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38章 渔翁之利
    第38章渔翁之利

    明暗双箭互相对望一眼,向仇九天一拱手,“既然仇长老到了,那这冷焰圣果就一定是您的,我二人不争了。”

    “哼……,现在想走,恐怕晚了。”仇九天冷哼一声,狞笑着说,“这里除了我不会再有活人,我不想让别人知道这里的一切,因为我不喜欢麻烦。”

    明暗双箭两人脸色大变,明箭孟长青暗用真气于全身,阴冷地说:“看来你是要斩尽杀绝了。”

    “不错,斩尽杀绝,一个不留!”仇九天的语气更冷。

    “哈……,好!”明箭孟长青突然大笑几声,将声音提高一倍,对着周围说,“各位都出来吧,我们联手,一定可以杀了这个狂徒,如果继续躲着,最终难逃一死。”

    明箭刚说完,只见周围“噌噌”几声,飞出五个人影,个个手里拿着兵器,面无表情,双眼直盯着仇九天。

    “哈……,出来好啊,省得我一个一个再去找。”仇九天依然在大笑,看上去很轻松。的确,刚刚出现的这四男一女,仇九天早就知道藏身之处,因为这些人在仇九天看来,对自己毫无威胁。修为最高的是那个女的,通窍境三重,有三个通窍境二重,还有一个通窍境一重。

    这个通窍境一重的武者手里拿着一柄长刀,脸色苍白,两腿发抖,显然是未战先怯。“仇……仇长老,我……我……我是魔刀门内门弟子马风。”他结结巴巴地已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我是李……李海龙李……李长老的弟子,别……别杀我,我……我什么都……都不会说的。”

    “哦,李海龙呀,他教出的弟子怎么这么没出息呀,回去我给他找个资质好的,留着你只能丢我们魔刀门的面子呀,哈……”突然仇九天手一伸便抓住了马风的脖子,没人看清他身形是怎么动的,而马风边一声惨叫都未发出,脖子便被拧断了,一转眼,仇九天又回到了原处。“啪!”马风的尸体才倒了下去。

    “快,太快了,简直就是鬼魅!”众人心中生起了一缕悲凉。

    “是韩长老。”刚刚清醒过来睁开眼睛的方静怡又喊了一声。

    “静怡——”赵珍想要制止,但又慢了,其实他们几个人早就看见了。

    “出来吧!”仇九天从方静怡的喊声中已经准确地判断出了燕飞等人的藏身地点,手指一弹,一股杀气袭来,燕飞等五人一纵身跳了出来。

    “燕公子,这是我们绝情阁的韩玉长老。”赵珍一指场中那个女武者说。场中的几个人看到又出来了五位,先是一阵兴奋,随即看清楚他们的修为后又是满脸失望。气武境**重的修为,在这里起不到任何作用。当然他们不知道,燕飞已经是通窍境二重修为了。

    “韩长老,我们是绝情阁的弟子。”赵珍领着三个师妹来到韩玉身旁。

    “你们过来,在我身后。”韩玉看了看四人,气武境**重的修为,在这样的年龄,已经很是不错了,可在这种场合,只能是送死。“你们不该来这儿呀。”韩玉的声音有点悲凉。

    场中的武者脸上都有一些悲凉,或者说对胜利的信心不足。唯独燕飞满脸自信。当然别人都认为燕飞只是一时的豪气,根本不知道仇九天的厉害。仇九天也是这样认为的。

    其实燕飞有自信的理由,不算燕飞和赵珍等五人,在场的六人中,两个通窍境四重,一个通窍境三重,三个通窍境二重。仇九天也不过是通窍境六重,他虽然强过六人联手,但超出不会太多。何况还有自己这个不定因素,表面气武境九重,实际通窍境二重,当然,还有保命底牌神剑,不过,他不愿意轻易用而已。但是这些人都不知道,否则,大家对取胜的信心一定会增强。

    “哈……,好,我送你们一块儿去地府吧,路上也好做个伴。”仇九天话一说完,身形一闪,消失不见了,紧接着,众人便感到从头顶袭来一股强劲的刀风,似万把钢刀落下。在场六人早有准备,各种兵器猛然向上挥出,强烈的杀气反卷过去,将刀风震得四散飘落,叮当作响。

    “啾——”孟长青的羽箭快如闪电,直射向刀风最强劲处,虽然看不到仇九天,但直觉告诉他那儿就是仇九天。韩玉挥起了一道剑网,尽量护住赵珍等人。即使这样,赵珍等人还是被刀风逼退了好几步,摔倒在地上。

    燕飞脚下突然一招疾风劲草,转瞬间来到了暗箭龙菲菲身后。众人都以为他要跑,满是鄙夷,可忽然发现仇九天竟然在龙菲菲的身后,手中苍龙刀红光一闪,直劈龙菲菲。“当——”刀剑交汇,火光四射,燕飞倒飞出六丈开外。

    “啾——”一支羽箭带着风声直射仇九天。仇九天刚和燕飞拼了一招,但刀势未停,直接磕飞了羽箭,但这时又有一支羽箭无声无息地朝仇九天的后心而来。仇九天身影一闪,人已经站在水潭中山峰的顶上,腰间的衣服被龙菲菲的羽箭身出了一个洞,虽然没有受伤,但却显得有点狼狈。

    原来从仇九天脚一动时,燕飞就在追踪他的身影,发现仇九天的身法确实很快,但还是被追踪到了。仇九天纵身空中后,一招横扫万物,刀气夹着飓风这劈向众人。就在众人回击时,他已经纵身到暗箭龙菲菲身后。燕飞暗想不好,仇九天显然是想先杀死众人中修为最高的明暗双箭。如果明暗双箭被杀,那其余人只是待宰的羔羊。所以燕飞才倾尽全力,一招流星赶月,直刺仇九天,七星剑法诡异无比,而这时仇九天也看清楚了燕飞是通窍境二重修为,而且真气浑厚,只好放弃袭杀暗箭龙菲菲,挡住了燕飞的青云剑。

    “噗——”燕飞吐出了一口污血,气血慢慢地平稳下来。燕飞最近突然发现,受伤之后可以通过吐出污血而迅速恢复,随后,燕飞又赶紧服用了两颗聚元丹,急忙运气疗伤。

    这一切在转瞬之间发生,众人见识到燕飞的真正功力时顿时大喜,当然不仅仅是因为他是通窍境二重修为,更重要的是大家挡住了仇九天第一次攻击,而且众人都是完好无损,尤其是明暗双箭没有受伤。要知道,仇九天杀人,从来只一刀,有影无形的名号让人恐惧,没人见过他出招,因为一刀之下,绝无活口。现在大家看到了,也知道了幻影身法有多快,应该怎样对付,现在都充满了信心。

    “仇九天,你原来靠的是背后偷袭呀!”明箭孟长青已经没有刚才的恐惧,而现在是满脸的鄙夷,“有影无形从此以后要彻底遁形了,哈哈哈!”

    “孟长青,龙菲菲,想杀我,你们恐怕没这个本事吧,哈……”仇九天仍然在大笑,不过已经没有刚开始那么多自信了,因为他的第一刀今天第一次没有见血,不知是不是不好的征兆。忽视了燕飞让他懊悔不已,否则明暗双箭到少有一个是死人了,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可现在不同了,脚下就是冷焰圣果,他却不敢弯腰去摘。明暗双箭,确实不是浪得虚名,尤其是暗箭,毫无声息,刚刚让他已经嗅到了死亡的讯息。而现在这两人箭就搭在弦上,他必须高度集中精力。还有那个女的,从刚才的一剑来看,她的功力和明暗双箭不相上下。从他的横扫万物一招中竟然能护得她门下四个弟子只受一些伤,确实不容小视,要知道,他那一刀,可是用了九成的功力,要不是她,那几个人恐怕早就化成齑粉了。而另外三人,由于都是拼死一战,也展露出不俗的实力,还有那个一直被他忽视的青年。

    “小子,不简单呀,你是谁?”仇九天用刀遥指着燕飞。

    燕飞努力地站起了身,尽管虎口被震裂,但还是颤抖着拿起了青云剑,“冰山剑宗弟子燕飞!”

    仇九天脸色微微一变,但立即又恢复如常。冰山剑宗现在是水龙州第一宗门,仇九天还是心有顾忌,但他绝不能让别人看出,“哼!无名鼠辈!”

    仇九天脸上细微的变化没有逃过在场的人的眼睛,这些人经历的生死战阵太多了,打击对手信心的机会他们绝不会放过。

    “绝情阁韩玉很想领教你的九天动地刀!”

    “星辰剑派了无痕也很想见识见识你的高招!”

    “金石州温家堡双枪温韦。”说完将手中双枪横于胸前。

    “韩天城叶家四长老叶玄。”叶玄说完,用剑直指仇九天。

    仇九天脸色顿时大变,再也做不出原来的自信了。场中的所有人,在修为上他可以忽视,但是每个人的背景他却不能小视。如果要杀,就必须把这些人都杀掉,留下谁都是一个大隐患呀,可现在能杀得了吗?

    走,凭幻影身法,没人拦得住,可冷焰圣果就在脚下,这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仙果呀,多少武者一生都难以见到,想到这,他突然一笑,说:“诸位,我们这么拼杀只是为了这三枚冷焰圣果。可我们有这么多人,圣果只有三枚。我现在对这个没兴趣了,留给你们,我想我要离开诸位不会挡吧,就是想挡你们也挡不住!”

    燕飞一听暗道不好,这是让自己这边起内讧呀,冷焰圣果,谁不想得到呀。刚才是有生命危险,大家才放弃圣果,共同对敌,可是没有了仇九天,结果会怎样呀?再说,仇九天真的会走吗?他一定想坐收渔翁之利。

    “仇九天,我孟长青一言九鼎,今天我只要你仇九天的命,不要圣果。”

    燕飞还是有些小看众人,简单的离间计在这儿根本没有,这些人都是在刀光剑影尔虞我诈中拼杀过来的,当然分得清轻重。

    “我韩玉也不要圣果,只要你仇九天的命。”

    紧接着,其他人也都是同样的话语。因为大家都清楚,如果今天仇九天走了,那么等待他们自己的将是什么。

    “哈……,好!”仇九天大笑一声,突然身影出现在了无痕跟前。

    了无痕不慌不忙,长剑划出一条弧线,身体凌空而起,瞬间向仇九天刺出数剑。

    “七星剑法!”燕飞差点惊叫出来。这是一点飞星和飞星传恨两式,只不过了无痕施展的速度极快,看起来像一式。

    而旁边叶玄和温韦也迅速攻到,但仇九天身影又是一闪,出现在左边十丈外。可是他刚落地,眼前剑光又起,原来韩玉已经出现在面前。刀剑一碰,仇九天借势倒飞,转眼又出现在右边十丈外。

    快,太快了!

    “啾——”羽箭鸣笛声。

    “啊——”仇九天一声惨叫,跌落在地。

    “同样的把戏,还想再用,哼!”龙菲菲手里拿着一张弓。

    众人一个飞跃,围住了仇九天,一支羽箭插在心口处。仇九天脸色苍白,眼中充满了愤怒。

    “啊——”温韦又给补了两枪,血流如注。

    “连同门弟子都杀,这样的人岂能让他活着。”温韦擦了擦枪尖上的血,“我说过,我不要圣果。”说完,一纵身,消失在远处。

    “菲菲,我们走吧。”孟长青和龙菲菲也离开了。

    了无痕一句话也没说,飞身离去。

    “叶长老,我们也信守承诺,走吧。”韩玉望着表情有些不自然的叶玄说。

    “哼哼。”叶玄轻哼了两声,望了望半山腰处的冷焰圣果,又看了看受伤的燕飞等人,一纵身,消失在远处的山峰之中。

    直到其他几人都离开了,韩玉才飘然离去,水潭边又一次宁静下来。

    “燕公子,你的伤?”赵珍挣扎着站起来。

    “不要紧。”燕飞现在已经恢复到七成了,“你们怎么样?”

    “绣儿姐和淑贞姐还在昏迷,不过没有生命危险。”方静怡也用剑撑着地面走过来了。

    燕飞一提气,纵身来到潭中山峰上,迅速摘下三枚冷焰圣果,返身回到赵珍等四人处。

    “哈……”突然一阵笑声由远及近传来,只见一个从空中飞了,由小变大,逐渐清晰。

    “叶玄!”

    来人正是刚刚离开的寒天城叶家长老叶玄,现在出现的目的那就只有一个,冷焰圣果!

    “你不是说不争圣果了吗?”方静怡气冲冲地质问。

    “不争圣果,我说了吗?哈……”叶玄露出了让人讨厌的无耻表情,“不过,杀了你们,就没人知道这一切了,哈……”

    方静怡手中突然出现一柄短剑,直刺叶玄心窝,但叶玄一点都不慌,一伸手,抓住了方静怡的手腕。“哈……,不错,本长老喜欢,等我杀了燕飞,再来玩你们这几个妞。”轻轻一推,方静怡便摔倒在地上。

    叶玄不理会赵珍和方静怡,用剑一指燕飞,“燕飞,你确实是个天才,竟能隐匿修为,不过现在,你死定了。”说完,一剑直刺燕飞心窝。

    燕飞纵身一闪,青云剑一招繁星满天,一道剑网直逼叶玄。

    叶玄微微一笑,一招吞云吐月,轻松地刺破了剑网,直点燕飞咽喉。

    “啊……”就在眼看要刺中燕飞咽喉时,叶玄发现一柄短剑没入了他的心脏,随后白光一闪,短剑又消失了。“神剑!”叶玄用最后的一点意识微弱地念出两个字,然后就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同样是通窍境二重的修为,又是用神剑突袭,有心算无心,燕飞非常轻松地杀了叶玄,当然,出手前还是有些担心的,毕竟他现在只能发挥出六成左右的功力,仇九天的一击对让他受伤很重。

    “燕公子,你没事吧?”赵珍看到燕飞的脸色忽然变得无比苍白,关切地问。

    “我没事,方姑娘怎么样?”

    “我不要紧。”方静怡跑了过来,“只是绣儿姐和淑贞姐还没醒。”

    燕飞让赵珍和方静怡给两人服了丹药。

    冷焰圣果静静地躺在燕飞手里,外形有点像仙桃,顶是通红,下面是白色,又有点像燃烧的篝火。“为了这三枚冷焰圣果,死了那么多武者,不知火云圣果和风雷圣果现世后,又将是怎样的血雨腥风呀。”燕飞暗想。

    “燕公子,你看,圣果在变化。”方静怡望着冷焰圣果突然说。

    燕飞定睛一看,颜色在由红慢慢地变黑。“不好,圣果要枯萎了。”燕飞急忙给赵珍和方静怡各一枚,“快服下,不然就没功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