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105章 《孤燕断魂》曲
    第105章《孤燕断魂》曲

    “杀,灭了燕家!”风启明和钟灵同时挥剑大喊。

    “呜……”一阵悠扬的箫声响了起来,突然冲在前面的钟家和风家护卫将兵器扔在地上,双手抱头,“啊”“啊”的尖叫着,紧跟着,在雪地里打滚,还有人以头撞地。

    坚硬的地面将头撞得鲜血直流,有的一直流出了白花花的*,死尸翻倒在地,接着,更多的护卫像中邪了一样,开始抱头翻滚,以头撞地。

    王远山脸色大变,他只觉得箫声仿佛一把利剑,直刺大脑,让他头痛欲裂,他赶紧运转真气,抵挡箫声,可是箫声却无孔不入,似乎从他的眼睛,鼻子,口中,甚至每个毛孔都往里钻,而进去之后化作柄柄利剑,直插大脑。

    风启明和钟灵也是如此,尽管他用真元之气在抵御箫声,但还是头痛难忍!

    悠悠的箫声抑扬顿挫,听到燕家人的耳中,是那样优美,仿佛一只燕子在春雨中低飞,在阳光中沐浴,眼前哪有什么冰雪和黑暗,只有蓝天和花草。

    越来越多的黑衣人以头撞地而亡,王远山,风启明和钟灵也都抱着头在地上打滚,看上去痛苦不堪。

    “哈……”突然几声狅笑,淹盖住了箫声,王远山等人顿觉轻松了许多,赶紧站了起来,“是堂主来了!”

    不错,狅笑的人正是黑龙堂堂主战飞尘!

    战飞尘本来是带领黑龙堂弟子从正门攻击,可来到大门外时,战飞尘感到了一股强劲的杀气,从杀气判断,里面肯定有一位高手,他的修为与自己不相上下。战飞尘判断,可能是冰山剑宗的某位长老,柳一帆走了,看来燕家还有高手,他不敢贸然进攻。

    既然高手在这儿,那北院和南院防卫一定很松,于是他也不急于进攻,等待王远山和何虎的消息。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阵阵箫声,开始没注意,可后来发现不对,这箫声竟然引起了他的心神浮动,有头晕目眩的感觉,再一看,自己所带的黑龙堂弟子,竟然个个抱着头,看上去非常痛苦,仿佛中了魔咒一般。

    “《孤燕断魂》,史雨燕!”他恍然大悟,“原来这个高手是史雨燕!”

    于是,他寻着箫声,终于找到了史雨燕的位置,史雨燕正立于半空之中。

    战飞尘一阵狅笑,用笑声掩盖住箫声,然后一掌挥出,一点白色火光,向史雨燕直飞而去!

    “阴幂火!”史雨燕不敢大意,立刻抽剑在手,照着阴冥火一剑挥出,将火光击向远处,消失在雪夜中,而人也平稳地站在屋顶。

    战飞尘一击未果,也没有急着进攻,因为他看清楚了,史雨燕是通窍境八重修为,加上轻功又高,人称“钻云燕子”,想要击败,不是件轻松的事,于是也一纵声,飞上屋顶,隔五六丈的距离与史雨燕遥遥相望。

    “史雨燕,史长老!”战飞尘一拱手。

    “战飞尘,战堂主!”史雨燕也一拱手。

    “史长老,我阴煞门与史家并无冤仇,不知史长老为何要横插一手,与我阴煞门为敌!”战飞尘没有说黑龙堂,而说成阴煞门,其用意显而易见,就是想用阴煞门的威势,来逼退史雨燕。

    对此,史雨燕心知肚明,但史雨燕行走江湖几十年,又岂是一两句话能逼退的。

    “战堂主,你不要跟我提阴煞门,我也不跟你提龙城史家,今天来只是因为个人恩怨,我是不会看着你灭燕家的!”

    “好,既然如此,那就见个高低!”战飞尘说完,一掌轰出,只见掌风化作一条黑龙,向史雨燕扑去。

    “黑龙掌!”史雨燕身体一动,飞出几丈高,避过掌风,左手玉箫一扫,右手长剑直刺,数不尽的刀光剑影袭向战飞尘。

    战飞尘没有躲闪,手中突然多出一把龙纹刀,在身前一划,舞起一团刀影,将史雨燕发出的刀光剑影全部击飞。紧跟着,左手一弹,几点白色火焰又飞向史雨燕。

    而在战飞尘的阴冥火攻向史雨燕时,却发现史雨燕己不见了踪影,这时他感到头顶一股强劲的冷气袭来,战飞尘稍稍有些惊讶,“钻云燕子果然名不虚传呀!”但他不慌不忙,双手托刀,往上一顶!

    “咚!”一声巨响,剑尖刺中刀身,史雨燕倒悬空中,房屋轰然倒塌,战飞尘双脚己没入地下,两人静止不动。巨大的气浪震得大地一阵乱颤,雪花飞起几丈多高,许多白衣人和黑衣人被卷向高空,然后重重地摔在了远处。

    场中只有燕震阳,王远山,钟灵,风启明四人仍旧站立着不动!

    史雨燕还在加力,天地真元缓缓进入体内,然后运行到右手,由剑尖直入刀身。

    战飞尘也不示弱,浑身的气势散发出来。

    周围所有的人立刻感到压力倍增,仿佛一块巨石压下来,呼吸困难,双腿颤抖,无法站起来。王远山,钟灵,风启明,燕震阳等四人也只能用兵器撑着地面,勉强站立,燕家大院的一场混战,变成了史雨燕和战飞尘之间的大战了。

    史雨燕和战飞尘势均力敌!

    真的势均力敌吗?不,这只是别人的看法,其实,他们心里清楚,高下己分了。史雨燕居高临下,势气强盛,战飞尘由下而上,却能和史雨燕旗鼓相当,实际是战飞尘胜了!通窍境九重对通窍境八重,战飞尘胜的理所当然。

    但是,战飞尘还有最后一丝担心,那就是史雨燕的玉箫。大凡使用两种兵器的人,都会在第二种兵器上留有杀招,史雨燕人称箫圣,又怎么会在玉箫上不下功夫呢?战飞尘坚信,史雨燕的玉箫绝不只有《孤燕断魂》那一曲死音,它还有凌厉的杀招,一定有!

    的确,如战飞尘所料,史雨燕的箫还有杀招,他在等,等战飞尘施展全力,如果战飞尘一直留有后手,他就打算这样耗下去。这么大动静,冰山剑宗和将军府一定会得到消息,那时,黑龙堂就完了。

    四更己过,战飞尘心急如焚,他要的是速战速决,怕的是夜长梦多,怎么办?不能这样下去了!

    想到这,战飞尘猛一撤刀,退后十几丈,一掌拍向史雨燕,史雨燕高飞在天,躲过这一掌。

    “杀过去,灭了燕家!”战飞尘长刀一挥,下了命令。

    史雨燕见状,横箫欲奏《孤燕断魂》,战飞尘立到弹出几点阴冥火,史雨燕只好用玉箫遮挡。

    战飞尘也不硬拼,他只是纠缠着史雨燕,史雨燕也不敢硬拼,因为如果他败了,燕家会被灭得更快,他也只好牵制住战飞尘,由燕家与风,钟两家及黑龙堂进行决战。

    风启明带着风家护卫,钟灵带着钟家护卫,王远山带着黑龙堂的弟子疯狅的杀了过来。

    燕震阳,燕震南,燕震远和聂刚,带着燕家护卫和聂家刀队节节败退,他们个个带伤,护卫人数也越来越少。

    当他们退到议事大厅门口时,已径剩下十几个护卫,而且大多都带着伤,不过对方也伤亡惨重,黑龙堂仅剩六名弟子,风家剩八个护,钟家好一点,还有十二个护卫。不是因为钟家厉害,而是钟灵一直在保存实力。

    “燕震阳,没想到吧,哈……”风启明大笑几声,“敢和我风家作对,这就是你们的下场!”

    “风启明,你勾结阴煞门,在寒天城为非作歹,残害无辜,多行不义,你们风家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燕震阳看了看周围的护卫和三个兄弟,“风启明,有胆和我一战!”

    “哈……”风启明一阵大笑,“今天杀你的人很多,王长老要为他的弟子报仇,亲手杀了你!还轮不到我呀!”

    风启明的话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感到不屑,甚至恶心,燕震阳有伤在身,风启明竟然不敢一战!尤其是王远山,他觉得要杀燕震阳,就堂堂正正一战,风启明的做法实在让他感到羞耻,于是上前一步,“燕震阳,我今天和你一战,了却所有恩怨!”

    “好!”燕震阳说完,一招一点飞星直刺过去。

    这一招王远山见识过几次了,不过燕震阳使出来气势更大,速度更快。

    王远山以攻对攻,横刀一扫,一股飓风袭了过去。

    燕震阳脚下一动,长风万里,轻松避开刀风,紧接着一个风驰电挚,翻身回来,飞星传恨又刺来。

    七星剑法配合疾风身法,快和诡异的完美结合,第三式流星赶月仿佛自然生出,根本不用思考,只是本能性使出,燕震阳对七星剑法的领悟己骤化境,让王远山找不到一点破绽。这时他有点明白,风启明为何不亲自动手,总是让护卫用命去搏,这剑法太诡异了。

    这时,第三剑已经攻到,王远山发现满天的剑影,闪着灿烂的光芒,向他头顶直刺下来,他根本分不清哪是实,哪是虚,只好猛一提气,向后退出十几丈。

    可是刚落地,眼前剑光又到。逃,如何比得过疾风身法!王远山心中大惊,他没想到,燕震阳竟如此厉害!他怎么会知道,燕震阳在气武境九重时,就能挑战通窍境二重的高手呀!

    王远山再退,可还是慢了一步,身上被长剑划了一条很深的口子,鲜血直流,惨叫一声,摔倒在地。

    燕震阳正要乘胜追击,忽然听到背后一阵惨叫,原来是风启明和钟灵带着护卫杀向燕震南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