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78章 黑衣人到底是谁
    第78章 黑衣人到底是谁

    “我是紫烟,我没有闯你们冰山剑宗,我要去铁崖山。”面对百里奇凛厉的气势,紫烟没有一丝畏惧,只见她脸色苍白,满眼泪水。

    “妖女,你还狡辨!私闯研经阁,就地处死!”剑浩突然大声喝骂,同时释放出摄人的杀气,直逼紫烟和燕震阳等人。

    尽管紫烟的修为让在坐的众人都感到逆天了,但她必定还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和剑浩这样的一代宗师相比,还差得很远。不过紫烟望着剑浩,毫不退缩。

    剑浩的杀气大部分都射向紫烟,紫烟的嘴角己经渗出了血。

    燕震阳等几人想去帮忙,可是在剑浩的杀气笼罩下,连话都说不出来,更不要说相助了。

    剑浩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狞笑,在心里狠狠地说,“妖女,你不是很逆天吗?那好,我今天就废了你!”他在杀气中己经加了两成灵力,灵力化作剑气,攻入紫烟的经脉中,紫烟的经脉己经开始受损。

    剑浩的阴毒手法,场中其他人都没发觉,以为仅仅是想用杀气震摄一下紫烟,但百里奇却看得清清楚楚!

    “难道是他?”百里奇忽然想到那天在观武台上的一幕,以前的他绝对不会相信,作为内门的十大长老之一,会去偷袭一个外门弟子,尽管那已经是事实了,但百里奇还是不愿意相信。可今天发生的这一切,从前面剑浩想暗下杀手,到现在执法堂中暗剑伤人,他不得不相信。“若真的是剑浩,该怎么办?”剑浩可是闫无极的弟子呀!百里奇心里矛盾异常。

    “燕哥哥,我来找你了。”紫烟在剑浩剑气攻击下,不但没有感到疼,反而在心里有了一丝轻松。当他听到燕飞被黑衣人打下悬崖,生死不明时,仿佛五雷轰顶,痛不欲生,一切对她己经毫无意义,她苦的是心,痛的也是心。现在,她能感觉到剑浩的剑气就要攻入心脉,心脉一断,非死即残。但她一点儿也不害怕,她唯一遗憾的是,没有再见一眼燕飞哥哥,所以她满含泪水,但她同时又高兴,因为死了后她一定会见到她的燕飞哥哥,她又非常开心。

    众人看着紫烟的表情,梨花带雨,让人怜爱。唯有剑浩,显得阴冷无比。

    “当啷”一声,金铁相碰,就在剑浩的剑气马上要刺断紫烟的心脉时,被一股强大的灵力击碎,剑浩被震得连退几步,紫烟摔倒在地。

    其他的几个长老这时才恍然大悟,都面带鄙夷地望着剑浩。

    剑浩脸上表情异常丰富,内心更是愤怒无比,可他内心有愧,不敢发作,只好强压怒火,质问百里奇。“百里副掌门,这个妖女打伤我宗门弟子在前,私闯研经阁在后,这哪一条都该就地处死,副掌门为何要坦护这个妖女!”

    “剑浩,请你说话注意点,闫掌门己经把宗门中的事都托付给了百里阁主,现在百里阁主就是我们冰山剑宗的掌门!”肖剑厉声说到。

    “在我心中,冰山剑宗的掌门永远是闫掌门!”剑浩狅傲无比。

    “剑浩,你好大的胆!你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吕坤早已看不惯剑浩的行为,厉声喝问。

    “正因为这里是执法堂,我才要问个明白!”剑浩毫不退让。

    “啪!”突然一声巨响,大家回头一看,原来炼器司的堂主断铁山的座椅碎成了粉末,只见他圆睁双目,如箭般的目光射向剑浩,让剑浩滴灵灵打了个冷颤,紧接着断铁山强大的杀气压得剑浩不得不低下头。剑浩按职位是断铁山的属下,今天他的行为已经让断铁山非常生气,但断铁山是出名的严守门规之人,在执法堂,没有闻达、肖剑和百里奇的允许,他是不会说话的。

    闻达也是脸色铁青,一直没有说话,不过众人还是能感觉到他的愤怒。

    百里奇没有理会剑浩,他强压住内心的怒火。“陈风长老,受伤弟子的伤势如何?”

    “回掌门,伤势都很轻,现已无碍。紫烟姑娘显然不想伤我剑宗弟子,只是防卫,出手很轻,不过叶浩然……”

    “叶浩然怎样?”剑浩一听,立刻打断陈风,只要是对紫烟不利,剑浩马上来了精神,显然没有把断铁山、闻达、百里奇这些师叔们放在眼里。

    陈风闭口不言,怒视着剑浩。

    剑浩半张着口,发现场中所有人都对自己不友善,只好向后退了半步,低头不语。纵使他再仗着自己是闫无极的得意门生,也不敢犯了众怒。

    “叶浩然伤势较重,损筋断骨。”

    “损筋断骨,损筋断骨呀!”剑浩又突然跳了出来,飞扬跋扈的表情尽显无疑,“大胆妖女,竟敢私闯我冰山剑宗,重伤我剑宗弟子,百里掌门,我想问一问你,为何要阻止我杀这个妖女?”剑浩狂傲无比,语气极其嚣张。

    百里奇终于忍无可忍,“啪”一拍桌子,“剑浩,你可知罪!”巨大的声音震彻天宇,无边的怒气弥漫了整个执法堂,双眼如两支冰剑,直刺剑浩。

    剑浩不由得生出了一股恐惧,心中已经颤抖不已,他从来没有见过百里奇发怒,而现在发现,百里奇的气势,不比闫无极弱呀。

    不止是剑浩,连断铁山和闻达,都没有见过他这个二师兄百里奇发这么大的火呀!那种夺人心魄的杀气,让他们两人都要喘不过气来。

    “剑浩,你可知罪!”百里奇又冷冷地说了一次,只见一柄虚幻的剑,已经悬在剑浩的头顶。

    “弟子……弟子……冲撞掌门,弟子知罪。”剑浩在百里奇的强大气势下已经显得非常弱小了,只有他清楚,头顶的这把剑,随时都可以将他斩成碎片,只要百里奇心念一动就行。

    “不,你不是冲撞掌门,你是无视我冰山剑宗门规,这里是执法堂,不是你的炼器司!”百里奇怒气未消,连断铁山心中都有一丝颤抖。

    “是,是,弟子知罪。”剑浩心中已经非常害怕了,咆哮执法堂,若是百里奇追究,那可是大罪呀,当场将他斩杀也不为过,再加上今天他犯了众怒,即使闫无极回来,也是百口莫辩呀。“弟子知罪,弟子一定改过,求掌门师叔恕罪。”

    百里奇收回了目光,他现在还不想为此事和剑浩计较。“吕坤,叶浩然是你的弟子,你的意见?”

    “回掌门,叶浩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出手想轻薄紫烟姑娘,然技不如人,有此结果,罪有应得,与紫烟姑娘无关。

    百里奇看重紫烟,众人都心知肚明。不要说百里奇,在场的人,除了剑浩,谁不喜欢紫烟呀,小小年纪,资质如此逆天,真是千年难遇的奇才呀,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位尊者。若冰山剑宗有此弟子,那一定会成为五行大陆第一宗门。

    “你是何人,为何半夜来我冰山剑宗?”百里奇望着燕震阳问。

    细心的人已经听出来,百里奇问的是“来”而不是“闯”,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剑浩这回是真的不敢再开口了。

    “寒天城外七城燕家家主燕震阳。”燕震阳尽管修为在这里是很低的,但他说话不卑不亢,这是燕家人一直具有的傲骨,“也是燕飞的父亲,我儿掉下铁崖山,活,我要见人,死,我要见尸骨!”燕震阳说罢,老泪纵横。

    “燕家主,燕飞之事,是我之过,我现在在冰山剑宗执法堂向你承诺,此事定会给燕家主一个交待。”

    “多谢百里掌门!”燕震阳向百里奇拱了拱手。

    “赵胜、聂小芸!”

    “弟子在!”两人同应道。

    “你二人立刻带领燕家主去铁崖山寻找燕飞!”

    “是!”两人又是同时答应,不过这一次的声音比刚才大多了。自从进入了执法堂,他们二人心中一直忐忑不安,现在终于放下心了,掌门并不追究他们的过错。

    天已经亮了,闹了半夜的闯山风波也终于结束了,冰山剑宗的执法堂中现在只剩下肖剑和百里奇,闻达虽然是掌管执法堂的副掌门,但大小数点事务却由肖剑处理,他只是坐镇而已。

    “肖堂主,黑衣人调查进展如何?”

    “回掌门,可以确定在三个人身上。”

    “三个人?”

    “对,是三个人。”肖剑非常肯定,”你让我特别注意的那个马鸿飞,他向我以性命保证,肯定在这三个人当中。”

    百里奇长舒了一口气,“好啊,三个人就好调查了。”闫无极说如果调查不清楚,那么一个不留,百里奇无论如何是不愿意这样做的,所以他的压力很大。

    “这三个人是赵玉、韩龙、吴月明。”肖剑的心中并不轻松,他说出了三个人的名字。

    “赵玉?”百里奇惊问。

    “对,是他,而且他是第一个。”

    百里奇又一个子陷入了沉思。当日在观武台上暗下杀手的,很有可能是剑浩,这一次袭击燕飞等人的又很有可能是赵玉,他们一个是闫无极的得意门生,另一个是闫无极的关门弟子。若真是他们做的,他可以肯定,闫无极一定会大义灭亲,但之后呢?

    之后,闫无极一定会受到影响,甚至于一蹶不振。冰山剑宗可以没有他百里奇,但不能没有闫无级呀。

    “百里掌门,事情没查出了之前,什么都有可能,掌门不必过于担心。”肖剑显然已经知道了百里奇在担心什么。“韩龙是杨乾的弟子,吴月明是龙渊的弟子。“

    “只好这样了。”百里奇点了点头。

    “掌门,掌门!”忽然吕坤慌慌张张地跑进了执法堂,“剑浩不见了!”

    “你慢慢说。”百里奇在众人离开后让吕坤盯着剑浩。

    “我一直跟着剑浩,亲眼看到他进了炼器司。半个时辰之后,里面出来一位弟子,我一问,他说根本没有看到剑浩长老。我急忙进去找,结果没有了剑浩的踪影。”

    “他能去哪儿呢?逃走?不可能,事情还没有结果,他不会逃的。”百里奇思索着。

    “百里掌门,会不会去?”肖剑望了望铁崖山的方向。

    “不好!”百里奇惊叫一声,“多长时间了?”

    “大约一个时辰。”

    “肖剑,你继续调查此事。”百里奇话还没说完,人已经消失在黎明的曙光中。

    百里奇这回是真的有些急了,在冰山剑宗一下子出现两个千年难遇的武修奇才,那是冰山剑宗天大的机遇呀,可如果毁在他百城奇手里,他将如何面对掌门,面对师尊呀。

    新书《三国之龙腾并州》也已开始更新,喜欢历史、军事类小说的读者希望去点击,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