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22章 黑风三怪
    第22章黑风三怪

    “蚀月吞日。”有人惊叫一声,这是王帆的成名杀招,死于此招的武者不下百位。

    酒馆里顿时被摄人的杀气吞没,离得近一点的幕帏都被刀气划破,众人急忙运气护身。燕飞只觉得血气上涌,暗运神龙引气诀,催动天地真元,化解了他周围的杀气。

    紧接着,只听“咔嚓”几声脆响,四个姑娘的长剑齐齐折断,而刀势不减,将她们的衣服划成一缕一缕,随风飘起。胸前的玉峰若隐若现,曼妙的身躯一览无余。

    王帆的力量用得恰到好处,震断长剑,划破衣服而又不伤对方身体,可见他功力比对方高出太多。

    震惊、恐惧、愤怒、羞辱,四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什么时候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呀一下子呆立当场。

    酒馆中的武者从片刻的震惊中醒悟过来,看到这个场面,极少表现出同情和无奈外,更多的则是猥亵之色,恨不得自己冲上去**一翻,怎奈王帆太让人忌惮。

    “哈……,还有纯阴之体呀,该我王帆时来运转。”王帆看清楚一名女弟子是纯阴之体,立刻兴奋异常。王帆少年时期机缘巧合,得到一部天级中品功法烈阳刀法,此种刀法刚烈且霸道,因此常常要通过和女体交合来采阴滋阳,所以有许多少女,尤其是各门派的女弟子都被他残害致死。纯阴体不仅能起到采阴滋阳的作用,而且对烈阳功的功力提高有很大作用。“大哥二哥,这个妞我用了,其余三个都给你们。”说完,欺身便向中间一位姑娘抓去。

    突然,王帆感觉一股杀气袭来,同时眼前剑光一闪,他急忙一缩手。这时一个身影飞落在他和四个姑娘之间。来人正是燕飞,四个姑娘这才醒悟过来,急忙躲在了燕飞身后。

    “哈……”王帆看清楚了阻拦自己的燕飞时,一阵狂笑,同时觉得自己被羞辱了,试想,一个气武境五重修为的人,在他眼里那就是草芥,就是蝼蚁,举手投足之间,他就能灭杀无数呀,可今天,这个草芥,这只蝼蚁,竟然来撼大树,真是可笑,更是可恨,这是挑战王帆的权威,也是对黑风三怪的不敬。当然,燕飞是有意将修为隐匿三重的,既然实力不如对方,索性让对方轻视,再轻视,自己也许会有机会。

    酒馆里的武者很多,但没有一个人动,而看向燕飞的眼光也怪怪的,仿佛在看一个白痴,这叫什么?打报不平,还是英雄救美,但都要有那个实力呀,以卵击石,自不量力,那不是白痴是什么呀?

    四个姑娘看到燕飞的修为还不及她们时也随即绝望了,王帆的厉害,她们刚刚领教过,四人联手,接不下一招,还被羞辱,多一个燕飞又能起什么作用。

    “破空斩!”王帆终于动了,大吼一声。他刚刚不动只不过是在思考如何一招让燕飞很惨,而不是杀死。因为一招杀死燕飞太容易了,但却不能拾回他们的面子,树起他们的威严,他要通过惨烈的折磨,让所有的人都忌惮他王帆,更忌惮他们黑风三怪。王帆长刀一出,立刻万千刀光劈向燕飞。酒馆中众人都觉得身上火辣辣地疼痛仿佛被刀劈中一般,四个姑娘大惊失色,由于手中没有兵器,只能勉强运气护身,根本无法帮助燕飞。

    燕飞立即掐动神龙引气诀,天地之真元汇聚全身,双目如电,清晰地看清了王帆的运刀轨迹,真正劈向自己的一刀是奔双腿而去,其余都是虚影。

    好歹毒的一刀呀,燕飞明白了,王帆还不想对自己一刀毙命,而是要先断自己双腿,然后再慢慢折磨致死。

    燕飞尽管已经看清了王帆这一刀的轨迹,但却无法挡住这一刀的威力,因为王帆早已是通窍境的高手了。燕飞一纵身,避过刀刃,对于攻向自己的凌厉刀风,不管不顾,而是汇聚真气于剑尖,一招飞星传恨,直奔王帆前胸。

    天龙引气诀配七星剑法,结合体内充满战意的天龙赤血,这一剑的威力,竟然瞬间达到了气武境巅峰,甚至通窍境的气势,凛冽刺骨的寒意压住了王帆赤热的刀风,在场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冰火两重天的滋味。

    王帆吃了一惊,显然他低估了眼前这位十七八岁少年的实力,更是震撼于这种不要命的打法,他当然不会想到,整个燕家,历来都是这种以命搏命的打法。王帆急忙撤招,横刀胸前,运转内力,平挡剑尖。

    “呛啷”一声,刀剑相碰,震得整个酒馆都颤动起来。王帆“蹬蹬蹬”后退数步,“噗……”吐出一口鲜血,急忙用刀撑地,勉强站住了身体,脸色苍白无比。

    燕飞更惨,直接被震飞出酒馆,狂吐鲜血,青云剑脱手,已是奄奄一息,气若游丝。

    绝情阁的四位女弟子,尽管在燕飞身后,但也无法挡住刀剑相碰之后产生的气势,全被震飞出了酒馆。

    酒馆内众人不是受伤,就是被震飞,只有三个人未动,除了红衣判官陆高,阴冥秀才杨伟外,还有酒馆的胖掌柜,他只是微微地惊叹了一声,不过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他。

    燕飞此时根本无法顾及周围的一切,他强提一口气,吃力地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倒出几粒聚元丹,用尽全力吞服下去,感觉到体内的元气终于得到补充,运气一周天,缓缓地吐出一口浊气,立刻感到头脑清醒了许多,然后再服下了一粒疗伤用的凝血丹,掐动神龙引气诀调息疗伤。

    周围突然一片宁静,所有受伤的人都赶紧利用丹药调息疗伤。在这种场合,功力早恢复一分,就多一分性命保障,江湖险恶,谁知会不会天降横祸,殃及池鱼呀。

    陆高和杨伟只看了一眼王帆,面无表情地来到一个酒桌前,胖掌柜立刻从里面找来一个未受伤的小二,端来酒菜伺候,然后找人救助刚刚受伤的那些伙计。陆高和杨伟显然不愿意参与王帆的事,因为他们俩自恃身份,不屑于以多欺少。当然,王帆也不会同意他们帮忙,因为那样就会被天下所有武修者嗤笑,燕飞第一只是个孩子,其次,修为也只有气武境五重,至少在他们看来只有气武境五重。

    王帆是场中第一个疗伤完毕的人,不是因为他受伤轻,而是他在所有受伤的人中,修为是最高的,是通窍境二重。燕飞能与他拼个两败俱伤,一是由于王帆大意,破空斩招数用老,慌忙中回刀挡剑,更是由于燕飞所用神龙引气诀可以将功力瞬间提升,而且还将所有的力量用于剑尖,雷霆一击。

    王帆提着长刀,一步一步走向还在运气调息的燕飞。

    燕飞其实也已经疗伤完毕,在王帆刚向他迈出第一步时就调息完毕。

    “走!”这是燕飞的第一个念头,凭着自己的疾风身法,要走,王帆是拦不住的。

    “不能走!”天龙赤血盎然的战意在提醒着他,燕家的每一个人,在面对比自己强大的多的对手时都是亮剑出鞘,从不退缩,难道自己要逃跑吗?而且,地上还躺着绝情阁的几个弟子,虽然素昧平生,但既然已经出手相救了,就要救到底,绝不能让对手吓破胆而半途而废,而且,他还有神剑。当然,傲世天龙的傲气也不允许他走!

    燕飞身形如常,一动不动,暗用神龙引气诀,将天地元气灌注双臂之中。天龙赤血可以隐匿一定的修为,燕飞暗中运气,外人无法觉察,他在等王帆。等王帆到了一定距离之后再发出全力一击。

    王帆右手托刀,缓步向前,每走一步,全身的力量就增加一成,刀上的杀气就重一成。刚刚的交锋让王帆也产生了忌惮,眼前的这个少年绝不能等同于气武境的武者,他可以发出通窍境的威力。一剑之威尚且如此,不知还有没有其它手段,一定不能大意,出手,必须一招毙命,绝不给对方反击的机会。

    当与燕飞距离还有一丈远时,王帆停了下来。

    场中所有人的呼吸也都停了下来,可怕的寂静,凛冽的杀气。

    陆高和杨伟举起酒杯,也被这诡异的气氛惊拢了,停止了喝酒,凝视着王帆和燕飞。胖掌柜依旧是气定神闲,不关心任何一人。

    忽然,燕飞拔地而起,无数道幻影向王帆飞去,这正是天龙神功中的龙腾云。双拳带着虎啸声也幻化成无数拳影,犹如千万只猛虎冲下山坡,这是龙虎三变的第二变猛虎下山。

    酒馆中的人一个个张大嘴巴,呆立当场,连最镇静的三个人陆高,杨伟和胖掌柜也一脸诧异,显然出乎他们的意料。

    “气武境八重!”有人惊叫起来。隐匿修为,不是谁都可以做到的。

    “断石斩!”王帆大吼一声,气武境八重怎样?隐匿修为又如何?在王帆眼中,燕飞已经是死人了。长刀带着飓风,狂劈过去,顷刻,无数把钢刀迎向千万只猛虎,两边的街道上立即飞沙走石。

    燕飞盯着刀的轨迹,避过刀刃,聚气双腿,猛然向王帆腹部踢去,任由无数刀影带着灼热的杀气劈向自己,又是以命搏命。顷刻间又是千万只猛虎直冲下山的感觉,分不清哪里是虚幻,哪里是真实。

    “砰……”山崩地裂般的一声,两人全身的力量碰撞在了一起。

    王帆的身体像断线的风筝,飞出十丈开外,坠落地上。这一脚含着全身的力量,王帆表面看起来没有伤,但五脏六腑却受了重创,倒地昏迷不醒。

    陆高飞纵到王帆身旁,给王帆喂了一颗凝神丹,然后舒了一丝真气,先保住了王帆的性命。接着回过头来,双目圆瞪,望向燕飞。

    燕飞的伤更重,浑身是血,尽管避过了刀刃,但却无法抵挡刀风,全身七处刀伤,其中左胸一处最重,深可见骨。整个人一动不动,不知是生是死。

    陆高望着躺在地上的燕飞,恨意和惊诧使他想一棒将对方砸死,永绝后患,毕竟这个少年太让人忌惮了,而且已经和他们黑风三怪结下了梁子。可是对一个昏迷不醒的人下手,而且在这么多人面前,以他的身份又做不出,只能恼恨王帆太无能。

    正在这时,胖掌柜已经来到燕飞跟前,试了一下心脉,立即给燕飞喂了一粒丹药,喊了一声,“王六,铁头,将这位客人抬回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