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104章 血染南院
    第104章血染南院

    “可恶!”聂刚一拳击在石墙上,心中充满了怒火。

    “这两人阴险毒辣,是通窍境二重修为,不好对付。”燕震南说,“你先把刀队撤下来,我自有办法,一定叫他血债血偿!”

    “好吧!”聂刚一挥手,一队持刀的护卫悄悄地退了回来。

    “哈……,好!”不愧是我王远山的弟子!”王远山得意忘形,钟灵的脸色非常难看。

    司徒明和司徒相继续向前走,雪地中“蹭蹭”窜出四五个白衣人,他们俩微微一笑,刚要举刀,白衣人却一扭身,消失在雪夜中。紧接着,又有六七个白衣人从雪地中跳起来,飞身离去。

    “哈……”王远山更加得意,大笑几声,“燕家原来这么不堪一击呀!”

    钟灵脸色更难看了,但他无话可说,因为从刚才的表现看,钟家护卫和王远山的两弟子比,确实相差很远。

    司徒明和司徒相继续向前,他们停在了距离聂刚和燕震南藏身的墙角一丈多远的地方。

    燕震南和聂刚一身白衣,与大地融为一体,司徒明和司徒相根本没有发现,但他们感觉到了杀气!他们俩之所以离这么近才停下来,那是因为他们由杀气判断,藏在暗中的两人的修为没有他们高!同时他们还知道,周围还藏有七八个武者,但他们可以忽略,因为那些人修为更低!

    “上!”燕震南喊了一声,“蹭蹭”几声,数道白色身影从雪地和墙角处飞蹿出来,将司徒明和司徒相围在中间。

    司徒明和司徒相不慌不忙,嘴角露出了狰狞的笑容。他们俩早就发现了对方,但根本就没将对方放在眼里。

    聂刚和燕震南一前一后围住了司徒明,他们俩都是通窍境二重初级修为,想要杀通窍境三重修为的司徒明,显然不可能。

    司徒相被七名持剑的白衣护卫围住,护卫中有两个通窍境一重修为,其余都是气武境九重修为,在常人看来,他们要和司徒相过招,基本是自寻死路!

    “杀!”燕震南喊了一声,一招一点飞星,直刺司徒明的咽喉,同时,聂刚的长刀奔司徒明的双腿而来!

    另一个包围司徒相的七人组也发动了攻势,由两个通窍境一重的护卫同样一招一点飞星,刺向司徒相的咽喉和后心。

    快!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这一剑,司徒明和司徒相看不清剑的轨迹,只感觉到刺骨的凉意,不由吃了一惊,来不及用刀遮挡,只好凌空跃起。

    一剑刚走空,第二剑飞星传恨又到眼前,四五道剑影带着一腔怒火,满心恨意,真刺全身几处要穴,分不清哪是实,哪是虚!

    司徒明和司徒相一阵恼怒,但没有办法,剑太快也太诡异,只能躲闪。如果他们有机会挥刀硬碰,修为上的优势就能体现出来,可现在被逼得非常狼狈,七星剑法以快著称,一招得势,招招领先,当初司徒尚就是因大意被燕震天连续三剑,取了性命。今日司徒明与司徒相也被逼得无力还手,连连败退。

    但他们并没有产生恐惧,他们仍然相信会有机会反败为胜的,因为他们的修为比对方高,这是谁都改变不了的事实!

    燕家人从不相信修为,只相信实力!因为他们一直都在越级挑战,甚至越级斩杀!

    流星赶月,比前两剑的速度更快,而且剑势更盛!阴冷的剑风卷起千堆雪花,仿佛一条白龙,张牙舞爪,扑了过来!

    司徒明和司徒相大惊失色,躲,剑影从四面八方而来,无处可躲,只好挥刀向剑影猛然砍去。

    “不好!”两人同时大叫一声,因为刀走空了,剑影全部消失不见了!“啊……”又是同时一声惨叫!

    这时,不远处的钟灵和王远山发现,燕震南和聂刚的剑和刀,都插进了司徒明的身体,而司徒相更惨,七柄长剑穿身而过!

    燕震南喊了一声“撒”,众人抽出兵器,一转身,却发现王远山已经站在面前,挡住了去路!

    整个击杀司徒明和司徒相的时间也就两三息,钟灵和钟家护卫都没有反应过来,但王远山速度很快,他因为愤怒而身体己经有些发抖,两只眼睛更红了,仿佛在流血。看着燕震南和聂刚,也不说话,一刀砍去。

    燕震南和聂刚赶紧举起刀剑奋力一迎,“叮……”一声刺耳的金铁碰撞之声,紧跟着刀风四起,将燕震南和聂刚的衣服全部划破,浑身鲜血淋漓,人倒飞出去三丈多远,口吐鲜血,脸色苍白。

    王远山凌空跃起,刀光一闪,朝着倒在地上的燕震南和聂刚劈去。

    “嗖……”一阵箭雨飞向空中的王远山,王远山长刀一挥,羽箭被击的四处乱飞,有几支倒飞回去,刺中了弓箭手。

    就在王远山挥刀一击的时候,杀死司徒相的七个护卫立刻将王远山围住,两个护卫长剑一挥,一招一点飞星向王远山刺去,同时几个护卫赶紧将聂刚和燕震南救走。

    七星剑法,快如闪电,可在王远山眼里,却是很慢,他长刀一挑,刚好击在剑身上,那两名护卫的修为和王远山差得太多了,长剑立刻断成数截,持剑的右臂也被刀风砍断,两人还没叫出声来,两颗头颅就飞上了天。

    其余五人同时长剑刺出,王远山也不躲闪,眼看剑就要刺中身体了,他左手突然划了一个圈,一股强大的飓风将五柄剑卷在一起,倾刻间变成碎片,五条胳膊齐齐拧断!

    “啊……”

    一阵惨叫,正在向后撤的震南回头一看,只见五个人己经全被长刀拦腰砍断,鲜血将雪地变成了红色。

    这七个护卫,是燕家的一个七星剑阵,是燕震阳根据每人的特点和修为,各自精练一两式七星剑法,经过互相弥补的方法,提升战力。七星剑法诡异异常,连燕家五虎都只练了几式,因此,每个七星剑阵虽然最多只会三式剑招,但却可以击杀通窍境二重的武者,着实恐怖。

    但这个剑阵,倾刻间就被王远山给破了,燕震南除了心痛外也明白,北院守不住了,只好退到中院再说。

    “三哥,三哥!”

    刚回到中院,燕震南就听到四弟燕震山的声音,他抬头一看,只见燕震山满身是血,头发乱如蒿草向自己踉踉跄跄地跑来,身后的护卫也都浑身是伤。

    “三哥……”燕震山跑到燕震南跟前,抱住燕震南号陶大哭,“三哥……”

    “四弟,发生了什么事?快说呀!”燕震南揺了摇燕震山,他已经预感到不妙,“四弟,快说!”

    “三哥,我们没有守住南院,五弟他,他……”

    “五弟他怎么了?”

    “五弟他,他被何虎杀死了……”

    燕震南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一阵头昏目眩,要不是聂刚扶住,差点跌倒。

    这时,几个护卫将燕震远的尸体抬了过来,只见他双目圆睁,一股倔强的笑容凝固到脸上,胸口一个很大的刀洞,血己经流干,两只手掌上有一个很深的刀痕,手指几乎全断了,只连着一层皮,耷拉着。

    “四弟,别哭了,我们要替五弟报仇!”燕震南咬牙切齿地说。

    “对,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我们要替震远报仇!”聂刚拍拍燕震山的肩膀说。

    “哈……”一阵狅笑传来,只见风启明带着风家的几十个护卫冲了过来,“你们己经没有机会了,今晚你们都得死,从此以后,寒天城再无燕家!”

    “对,杀光他们!”

    风启明刚说完,王远山和钟灵带着几十个钟家护卫也追了过来,将燕震南等人围在中间。

    “风家主,怎么不见何长老?”王远山没有看见何虎。

    “何长老和我的两位叔父风宏远和风宏浩,中了燕家的暗算,己经死了。”

    王远山的脸更沉了,钟灵的心底生出了一层恐惧,他没想到燕家竟如此顽强。

    南院的战斗比北院更惨烈。燕震远的武力在燕家五虎中是最弱的,但他做事非常细心,布防非常严密,可以说,整个南院就是龙潭虎穴,是死亡之地!

    风启明虽然是通窍境五重修为,但他上次在燕家被紫烟吓破了胆,因此一来燕家便不由自至地产生了一股恐惧,所以他在后面指挥风宏远和风先浩在前面带人冲,却不想他的这两位叔父对燕家更是畏惧如虎,远远躲在后面,让护卫往前冲。

    风家是六品之家,比钟家实力雄厚,风宏远和风宏浩用人填平了所有的陷阱,虽然进展缓慢,付出的代价也很大,但这不是风启明所关注的,他只要自己安全,灭了燕家就行。

    当发现前面已经没有陷阱时,风宏远和风宏浩又心生豪气,带头往前冲,没想到被早己等候的燕家两个七星剑阵围住,顷刻间便被杀死,而同时,燕震远带着一个剑阵将何虎围住。

    黑龙堂的二长老何虎,通窍境四重修为,而且天生巨力,威如猛虎,一个剑阵根本奈何不了他,这几名护卫只有机会出了一剑,便被何虎的长刀划破喉咙,燕震远也被一刀穿胸而过。

    而这时,燕震远突然双手一伸,死死地抓住了何虎的长刀。

    悲痛欲绝的燕震山一跃而起,一点飞星直刺何虎,同时,另一个七星剑阵也含恨出手,措不及防的何虎当场被杀,燕震山抢回燕震远的尸体,赶紧退回中院。

    “风长老,钟长老,我们一齐动手,灭了燕家!”

    “好!”两人答应一声,燕家表现出的实力,让他们心中忌惮,必须全力以赴,灭了燕家,“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