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133章 夜探赵王府
    第133章夜探赵王府

    “静怡,你怎么来了?”燕飞有些惊奇。

    “燕飞哥……”方静怡一下子跑过来,扑到燕飞的怀里,“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静怡,静怡……”燕飞有点不知所措,左右看看,领方静怡进来的那个下人很知趣地离开了,“静怡,到底出了什么事?”

    “静怡……”突然传来了紫烟的声音,燕飞一惊,方静怡也赶紧离开燕飞的怀抱。

    “紫烟姐……”方静怡又“嘤嘤”地哭起来。

    自从父亲方豹死后,燕飞发现,方静怡变化太大了,以前那个活泼开朗,无忧无虑的小姑娘没有了,现在变成了一个非常脆弱的人,除了哭,几乎不说话了。

    “赵珍姐她……”方静怡终于说出了原因。

    “赵珍怎么啦?”燕飞意识到赵珍可能出事了。

    “赵珍姐被她父亲抓回去了,说是要嫁到金石州大金帝国做王妃。”

    “嫁到大金帝国,做王妃?”燕飞心里突然一阵失落,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眼前立刻浮现出赵珍的身影,还有她那清澈的满含忧郁的眼睛。好长时间没有出现的梦境也一闪而过,他在熊熊大火中痛苦地挣扎,然后空中飞过来一位仙女,是那样的圣洁,她将自己救出了火坑,她的手是那样的柔美,也是那样的冰冷,还有那清澈的满含忧郁的眼睛……

    “静怡,赵珍姐到金石州去做王妃,这怎么可能呢?”紫烟有点不理解,一个武修者,还是绝情阁的弟子,怎么可能会被选为王妃,而且还是金石州大金帝国?

    “紫烟,你不知道,赵珍是我们寒天城赵家的人,他的父亲是老王爷,他的哥哥就是我们寒天城主,武勇王,镇北将军赵亮。”燕飞解释说。

    “哦……”紫烟恍然大悟,“那静怡,这有什么不好的吗?”

    燕飞尽管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感,但是也认为做一个王妃没什么不好的,王室的子女,远嫁都很正常。

    “不……你们不知道……”方静怡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呀?”燕飞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赵珍姐哪儿是去做王妃呀,那是去送死!”方静怡慢慢地平静下来,但是脸上充满了愤怒。

    “什么?去送死?”燕飞非常吃惊,“静怡,到底是怎么回事?”

    “燕飞哥,赵珍姐对我说过,大金帝国的国君金盛文在练一种邪魔功法,需要吸收纯阴之体的阴气,不知为何,他知道赵珍姐是纯阴之体,这才要赵珍姐做王妃。”

    “啊?”燕飞一下子惊住了,随后,一股滔天怒火油然而生,紫烟和方静怡都感到那种可怕的杀气。

    “真是岂有此理!我绝不能让大金帝国的阴谋得逞!”

    “对,静怡,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救赵珍姐的,绝不会让她进入大金帝国的那个魔窟!”

    “飞儿,发生了什么事?”燕震阳突然进了燕飞的房间。

    “爹,这是绝情阁的弟子方静怡。”燕飞给父亲做了介绍,然后简要地将前后的事情说了一遍。

    燕震阳皱起了眉头,想了一会儿。

    “飞儿,你打算怎么做?”

    “我……”燕飞想了想,“我觉得老王爷可能不知道事情的真相,我们只要告诉他,他绝不会将自己的女儿送去那个魔窟吧。”

    “飞儿,你要管这件事,我赞成!做为武修者,遇到这种事情,理应出手相助,更何况赵珍是你的朋友。”燕震阳停了一下,又说,“但是,这件事不会像你们想得那样简单。”

    “爹,你觉得还有隐情?”燕飞其实也有这种感觉,就是不知道原因。

    “当然,你们想一想,连赵珍姑娘都知道此事的真相,难道老王爷不知道,镇北将军不知道?”

    “对啊!”燕飞刚刚也想到这个问题,“那为什么一个父亲会把自己的亲生女儿往火炕里推呢?”

    “只有弄清楚这个原因,才能想办法。”燕震阳说。

    “爹,我要去王府一趟!”燕飞说。

    “飞儿,你进不去,也根本见不到老王爷!”燕震阳说,“二品之家,比你想像地要强大的多,没有几个通灵境武者坐镇,还能算是二品之家吗?”

    “那怎么办?爹,难道见死不救?”燕飞有些着急。

    “飞儿,我说了,一定要帮。”燕震阳拍拍燕飞的肩膀,“你先别急,我们打听一下,什么时候送亲,然后在半路上想办法混进去,搞清楚原因,再设法救。”

    “哦,那好!”燕飞看了看众人,“静怡,你先住我们家吧,就按我爹说得办,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救赵珍的。”

    “嗯。”

    晚上,燕飞早早就熄灭了灯,但,他并没有睡着。大约三更时分,他突然跳了起来,换上了一身白色夜行衣,并用白布蒙住面,然后打开房门。

    可是他刚一出门,发现门口站着一个人,让他大吃一惊。

    “爹——”燕飞不知道该说什么。

    “飞儿,你进来!”燕震阳说完,走进了燕飞的房间。

    燕飞迟疑了一下,也跟了进来。

    “爹……我……”

    燕震阳一摆手,示意燕飞不要说话。沉默了一下,他说,“飞儿,我本不该来阻止你,可是,你是我们燕家这一代中唯一一名男子,而且是我们燕家这几百年来的希望,有时候,你的生命,已经不是你自己的,你的肩上,有更多的责任。”

    “爹……”燕飞看了看燕震阳眼中饱含的泪水,把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飞儿,我真的很害怕!”燕震阳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十五年前,你爷爷去了,你娘去了,去年,你二叔又去了,这一切痛苦全都压在爹的心头。可是,爹不敢流泪,爹不能倒下呀!”

    “爹……”燕飞想起了母亲和二叔,泪水夺眶而出。

    “飞儿,这一年来,你在外面经历了那么多的危险,当然,这也是一个武修者的必经之路,爹不能将你拦住,否则,你会永远长不大。”燕震阳擦了擦眼泪,“可是,爹夜夜都辗转反侧,不能入睡,刚刚睡下,又无数次被噩梦惊醒!”

    “爹,都是孩子不好……”燕飞扑到父亲的怀里,哭了起来,他感觉到父亲的怀抱是那样的结实和有力,这种感觉是他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

    “不,飞儿,你是爹的骄傲,也是我们燕家的骄傲,我感到欣慰!”

    “爹……”

    “但是,飞儿,如果你要去的是五品或四品之家,爹是不会拦你的,可是赵王府,那可是二品之家呀!它的强大,你是无法想像的。”

    “爹,孩儿并非莽撞行事,孩儿既然要去,那就一定有把握,孩儿有依仗!”

    “有把握?有依仗?”燕震阳有些疑惑,不过他仔细想了想,燕飞的每一次出手,虽然惊险万分,但最终都是胜者,的确没有过鲁莽行为,或许真的有依仗,“什么依仗?”

    “爹,你可知道地鼠门?”

    “你说的可是一千多年前威镇青冥天域的天、地、神、鬼、魔五大宗门之一的地鼠门?”

    “对,就是它。”

    “怎么?”燕震阳不明白,这与地鼠门有什么关系。

    “爹,孩儿上次被逼下铁崖山,给您说是被神秘人救了,其实是碰到了地鼠门,只不过当时孩儿答应过端木横掌门,暂时不说出去。”

    于是,燕飞就将在地鼠门的所有的事都详细地说给了父亲燕震阳。

    听完后,燕震阳心中久久不能平静,他没有想到,儿子竟然还有如此奇缘,这真是因祸得福呀。

    “遁地诀你修炼到第几重了?”尽管燕飞已经说过,但燕震阳还是有点不放心,又问。

    “第二重,可以遁地三十里!”燕飞自信地说,“当初端木掌门说过,只要遁地诀练到第二重,在五行大陆,应该没人拦得住,任何地方,来去自如!”

    其实这些话哪儿是端木横说的呀,燕飞只不过想让燕震阳放心而已。

    燕震阳听后,细细一想,确实如此,遁地三十里,谁还能找到呀。

    “飞儿,既然如此,那我也不拦你了,你一定要小心。”燕震阳终于松了口。

    “我会的,爹!”燕飞转身出了屋。

    “飞儿,记住,天外有天,人上有人!任何时候都不能大意!”

    “是,爹!”燕飞一边答应着,身影已经飞出了燕家大院。

    寒天城内城,燕飞来过的次数不多,但是要找到赵王府,也就是将军府,却是非常容易的。

    燕飞在周围看了看,发现门口只有四名护卫,借着夜色,一纵身,便上了五丈多高的院墙。

    寒天城的人,一般穿的衣行衣都是白色,因为这里几乎一年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而其它地方可能都是黑色的。上次阴煞门偷袭燕家,竟然穿了黑色夜行衣,结果在白雪中目标非常明显。

    燕飞没有选择走地下,因为王府很大,在地下何时才能找到赵珍的住处呀。

    王府中的护卫非常多,一队一队的,几乎没有空闲的时间。好在那些护卫的修为都不是很高,燕飞很容易躲过他们。

    其实要找到赵珍也不难,一般情况下,王府的女眷都在后院。

    果然,燕飞来到后院后发现,从房间的情况看,应该是女眷的住所。可是赵珍在哪儿,燕飞却无法判断,只好逐一寻找。

    燕飞到每个房间的窗口仔细一听,就能判断出是不是赵珍,进入通灵境后,对气息的分辨能力又提升了许多。

    终于,在一个外面站着四个护卫的房间窗口,燕飞感觉到赵珍的气息,他的心中一阵高兴,也有一阵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