    “铁叔!”方静怡大喊一声。

    “轰隆隆”整个洞都晃动起来,许多石块被震落。

    “通窍境五重!”燕飞惊叫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