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97章 洪长老
    第97章 洪长老

    燕飞也将这一个多月发生的事说给了聂小山等三人,听得三人是无比震惊,乱石林罗素刺杀,铁甲毒蚺,地狱血兰,万毒老祖,南宫烈与风扬之战,件件都惊心动魄。

    “我原以为,风家还有风扬是正人君子,真没想到,连他也是巧取豪夺,欺凌弱小之徒,看来风家全是卑鄙小人啊!”

    “洪长老,您难道和风家以前还有恩怨?”燕飞看出,洪兴说到“风家”二字时,眼中的恨意无比之深,绝不像刚刚所结之仇。

    “恩怨?哼!那是血海深仇呀!”洪兴的眼中禽满泪水,“己经十五年了,它就像一把刀,将我的心整整剜了十五年!”

    “爹……”紫嫣满脸诧异。

    “紫嫣,你如今也长大了,有些事也该让你知道了。”洪兴用悲愤的语气,讲了十五年前的故事。

    十五年前,洪兴和他的妻子玉英都是魔刀门的内门长老,洪兴的修为是通窍境七重,而他妻子玉英己经是通窍境八重了。因此,他们夫妇二人的地位,在魔刀门中可谓举足轻重。

    魔刀门内部管理混乱,派系林立,大的派系主要有风家支持的一派,将军府支持的一派,小的派系数不胜数。洪兴夫妇只醉心于武学修炼,对于那些争斗毫无兴趣,可以说在魔刀门中与众人格格不入。

    有一天,掌门突然把他们俩传入魔刀圣殿中。魔刀圣殿,就是燕飞第一次见到魔刀门掌门祝青云的地方,一般情况下,这个地方只有掌门一人闭关,任何人是不能打搅的。

    “洪长老,今天叫你们俩来,有一件非常重要,可以说是关乎到整个魔刀门兴盛存亡的大事,要交给你们去办!”

    魔刀圣殿中黑暗无比,阴森恐怖,看不到任何东西,只能听到飘乎不定的声音。洪兴夫妇不敢随意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

    突然,一个东西飞入洪兴手中,好像是一个布条。

    “按这个上面的指引,去金石州短松岗,那儿会有魔刀门弟子给你东西,你们只需要将它带回来,记住,千万不能打开!否则,你明白门规!”

    “是!”两人答应一声,赶紧离开这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地方。

    出了魔刀圣殿,洪兴打开手中之物,发现是一个沾满血的布条,布条上的路线和文字,也都是用血写成,上面还能感觉到一股阴森森的邪气。

    洪兴夫妇二人,按照图上指示,一个月后,来到金石州短松岗,发现这儿是一片荒凉的墓地,里面的古墓最近的也是八九百年前的,有的有上千年了。许多墓穴大开,死者的残骨到处都是,两人心头升起了一股不祥的感觉。

    他们走进一间墓室,按照指示,打开了机关,进入墓室中,立刻血腥味和死尸的腐臭味扑面而来,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景象更是触目惊心!

    到外是魔刀门弟子的尸体,惨不忍睹。有的身首异处,有的四股残缺,有的被拦腰砍断,有的被从头顶劈成两半。

    有的尸体已经变成白骨,有的正在腐烂,全身都是让人恶心不已的蛆虫。

    洪兴夫妇屏住呼吸,翻开死人堆,从一个巨大的石棺中,找到了一个墨玉盒,小心的用布包好,结实地绑在身上,然后出了墓室。

    “哈……”突然一阵冷笑声传来,两人一抬头,才发现在这个墓室的周围,站着四五十个黑衣蒙面人,个个手里拿着兵刃,啸杀之气弥漫着整个短松岗。为首黑衣人手里拿着一把大砍刀,满身杀气,通窍境七重修为,其余的黑衣人也都在通窍境四重以上,其中有十几个是通窍境六重。

    “你们是什么人?”洪兴冷喝一声。

    “哈……,我们是杀人越货的人,识实务的话,放下东西,留你一条命,否则,立刻将你碎尸万段!”

    洪兴明白,这一伙人假装强盗,但他们一定是某个大家族或大宗门的人,强盗哪有这么大的实力呀,四五十人,都在通窍境四重以上!

    “要东西,没有,想要命,那还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洪兴也见多了大场面,并没有产生恐惧。说完,他挥刀就朝为首的黑衣人杀去,他的夫人玉英也向周围的人群冲杀过去。

    一场混战,惨烈无比,不停有人受伤和死去,虽然黑衣人的修为没有洪兴夫妇高,可是他们人多,而且都是不要命的打法,仿佛不知道疼,也没有恐惧,接二连三,前赴后继,半个时辰之后,洪兴夫妇已经满身是伤了,好在都不重,但是黑衣人还有三十人左右。

    突然,为首的黑衣人脸上的黑布被玉英一刀挑飞,他惊愕地望了一眼玉英,然后向后一纵,跳出圈外,黑衣人一阵骚乱。

    乘此机会,洪兴和玉英猛力杀出了重围。

    但是,为首的黑衣人很快又蒙住面容,带领其余人追了上来,眼看又要将他们俩包围。

    “兴哥,为首的是雪月城风家铁胆金钩风万里,记住,照顾好我们的女儿,给我报仇!”说完,玉英猛然一推洪兴,将洪兴推出十几丈远,而她也借着推力,跃入了黑衣人群中。

    “不!玉英!”洪兴大叫一声,他想也冲进去,和黑衣人同归于尽,但是想到了一岁多的女儿,如果他没有完成宗门的这一次任务,女儿将会怎样?他强忍着心痛,最后望了一眼还在拼死搏杀的妻子玉英,仿佛看到了玉英那含泪的微笑,然后飞驰而去。

    回来之后,他将墨玉盒交给掌门。掌门祝青山接过后,仔细地看了看,对他说,“你没有私自打开,很好,但此事再不可给任何人说!”

    洪兴将伤养好后发现,自己的筋脉受损严重,修为不但不能再提升,还开始下降。

    他心中一片焦虑,他要马上寻找风万里报仇,但是风万里仿佛消失了一样,没有任何踪迹。

    一年一年的过去,他的修为在不停地下降,直到现在成了通窍境四重,不要说找风万里报仇了,恐怕连风万里一刀都接不住了。他心灰意冷,仿佛成了行尸走肉。

    “爹——”洪紫嫣扑到洪兴的怀里,“我想我娘,我从小就受别人欺负,说我是没娘的孩子,爹也说我没有娘,我是爹捡来的。爹,我有娘,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有娘呀,我恨你,恨你……”紫嫣用手不停捶打着洪兴的背,泣不成声。

    洪兴老泪纵横,喃喃地自语着,“玉英……玉英……我该死,我对不住你,没有照顾好女儿,也没有给你报仇啊,玉英……”

    “爹,不,是女儿不好……”

    燕飞,紫烟,聂小山静静地看着这对父女,此时没有任何语言可以代替他们的哭声,只能任由他们尽情地哭,将十五年的苦恨冤仇都哭出来。

    终于,父女俩都从悲痛中走了出来。

    “洪前辈,风家多行不义,现在正是一个绝好的机会,我们去灭了他们!”燕飞体内的天龙赤血又沸腾了,那是一种对战斗的渴望。

    “好!灭了风家,我纵使是死,也可瞑目了!”洪兴身上也出现了十五年来从未有过的战意。

    现在刚好是三更天,月黑风高,五个人如闪电般来到风家院外。洪兴在前,燕飞在后,五人依次飞身进入风家院内。

    风家各门紧闭,到处一片漆黑,时而有巡夜的护卫,脚步凌乱地走来走去,长刀在夜里闪着寒光。洪兴对这里显得非常熟悉,显然他已经来过好多次了,带着大家转弯抹角,很快便来到了议事大厅前面。

    “这里是风家很重要的地方,我以前来过好几次,护卫非常严密,根本无法接近。”

    燕飞看了看,这里站着六个护卫,都是通窍境四重,黑衣蒙面,满身杀气,果然与众不同,他们保持着一个姿势一动不动,每个人都盯着一个方位,没有任何死角,从哪儿经过,都会被发现,除非从地下,当然,燕飞还不想在这儿用遁地诀。

    “怎么办,燕飞哥?”聂小山不知所措。

    燕飞笑了笑,“既然我们是来灭风家的,为什么要躲他们呢?杀进去!”

    “对!杀进去!”洪兴也恍然大悟。

    燕飞一个飞纵,冲了出去,门前的一个黑衣人吃了一惊,刚要喊出来,突然发现剑已经插入了他的心口,这时惊恐万分的眼睛才发现,一道剑影从眼前掠过。

    在大家的眼花缭乱中,紫烟的青霜剑也已经刺进了一个黑衣人的心窝!

    “快,太快了!”洪兴心中无比震惊,他根本没有看清两人是如何出剑的,而紫嫣和聂小山连剑影都没有看清。

    其余四个黑衣人这才发现有人入侵,立刻发出一声尖啸,清脆的响声传遍整个风家大院。同进,四把刀砍向燕飞和紫烟。

    燕飞和紫烟凌空而起,紧跟着,两柄剑如流星赶月,反身刺来,与此同时,聂小山,洪兴、洪紫嫣的三把长刀也杀了过来,四个黑衣人顷刻间全部身首异处,血腥味弥漫了整个风家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