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73章 地鼠门
    第73章 地鼠门

    “地鼠门?”燕飞一惊。

    “天君知道我地鼠门?”为首的灰衣人恭敬地问。

    “一千多年前,青冥天域,天、地、神、鬼、魔五大宗门。”燕飞看了看这一群灰衣人,“莫非你们就是那个地鼠门?”

    “天君……”灰衣人突然给燕飞磕了三个头,一下子泣不成声,“天君……天君还没有忘记我们呀,我们在这儿被困了一千多年了,时时刻刻盼着天君来解救呀……”

    所有的灰衣人都哭了起来。

    燕飞现在明白了,他们口中的天君应该是碧天君,他在天域时曾听说碧天君和地鼠门掌门司空远是过命的兄弟。如果现在自己说不是天君,恐怕这些人要大失所望了,反正自己也得碧天君的神剑和这诛仙剑法,于是就说,“大家都起来吧,我不是天君,我只是天君传人。”

    “天君传人就是天君,破万魔阵的人只有天君。”灰衣人示意众人起来,对燕飞说,“当年我们地鼠门被逼到这里,对方想将我们整个宗门斩尽杀绝,怎奈我地鼠门的掌门司空远虽然身负重伤,但依旧拼死带着众弟子遁地三十里,让追杀者无计可施。那些人没有办法之下,就布下了这座万魔阵,掌门临死时说,这个阵只有天君的诛仙剑法可以破。若是我地鼠门还有出头之日,必是天君或其传人有幸来此,否则,便是上天注定我地鼠门有此一劫,也是我地鼠门的命运。”

    燕飞突然想到,这地鼠门被困这里一千多年,难道和一千多年前的那场天域大战有关?“你们是什么时候被困在这里的?”

    “天君……”灰衣人又是泪流满面,“天君,我们被困这里整整有一千多年了。当时的弟子早已作古,自从司空掌门死后,我已经是第十一位掌门了,此处离地面三十里,地方又小,一千多年来,我们仅靠着很少的一些灵矿修炼,修为提升特别慢,灵矿又眼看要用完了。”

    说到这里,灰衣人看了看下面这四十多个人,“老朽无能,老朽端木横无能呀!”他突然仰天长啸。

    “掌门!”众人齐声叫着,然后都跪了下来。

    “端木掌门,到底是?”燕飞问。

    “天君,多谢天君!”端木横又向燕飞施了一礼,擦干了泪水,示意众人都起来,“天君,我地鼠门当初是何等辉煌,弟子数以万计,掌门司空远带领弟子们逃到这里时,也有上千弟子,可到了我手中,只有这些人了。若是我地鼠门在我手中灭绝,我如何去见历代掌门呀,我有何面目去见他们呀?我死不足惜,但我地鼠门不能到我手里断送呀。现在好了,破了万魔阵,我地鼠门终于可以重见天日了,我地鼠门一定可以重振往日雄风!”

    “地鼠门可以重振雄风,我天龙门也一定可以重现往日辉煌,而且,我一定要让天龙门成为天域第一宗门。”燕飞心中暗暗发誓。

    一千多年前,青冥天域有五大宗门,分别是天龙门,地鼠门,神剑山庄、鬼刀派、魔云教,并称天、地、神、鬼、魔。人们常说的南北天域四大宗门中没有地鼠门,是因为地鼠门的修为都不高,除了掌门司空远的修为到了地仙境外,其余人没有进入地仙境的,这在天域来说实在不值一提。但是,四大宗门的掌门以及高层,从来没有小视过地鼠门,包括龙啸天,柳无形、南宫雁、姬夜雪等目空一切的一代宗师,也从不敢小视地鼠门。

    因为,地鼠门除了匪夷所思的遁地术之外,还有一种能力,那就是令人非常赞叹而又恐惧的探查能力。无论多复杂的事情,地鼠门总会查个水落石出,而且与真相没有丝毫之差。所以说,你干的任何事情,在地鼠门眼里,都是一清二楚,没有丝毫秘密。

    “端木掌门,你可知一千多年前天域那场大战?”燕飞一直觉得当年四大宗门之间的那场大战一定有更大的原因,或者说更大的阴谋,南北天域四大宗门,不可能因为打伤几个弟子,发生那样的大战,那可是毁天灭地之战呀。

    “天君,这一千多年来,我地鼠门一直传下掌门遗命,若是重现天日,哪怕只剩一人,也要查清那场大战的真相,因为那是当年一位恩人所托。”端木横两眼放光,说话掷地有声,立刻看不到刚才脸上的沮丧,取而代之的是无限自信的表情。

    “不知是何人所托?”燕飞问。

    “天君见谅。”端木横向燕飞一拱手,“掌门遗命,真相大白之日,方可说出她的名字。

    “端木掌门勿怪,是我鲁莽了。”燕飞歉意地笑了笑。

    “天君,不知宗师现在如何?”端木横问。

    燕飞明白,他问的是碧天君,“早在一千多年前那场天域大战中殒命了。”燕飞想起了那场无法形容的惨烈之战,一张张面孔浮现在眼前。那些不畏生死替他挡刀剑的长老,那些明知是死也挥剑向前的弟子,还有一直和他战斗到最后一口气的霜儿,不觉黯然泪下。

    “天君不要伤心,我端木横一定会将当年之事查个水落石出,到时天君定会将那些有阴谋的无耻之徒一一斩尽杀绝!”

    “端木掌门,此事已经过去了一千多年了,龙啸天、司空远、柳无形、南宫雁、姬夜雪已经作古,五大宗门恐怕已经荡然无存,要查清楚谈何容易呀。”

    “哈……,天君,莫说过去了一千多年,即使几千年、上万年又如何?我地鼠门也一定会查清楚的。当年一战,表面看上去我地鼠门被逼到了这里,可实际上,我门中有许多地子还在外面,只不过无人号令而已。只要我地鼠门大旗一展,各处的弟子会纷纷而来,没有我们查不清的迷案。”端木横豪迈之气尽显。

    “好,那就麻烦端木掌门和地鼠门众弟子了。”燕飞朝众人一拱手。

    “愿为天君效劳!”众人异口同声。

    “王长老,你带几个人去探查一下外面的情况,开几条隐蔽的出路。”

    “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人,带着五个灰衣人立刻出去了。

    “方长老,你带你几人出去找些吃的。”

    “是!”又有一个三十多岁的人带着五个灰衣人出去。燕飞这时才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些灰衣人个子都不高,大约六尺,面呈灰土色,衣服粗糙,皆是树皮和兽皮做成,唯有一双眼睛显得精明无比。

    “天君,你破了万魔阵,让我们重现天日,今日天君应该累了,还有伤在身,先休息吧,明天我们地鼠门摆宴为天君接风洗尘。”

    “那就多谢端木掌门了。”燕飞向端木横一拱手。

    “阿秀,带天君去休息吧。”

    “是!”人群中走出一个姑娘,大约十六七岁,也是一身灰衣,面容也算清秀,但是声音非常甜,“天君,请跟我来。”

    燕飞跟着阿秀,沿着曲折的道路向前走去。阿秀脚步很轻,一直没有回头,不过她在不停地提醒燕飞路上哪儿有陷阱,路边的花木哪些有毒,路边的石堆中哪些有机关。

    燕飞越走越觉得吃惊,这里简直就是一座迷宫,又像一个修罗场,步步都有危机,尽管阿秀的修为只有气武境六重,但燕飞还是好几次被拉开了距离。不过阿秀就像背后长有眼睛,立刻会停下来等一等,燕飞一走近,她又在前面走。

    有几次燕飞故意放轻脚步,他确信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是刚刚接近阿秀,阿秀就起步向前走了。地鼠门果真神秘呀,怪不得仅仅靠着通灵境的修为,在青冥天域竟然成为第二大宗门,如果现在让燕飞对战阿秀,燕飞是没有把握的,谁知道这地下,这空中,这草木丛里,这乱石缝中,隐藏着多人杀人利器呀。

    “天君,到了。”阿秀停下来。

    燕飞看了看,没有发现房子呀,甚至和一路上的景色没有两样。

    阿秀第一次转过身,望了一眼燕飞,燕飞发现,她和其他地鼠门弟子不同的是灰土色的脸上多了一丝红晕。只见她捡起一块小石头,轻轻一弹,石头打在一株满身红刺的矮树上,紧接着,“轰隆隆”一声,前而的路突然向两边分开,一座石屋慢慢地升了起来。阿秀在石门上轻轻一按,门开了,她一拉燕飞的手,将满脸惊恐的燕飞拉进了石屋,随后,石门又缓缓地关上。

    燕飞发现,这间石屋布置的非常典雅,虽然简单,但却不由自主地让人产生家的感觉。阿秀将燕飞拉到了一张石床边,石床上铺着一张兽皮,还有一个石枕,上面也铺着一张非常精巧的兽皮。一股芳香扑面而来,燕飞觉得非常清爽。

    阿秀将燕飞扶上了石床,她的手非常温柔,而且还带着一股清香。燕飞觉得,像紫烟身上的那种清香,又好像不像,那是一种少女独有的清香。“霜儿?”燕飞在心里叫了一声,对,就像是霜儿的。

    突然,燕飞感觉眼前的阿秀变了,变成了霜儿,不,不是霜儿,是紫烟。也不是,是小芸,不,是赵珍?也不是。

    燕飞感觉浑身发热,白凌霜,聂小芸,赵珍,紫烟的身影不停地在眼前闪现,他突然一把抱住了阿秀。

    阿秀迟疑了一下,缓缓地解开自己的衣服。

    “你不是霜儿!”燕飞感觉心中慌乱无比,口干舌燥,但他还是喊了出来。

    “天君,我是阿秀。”阿秀一脸羞涩,低着头说。

    “不,阿秀。”燕飞猛然向后一闪,离开阿秀,拾起了阿秀的衣服,给阿秀披在身上。“对不起,阿秀姑娘,是我不好。”

    阿秀眼中含着眼泪,“不,是阿秀不好,是阿秀配不上天君。”眼泪终于落了下来。

    “不,阿秀姑娘。”燕飞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那是阿秀不够温柔。”阿秀低着头,仿佛不敢看燕飞,“阿秀是第一次,请 天君原谅,阿秀会做得很好的。”

    “不,不,阿秀姑娘,你误会了。”燕飞想了想,“我明天也许就要离开这里,也许我们一辈子再不会见面的,你应该有你的幸福。我有许多事情要做,要亲自解决,不可能留在这儿。”

    “阿秀知道天君会走,不求天君相伴,只想让天君怜爱。”阿秀的头低地更低了,声音也更小了。

    “阿秀,你是个好姑娘,可是你听我说,我真的不能那样做。”燕飞轻轻地将阿秀的头抬起来,让阿秀望着自己的眼睛,“我有所爱人,远远在他方。我有所感事,深深结在肠。”

    “天君所爱人,一定很美,也一定很幸福,因为她一直在天君心里。”

    “阿秀,你也一定会有所爱之人,他会把你一直装在心里的。”

    “我会有吗?”

    “一定会有的,你们地鼠门不久一定会威震五行大陆,重上青冥天域,许多天才少年都会来的。”

    “谢谢天君。”

    “你不要叫我天君了,我叫燕飞,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端木秀,是端木掌门的女儿,那我叫你燕飞哥吧。”端木秀忽然开朗起来,微笑着说。

    “好!”燕飞也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