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36章 冷焰圣果
    第36章冷焰圣果

    欧辰怎么也没想到,从燕飞杀死张寒等五人,到他开始布置追踪凶手,短短的十几天,燕飞的修为竟然连续突破了两重,从气武境九重,一下子提升到了通窍境二重。当然,不光欧辰想不到,恐怕没有人会想到吧。也正因为如此,这燕飞这一次在黑风岭中躲过一劫。

    此时,燕飞正和赵珍等四人向黑风岭深处慢慢靠近。一路上,各种妖兽遇见他们都是望风而逃,开始还有一二级玄兽看到他们五人修为不高冲上来,想把他们当作一顿美餐,可没想到燕飞的攻击力强大到可怕的程度,真气雄厚,剑法精妙中带着霸道,一二级玄兽全都是一招毙命。而对于各种凶兽,赵珍等四人也都是一剑穿心,绝不拖泥带水。随着他们斩杀的妖兽越来越多,周围的妖兽全都感受到了他们身上那些来自于同伴被杀的死亡的气息,全都远远地躲开了。五人收获都很大,除了妖核外,都采了许多灵草灵药。

    “燕公子,你看,那是什么?”方静怡突然指着前方喊到。

    燕飞和其他人顺着方静怡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远处一座山峰的半山腰处,有三个鲜红的果子。

    “走,前面看去。”燕飞招呼一声,五人立即向前奔去。刚到距离红色果子大约十丈之外时,燕飞突然感觉到一股滔天的杀气,立刻示意大家停下来,躲在树丛中,悄悄向外观看。

    只见生长红果的山峰下面有一个大水潭,从水的颜色看,应该很深。水面不但没有结冰,而且还冒着热气,与周围到处是冰天雪地的景象反差很大。而那座山正在水潭中央,拔地而起,上大下小,如一柄巨剑直刺潭底,山上竟然是绿草红花,在严寒之中却独有一片春色。在绿草丛中,有一株小树分外惹眼,树杆和树叶呈蓝色,树上结着三颗果实,样子有点像桃子,尖部火红火红,下面却是白色,如一把把火炬在燃烧,但却又好像放射着清冷的白光。

    而在水潭边上,有两队武者个个杀气外泄,剑拔弩张。一队有七人,全部黑衣蒙面,个个手里拿着一口长刀,另一队十一人,有三个蓝衣女子,五个白衣少年,还有三位青衣长者,手中武器也是各式各样。

    “鲁坤,这冷焰圣果是 我们先发现的,那就应该是我们的,如果几位硬要抢的话,就是与我们紫阳城洛家为敌。”只见一位青衣长老将手中的长剑猛地向地面上一刺,只见地面裂开了一个一丈多深,三丈多长的口子,连燕飞等十丈之外的几个人都震得耳中嗡嗡直响,说话的语调更是霸气十足,“与我们洛家为敌的,还没有活者的。”

    “冷焰圣果?”“紫阳城洛家?”燕飞吃惊非小。冷焰圣果燕飞从《百草经》上看到过,它的生长环境要求很高,根必须扎在赤热的土壤中,而树却要生长在寒冷的空气里,而且三百年左右才结一次果,成熟后树就变成蓝色。三天后如无人采摘,树和果实都会枯萎。采摘后也要立刻服用,否则一个时辰后功效大减,一天后直接枯萎,失去功效。冷焰圣果不能直接提升修为,但是可以很大程度地淬炼**和筋脉,让武修者的筋骨变得非常强大,以后修为突破更加迅速,减少了修炼的瓶颈,与火云圣果、风雷圣果并称为三大仙果。许多武者修炼到一定程度时就会出现瓶颈,无法再次突破,从而止步于某个境界,而服用了冷焰圣果,这种瓶颈就会很少,所以武者的修为会不断地突破,这比任何丹药的作用都要大呀。但由于这种仙果是可遇而不可求,因此没有人专门去寻找,甚至许多武者认为冷焰圣果只是传说而已,也许青冥天域会有,但在五行大陆绝不会有。

    紫阳城是水龙州大赵帝国的仅次于皇城龙城的第二大城,洛家在大赵帝国是仅次于皇室赵家的第二大家,是二品之家,确实没人敢和洛家为敌,至少在水龙州无人敢惹。

    “哈……”突然,为首的黑衣人鲁坤怪笑一声,“既然是洛家三长老洛不凡发话,那我阴煞门当然要给面子了。”鲁坤说完,手一挥,所有黑衣人身上气势一收,退后五步。

    “那就多谢鲁堂主了。”洛不凡向鲁坤一拱手,随后看向一个青衣人,“洛英,你去将冷焰圣果采来。”

    “是,长老。”旁边的一位青衣长者一闪身,但飞向了潭中山峰之上,他刚俯下身体,手还没有碰到冷焰圣果,突然潭中窜出一只巨兽,大口一张,活生生地将洛英吞入肚中,洛英竟然连一声喊叫都没有发出,唯一留下的是巨兽嘴角渗出的两行血。

    “红鳞火鳄!”

    不知谁尖叫了一声,再场的所有人齐齐后退三丈多远,好几个人都已经两腿发软,浑身哆嗦,几乎瘫倒在地。

    洛英可是通窍境四重的修为呀,在红鳞火鳄面前,竟然连呼喊声都没有发出,多么恐怖的速度,恐怖的攻击力呀!

    远处的燕飞等人也是心跳不止,他们也只看到了一个红色的影子一闪,洛英和红麟火鳄都消失了。

    “鲁堂主,红麟火鳄是八级玄兽,我想我们两家联手,一定可以杀了它。”洛不凡虽然也很忌惮红鳞火鳄,但又不甘心失去眼前的冷焰圣果,“到时候,这只红麟火鳄的一切都归你。”

    其实刚开始鲁坤就知道这个水潭中一定有危险的妖兽,黑风岭是妖兽的天地,冷焰圣果在这里生长了三百年左右,武修者不知道,但妖兽早就知道了,而且会一直守护在这里。这就是武者常说的任何灵草旁边都会有厉害的妖兽守护,要得到,必然是你死我活之争了。刚才鲁坤并非甘心退出争夺冷焰圣果,只是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妖兽在守护。当看到红鳞火鳄时,起初是震惊,但随后又感到非常兴奋,因为红鳞火鳄的内丹是修炼阴煞门的神功阴冥火的神药。阴煞门有三个堂,黑龙堂、白虎堂、赤枭堂。三个堂中只有他们赤枭堂实力最弱,而如果能得到红鳞火鳄的内丹,将阴冥火炼到巅峰境界,那到时候他们赤枭堂的实力将会是阴煞门中最强的。洛不凡也是知道了这一点,才对鲁坤如此说。

    “好!”鲁坤抽出长刀,和洛不凡一起朝水潭边上走去。

    其他人尽管心有余悸,但跟在两个通窍境六重的高手后面,还是放心的,因为红鳞火鳄再厉害,也只是八级玄兽,相当于通窍境七重到八重修为的武者。于是各个拿出兵器,一齐来到水潭边。

    鲁坤和洛不凡互相对望一眼,同时大喊一声“上!”两道身影顷刻间飞到了小山顶。

    “哗——”一条巨大的水柱冲天而起,水柱中两个人头大的红灯笼,发出摄人的光芒,原来是红鳞火鳄的两只眼睛。紧接着,一条十余丈长的火红色怪兽腾空而起,张开血盆大口,两排巨齿如一把把钢刀,直朝两人扑来,转眼就要吞食二人。

    二人早有准备,洛不凡大喊一声,“落日无辉!”眼前立刻形成了一个剑幕,紧接着,无数把利剑从不同方向刺向红鳞火鳄。

    鲁坤同时也大喊一声,“黑龙断江!”长刀卷起巨大的风浪,直斩向红鳞火鳄的脖子、眼睛、心脏等要害。

    两个通窍境六重的高手,同时尽全力施展杀招,顿时飞沙走石,水潭中巨浪翻腾,直震地其余人倒退数步,功力稍弱的几个人已经口吐鲜血,显然受伤不轻。

    远处的燕飞等人顿觉被强大的杀气罩住,几乎动弹不得,赶紧提气护住心脉。

    “咔——”一声巨响,洛不凡和鲁坤同时倒飞五丈多远,“啪!”重重地摔在地上,只觉体内气血翻滚,“哇——”吐出一口污血。两人急忙取出各自的疗伤丹药,吞入口中,稍稍平缓了一下气息,但双腿还都在打颤,双臂发麻,几乎无法握住兵器。

    两人显然都低估了这只八级玄兽红鳞火鳄的攻击力,它已经不是普通的红鳞火鳄,而已经成为了八级巅峰玄兽红鳞火鳄王。鲁坤和洛不凡全力一击,竟然对它毫无损伤,它的全身仿佛披着一层钢铁铠甲。

    这一击不但没有让红鳞火鳄受伤,反而激起了它狂躁的怒火。从来武者见到它都是转向逃命,今天却有人敢攻击它,怎能不让它愤怒呀!但红鳞火鳄也从刚才的攻击中明白,这两个武者绝非一般,表面没有受伤,但却也被震得内脏受损。同时它也异常兴奋,武者越是厉害,妖兽吃掉之后,对自身功力的提升越大,正如武者猎杀妖兽一样,级别越高,价值越大。

    “踏、踏——”红鳞火鳄的两条前腿慢慢地踏上了岸,顿时大地颤抖,它大嘴一张,一股强烈的腥臭味弥漫到空气中。

    岸上的十几个人都惊恐不已,红鳞火鳄每前进一步,众人感觉那巨大的爪子仿佛踩在了自己身上,身体在不自觉地发抖。鲁坤和洛不凡早已追悔不及,都怪自己心太贪而惹了这只凶残的巨兽。

    “嗖……”忽然四五道身影凌空飞起,但不是攻向红鳞火鳄,而是向相反的方向遁逃。

    “噗——”一声巨响,红鳞火鳄长约五丈的巨尾如一把锋利的冷焰锯扫向逃走的几人。

    “啊……”尽管凌乱的惨叫声被巨大的风声掩盖,但还是让周围的人听得真切,恐惧万分,紧接着,一阵血肉之雨从天而降,又让众人心底生起阵阵恶寒,就连远处的燕飞等人都惊得大瞪着双眼。

    “踏、踏——”红鳞火鳄行走的速度还是那样慢,可是攻击的速度却快如闪电。

    “踏——”又移动了一步,爪下一块巨石被压成了粉末,而红鳞火鳄仿佛踩在了鸡蛋上,没有任何变化。

    “踏——”它双向前移动了一步,爪下的一名武者惊恐地连惨叫声都没有就变成了一块肉饼。红鳞火鳄舌头一卷,将肉饼舔入口中,一股污血从嘴角流了出了。

    “哇——”有人忍不住吐了出来,恐惧笼罩着每一块地方。

    “畜牲,我杀了你!”有五个武者仿佛被这种恐怖的气息弄得癫狂了,挥舞着兵器冲了上去。

    红鳞火鳄突然一只前爪一扬,巨大的吸力立刻将五个人吸入红鳞火鳄的巨爪中,如几条铁索一样锁住,让人动弹不得。抓人的速度非常快,以致于没人看清楚它是怎么抓人的,而现在,它又非常慢地将爪中的人往口里送去。

    “畜牲,我要杀了你,杀了你!”爪中的人狂喊着,但却动弹不得。

    “啊……”一声惨叫。

    众人一下子痴呆了,火鳄爪中的一个人只剩下下截身体,污血和白花花的*从红鳞火鳄嘴角流出。

    一片寂静,众人似乎边呼吸都停止了,只睁着双眼。红鳞火鳄爪中的半条身体“滴答滴答”的声音刺激着众人快要崩溃的神经。

    在这只红鳞火鳄的眼中,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它的食物,它只是在缓慢地进食,同时享受进食的过程。

    “洛家的人,拼了!”终于在红鳞火鳄要第四次将抓人的爪子送到嘴边时,洛不凡大喊一声,洛家的子弟全部挥舞着兵器冲了上去。

    红鳞火鳄纵身一跳,巨尾横扫,一股强劲地风席卷而来,周围的大树纷纷折断,夹杂着惨叫声连连。

    以卵击石呀,真正的以卵击石!

    又是一阵血肉之雨,冲上去的洛家人,没有一个能幸存一具完整的尸体,红鳞火鳄依旧在慢慢地舔食着武者的血肉,仿佛一点儿也不急,一点儿也不浪费。

    周围还剩四个武者,鲁坤和阴煞门的三位弟子,个个噤若寒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