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116章 张大鹏、张绣儿
    第116章张大鹏、张绣儿

    “燕哥哥,燕哥哥……”紫烟哭喊着跑了过来,看着燕飞背上深可见骨的伤痕,心疼得直掉眼泪。

    她赶紧拿出疗伤的丹药,给燕飞吞服了一粒,又用草药止住了血,包扎了伤口,然后让燕飞运气疗伤。

    这时,赵珍和李淑贞也为张绣儿处理了伤口。

    “啊……”李淑贞忽然尖叫了一声,“绣儿怎么这么冷啊?”

    赵珍用手一摸张绣儿的额头,也不禁“啊”了一声,张绣儿的身体冰冷如铁,这时她发现,张绣儿的头发上,衣服上慢慢出现了一层寒霜。

    “绣儿,你怎么啦?”李淑贞问。

    “我……我……我感觉浑身发冷,仿佛要被冻僵了……”张绣儿说话已经有些吃力了。

    “燕哥哥,你的身体也好冷啊!”紫烟突然叫了起来。

    大家回头一看,燕飞和张绣儿的情形完全一样,身上都有一层霜。不过燕飞的头上冒着热气,还能支撑着站起来,而张绣儿的呼吸已经有些困难了。

    “想不到候玄那样厉害,他的剑中含着寒冰真气。不过不要紧,我还有一些寒冰丹,刚好可以解去寒冰真气。”燕飞说完,从须弥戒中取出一个瓶了,在手心里倒了一倒,可是只倒出了一粒丹药。他又将眼睛对着瓶口看了看,里面空空如也。

    “剩下一粒了。”燕飞递给赵珍,“快给绣儿姑娘服了,我体内有天龙赤血,我可以用真气抵御寒冰真气。”

    赵珍想了想,又回递给了燕飞,“燕公子,还是你用吧,你的伤重。”

    “不,救人要紧,晚了绣儿姑娘会有生命危险。”燕飞接过丹药,不由分说就送入了张绣儿的口中,“赶快运转真气!”

    “燕公子,我……不……”张绣儿满眼泪水,说不出话来。

    “快运气,驱除寒冰真气,不要说话。”

    燕飞说完,也开始催动神龙引气诀,体内的天龙赤血沸腾起来,炽热的血液一点一点地将寒气逼出体外。

    紫烟,赵珍和李淑贞则分别站在三个方向处,提剑在手,给他们二人护法,防止有外人或妖兽闯入。

    半个时辰之后,燕飞身上的寒气几乎全部散尽,张绣儿也己经散去了一半。

    “有人来了!”

    突然,紫烟收到燕飞的传音,紫烟仔细听了听,但没有发现任何动静。燕飞修炼了遁地诀之后,感觉己经非常敏锐了。

    “怎么办,燕哥哥?”

    “你们回来,我们集中在一起,我很快就好了,尽量拖延一点时间。”

    紫烟立刻将赵珍和李淑贞叫回来,五个人集中在一起。

    “紫烟姑娘,怎么了?”赵珍发现紫烟的表情有些紧张。

    “有人来了。”

    “啊?什么?有人来了?”赵珍和李淑贞儿乎同时说。

    她们俩仔细地听了听,又观察了一下四周,没有发现任何不对的地方,但却看到紫烟的表情非常严肃,也就不再说什么,等着紫烟吩咐。

    紫烟现在已经听到脚步声,有重有轻,应该是许多人,修为高低不等。

    片刻之后,有八个黑衣人闯进了树林,他们手里都拿着长刀,分成两队,整齐的站着,一言不发,目不斜视,仿佛没有看见燕飞等五人,他们的修为都在通窍境二重。

    这时,又从树林外面进来两个黑衣人,由装束看应该是两位长老,修为是通窍境五重,他们俩分站在这两队人的旁边,看上去应该是这两队人的首领。

    接着,有三个黑衣人走了进来,他们身上的杀气比前面的十人大了很多,而且寒冷无比,冷气很快弥漫过来,紫烟、赵珍,李淑贞用真气抵挡着寒气,但她们的剑上结了一层霜。

    “恭迎宫主!”前面进来的十个人齐声呼喊。

    燕飞冷眼观看,只见中间的那个黑衣人修为已经到了通灵境一重,他一脸皱纹,双眼放着寒光,贪婪地看了看场中的所有人,满意地狞笑着。而旁边的两个修为一个是通窍境七重,一个是通窍境八重,面无表情,背上都背着一口刀。其中那个通窍境七重的黑衣人,背上的刀闪着蓝光,看上去应该是一把灵级宝器。

    “你是神冰宫宫主张大鹏!”燕飞首先说。

    黑衣人显然吃了一惊,他们没想到他们这样强的气势竟然没有吓倒这几个人。

    “大胆,竟敢直呼宫主的名讳!”旁边的那个黑衣人大怒,就要抽刀向前。

    “路长老,少安毋躁,跟一个死人需要计较吗?”中间的那个黑衣人大笑几声,“哈……,没错,我就是神冰宫宫主张大鹏,你就是燕飞吧!”

    “是!”燕飞突然一运气,将剩余的一点寒冰真气逼出,正好袭向了张大鹏,但却发现,对张大鹏毫无作用,燕飞也不露声色,继续质问,“你们为什么要抓方静怡?”

    “哈……,燕飞,方静怡只不过是一个棋子而已,抓方静怡,只是为了引出你而已。”

    燕飞猜得没错,方静怡果然是被神冰宫抓走了。

    “你把静怡弄哪儿去了?”赵珍怒问道。

    “娃娃,你还没有资格和我说话,本不想杀你,但你既然来了,我不想让有些事情变得麻烦,所以你们都得死!”张大鹏露出了狰狞的面孔。

    “张大鹏,你的儿子是我杀的,要报仇,你就明着来,何必要用这种不光彩的手段!”燕飞很看不起张大鹏,“你把方静怡和她们放了,我和你单打独斗!”

    “哈……,小子,你够狂呀,就凭你,也敢和我斗!”

    “哈……”神冰宫的人都笑起来,他们认为他们听到了一个最可笑的笑话。

    燕飞暗用神龙引气诀,贯真气于双臂,随时准备发难,但表面上还是气定神闲,“方静怡现在在哪儿?”

    “她被人劫走了,不过,她现在对我已经没有用了!”

    “什么?你胡说!”赵珍和顾淑贞几乎同时喊出来。

    “张大鹏,没想到你一个神冰宫宫主,也是土藏州赫赫有名的一代宗师,竟然敢作不敢当!”燕飞确实愤怒了,他没想到张大鹏竟然如此无耻地抵赖。

    “燕飞,你大胆!”张大鹏怒喝一声,全身杀气外放,一股强大的寒冰真气袭来,燕飞等人的脚下结了一层冰。

    但燕飞毫不退缩,沸腾的天龙赤血也将真气放出,将寒气驱散。

    “燕飞,我实话告诉你,我若是要报仇,会直接杀上冰山剑宗,闫无极又能奈我何?方静怡要是在我手里,我可必要撒谎,难道我怕你不成!”张大鹏确实怒了,因为他被一个小辈轻视了,把他一个堂堂宫主看成了一个藏头露尾的人,他绝不能让别人因对他误解而轻视他,哪怕这个人是快要死的人了。

    “那你为何要用这种手段?”燕飞也有点不相信,因为张大鹏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更没有必要在燕飞等人面前撒谎。

    “杀你,只是小事,而真正的大事,是你的神剑!”

    此话一出,燕飞算是明白了,张大鹏真正要的是神剑,而且,他还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抓方静怡,知道燕飞会来救,然后在暗中杀了燕飞,冰山剑宗和绝情阁就是知道燕飞有一柄神剑,也会将账算到麻镇六恶身上,等到他们找到麻镇六恶时,麻镇六恶已经变成六鬼了,真可谓天衣无缝。

    可是没想到,中间出了点问题,方静怡被另一伙人劫走了。不过也好,谁劫走都一样,让他们去查吧。

    “陈鹤、王天!”

    “宫主!”站在两队黑衣人前面的两个长老一拱手。

    “你们俩杀了绝情阁那两个弟子!燕飞和这个姑娘,就交给路鸣和欧辰两位长老了。”

    “是!”四人同时答应一声。

    陈鹤和王天立刻抽出刀,朝着赵珍和李淑贞劈了过去。

    这两人是通窍境五重修为,比赵珍和李淑贞高出太多,简直就是屠杀,毫无对抗的可能。

    燕飞和紫烟刚要动,就被欧辰和路鸣两位长老挡住,而他们的正面,是张大鹏。

    “啊……”突然一声惨叫。

    “绣儿……”赵珍、李淑贞和张大鹏竟然同时喊了一声!燕飞和紫烟被惊呆了。

    原来就在陈鹤和王天的刀要砍过来时,张绣儿突然用身体挡住了赵珍和李淑贞。陈鹤和王天发现不对,马上收住了刀,可是巨大的刀风还是将张绣儿劈得满身是伤,衣不蔽体,奄奄一息。

    张大鹏突然一个飞跃,跳到张绣儿跟前,抱起张绣儿,“绣儿,绣儿,你不能死啊……绣儿……”张大鹏号哭着。

    “宫主,属下该死,属下该死呀!”陈鹤和王天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将刀一扔,在自己的脸上“啪啪”打了几个耳光。

    “快,丹药!”张大鹏大喝道。

    陈鹤和王天赶紧手忙脚乱地找到了丹药,颤抖着递给张大鹏,然后又拿出一些止血的草药。

    张大鹏给张绣儿把丹药服下去,将草药细心地敷在伤口处,然后撕下衣服,慢慢地包起来又将真气输入张绣儿体内。

    一会儿,张绣儿睁开了眼睛。

    “爹……”她的泪水哗哗地流了出来。

    “绣儿……”

    “爹……女儿……女儿求您……放过燕公子他们……”张绣儿身上的血又从伤口处流了出来,染红了衣服,她几乎说不出话来。

    “绣儿,你不要说话,爹马上给你疗伤。”张大鹏老泪纵横。

    “不,爹!”张绣儿停了一下,仿佛在积攒力量,“他们……对女儿都有……大……恩,女儿已经害了……静怡,如果再……再……害了他们,女儿没脸再活了……”张绣儿嘤嘤地哭着。

    “绣儿……绣儿……你要坚持住,有爹在,你不会死!爹……爹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