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106章 绝地反击
    第106章绝地反击

    燕震阳刚一犹豫,王远山己退出十几丈远,而这时,黑龙堂的几个弟子,一下子将燕震阳围在中间。撕杀起来。尽管燕震阳比这些人修为都高,占据着优势,但由于对方人多,一时之间却无法脱身,让他错失了击杀王远山的最好时机。

    议事大厅门前之战,燕家己全面落了下风,燕家护卫本来人数就少,修为又比对方低,还个个带伤,在风钟两家护卫的联合攻击下,死伤不断,要不是隐藏在议事大厅中的弓箭手不停地放冷箭施以援手,恐怕早已死伤殆尽了。

    燕震山与聂刚联手,刀剑配合精妙,与风启明战在一起,也只能勉强支撑。

    燕震南大战独臂钟灵,尽管燕震南的剑法灵活诡异,但由于有伤在身,力量不足,只抢攻了两式便落了下风,被钟灵密不透风的剑光完全笼罩,形式岌岌可危。

    燕震南努力支撑着,但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而钟灵的剑上,力道仍在缓缓增加。

    突然,钟灵大喊一声“脱手”,只听“当……”一声,燕震南的剑已经被震飞,而且身体也飞出五丈之远,口吐鲜血,奄奄一息。

    钟灵一个箭步,飞身来到燕震南面前,“燕震南,受死吧!”长剑照着燕震南的心口刺去。

    “三弟!”燕震阳大喊一声,奋力杀退几个护卫,赶紧来救,但这时,剑尖离燕震南的心口只有两寸了,“三弟!”燕震阳哭喊着,眼前发黑,几乎要摔到了。

    钟灵举着剑,狞笑着,剑尖离燕震南心口只有两寸,燕震山和聂刚也哭喊着,但又鞭长莫及。

    燕家的护卫也哭喊着,可是却无能为力。

    钟灵举着剑,狞笑着,狞笑着!

    “不对!”燕震阳突然发现,钟灵一动不动,身上结了一层厚厚的霜!不,应该是冰,钟灵变成了冰雕!

    王远山,风启明也变成了冰雕!

    所有的黑衣人都变成了冰雕,仿佛一切都被冻住了,燕家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这时,只见从落雪的高空中,飘然而下两个身影,一身白衣,如两朵冰清玉洁的雪莲!

    “飞儿!紫烟!”燕震阳惊呼一声,喜极而泣,支撑他的精神支柱仿佛一下子断了,他无力地跌坐在雪地上。

    “飞儿!”燕震南,几乎在地狱游走了一圈的他,也坐在地上,伤口上的血汩汩的流着,但他一点也不觉得疼,心里甜甜的。

    “爹,三叔!”燕飞大叫着,飞快地跑到燕震阳的跟前,抱住了他的父亲,“爹,飞儿回来晚了。”满眼凄惨的景象,满地的尸体,让燕飞心如刀绞。

    这时,院中又飞纵而来三个身影,正是聂小山,洪兴和洪紫嫣。

    “爹!”小山看见了满身是血的聂刚,赶紧跑了过去,“爹,爹,你受伤了?”

    “小山,哈……,没事,一点小伤,这些血啊,都是别人的!”聂刚看到儿子回来,高兴极了。

    “飞儿,紫烟,你们回来就好,我们放心了!”

    “三叔,四叔,五……”燕飞忽然发现了不见五叔燕震远,“五叔呢?”

    众人都陷入了沉默,有的闭上眼睛,默默地流泪,燕飞猛然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爹,五叔呢?”

    “飞儿,你五叔被黑龙堂、风家、钟家的人给杀了,我们燕家一百多护卫,就剩下这几个人了。”

    燕震阳说完,场中所有的人都一惭悲鸣,泪如雨下。

    “五叔……”燕飞大叫一声,悲痛欲绝。

    “飞儿,不哭!燕家的儿郎们,都不要哭,血债要用血来还,眼泪是懦弱的象征,燕家人从来都是流血不流泪!”

    “报仇!”“报仇!”“报仇!”尽管人数为多,可是报仇的喊声震天地响!

    燕飞擦干眼泪,“黑龙堂、风家、钟家,你们等着,我要将你们全都灭掉!”

    “战飞尘,你们败了,你的死期到了!”突然空中传来一阵浑厚的声音。

    燕飞抬头一看,空中有两个身影,其中一个全身黑衣,双眼通红,手握龙纹刀,不用说,那一定是黑龙堂堂主战飞尘。另一人一身青衣,右手长剑,左手玉箫,竟然是箫圣史雨燕。

    “史长老,多谢你的相助,战飞尘就交给我吧,我要为我三叔和燕家今晚所有死去的人报仇!”

    “好!”史雨燕答应一声,飞身和燕震阳站在一起,他相信,既然燕飞敢说对战战飞尘,那他就一定有把握,因为这个少年给他的映像是沉稳不骄。

    “紫烟,我们联手杀了战飞尘。”

    “好!”

    燕飞和紫烟一前一后,将战飞尘挡在中间。

    战飞尘看了看燕飞和紫烟,“哈……”笑了起来,两个通窍境三重的小娃娃,竟然大言不惭地说要杀了他,这个堂堂阴煞门黑龙堂堂主,通窍境九重修为的战飞尘!简直是痴人说梦!

    “上!”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没有多余的话,燕飞一剑飞虹断江,青云剑划起一道彩虹,向战飞尘身上斜劈而去。同时,紫烟在战飞尘身后也是一剑飞虹断江。

    战飞尘根本就没把燕飞和紫烟放在眼里,龙纹刀一旋,卷起一阵飓风,迎着剑光而去。

    “咚——”刀剑一碰,惊天动地,震得瓦砾瑟瑟作响,战飞尘退后三丈多远,险些跌倒。

    史雨燕心中震惊不小,他没想到燕飞和紫烟的修为竟然如此之高,通窍境七重!十六七岁,通窍境七重,这已经颠覆了他对武修的认知。

    最震惊的,还是战飞尘,他本想赶快杀了这两个娃娃,然后脱身,因为他还是有些忌惮史雨燕的,可是现在他发现这两个娃娃竟然也是通窍境七重修为,如果和史雨燕联起手来,他要脱身就不容易了。

    正想着,燕飞和紫烟的第二剑怒涛裂石已经到了跟前。刚才由于轻敌,被对方震退了好几丈,现在他要找回优势,通窍境七重如何,他可是通窍境九重呀,他全力出刀,再一次迎着燕飞和紫烟的两柄剑,劈了过去。

    “呜……”一阵狂风呼啸而起,场中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数步,才稳住身形,紧接着,一声巨响,火光飞溅,仿佛电闪雷鸣,照亮了整个夜空。

    “啊……”战飞尘惨叫一声,龙纹刀断成两截,身体被抛出两丈之外,重重地摔在地上,一口污血喷出,染红了面前的白雪。

    燕飞和紫烟仿佛天神下凡,青云剑,青霜剑闪闪发光,,如两道闪电,又刺向了倒在地上的战飞尘。移山填海,携天地之威势,带着通灵境武者的威力,仿佛要灭杀一切!

    史雨燕,燕震阳等人眼里,出现了无比敬畏的表情,而战飞尘则是一脸恐惧,浑身发抖,双腿不能挪动半步。

    “死!”燕飞大喝一声,将所有的怒火,都释放于剑尖!

    突然,燕飞和紫烟感觉到一股无比强大的杀气袭来,仿佛整个天要塌下来似的,紧接着,滚滚的气流将他们俩卷了起来,就像是卷起一团纸片那样卷了起来,然后摔了出去,重重地落在地上。燕飞只感觉到眼前金星乱动,望向周围,不禁大吃一惊!

    只见他们俩已经被卷到了城外,燕震阳,史雨燕、洪兴等燕家所有幸存的人,也都被卷到了这里。

    “大胆狂徒,竟敢伤我儿子!”尖锐的声音划破长空,震得燕飞双耳发痛。

    燕飞抬头一看,只见半空中悬着一个身影,被一团黄光笼罩着,浑身散发着一道道剑一样的光芒,让人无法靠近。周围的空中,飘浮着一层淡淡的白雾,白雾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仿佛是从尸山血海中飘来的,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得众人抬不起头来。

    “战神!”燕飞心中猛然一惊,这就是大齐帝国的国师战神,战飞尘的父亲!通灵境九重修为,已经是半仙之体了!

    “想不到大赵帝国一个小小的寒天城外七城,竟然有这么多的高手,既然我来了,那你们的死期也就到了!”说完,只见他轻轻一弹,数道剑光便刺向了燕飞等人!

    “叮当”几声,就在剑光快要射到燕飞等人身上时,却被另外几道剑光击飞!

    “战天罡,亏你还是一代宗师,欺负我大赵帝国的几个孩子,真当我大赵无人吗?”突然,半空中又出现了一个人影,被一团紫光笼罩着,浑身上下一道道紫光,也如一把把利剑,挡住了战神的光芒。

    “赵武,你这老东西还没死吗?”

    “赵武?”燕飞,燕震阳,史雨燕,洪兴等人一听这名字,都肃然起敬,曾经是大赵帝国的传奇,常胜将军,从无败绩,他的威名,比寒天城的历史还要长,在龙城皇宫前面的广场上,有一个他的雕像,跨马持枪,傲视群雄的样子,让见过的人都难以忘记,没想到,今天在这儿却碰到了。

    众人立刻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齐声呼喊,“王爷!”

    “战天罡,你还活着,我就不会死,你私闯我大赵帝国,在这里撒野,我就要让你长长记性,付出代价!”

    赵武说完,抬起掌,轻轻地挥了出去,顿时,天上一片亮光,乌云仿佛被吹散了,雪也停了,狂风卷成一团,好像层层海浪,袭向战天罡。

    战天罡没有硬接,一纵身,消失在遥远的天边,声音却远远的传来,“赵武,我今天没功夫和你玩,来日再和你斗上几天几夜!”

    “哈……好,我等你!”赵武大笑几声,转眼间人已经不见了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