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80章 燕飞归来
    第80章 燕飞归来

    “哈哈哈哈!”剑浩狰狞的笑声携裹着凌厉的剑风向紫烟弱小的身体刺去。

    突然,远处的天边一片通红,万道霞光从天而降,将紫烟罩在其中。

    剑浩的绿玉剑虽然攻势凌厉,但碰到这万丈霞光时,仿佛掉进了无底深渊,没有一点声息,顷刻之间,便被化解的无影无形。

    “百里奇!”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心中暗叫一声。

    “剑浩,你好大的胆呀!”百里奇用手一指剑浩,大声喝道。

    “哈……”剑浩大笑几声,笑声中充满了愤怒,他忽然向百里奇刺出了一剑。

    百里奇不慌不忙,双掌平推,一股飓风袭向剑浩。

    剑浩在空中一个翻身,向相反的方向疾驰而去,转眼间便消失在远处的天际。

    他逃走了,百里奇没有想到,剑浩这一招真正目的是为了逃跑,想再追已经来不及了。

    铁崖山上,燕震天,聂威,赵胜三人的尸休整齐地摆放着。

    聂小芸抱着父亲的尸体悲痛欲绝,有好几次昏迷过去。聂刚痛苦的瘫倒在地,两眼呆呆地望着前方。燕震阳仿佛苍老了许多,无力的站在悬崖边上。在他的旁边,紫烟如同一座雕塑,痴呆的望着悬崖下的魔域黑海,她一动不动的已经站了好几个时辰。

    百里奇已经修行了一百多年,见过太多的死伤,但对于燕家突然遭此横祸,心中也是痛苦不已,悔恨交加。如果自己当初果断的将剑浩关押,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时间在痛苦中慢慢流过,呜咽的寒风仿佛在诉说着人生的无常。

    “紫烟,你在这儿都站了五天了,我们回去吧,飞儿命该如此。”燕震阳虽然在劝紫烟,可自已已经泣不成声。

    “不,我要等燕哥哥,他一定会来的,他答应过紫烟,永远不会离开紫烟的。”紫烟没有回头,也没有动,仍然是痴呆着望着魔域黑海。

    “哎,傻孩子。”燕震阳实在不知道他该说什么,因为他的内心比谁都痛苦。失去了儿子,失去了弟弟,失去了过命的好兄弟,五天时间,己经让他的头发全白了。

    “紫烟妹妹,我们回去吧。”聂小芸步履蹒跚地走过来,“我知道你想燕飞哥,我也想,想让燕飞哥回来,可是,可是……”聂小芸心中一阵悲痛,说不出话来。

    “小芸姐,燕哥哥还活着,真的。”紫烟终于回过头,望了望聂小芸,又望了望众人,“我能感觉到,这里有燕哥哥的气息,真的,燕哥哥真的活着,我要等他回来。”

    又过了五天,铁崖山顶只站着紫烟孤零零一人。燕震阳回去了,他要安葬二弟燕震天,他的肩上还有燕家,燕家的新仇旧恨。

    聂刚和聂小芸回去了,聂家不能就此垮了,他要挑起来。剑浩再强大,聂刚也不会忘记报仇,他死了,还有儿子聂小山,大哥的仇一定要报!

    其实,铁涯山上还有一个人,只是没有人发现,十多天来,他一直在默默的关注着这一群人,尤其是关注着紫烟,他正是百里奇。

    又不知过了几天,阵阵海风吹乱了紫烟的头发,她突然叫了起来,“燕哥哥,燕哥哥,是你吗?你在哪?”紫烟顺着铁崖山奔跑起来,边跑边喊。

    远处的百里奇默默地流出两行热泪,多么痴情的孩子呀!

    “燕哥哥,你快出来呀,你在哪,我是紫烟,我闻到你的气息了!”

    “紫烟,是你吗?”海风中突然传来一声回应。

    “燕哥哥!”紫烟一声尖叫,传遍整个铁崖山,到处都在回响着“燕哥哥”这三个字!

    一个少年仿佛从地下蹿了出来,迅速的飞向紫烟,他正是燕飞。

    紫烟也飞了起来,两人在空中拥抱在一起,在半空中慢慢的旋转。

    仿佛一切都停止了,仿佛一切都消失了,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了他们俩,这个世界,只属于他们俩,日月星辰在围着他们旋转,风云山川在围着他们旋转,魔域黑海的巨浪也在为他们奏乐。

    他们紧紧的拥抱着,生怕一放手对方就会消失。他们疯狂的热吻着,好像要将对方融进自己的身体中。

    百里奇看着这一切,惊讶,兴奋,感动,说不清,道不明,止不住的泪水在哗哗的流着,他想说很多话,他想喊,想大声的喊,想兴奋的呐喊,但他说不出来,只有高兴的眼泪。

    原来,燕飞在石屋中,想尽办法,始终找不到出去的路,正当他无计可施时,他突然想起,在去黑风岭时,父亲燕震阳给了他两粒丹药,记得当时父亲说,这两粒丹药可以让通窍境的武者直接提升一重修为,他赶紧取出了须弥戒,找到了上品龙胆通血丹和中品红鳞血参丹。

    他在这间石屋中已经耽搁了太多时间,于是立刻服了龙胆通血丹,果然,体内天龙赤血被激活了,血气很快贯通了所有筋脉,只一天时间,修为就突破到了通窍境五重。

    两世武修的他明白,丹药提升修为有很大的局限性,于是他又用一天的时间,借助灵石,将修为巩固在通窍境五重大成境界,然后再服用了中品红鳞血参丹,同样在一天后,利用灵石将修为巩固到了通窍境六重大成境界。

    燕飞在石屋中,不分昼夜地修炼遁地诀的第二层。第二层的难度比第一层要高出许多,怪不得地鼠门的许多弟子都止步于第二层,连当年的司空远也只修炼到第三层,看来光有修为还是不够,还要靠悟性。

    燕飞也不知道修炼了多长时间,他只知道经历了无数次的失败,要是平时,他也许早就放弃了,可在这里他别无选择,只有一味地修炼,而且只能修炼,只能成功,必须成功。

    终于,在耗费了无数丹药和灵石之后,修炼成功了第二层,一下子可以遁地三十里!而在三十里的地下,他终于找到了没有岩石的通道。

    “紫烟,你一直在这?”燕飞看着紫烟消瘦的面孔,深陷的眼窝,感到一阵心疼。

    “燕飞哥……”紫烟突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无尽的委屈、悲愤、痛苦,一下子涌上心头,她想给燕飞说许多话,告诉他许多事,可每次都在说出第一个字时,总是泣不成声。

    她就这么大哭着,整整哭了一个多时辰,泪水湿透了燕飞的衣服,一直到眼里没有了泪水,流出了血丝,才止住了哭声。

    终于,紫烟用哽咽的声音将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燕飞,燕飞的心由伤心、痛苦再到愤怒,虽然他来这个世上不到一年,可是原来的记忆,近来的亲情,让他一想起燕震天、聂威、赵胜的面孔时,心就如一把钢刀在绞,刺痛的厉害。

    生死兄弟,至亲长辈,一下子离开了人世,这一切,都是那个黑衣人,以及他幕后的那个人。

    “纵然你有天大的能耐,我也要将你碎尸万段!”燕飞牙关咬的“咔咔”直响!

    “紫烟,我们回去!”

    “好!”

    燕飞和紫烟刚回到冰山剑宗内门燕飞的住处,执法堂的一位弟子过来说,百里掌门和肖堂主请燕飞过去。

    燕飞从紫烟口中得知,百里奇多次救了他们,他也想明白了,那天在观武台上袭击自己的不是百里奇,而是剑浩。因此,他对百里奇充满了感激之情。

    “紫烟,你休息一下,我去了结一些恩怨。”

    “燕哥哥,我陪你去吧。”

    “不用了紫烟,是去执法堂,不会有事的。”

    “燕哥哥,你要多加小心。”

    两人依依不舍地分开。

    燕飞刚出了房子,一个身影出现在眼前。

    “方长老。”

    “天君,我已查清,袭击天君的黑衣人是……”方周交给燕飞一张纸条。

    燕飞看了看,记住了纸条上的名字,然后用手一捏,纸条立刻化为灰烬。“多谢方长老!”

    方周一拱手,“天君不必客气,这是我份内之事,天君若有差遣,我方周随时就到!”说完,方周遁地而走。

    执法堂中,百里奇坐在正中间,其余人都站在两旁,有肖剑、闻达、断铁山等三位副掌门,也有杨乾、吕坤、柳一帆、陈风等各位长老,气氛显得异常严肃。

    百里奇示意燕飞站在左边。

    “是,掌门!”燕飞一拱手站在左边最后一位。

    “杨护法,带人!”

    “是,掌门!”杨乾大喊一声,“带人!”

    只见有十二个人被执法弟子带到了执法堂,站在正下方。

    “肖堂主,宣读门规!”

    “是,掌门!”肖剑立刻将门规宣读了一次。

    “你们十二个人当中,是谁违反了门规!”百里奇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夺人魂魄。

    堂下的十二个人都低头不语。

    “赵玉、韩龙、吴月明!”百里奇念了三个人的名字,让三人同时打了个冷颤,他看了看三个的表情,发生了这么多事,他已下定决心,要是查不出来,便将三个全部杀掉,以正门规。“上前一步,其余九人,退后一步!”

    十二个人都战战兢兢地向前或向后各走一步,因为他们已经感觉到,百里奇今天的语气中充满的已经不是怒气,而是浓浓的杀气,也就是说,百里奇要大开杀戒了!

    燕飞的眼光恶狠狠地望了一眼吴月明,他对地鼠门非常佩服,这个吴月明的气息和当日那个黑衣人果然一模一样。

    百里奇将燕飞的举动看在眼里,马上明白过来,在暗自佩服燕飞的同时,心中也一阵释然,长出了一口气。

    “燕飞,当日袭杀你的人就在他们中间,我想你最能识别出他们吧。”

    “是,掌门!”

    肖剑心中有些狐疑,燕飞真的能辩认出来吗?要是错了怎么办?百里奇轻轻地对着肖剑微笑了一下。

    燕飞从众人面前轻轻走过,他能感觉到,每走到一个人跟前,这人就非常紧张,因为他的决定将对这些人是致命的。他偷眼观看了一个吴月明,他的侥幸和不安都写在脸上。

    这就是遁地诀的威力,燕飞忽然有些明白了,他发现每个人身上的气息都不同,一般人是感觉不到的,修炼了遁地诀的人感觉非常明显,地鼠门果真神秘啊!

    突然,燕飞停下来,用手一指,“吴月明,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袭杀我,害得我二叔燕震天,叔父聂威,师弟赵胜身死!”愤怒的声音震得屋顶的瓦砾“嗡嗡”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