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114章 胡老头、王婆婆
    第114章胡老头、王婆婆

    与此同时,风雨楼中也不平静!

    赵珍,李淑贞,张绣儿三人藏身在风雨楼门外的一颗大树上,严密监视着麻家兄弟的房间。

    大约三更时分,麻家四兄弟背着袋子,悄悄地出了门,顺着城中一条小巷朝前走,赵珍等三人紧随其后。

    刚到了一个拐角处,一个拉着一车柴,穿着一身破烂的衣服,驼着背的老头突然出现,和麻大撞了个满怀,将老头撞出去几丈远,爬在地上起不来,麻大也吓了一跳。他被脚下冰雪一滑,险些栽倒在地上。

    “老不死的,你想吓死麻爷我呀!看我不要了你的命!”说着,便来到老者跟前,伸手抓住老者的脖子。

    “大爷,饶命呀!”老者嘴里不住的喊饶命,双手抓住了麻大的胳膊,然后轻轻的把麻大放在雪地上。

    “大哥,你怎么啦,怎么睡这儿呀?”麻二不知所措,跑了过来,“大哥,你的脖子?”麻二大惊,发现麻大的脖子竟然被人扭断了,这怎么可能呀。

    他看了看周围,除了那个被吓得战战兢兢的老头,再没有人呀!

    “老头,你说,是不是你干得?”他绝不会相信是这个老头干得。

    “大爷饶命,我真的不知道呀!”老头一边说,一边抓住了麻二的胳膊,“那位大爷就这样倒下去的呀!”说着,他又轻轻地将麻二放在地雪上。

    麻四一看,知道情况不对,立刻拔出刀,照着老头的头顶就劈了下去。

    老头身体稍稍一转,避开了刀峰,只见他用手在麻四的后颈处一拍,麻四便软绵绵地倒在地上。

    老头抬头一看,麻五已经背着袋子,向相反的方向跑去。老头一纵身,便上了房顶,身体像一只狸猫一样灵巧,几个飞纵,又跃下房顶,刚好挡在麻五的前面。

    麻五将袋子一扔,挥刀就砍,长刀带着风声,劈头盖脸袭来,可是麻五忽然发现,眼前的老头不见了,他刚要转身,忽然感觉一只手搭在他的脖子上,紧接着就听到了自己脖子断裂的声音。

    老头将袋子扛在自己肩上,“吃力”地向前走去。

    赵珍、李淑贞和张绣儿三人看得是惊心动魄,她们藏在一个房顶的暗处连大气都不敢出。望着老头的背景,佝偻的身躯,蹒跚的步履,谁能想到,他竟然是一个武修的高手,而且杀人不眨眼。

    老头来到他的小车旁,将袋子放到车上,又把柴装了起来,看看没什么问题,正要拉车走,却发现麻大和麻二的尸体挡住了他的路。

    他又停了下来,慢慢走到麻大尸体旁边,弯下身体,准备将尸体弄开,突然尸体站了起来,一柄短刀向老头胸口刺来。

    躲在暗处的赵珍等人都吃了一惊,张绣儿吓得打了个冷颤,险些叫出来,他们根本没发现尸体下面什么时候藏了一个人。

    然而老头却没有一点儿惊慌,只见他的腰带不知道何时已经拿在手中,而且现在赵珍等人才发现,腰带竟然是一口软刀,一下子缠在藏在麻大尸体下面那个人的脖子上,一转眼,那个人的人头便飞了出去,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

    这时,麻二的尸体也凌空而起,一柄长刀向老头刺出。

    老头身体一闪,到了那人的身后,软刀一划,那人的头颅也飞了出去。

    “真是太笨,藏也要藏个好地方呀,我放的尸体,怎么能挡我的路呢?”老头自言自语地说。

    可就在他刚说完,更加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两具无头的尸体竟然从中间裂开,跳出两个人来,他们手中各使长剑,一前一后,向老头刺去。

    老头大惊失色,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针对他的这个刺杀竟然安排得如此缜密,可谓天衣无缝,让他防不胜防。

    “啊……”两声惨叫,两个持剑人就在剑刚要刺入老头身体时突然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只见他们的脖子上多了一个血洞。

    “老不死的,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夜幕中走来一位老婆婆,拄着拐杖,一步一停,拐杖敲击着冰雪地面“嘟嘟”作响。

    赵珍大瞪着双眼,心突突直跳。

    “啊……”突然她听到身后的张绣儿叫了一声,刚要回头,后心处就挨了重重一击,接着,什么也不知道了。

    ……

    不知过了多久,而当她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她躺在床上,燕飞和紫烟站在床前。

    “赵珍姐,你醒了!”紫烟见她醒来,高兴地喊起来,“燕哥哥,赵珍姐醒了。”

    “我……我这是怎么了?”赵珍感觉还是有点头晕。

    “赵珍姐,我和燕哥哥回来不见你们,于是出去找,后来在房顶找到你们,发现你们都晕过去了,就把你们背回酒馆,给你们输了一些真气,到底是怎么回事呀?”紫烟一下子将前后的事说给赵珍。

    赵珍回想了一下,就将他们看到的一切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

    燕飞将所有的事结合到一起,仔细想了想,“现在可以肯定,方姑娘是被那个老头和老婆婆带走了,她们俩才是主谋,麻镇六恶只是一个棋子而已。

    “他们为什么要抓方姑娘呀?”紫烟问。

    燕飞摇了摇头,“这个我们还无法知道,现在重要的是要找到那个老头和老婆婆。”

    “燕公子!”

    “绣儿姑娘,你醒了。”燕飞回头一看,张绣儿和李淑贞都醒过来了,“你们现在感觉怎么样?”

    “头有点晕。”李淑贞说,“静怡有消息吗?”

    “暂时还没有。”燕飞摇了摇头,“赵姑娘,你有没有看到袭击你的人?”

    “没有,我听到绣儿和淑贞的喊声,刚想回头,就被袭击了。”

    “我们也是。”李淑贞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我们真没用!”

    “敌暗我明,这怎么能怪你们呢?”燕飞说,“你们怎么样?如果可以,我们一起去昨晚的地方看看。

    “好!”三人齐声答应。

    他们还没有走到,远远地就看到那儿围着一群人。走近的时候,听到众人都在纷纷议论。

    “死得真惨呀!”

    “这些人都哪儿来的呀?”

    “那几个人昨天到风雨楼住店,我见过,很凶的!”

    “可怜胡老头和王婆婆,他们多好的人呀,怎么能碰上这事呢?”

    “胡老头?王婆婆?”燕飞赶紧分开人群,挤了进束。

    只见地上乱七八糟地躺着几具尸体,有的人头己经不见了,尽管身上落了一层雪,但也没有掩盖住惨像。

    而燕飞直按将目光锁定在被人拧断脖子,躺在柴车上的驼背老头和被利刃刺穿脖子的老太婆身上。尽管两人已死,燕飞还是从他们的身上发现,这两个人绝不是普通人。

    燕飞看了看赵珍,赵珍点了点头,于是他们又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绣儿,你怎么了?”李淑贞突然说。

    燕飞回头一看,只见张绣儿脸色苍白,神情恍惚。

    “绣儿姑娘?”

    “我……我头晕的厉害,可能……”

    “绣儿姑娘,你别说话。”燕飞打断了张绣儿,“淑贞姑娘,你陪绣儿姑娘先回酒馆吧!”

    “好!”李淑贞扶着张绣儿走了。

    “赵姑娘,你们昨天晚上在哪儿?”

    “那儿!”赵珍用手一指一座房屋的顶上。

    燕飞一个飞纵上了屋顶,然后蹲下身子,仔细地查看。尽管屋顶上落了一层雪,但仍然掩盖不住踪迹。

    可是,燕飞再三查看,也只看到赵珍,张绣儿和李淑贞的痕迹,袭击者到底在哪儿呢?

    难道是从空中飞纵而来?赵珍等人的修为己经达到通窍境,对方再厉害也不可能感觉不到呀,况且从偷袭者的手法来看,修为也不是很高呀?难道?

    燕飞突然想到一种可能,难道是?

    “不!绝不会!”燕飞怎么也不愿意相信。他们在黑风岭中经历了那么大的磨难,不是亲人,胜是亲人,怎么会呢?一定是哪儿弄错了!

    他又仔细地将思绪理了一下,药王谷那个带路的人,赵珍背上那个掌印明显就是女孩子的。

    燕飞心中乱极了。

    “燕哥哥,你怎么了?”紫烟和赵珍见燕飞不下来,也飞上了屋顶。

    “没什么,我在想袭击赵姑娘的人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又是怎样的人?”

    “那人一定很厉害!”赵珍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景,“我们三人在这儿,我一直留心周围的情况,却没有任何发现,直到听到喊声。”

    “那对方的攻击力如何?”燕飞问。

    “他出手留了情,只是将我们击晕,没有下重手,否则我们不可能活着!”

    “真是一个奇怪的杀手!”燕飞自言自语地说。

    “燕公子,现在怎么办?”赵珍己经没有了主意。

    “先回去,我自有办法!”

    几个人回到风雨楼,燕飞让四个姑娘准备一下,自己一人来到麻镇六恶居住的地方。

    他刚一进门,发现里面有一个灰衣人。

    “天君放心,他们逃不了,我这就去,沿途给你留下记号。”说完,闪身出屋,转眼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