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89章 大师兄
    第89章 大师兄

    随着一声“大师兄到”的喊声,风逸尘立刻收敛了刚才的狅傲与凶悍,恭敬地垂手而立。

    燕飞还发现,在场的所有魔刀门弟子都赶紧收刀而立,表情极度敬畏,而且眼光中还透着一丝恐惧。洪兴也是如此,他悄悄地将女儿洪紫嫣拉在他身后。

    看不到大师兄的身影,但空气中却弥漫着一层厚重的杀气,杀气中充满了淫邪和血腥味。

    杀气越来越浓,场中一些修为低的弟子己经被压得透不过气来,浑身冒汗,两腿打颤,有的直接跪在地上。

    燕飞暗中催动神龙引气诀,抵御杀气。这时,一团黑色的雰气,缓缓地飘来,那些杀气就是从黑雾中传来的。

    燕飞极目望去,只见黑雾中有一顶大轿子,或者说是一个小房子,但是没有人抬,慢慢向场中走来。

    “故弄玄虚!”燕飞看了看,发现大帅兄利用真元之气护住全身,不知他是怕遭人袭击,还是增加神秘感。

    轿子落到了地上,虽然声音不大,但却深深地陷入地下一尺,燕飞从轿中的气息判断,里面有三个人,其中两个是女人。而那个大师兄,修为应该到了通窍境八重,或者更高。

    “禀报大师兄,这两个妖人私闯我魔刀门,与门中叛逆勾结在一起,杀死我两名男弟子,奸杀我一名女弟子,请大师兄作主,为我门中弟子报仇!”风逸尘抢先说。

    一听风逸尘巅倒黑白,紫烟气得浑身发抖,就要往外冲,却被洪紫嫣紧紧拉住,洪兴也示意燕飞不要动。

    场中一片安静,突然“啪”的一声,一道黑影一闪,风逸尘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身体飞出三丈多远,牙掉了一地。

    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喘,风逸尘赶紧跑过来,跪在轿子前,低头不语。

    “不懂规矩的东西,谁让你说话了?”不阴不阳的声音从轿中传来,仿佛来自地狱。

    “大师兄,你吓着我了。”轿子里传出一个无比娇媚的声音,听得燕飞头皮发麻。

    “仙儿,都是这些不懂事的家伙,让我教训教训!”

    “大师兄,饶了他吧。”另一个女子的声音。

    “看在柔儿的份上,我就饶了他。”

    这些阴阳怪气,淫靡不堪的声音,让燕飞对魔刀门充满了鄙夷。

    魔刀门众弟子,包括洪兴在内,却都不敢表露出丝毫不满。

    “说,是谁勾结外人,杀我门下弟子的?”

    “是……是洪兴!”风逸尘这回毕恭毕敬,不敢多说一个字。

    “唰……”一道闪电,犹如一条毒蛇一样从轿子中飞蹿而出,盘在洪兴脖子上,闪闪发光。

    这时燕飞才看清楚,原来是一柄软刀,半尺来宽,薄如蝉翼,将洪兴的脖子锁住,发着冷光。

    洪兴头上冒汗,身体微微发抖,但他面色平静,一言不发。

    洪紫嫣脸色苍白,不敢说话。

    “真的吗?”大师兄不阴不阳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我冤枉,是他污陷。”洪兴很平静。

    “大师兄,他胡说!啊……”刚才和风逸尘一起跳出来的那位弟子抢着说,可话没说完便发出了一声惨叫。

    这时大家才发现,一条胳膊带着一股血飞上了天空。那名弟子弟子忍着巨痛,一句话都不敢说。

    “不长记性的东西,我最讨厌插嘴说话。”

    “太快了!”这是燕飞的第一感觉,软刀从洪兴脖子上飞出,砍掉那名弟子胳膊,又飞回洪兴脖子,整个就半息时间。

    除燕飞外,只有紫烟看清楚了,其他人根本不知道那名弟子的胳膊是怎么被斩断的。

    洪兴也只能从脖子的感觉猜到当时的情形,他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轻举妄动。

    “呜……”一阵阴风起,紧接着,一袭黑衣飘起,大师兄飞出轿子。

    “通灵境!”燕飞心里暗叫一声,他现在才看清楚。原来他的真气不是有意外放,而是没有刻意收敛而己。大师兄的修为已经到了通灵境,竟然和冰山剑宗的长老不相上下。

    只见大师兄身披黑色长袍,看不到腿和胳膊,头上带着一顶黑色大沿帽,遮住了脸,唯有一双眼睛放出一缕摄人的红光。

    大师兄仿佛在空中飘荡,象一缕幽魂。他查看了一下三个人的尸体,然后将眼光望向燕飞。

    “你是准?”

    “冰山剑宗弟子燕飞。”燕飞明白,眼前的这个大师兄,性情邪恶而又冷酷凶悍,但却并不偏听偏信,因此燕飞回答的很从容,没有一丝胆怯。

    “来做什么?”

    “奉冰山剑宗百里掌门之命,来给祝掌门送信。”

    “信呢?”

    “己经交给祝掌门。”

    “这三个人怎么回事?”大师兄用眼光瞟了一眼地上的三具尸体。

    “他们设计陷害我,没有成功,但却被人杀了。”燕飞回答的很简单,因为他相信,这个大师兄心里己有了答案,本来这个嫁祸的做法就不高明,漏洞百出。

    “你们听好了,了结个人恩怨,这个我没兴趣,以后不要烦我,更不要在我面前自作聪明!”大师兄鬼魅一样的眼睛扫过全场,软刀又如蛇一样消失了。燕飞从划过的轨迹判断,软刀应该在大师兄的袖子里。

    “不过,我警告你们!”大师兄突然将气势释放出来,立刻,每个人的头顶似乎都压了一座山,不是迅速压下,而是缓缓地压下来。

    众人感觉呼吸越来越吃力,心脏仿佛要跳出胸膛。这时,阴风又起,来杂着鬼哭狼嚎声,让人更加恐怖。

    魔刀门所有的人都跪下了,包括洪兴洪长老。他们不是自己要跪,而是被压的不得不跪!

    只有燕飞和紫烟站着,他们俩头上冒着热气,双腿发抖,嘴角渗出了血。

    想让燕飞低头,大师兄还做不到,当初万长空都没有做到!

    “任何人,都不能在魔刀门内动刀动剑!”说完,大师兄飞进轿子,飘然离去,几乎所有的人都瘫倒在地。

    雪城客栈位于雪月城中心,是雪月城最大的客栈,集酒馆,住宿,典当部,拍卖行于一体。

    在这里住宿,价格非常帛贵,一天要几千金。因为它的位置很好,处于魔刀门,将军府,城主风家形成三角形的正中间。

    在雪城客栈的一间上等客房中,燕飞,紫烟,聂小山,洪兴,洪紫嫣五个人在一起,个个面色凝重,空气显得很沉闷。

    “事情很明显了,这一切都是风逸尘在一手操纵,张成,鲁雄和马玲都是棋子。”聂小山将前后的事情分析了一下说。

    “不!”燕飞摇了摇头,“风逸尘有多大能力?整个事情汁划的很完美,他做不了。”

    “是,我同意燕公子的意见。”洪兴接着说,“凭着燕公子的修为和江湖经验,要下药很难,燕公子喝酒的地方也有问题。”

    “对呀,燕飞哥说的那个地方根本没有酒馆!”聂小山恍然大悟。

    “还有,这迷情散,相传是木剑州天狐门的独门丹药,他一个风家的公子,如何能弄到?”

    “洪长老,这风逸尘是?”

    “风家现任家主风万轩的儿子!”

    “雪月城风家,这就不奇怪了!”燕飞望了望紫烟,“这个风万轩听着很耳熟呀!你记得吗?”

    “风万轩……”紫烟回想了一下,“燕哥哥,我想起来了,一个多月前在黑风岭,风家五个人来围杀我们俩,我们杀了风长明,风万清,风万里,就这个风万轩跑了。”

    “你说什么?你们杀了风万里?”洪兴的眼睛瞪得又大又圆,死死盯着燕飞和紫烟。

    “他们想杀我,结果被我们杀了。”紫烟说得轻描淡写,可听到洪兴,洪紫嫣和聂小山耳中,却是震聋发馈呀!

    半天,三人才反应过来,洪兴给燕飞和紫烟拱手行了一礼,眼中满是尊敬。“燕公子,紫烟姑娘,尽管我一直把你们二人想成高手和天才,但还是低估你们了。”

    “洪长老……”

    燕飞刚想说话,却被洪兴含笑打断了。

    “雪月城风家,虽说是雪月城城主,但早己今非昔比了,他所依仗的,无非是三个人!”

    “第一个,五行六尊之一,风中之龙风成龙。他的修为,早己到了通灵境九重,但他常年仙游在外,己经有近百年没有回来过了,现在的修为也许己经突破到地仙境了。他虽然不回来,但他的威慑力在,因此雪月城,没人敢明目仗胆跟风家作对!这也是多年来没人去争雪月城城主之位的主要原因。”

    “洪长老,五行六尊是?”燕飞听父亲燕震阳说过,二叔燕震天也说过,但都没具体说,也许是燕飞以前修为太低,不可能与这些人有交集。但现在不一样了,燕飞己经是通窍境六重巅峰了,他需要知道这些。

    “云中之鹰云飞鹰,通天之剑柳通天,震地之雷雷震,水中之蛟水蚊龙,火中之凤火凤凰。这六人,都早已经是通灵境九重,也许现在已经有人突破到地仙境了。不过难越五行禁忌,很少有人见过他们。”

    “那风家第二个厉害的人是?”紫烟问。

    “风扬,通窍境九重,也不常出现,但风家有大事他必然会到。”

    “第三个就是铁胆金钩风万里。此人凶狠霸道,在风家一言九鼎,通窍境七重,常常欺凌一些小家族。真是报应呀,我就说风家怎么突然出了一位家主,原来如此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