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102章史雨燕
    第102章史雨燕

    “老夫龙城史家史雨燕!”青衣人一拱手。

    “箫圣史雨燕!”几乎所有人都惊呼出来。

    “原来是箫圣史长老到了,快快请进!”燕震阳赶紧将史雨燕请进了大厅。

    史雨燕怎么会来寒天城呢?原来,他与燕飞分手后,便急忙赶往白水城。

    可是刚走不远,史雨燕就发现后面有人跟踪。史雨燕人称“钻云燕子”,轻功是一绝,身法十分了得,想跟踪他而不被发现,估计在通窍境,还没有人能做到。

    史雨燕发现后,也不动声色,他突然加快脚步,脚下如生了风一般,闪电般向前飞驰而去。他不想招惹麻烦,因此打算摆脱跟踪的人。

    半个时辰后,史雨燕一回头,竞然发现那个黑影仍在后面!

    “想跟我史雨燕比身法,那就来吧!”史雨燕心中豪气顿生,在水龙州,还没有人在轻功身法上能胜他,今天竟然遇到了对手,那就一定要分个高下!

    史雨燕使出他绝技“穿云身法”,如蜻蜓点水一般,脚尖在地上一点,便飞上了一棵大树的树梢,然后再一点,又飞到十几丈外的另一棵树上。几个飞点之后,已经到了数十里外。

    跟在后面后人,仿佛是史雨燕的影子,始终与他保持着十几丈的距离。史雨燕能做到的,他竟然也能做到,与史雨燕不相上下。

    就这样两人一前一后,一直这么追赶着,转眼就是三天,仍不分胜负。

    突然,史雨燕暗叫一声,“不好!”他马上停下来,他想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要去白水城给虎家助拳,怎么能在这儿耽搁三天时间呀!

    他猛然怒火中烧,在空中一个翻转,向后飞纵,站在了黑影的面前。

    这时他才看清楚跟在他后面的人,一身黑衣从头到脚,只留出一双眼睛在外面,闪着狡黠的光。

    “阁下是谁?为什么要跟踪我?”史雨燕怒声问道。

    “你走你的,我走我的,何来跟踪一说!”黑衣人气定神闲。

    “你……你……哈……”史雨燕怒极反笑了出来,竞有如此强词夺理之人。

    “哈……”黑衣人也笑了笑。

    “好!好!好!”史雨燕连说三个好字,“既然你和我做对,那我就让你付出代价!”说完,玉箫便向黑衣人横扫过去。

    史雨燕的玉箫,除了恐怖的《孤燕断魂》能杀人于无形外,还是一件兵器。他对这个黑衣人的纠缠非常气愤,所以一出手就是全力施为,玉箫化作无数刀剑,携带着“呜呜”的箫声,卷向黑衣人。

    黑衣人不慌不忙,抬手挥出一掌,刀光剑影顿时被击散,掉落到四周,发出金铁碰撞的声音。

    史雨燕吃了一惊,他仔细观察了一下黑衣人,看不出那人的修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那人比自已修为高,而且高很多。因为自己全力一击,被对方轻描淡写地化解了。

    “你到底是谁?为何要藏头露尾?”史雨燕没有继续出手,因为强行出手只能是自取其辱,况且那人对自己似乎没有恶意。

    “我走我的路,你走你的路,我们各不相干,是你在给我找麻烦。”黑衣人说的依旧很轻松。

    “那好,你不要再跟着我!”史雨燕说完,飞身离去,这回他真的发现,黑衣人再也没有跟来。

    史雨燕赶到白水城时,己径是和燕飞分别五天之后。

    白水城是依一条大河所建,河水一年之中,有半年以上都结冰,远远看去,仿佛是一条白色长龙,因此取名白水城。

    史雨燕进城之后,问路边一个卖草药的老年武者,“请问,虎惊云虎家在哪儿?”

    那名武者突然脸色大变,“不知道!”竟然收拾了草药,转身离开。

    一连问了好几个人,都是同样的回答,史雨燕心头升起了一股不详之兆。

    最后问了几个嬉戏的孩子,有个小男孩说,“他们全死了,埋在那边!”他用手一指北边。

    史雨燕仿佛五雷轰顶,差点跌倒在地。“惊云兄,我来晚了!”他号陶大哭起来,吓得那几个孩子一溜烟跑了,周围的行人见他也远远躲开,仿佛躲避瘟疫一样。

    史雨燕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找到墓地的,他只感觉心中纹痛,虎家家主虎惊云和他可谓生死之交,他己下定决心,即使不能救下好友,那就和好友一起,与断剑盟决一死战,然后慷慨赴死,可是却糊里糊涂地被黑衣人耽搁了几天。

    现在想来,那里衣人一定是断剑盟的人,没有救下好友,那就替好友报仇!纵然断剑盟再强的又有何惧,大不了一死而已。

    接下来几天,他仔细搜寻黑衣人的线索,却没有任何收获。在无意中,却听到燕飞被黑杀星罗素所杀的消息,不知真假,便赶来寒天城。

    “燕家主,燕府周围有十几个人可疑之人,你可知道?”史雨燕坐下之后,直接问燕震阳。

    “十几个可疑之人?”燕震阳吃了一惊,“三弟,你去看一看。”

    “慢!”史雨燕接着说,“这些人依我之见,定是对燕家不利,且修为也不弱,如此出去,定会打草惊蛇!”

    “史长老的意思?”燕震阳问。

    “你们先等一等。”说完,史雨燕一转身,飞上了屋顶,转眼就消失在茫茫大雪中。

    “不愧是钻云燕子,轻功果然厉害!”聂刚不由赞叹一声。

    不一会儿,史雨燕又飞身回来,手里还提着一个人,他一松手,将那人扔在地下。

    “你们审问一下这个人。”史雨燕说,“又来了十个人,这人就是刚来的。”

    “又来了十个人!”燕震阳吃了一惊,同时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你是谁?受何人指使来监视我燕家?说!”燕震阳喝问道。

    “燕家主,我只是路过的呀,我什么也不知道,您放过我吧。”那人突然跪在燕震阳面前,苦苦哀求。

    “哼!你休想骗我!”聂刚冷哼一声,“钟元,外六城钟家的长老,你认识我了吗?”

    那人看了一眼聂刚,然后站起来,拍了拍膝盖,“要杀要剐随便,想从我口里知道东西,做梦!”

    “想死,没那么容易!”燕震南走了过来,望着钟元笑了笑,笑得钟元打了个哆嗦。

    “你……你要干什么?”

    “我要将你的两条胳膊和两条腿都剁下来喂狗,然后吧你扔到大街上,让所有的人都看看,这就是和我们燕家作对的下场!”燕震南说完,明晃晃的剑抽了出来,照着钟元的腿砍了过去。

    “我说!”钟元大叫一声,吓得面如土色,跌倒在地上。

    钟元可以不畏死,但被剁去四肢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滋味,他不敢尝试。

    “我知道我说了之后,两边谁都不会放过我,只求给我个痛快。”

    “好,但你要保证没有骗我们!”燕震阳说。

    钟元将钟家和风家,战飞尘等人密谋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大厅中众人都默不作声,人人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你说的可都是真的?”史雨燕还算冷静。

    “我有必要骗你们吗?不管你们如何准备,知道还是不知道,都免不了被灭门的结果!”钟元淡淡地说。

    燕震阳示意燕震南将钟元带下去,然后看了看史雨燕和聂刚,“史长老,聂刚兄弟,燕震阳有一事相托!”

    “燕大哥,你说,我聂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聂刚拍了拍胸脯。

    “燕家主请说!”

    “飞儿和紫烟这么长时间没有回来,我想一定是遇到了麻烦,想请你们去雪月城……”

    “不!燕大哥!”燕震阳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聂刚打断了,“我流星刀聂刚虽然没什么本事,但也知道若无信义,何以立世,寒天城只有战死的聂刚,没有临阵脱逃的聂刚!此事,再不要提!”聂刚回答的非常果断。

    “燕家主,老夫前次去白水城,就是打算和好友虎惊云并肩战死,可惜难如人愿。今日来寒天城,正好碰上此事,看来这就是上天注定,我是不会走的,燕飞曾帮过我的忙,我不喜欢欠帐,正好可以偿还。”史雨燕态度坚决。

    “二位的心意,我燕震阳心领了,二位的恩情,我燕震阳百死莫能回报,可是……”

    “没有可是,燕家主,武修之路,步步皆战,每一战,非生即死。生,是武者的追求,战死,也是武者的追求,选择了这条路,就永往直前!虎家之灭,好友虎惊云之死,让我明白了,有时明知是死,也要义无反顾!”

    “大哥,我们燕家何时怕过,要战便战!”燕震南刚好走了进来,听到了史雨燕的话,体内的天龙赤血沸腾了,战意盎然!

    “好!史长老说的对,要战便战!”燕震阳也豪气万丈。

    “战!”“战!”“战!”燕家几乎所有人都吼着!

    “我们也要做好准备,希望大家听我号令!”燕震阳的话充满了无穷的力量。

    “是!”众人异口同声。

    “燕震远,你将府中所有非武修者和十五岁以下孩子藏入密道,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他们的造化了。”

    “是!”

    “燕震南,你将所有丹药,灵石,各种天材地宝全部取出,让大家最大限度地提升修为!”

    “是!”

    燕震阳望着漫天的飞雪,狠狠地说,“风启明,钟灵,战飞尘,来吧!要灭我们燕家,来吧!是虎,我要拔掉你几颗牙!是龙,我也要砍掉你几个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