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113章 乱坟岗
    第113章乱坟岗

    紫阳城,位于水龙州东部,再往东大约一百多里,就到了土藏州地界,因此,它也是一座边防重城,不过由于近百年来,大赵帝国与大齐帝国并未发生战争,而且两国交界的地方也是一片死亡地带,且双方都驻有重兵,因此这座边城己经失去了它的军事地位。

    但来往的客商和武修者很多,在五行大陆,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客商与武修者可以不属于任何帝国,自由来往于各个州不受限制,当然,由于五行禁忌,他们也只能来往于三个州之间。因此,紫阳城非常繁荣。

    风雨楼,是紫阳城最大的酒楼,在此常来的,除了客商之外,大多是阴熬门和冰火教的弟子,以及洛家的子弟。离紫阳城最近的宗门是绝情阁,但绝情阁清规戒律很多,且都是女弟子,因此,不会来这儿。

    “小二,两间上好的客房!”

    天刚亮的时候,风雨楼就闯进来五个人,每人都是一身黑衣,手里拿着刀,面目凶恶,一身杀气,有两人背上各背着一个袋子。

    “快,再弄点吃的!”有一人看上去像他们的头,用刀在桌子上拍了拍,扔下一张银票。

    “一共需要……”小二刚想说什么,掌柜的正好出来,打断了他的话。

    “王三,先把几位英雄领到楼上客房,酒菜马上就到!”掌柜给小二使了个眼色。

    小二没说什么,就将五人领了上去。不二会儿,小二下来了。”掌柜,他们才给这么一点钱,还要酒菜!”小二显然很不满。

    “哈……,王三,做生意,要和活人打交道,不要跟死人纠缠!”掌柜笑了笑。

    “什么?死人?”小二睁大了眼睛,非常不解。

    “干你的活,不该知道的就不要知道,记住,只有这样,在紫阳城你才会活的久一些!”

    “嗯!”小二不敢支声了。

    整个白天,这五个人一直在房间里,毫无动静,晚上二更天时,突然一个黑影从他们的房间溜了出来,向周围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然后轻轻地打开门,只见白天背袋子的那个人,依旧背着一个袋子,迅速离开了风雨楼。

    而他刚走,就有两道身影非常灵巧地跟在了他的后面,正是燕飞和紫烟。

    原来,燕飞等五人出谷之后,就发现了一些线索。燕飞自从修炼了遁地诀后,对地鼠门的追踪术也很有心得,又利用玄铁令,很快找到了一个地鼠门的弟子,他将燕飞指引到了风雨楼。

    本来燕飞想直接闯进去搜,但他发现这个楼很不一般,首先是掌柜竟然是通窍境六重的一位武者,然后店中的伙计个个都不一般。最后发现今天的客人也很特别,绝不是普通商客,而且,那位地鼠门的弟子告诉他,风雨楼真正的东家,是洛家的一位长老。因此,燕飞怕打草惊蛇,反伤了方静怡,于是决定先不动,以静制动。

    天黑之后,燕飞和紫烟一直在关注那几个人的房间,当那个人背着一个袋子出来后,燕飞和紫烟就跟了上去。

    “赵珍姐没发信号,我们后面没有人。”紫烟说。

    燕飞发现酒馆里注意那五个人的不止他们,就让赵珍等在暗处,如果有动静,他和紫烟先跟出来,然后让赵珍耐住性子等一会儿,看有没有人跟踪他们。

    “小心一点,我们跟上去!”燕飞提醒紫烟。

    前面的人只是气武境九重修为,根本发现不了燕飞和紫烟,他出城之后,一直跑到了一个乱石岗上来,这儿是一块坟地,然后停了下来。

    燕飞发现,这个地方无法隐藏,只好用遁地诀,藏在地下,慢慢来到距那人一丈远的地方。

    “老三,我就将你葬这儿了,你死得真不值呀,可是没办法,你就这德性,一见女人就想往上扑。大哥早就说过,你迟早要栽在女人手里,这不,应验了。”他一边挖一边说。

    燕飞和紫烟猛地从地下钻了出来,吓得那人双腿一软,坐在地上。

    “鬼啊……”他脸色发白,嘴唇打颤。

    燕飞一看,顿时有了主意,他向紫烟一使眼色,两人分别抓住了那个人的两只胳膊,一下子窜到空中,疾行几十里,然后又蹿入地下,在乱坟岗的墓中转了一圈,将一些白骨挂在了那人身上,最后又回到原地,将他扔在地上。

    “鬼爷……鬼爷……鬼爷饶命呀……”那人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浑身抖个不停。

    “别哭了,你的大限到了,准备上路!”燕飞说话时在语气中加了几分寒气,立刻让那人身上结了一层霜,抖得更厉害了。

    “鬼爷,饶命啊,我可没干什么坏事呀,都是他们干得呀,鬼爷,饶命……”

    “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老老实实地交待你们这几天都干了些什么勾当,说好了兴许鬼爷我还真会饶了你,要是敢隐瞒,或者说错一个字,叫你立刻魂飞魄散,压入地狱十八层之下,永世不得超生。”燕飞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故意将杀气和冷气释放出来,吓得那人浑身哆嗦起来,紫烟差点没笑出声来。

    “我说,我说,保证句句是实,不敢隐瞒鬼爷。”

    原来,这六人是土藏州一个偏远的小镇麻镇的人,是兄弟六人,老大叫麻大,依次是麻二、麻三、麻四、麻五,他最小,叫麻六,现在三十多岁。

    他们的父亲曾经是阴煞门的一名外门弟子,但因为资质一般,最终没能进入内门。他们兄弟六人从小就跟随父亲修炼功法武技,他们都很聪明,很快在修为上便超过了父亲。

    加上这兄弟六人平时心狠手辣,无恶不作,很快便成为当地一霸,人称“麻镇六恶”。但这个地方很偏远,大齐帝国没人来管,几大宗门也懒得过问,散修武者也有人想为民除害,结果反被他们给杀了,于是他们的名声大响,方圆百里都有耳闻。

    前几天,来了一个黑衣人找他们。

    “你是谁,从哪儿来?”麻大看了黑衣人一眼。

    “麻大,我是谁你不该知道,你只要知道我可以给你很多钱就是了。”黑衣人说话时语气傲慢,充满杀气。

    “大胆!敢这么和我大哥说话,你活得不耐烦了!”麻二怒吼一声,一刀劈了过去,想吓唬吓唬那个黑衣人。

    黑衣人面对劈向自己的一刀,面不改色,右手轻轻一伸,就用两根手指将麻二的刀夹住。

    麻二用力抽刀,却纹丝不动,他的脸涨得通红。

    “麻二,别动了,丢人现眼!”麻大说了句,黑衣人松开了手指,麻二灰头土脸地站在一边。

    “麻大,给你一个大买卖,你都不敢做,我真是看错你们了。”黑衣人说完转身欲走。

    “慢!你也太小看我们了,我们麻家兄弟,什么不敢做!”黑衣人的话显然已经激起了麻大的血性。

    “对,大哥说得对,没有我们不敢做的!”其他几人也纷纷响应。

    “好!”黑衣人爽朗一笑,“十万金,去抓一个人!”

    “十万金!”麻家六兄弟几乎都尖叫出来。杀人的买卖他们都做过无数了,可是抓个人就十万金还真没遇到过。一个个都摩拳擦掌,仿佛前面就是刀山火海,也要上!

    “是谁?在哪儿?”麻大还算比较清醒,知道这件事一定没那么简单。

    “药王谷,绝情阁的弟子,方静怡!”

    几个人倒吸了一口凉气,看来这十万金还真的不好挣呀。

    药王谷本就是绝情阁的禁地,不要说进去,就是找到都难,绝情阁的弟子,是他们麻家六兄弟敢惹的吗?

    “进入药王谷,有人引路,进去后找人有人引路,得手后出谷,也有人引路!”黑衣人仿佛看出了他们的担心,就将这些条件一并说出,“干还是不干,说句痛快的!”

    “干!”兄弟六人几乎是同时答应,这些问题都解决了,那要是还不干,还能称为麻镇六恶吗?

    进入药王谷果然非常顺利,是绝情阁的一位女弟子带的路,并给他们说了方静怡的房间。

    麻大在窗户上悄悄向里观看,发现一个绝情阁的女弟子正坐在床边运气练功,肯定就是方静怡了,他一招手,麻三拿出一瓶迷香,打开瓶盖,让香气飘进了屋子。

    很快,麻大再一看时,方静怡已经歪倒在床边了。

    六个人“唰”的一声就进了屋子,麻三淫笑一声,便冲了上去,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方静怡竟然没有中迷香,而且手中一支短剑,一下子刺入了麻三的胸口,麻三当场毙命。

    麻镇六恶干这些勾当的次数已经非常多了,短暂的惊慌之后马上反应过来。

    麻大一伸手就去抓方静怡的手腕,方静怡的短剑照着麻大的在心窝刚要刺,却发现剑已经被麻二的套索套住,她刚想伸腿去踢,两条腿已经被麻四、麻五抓住,紧接着,穴道被点,麻六拿出一个袋子,将方静怡装了进去。

    整个过程在数息间完成,而且干净利落。

    接着,他们又将麻三的尸体也装在一个袋子里,在那位绝情阁弟子的带领下,出了药王谷。

    今天晚上麻大要他将麻三的尸体找个地方给埋了,他就来到了乱坟岗。

    “让我查一查你说的是不是真的!”燕飞故意将声音弄得忽高忽低,时冷时热,然后突然一纵便消失了,紧接着又从地下出来,吓得麻六连大气都不敢出。

    “嗯,你还算老实,,现在让你看到给你们领路的人,你还认识吗?”

    “鬼爷,那个人一身黑衣,又蒙着面,就是站在我面前我也认不出呀,鬼爷,我说的可都是真的,没有半句假话呀!”

    “看在你老实的份上,今天鬼爷我就饶了你,但今天的事,不准向任何人说半个字,否则,鬼爷我立刻来索你的命!”

    “是,是,鬼爷!”麻六磕头不断。

    燕飞和紫烟一转身便消失不见,依旧从地下离开,剩下仍在哆嗦着不住磕头的麻六。

    “呵……”紫烟终于笑了出来,“燕哥哥,你装鬼还真像呀,差点没把麻六给吓死呀。”

    “哈……,不是我装得像,而是麻六心中有鬼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