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96章 紫嫣受辱
    第96章 紫嫣受辱

    “小山,是我!”燕飞看着满天的刀影,喊了声,随即和紫烟摘下了蒙面的黑布。

    “燕飞哥!”聂小山叫了声,眼中充满了惊诧,愣在当场。

    其余两人也是如此,眼中的表情既是惊骇又是兴奋,一时之间竟不知所措,三柄长刀高举空中,如雕塑一般。

    “小山,洪长老,紫嫣姑娘,我是燕飞呀,你们?”燕飞感到非常不解。

    “燕飞哥,真的是你,你们没死?”洪紫媽第一个反应过来。

    “什么?我们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会死?”

    “燕飞哥,你没死!真的没死!”聂小山一下子哭了,“太好了!太好了!”

    洪紫嫣的眼睛也红红的,脸上飞起一层红晕,低下头,偷偷地擦了擦眼泪。

    “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我们找个地方,我再给你们慢慢说。”只有洪长老还很镇静,对燕飞和紫烟说。

    于是五人来到燕飞和紫烟住处,洪长老详细地将这一个多月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在燕飞和紫烟去乱石林的第二天,聂小山就来找燕飞,可是等了一天也没见到燕飞和紫烟,他以为两人第一次来雪月城,肯定是去逛了。

    但是一连五天都没见到两人踪影,聂小山有些急了,他赶紧去找洪兴洪长老。

    “洪长老,你说燕飞哥会不会有危险?”聂小山心里产生了一种不祥的感觉。

    “小山,你不必担心,燕公子和紫烟姑娘在一起,这雪月城还没有谁能威胁到他们的性命,你想,他们联手能将风万里杀死!”洪兴沉思了一下,“比风万里更厉害的人,除了我们魔刀门和将军府,也没有几个人了。”

    其实,洪兴和聂小山都有一个担心,那就是风家的风扬,也只有他,有这个能力。但两人都不愿意朝那个方向去想,都在想最好的结果。

    又过了十几天,还是没有燕飞和紫烟的任何消息,聂小山真的急了。

    “洪长老,现在该怎么办呀?燕飞哥一定遇到麻烦了,我们要想办法帮他。”

    “怎么帮?去哪儿帮?”洪兴也一筹莫展。

    “可是……可是……”

    “爹……爹……”突然洪紫嫣哭喊着冲了进来,抱住父亲,“呜呜”地哭个不停。

    “紫嫣,怎么啦?谁欺负你了,告诉爹!”洪兴急切地问。

    好半天,紫嫣才平静下来,擦干了眼泪,诉说事情的原委。

    原来今天早晨,紫嫣正在小树林里练刀,忽然风逸尘不知从哪里跳了出来。

    “紫嫣,一个人在练啊,大哥我陪你啊!”风逸尘淫邪地笑着。

    “滚开!否则我不客气!”紫烟用刀一指风逸尘,声音冰冷如铁,两眼喷着怒火。上次的事,紫嫣已经搞清楚了,都是风逸尘所为,所以她现在对风逸尘是恨之入骨。

    “哟,这么凶啊,我记得你上次可是很火热啊,不停求着哥哥我,要哥哥干什么呀?哈……”风逸尘嬉笑着。

    紫嫣只觉得羞愤无比,怒火油然而生,娇喝一声,“找死!”长刀卷起沙石,向风逸尘劈去。

    风逸尘脸上淫笑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惊恐的表情,他没想到紫嫣的气势竟如此之盛,赶紧抽刀招架。

    两人都是通窍境一重修为,但紫烟的刀法从小就受到父亲洪兴的指点,凌厉无比。风逸尘却是花花公子出身,哪里是紫嫣的对手,三招之后就已败迹显露。

    紫嫣今天气愤至极,一定要给风逸尘一些教训,所以一招比一招狠辣,而且全力施为。

    眼看就要将风逸尘砍翻在地时,突然感到一股强劲的刀风从背向袭来。紫嫣一惊,赶紧收刀,猛然向后一劈。

    “当……”一声巨响,紫嫣握刀的右手虎口震裂,鲜血直流,刀也飞了出去,体内气血翻滚,“咚……”退后几步,摔倒在地,紧跟着,一柄冰冷的刀架在了脖子上!

    “风绝尘!”紫嫣看清楚了,偷袭她的是风逸尘的哥哥,风绝尘。要是在平时,哥俩联手,要胜她也不容易,可是今天,在她毫无防备之下,被风绝尘偷袭成功。

    风绝尘制住紫嫣后,又点了紫嫣几处穴道,让紫嫣无法动弹。

    “哥,这妞真烈!”

    “烈,正合我的胃口,哈……”风绝尘一阵狞笑。

    风逸尘一把撕开了紫嫣的上衣,两个雪白的**显露出来,风逸尘和风绝尘两人急不可待地伸手就去抓。

    “畜生,别动我!”羞怒交加的紫嫣哭喊着,但这喊声更激起了两人的**。

    “哈……,小美人,对你的那个燕哥哥那么温柔,求着人家,可人家看不上你,你可真贱啊!”风逸尘无耻地淫笑着。

    “我告诉你吧,那个燕飞,已经让黑杀星罗素给杀了,你还是好好伺候我们哥俩吧!”

    “呸!滚开!”一口唾液吐在风绝尘脸上。

    风绝尘掏出一块方帕,擦了擦,眼中冒出了两股凶狠的光。

    “啪……”几个巴掌打在紫嫣脸上,然后一把撕开了她的裤子,“不知好歹的东西!”

    紫嫣闭上了眼睛,凄惨地哭着,她想死,可是却无力自杀。

    “畜牲!”就在紫嫣万念俱灰时,一个声音破空而来!

    “谁!”风逸尘和风绝尘突然跳了起来,大喊一声,“你是谁?滚出来!”

    一道白色的身影仿佛从天而降,只见她面目清秀,大约四十多岁,一身白衣,洁白无瑕。

    “林玉梅,林长老!”风绝尘看清楚来人后,从牙缝中挤出了几个字,“我劝你还是该干啥干啥去,有些事你是管不了的!”

    在魔刀门,有一些长老,如林玉梅,还有洪兴等,他们只是授艺长老,在宗门中只管教弟子修炼功法武技,而没有任何地位,甚至还没有弟子的地位高,所以,风家两兄弟根本没将林玉梅长老放在眼里。

    “你们这些畜牲!”林玉梅柳眉倒竖,“你们吃了熊心豹胆,敢在我宗门弟子修炼的场所,行苟且之事,还不知悔改!那好,我这就去秉报大师兄!”

    林玉梅说罢转身就走,这一下风家兄弟慌了,魔刀门修炼场所都是宗门的圣地,谁要是玷污了那可是大罪,如果再让大师兄知道,估计这小命可就完了!

    “林长老,林长老,您别生气呀!”风绝尘赶紧拦住林玉梅,“都是这个妖女,不知廉耻,大白天勾引我们,我们这就离开。”

    说完,他向风逸尘一使眼色,两人迅速离开。

    林玉梅本来也只是想吓唬一下风家兄弟,目的达到也就不再追究,况且她也没什么办法,于是赶紧解开了洪祡嫣的穴道。

    “林长老……”洪紫嫣一下子扑到林玉梅的怀里,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有“哗哔”的泪水,如涌泉般流出。

    哭了好一会儿,林玉梅给洪紫嫣擦干了眼泪,又整理好了衣服,“紫嫣,别哭了,要坚强起来,跟你爹好好学习刀法,要不被欺负,就要把他们踩在脚下,明白吗?”

    “嗯,谢谢林长老。”

    洪兴听完女儿的讲述,“啪”一声,坐的板凳碎成了粉末,整个屋子里被杀气笼罩住,让聂小山和紫嫣几乎透不气来。

    “风逸尘,风万轩,真的以为我怕了你们风家!”

    聂小山突然发现,他从没见过洪长老如此凌厉的气势!

    洪长老的过去,聂小山不清楚,他只听人说,洪兴原为魔刀门的内门长老,修为在通窍境七重,有一次外出执行任务,受了重伤,筋脉破损严重。

    回来后虽服用过很多丹药,命是保住了,但是修为不但不能再提升,到如今竟然下降到通窍境四重,成为其他人嘲笑的对象。

    魔刀门不但没有感念他的功绩,还落井下石,将他由内门长老降为授艺长老。

    从此之后,洪兴万念俱灭,对别人的嘲笑与讥讽充耳不闻,仿佛行尸走肉。

    风家兄弟对他女儿的连番欺负,终于激起了他内心的血性!

    “紫嫣,你说燕飞哥他?”聂小山问。

    “风绝尘说燕公子被黑杀星罗素杀了。”

    “一定是风家做的手脚,我这就去找他们!”聂小山说完就往外跑!

    “回来!”洪兴冷喝一声,声如炸雷。

    聂小山只觉脑袋“嗡”的一声,不由自主地站住了。

    “小山,你要去找谁?风逸尘,风绝尘还是风万轩?”洪兴厉声喝问。

    “我……我……”聂小山心中一片混乱,他也不知道去找谁。

    “你找到了怎么问?问什么?”

    聂小山更是不知如何回答,只好低着头回头。“洪长老,那我们怎么办?”

    “黑杀星罗素虽然很厉害,但要说他杀死了燕公子和紫烟姑娘,我还是不信。”洪兴想了想说,“燕公子和紫烟姑娘可是联手杀了风万里的,罗素行吗?”

    聂小山想了想,摇了摇头。

    “再者说,黑杀星罗素是杀手联盟中的三星杀手,无义楼五十杀星中很有名气之人,平是神龙见首不见尾,风万轩是如何找到的?”

    “洪长老,你是说这个消息是假的?”

    “消息的真假我们现在还无法判断,只要多注意风家兄弟的动向,过一段时间,会有结果的。”

    可是这一等就又是十几天,都一个多月了,仍然不见燕飞和紫烟的踪影,洪兴对自己的判断也开始怀疑了,难道真如风绝尘所说,燕飞和紫烟真被罗素杀了。

    聂小山再也不能平静了,洪兴劝不住,于是三人准备夜入风家,查个究竟,没想到刚一出魔刀门,就碰上了燕飞和紫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