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95章 南宫烈、风扬
    第95章 南宫烈、风扬

    “燕哥哥,燕哥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燕飞用剑撑地,站了起来,紫烟赶紧扶住燕飞。

    两人各吞服了一粒丹药,然后运气疗伤,片刻之后,便恢复如初。

    “燕哥哥,那人是谁?”

    “如果我没猜错,他就是万毒老祖!”燕飞望了望已经坍塌的石洞,“众人都以为他死了,却没想到他躲在这儿疗伤,那株地狱血兰,就是他疗伤的最主要的东西。一千多年前,地狱血兰将他变成一个恶魔,今天这株地狱血兰,不知又会把他变成什么,寸草不留,不知又要残害多少人!”

    紫烟想起了那座蛇山下行尸走肉的武者,心中一阵惊悚。

    “看来那条铁甲毒蚺和那些毒蛇,也都是他的。”

    “燕哥哥,你已经将地狱血兰砍断了,我们也杀了铁甲毒蚺和那些毒蛇,这些不能阻止他吗?”

    “能起一些作用,了当年那样重的伤,一千多年都能不死,岂是容易阻止的。他现在在石洞中,我们无法找到他,只能等他出来再说。”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另找出路,先回去再说!”

    燕飞和紫烟,绕过坍塌的石洞,向南边寻找出路。黑风岭中,古木遮天蔽日,要辨方向却实很难,他们只能依靠气温高低和植物生长情况确定方位。

    两人在黑风岭中转了十几天,还是没有看到了乱石林,但从遇到妖兽的级别来看,应该快到黑风岭边缘了。

    “燕哥哥,怎么了?”紫烟看到燕飞突然站住脚步。

    “前面有高手!”燕飞自从修炼遁地诀之后,感觉非常灵敏,而且对气息判断很准,只要对方释放杀气,他就能判断出对方修为。“两个通窍境九重的高手!”

    “通窍境九重!”紫烟也吃了一惊,这样高的修为,他们俩联手都不是对手,何况还有两位。

    燕飞也不敢轻易向前,面对这样的高手,无论再怎么小心,也会被对方发现的。

    “紫烟,我有办法了!”燕飞想到了遁地诀,“抓紧我的手,然后闭上眼睛。”

    燕飞运转真气,遁地五里,向前穿行,大约走了十几里,慢慢向上潜行,一直到地面时,轻轻探出头,隐藏在草丛中,紫烟睁开眼晴,向外观看。

    这是一个深谷,谷中弥漫着杀气,但看不到武者的踪影,不过从杀气来判断,两名武者都在谷中。

    “南宫烈,留下断刀,我绝不为难你!”突然,一阵浑钟般的声音从高空传来。

    燕飞和紫烟仰头一看,这才发现在一座笔直挺立,拔地而起,外形象一把巨剑的山峰峰顶,站着一个人。

    “风扬!”燕飞和紫烟同时发现了,这个人正是在拍卖行见过的风扬。

    “风扬!你不用大言不惭,谁胜谁负还未可知!”

    “燕哥哥,这个风扬可真卑鄙呀,人家南宫烈出一百万金买的刀,他却来抢。”紫烟显然对风扬很不满。

    “风家人个个凶狠贪婪,毫无信义。风炎如此,风万清和风长明如此,风万里如此,如今这个风扬也是如此,我看风家恐怕气数尽了。”

    “燕哥哥,我们帮不帮南宫烈?”

    “看看再说,这个南宫烈也不是弱者,风扬想夺刀,没那么容易。”

    南宫烈和风扬,分别站在两座山峰的顶上,一动不动,但身上的杀气却越来越浓,片刻之后,两人都被一层白雾包围,身影在雾中若隐若现。

    南宫烈手中一口鬼刀宽背刀,显得狰狞无比,刀身散发着夺目的光芒。风扬手里一柄龙纹长刀,散发着阵阵寒气。

    突然,两人同时离开峰顶,飞身跃入空中,身体交错中一阵电闪雷鸣,火光四射,震坍了周围许多小山峰,烧焦了无数古木。

    火光散去之后,燕飞和紫烟发现,南宫烈和风扬依旧站在原来的峰顶,只不过调换了位置。

    “太快了!”燕飞在心里惊叹一声,转瞬之间,两人在空中对拼了七刀!

    风扬的衣服被刀划破了,布絮随风飘荡,仿佛在对主人嘲笑。

    南宫烈脸色有些发白,左胳膊上有血迹慢慢渗出。

    “南宫烈,我劝你还是要识实务,乖乖交出断刀,否则……”

    “呸!风扬,象你这种卑鄙小人,我懒得和你啰索,有本事就来吧!”南宫烈打断了风扬的话。

    “哈……,好,天堂给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却闯进来,那么我就成全你!”风扬说完,身体飞向高空,长刀飞舞,漫天的刀影从天而降,向南宫烈头上罩来。

    南宫烈不慌不忙,平举鬼头大刀,往上一顶。

    “轰隆隆……”

    南宫烈站立的山峰被压得粉碎,砗石四溅,几乎将燕飞和紫烟埋没。他们赶快换了个地方,继续观看。

    这时,狂躁的大地已经平静下来,南宫烈倒在地上,一手撑地,鬼头刀已经断成数段,脸色苍白无血,觜角鲜血渗出,浑身到处是伤口,血流不止。

    风扬的龙纹刀也断成两截,身上伤口很多,但明显比南宫烈轻,他拿着半截刀,站在南宫烈身前两丈多远的地方,身体在微微颤抖。

    “南宫烈,我给了你机会,可你不知好歹,现在,刀,我要,你的命,我也要!”风扬说话的声音在哆嗦着,不知他是因为内伤还是因为愤怒。

    “噗……”南宫烈吐了一口血,然后猛一用力站了起来,几股鲜血从不同的伤口流出,“风扬,我们南宫家的人,个个顶天立地,只有站着死,从不跪着生,来吧!不过我告诉你,这柄刀,是我们南宫家祖传之物,谁要是抢去,谁就要受到我们南宫家世世代代的追杀!”

    风扬也不多说,一步一步向南宫烈逼近。南宫烈的眼光异常平静,没有任何不安与恐惧。

    风扬举起了刀,他在积留力量,准备一举击杀。

    南宫烈己经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但他非常从容地面对这一切。

    风扬突然飞身一纵,便来到南宫烈的面前,半截龙纹刀带着凛冽的刀风,以闪电般的速度,砍向南宫烈的脖子。他嘴角挂着狰狞的笑容,仿佛己经看到南宫烈的头颅飞上了天!

    南宫烈盯着风扬的刀,连眼睛也不眨一下。

    一切就这么静止着,诡异无比!

    这时南宫烈忽然发现情况不对,风扬狰狞的笑容冻结在脸上,半截龙纹刀也一动不动。他再次观看时发现刀己变成冰刀,而风扬,己经成了一尊冰雕!

    燕飞和紫烟从地下跳了出来,惊得南宫烈目瞪口呆!

    “二位是?”南宫烈不知来人是敌是友,依旧非常冷静。

    “南宫前辈,我们是冰山剑宗弟子燕飞,那日在在拍卖行见到南宫前辈用一百万金拍下了断刀,今日见风扬来抢,故而杀死了风扬。”

    “哦……”南宫烈看了看燕飞和紫烟,见他们满脸诚恳,稍稍放下了心,取出一粒丹药服下,然后止住了血,“南宫烈多谢二位相救,这把断刀乃是我南宫家千年祖传之物,不幸遗失,经数年寻访,今日才找回。”

    南宫烈再次拱手,“燕公子之大恩,日后南宫家必会回报。我南宫烈今日发誓,除这把断刀,任何南宫家之宝物,燕公子若要,都可以给,南宫家任何人,都可受燕公子驱驶!”

    燕飞明白了,南宫烈还是担心燕飞也是冲着断刀来的。想想也是,在这个武者罕至的黑风岭中,哪会这么巧遇到呀?

    “南宫前辈不必如此,今日之事,我二人正好碰上,举手之劳,何需言谢呀!”燕飞也拱了拱手,“我们俩前几天误入黑风岭中,找不到出去的路,到处乱闯,刚好到了这里。”

    “哦,原来如此呀,是老夫多心了,燕公子见谅!”南宫烈惭愧地笑了笑,“那我们正好结伴同行!”

    “好!”

    说完,南宫烈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便在前面带路,朝黑风岭外面走去。

    两天之后,三人走出黑风岭,南宫烈对燕飞和紫烟是千恩万谢。分手之后,燕飞和紫烟又来到了雪城客栈。

    “二位住店?”一个伙计迎了出来。

    燕飞和紫烟从进入乱石林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加上现在的衣服又与原来不同,紫烟穿的也是男装,店伙计自然认不出。

    “住店!”燕飞掏出一张五千金金票递了过去。

    “二位,跟我来!”伙计将燕飞和紫烟领进了一间上等客房。

    夜晚,燕飞和紫烟二人都换上了一身黑色劲装,黑布蒙面,悄悄地离开雪城客栈,准备潜入魔刀门。

    一个多月时间,不知聂小山那儿有什么消息,从罗素口中得知,寒天城叶家是这件事情的主使,而雪月城风家则是直接参与者,他们今晚就是想了解风家的情况,然后,向风家报复!风家接二连三地找麻烦,燕飞岂能再容忍!

    燕飞和紫烟刚到魔刀门的大门口时,突然发现有三个黑影从里面飞跃而出,顺着小巷迅速向前疾行。

    “小山?”燕飞心里一惊。

    “就是小山!”紫烟肯定地说。

    于是,两人立刻紧随其后,在一个拐角的地方,一下子截住了三人。

    三个人一看前面两个蒙面人拦住了去路,立刻抽刀在手,“哗啦”一下三人散开,呈三角形,将燕飞和紫烟围在中间。

    长刀在黑暗中闪着寒光,携带着阵阵杀气,向燕飞和紫烟的身上狅砍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