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81章黑衣人落网
    “燕飞,你血口喷人!”吴月明对着燕飞怒喝一声,然后看向百里奇,“掌门,堂主,师父,你们不能听燕飞的一面之词,我冤枉啊!当日将燕飞打下铁崖山的人黑衣蒙面,他如何断定就是我呀?”

    肖剑和百里奇对视了一下,两人都露出了一丝微笑,没有说话。

    吴月明是吕坤的弟子,别人不说,他不得不说,燕飞指出袭杀自己的人是吴月明,那也是打他的脸,让他颜面尽失,燕飞如此武断,让他也很气氛。“掌门,肖堂主,吴月明说的不无道理,还请燕飞拿出让人信服的证据。”

    百里奇看了看燕飞,示意燕飞说出理由,当然,他和肖剑也想知道。

    “吴月明,你可以蒙面,可以改变容貌,甚至改变声音,但你不能改变你的气息!”

    “你……你……你胡说!”吴月明脸色大变。

    大厅中所有人都被燕飞的话震住了,由气息来分辨不同的人,不是没有可能,那必须要到通灵境以上,可燕飞行吗?如果燕飞说的是真的,那他也太逆天了。

    更震惊的还是百里奇,因为他知道,在通窍境具有这种能力,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武魂属性是土。他清楚地知道,燕飞是风火双性武魂,这己经是千年难遇的奇才了,难道?

    “吴月明,你可知罪!”肖剑突然厉声喝道。

    吴月明吓得打了个冷颤,“不……堂主,我冤枉,我冤枉呀!”

    “吴月明,那我问你,二十几天前,你们十二个人就被关进了执法堂,是谁告诉你燕飞是被蒙面黑衣人打下铁崖山的?我们执法堂许多弟子经过几天的调查才得知这个真相,你又是如何得知的?”肖剑的声音如一把利剑,句句刺进了吴月明心中,让吴月明无法反驳,也让众人恍然大悟。

    吴月明满眼惊恐,东张西望。

    “吴月明,你在找剑浩吗?想让他来救你吗?”肖剑冷声问道。

    “是……哦……不……”吴月明语无伦次,这时他才发现,执法堂不见剑浩的踪影。

    “吴月明,剑浩触犯门规,已逃离我冰山剑宗,现为我剑宗叛逆!百里掌门已下追杀令,纵使他逃上青冥天域,也要将他抓回处斩,己正门规,你还不认罪吗?”

    “堂主,掌门,弟子错了,弟子都是被剑浩长老,哦不,被剑浩逼的呀。”吴月明“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向百里奇一边磕头一边哭诉。

    “逆徒!”突然吕坤大喝一声,一掌向吴月明拍去。

    “咚……”一声巨响,电闪雷鸣,执法堂的屋顶竟然被震出一个大洞,瓦砾变成粉沫,房梁烧焦的气味充满大厅!

    “吕护法,吴月明该怎么处置,必须听肖堂主和百里掌门的。”

    原来是杨乾挡住了吕坤这一掌,吴月明已经吓得瘫倒在地。这一掌要是拍在他身上,恐怕他一下子就变成一块肉饼。

    “掌门,堂主!”杨乾跪倒在地,“弟子教徒无方,愧对掌门师叔,愧对堂主,弟子甘愿受罚。”

    “杨乾,此事与你无关,你先起来。”百里奇又看了一眼吴月明,吴月明立刻感到巨大的气势压了过来,“吴月明,你是如何和剑浩合谋欲杀害同门弟子燕飞的,还不从实招来!”

    “掌门,我说,我说。”

    吴月明来自白水城人,是寒门弟子,他从小聪慧,资质上乘,十三岁时己经气武境五重了,这要是在大家族,肯定被视为天才,是重点培养对象。可是他们家穷,父母亲省吃俭用,几乎卖掉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也买不到几粒好的丹药,所以十三岁以后,他修为提升很慢,不过他还是凭着自己的努力,十年前进入了冰山剑宗内门,成为执法堂的一名弟子,拜在右护法吕坤门下。

    吴月明进入内门后,不分昼夜地苦修,付出了比别人大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努力,修为提升也很快,很受师父吕坤的赏识。

    可是,每次同门弟子切磋武艺时,他都很自卑,因为别人的剑,大多数是天级上品,再差也是天级中品,而他只是一把铁剑,连地级都不是,他的剑就根本不敢碰别人的,他只能依靠精妙的剑招,他一直梦想着能和其他师兄弟一样,能有一柄天级上品剑。

    二十几天前,他将自己十几年在内门积攒的所有功劳点都拿出来,去炼器阁,想兑换一柄天级上品剑,实在不行中品也可以。

    炼器阁的弟子将他的功劳点看了看,眼中充满了鄙夷,阴阳怪气地说,“你以为我们炼器阁是铁匠铺,你这功劳点兑换废铁还行,赶快滚开!”

    吴月明一听大怒,“你再说一遍?”

    “哈……”对方一听大笑起来,“叫花剑吴月明,你以为你很了不起吗?有本事和我陆天上挑战台!”

    “叫花剑”是背地里有人给吴月明起的外号,吴月明怒火上升,“上就上!”

    当吴月明来到挑战台时,台前围了很多弟子,显然是陆天叫来的。吴月明气得血气上涌,一出招就狠辣无比,却没想正中陆天下怀。

    两人都是通窍境七重修为,若是吴月明用巧招,陆天未必能赢他,可是全力硬拼,只一剑,吴月明的铁剑断成三截。

    挑战台上,兵器一毁,便胜负已定。

    “众位师兄弟,今天让他家失望了。”陆天尖锐的声音在挑战台上响起,“我没有想到叫花剑吴月明太差了,陆天一剑败月明呀!”

    “哈……”众人都轰笑起来。

    吴月明不知自己是怎么离开挑战台的,他对武修之途己经有些心灰意冷,贫寒之家的弟子,本就不该走上武修之路,他拿什么和别人去拼呀!

    就在这时,剑浩长老找到了他,并且说可以给他一柄天级上品剑!

    “剑长老,你让我去做什么?”吴月明心里清楚,没有白得的富贵。

    “杀一个人。”

    和吴月明猜想的一样,到底要杀谁呢?他不敢贸然去问,如果问了,就必须答应,否则剑浩绝不会放过自已。

    吴月明想,剑浩想让他杀的人,有两种可能,一是厉害,他有可能会死在那人手里,但如果剑浩先把天级上品剑给他,他就有胜算,第二种就是这个人身份特殊,剑浩不敢自己动手,那他一个小小的执法堂弟子,更不敢自己动手了。

    可是,天级上品剑的影在总在他眼前晃,陆天得意忘形的身影总在他眼前晃。

    “杀谁?”说这句话时,吴月明闭上了眼睛。

    “哈……,好!我没有看错你!”剑浩笑了起来,“燕飞!”

    “啊?”吴月明暗叫一声,心里发凉,他明白自己走上了不归路。

    燕飞,本届以外门第一的身份进入内门。任何一届的第一,都是天才中的天才,都是宗门重点培养的对象。

    杀了燕飞,宗门一定会惩罚他,谁都保不了他。可要是不杀,剑浩马上就会杀了他。剑浩不敢杀燕飞,但他一定敢杀自已,自已仅仅只是内门一个普通弟子,只是人人嘲笑的叫花剑吴月明。

    但是他还是留了后手,只是将燕飞逼下悬崖,如果燕飞有奇遇大难不死,便是自己的转机。

    “师父,堂主,掌门,弟子知罪,弟子错了,燕飞师弟如今大难不死,求掌门,堂主饶过弟子这一次,弟子以后再也不敢了。”吴月明满眼泪水,不停地磕头。

    “逆徒!”吕坤用颤抖的手指着吴月明。

    “师父,弟子辜负了您的培养,请师父救救徒儿,徒儿以后一定给师父争光。”

    “哎,你还有以后吗?”吕坤也流出了泪,他一五一十地将这十几天发生的事告诉了吴月明。

    听完了吕坤的话,吴月明擦干眼泪,反而显得异常平静,“堂主,掌门,我吴月明认罪,甘愿受罚。”

    执法堂门前,几百名弟子站在下面,但异常安静,鸦雀无声,吴月明赤着上身,跪在刑台上。

    一名执法弟子端着一个盘子,盘子里平放着五柄短剑。清晨的阳光照得剑闪闪发光,叫人更是增加了几分寒意。

    吴月明被判五剑穿身。

    吴月明非常平静地拿起了一柄剑,他朗声说道,“赵胜兄弟,我吴月明对不起你,这一剑还你,你在天之灵安息吧!”说完,一剑从自己左肩进,后背出,一股鲜血喷涌而出,顺着吴月明的身体流到刑台上。

    他又拿起了第二柄剑,这一剑向燕震天谢罪,从右肩插入,鲜血又将吴月明右边身体染红。

    台下的燕飞昂首望天,泪如雨下。“二叔,你安息吧!”

    当吴月明将最后一剑插入自己身体后,整个成了血人,但他没有倒下,屹然如山一般跪在那儿苍白的脸上映满了血。而平时叫他叫花剑的那些弟子,都偷偷地低下了头。

    刑台下几百名弟子,没有一人说话,他们都觉得,满身是血的吴月明,今天异常高大!

    燕飞对吴月明己经没有了一丝恨意,吴月明也挺可怜的,为了一柄天级上品剑,受五剑穿身之刑。

    “聂叔父,二叔,胜弟,我一定手刃剑浩,为你们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