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13章 阴煞门
    第13章阴煞门

    从远而近,传来一阵阴森森的笑声,紧接着,从墙外跳进来十几道黑影,黑影立即散开,成半圆形将燕飞一家人堵在中间。

    为首的黑衣人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唯独一双眼睛血红血红,要是晚上遇见,肯定会认为碰到了鬼,其他的十几个人都用黑布蒙着面。每个人的头部都只留下一双红彤彤的眼睛。

    “哈……”黑衣人同时狂笑起来,院子里立刻充满了阴森森的杀气,在场的所有燕家人都感觉到冷气逼人,修为低的一些人已经两腿打颤,几乎要瘫倒在地了。

    燕震阳气沉丹田,猛然向前迈出一步,问道:“尊驾是何方朋友,来我燕家,不知有何贵干?”

    “灭你们燕家。”为首的黑衣人从牙缝里挤出了阴森森的几个字。

    “大胆!”燕震天勃然大怒,大吼一声提剑往上就冲。

    “我来杀了你!”没等燕震天上前,忽然又传来一声大喊,飞出三道身影,直扑黑衣人。原来是燕忠和两名护卫早已经是忍无可忍了。

    燕忠长剑一挥,一招一点飞星,直刺黑衣人的咽喉,同时两名护卫的动作也非常快,同样是一招一点飞星,分别刺向黑衣人的前胸和小腹,三人配合极其娴熟,显然是经过了多次演练。

    黑衣人依然冷笑着,面容狰狞无比,眼看三剑要同时刺中身体了,忽然右手一提气,掌中结出一朵白色梅花状火焰,轻轻地往出一弹。

    “快回来!”燕震阳忽然脸色大变,大叫一声。

    “啊……”然而却晚了,几声惨叫传来,三人被黑衣人的白色火焰射中,浑身立刻燃烧起来,疼得满地打滚。

    “燕忠。”燕震天大叫一声,就要冲出去救。

    “回来,”燕震阳死死地拉住了燕震天,“那是阴冥火。”

    “什么?阴冥火?”燕震天也是大惊失色,呆呆地望着火中的三个人,他们已经停止了翻滚,空气中弥漫着尸体烧焦的气味和黑衣人身上散发出的寒冷的杀气。

    片刻之后,三人已经化为灰烬,恐怖的气息笼罩着每一个人,除了燕家五虎和燕飞满脸怒气,依旧镇静地站着,其他人都已经两股颤颤,几乎要瘫倒在地上了。

    燕飞望着化成灰烬的燕忠和两个护卫,心如刀绞。他刚才也看出了危险,可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他根本来不及出手相救。而且,这个阴冥火,他从未听说过。“爹,什么是阴冥火?”

    燕震阳望了望如此镇静的儿子,心中惊异的同时又是一阵欣慰,长舒一口气说:“阴冥火是土藏州阴煞门的一种歹毒的功法,这种火焰一沾身体便不会熄灭,直到把人烧成灰烬。”

    “哈哈哈,燕震阳,你修为平平,见识到还不少,不错,本尊正是阴煞门黑龙堂三长老左洋。”左洋说完,突然真气外放,燕飞等六人感觉压力倍增。

    “通窍境四重!”燕震阳惊呼一声,左洋现在才展现出自己的修为。一个通窍境四重的人,灭燕家简直是易如反掌,更何况还有十个手下。

    那十人蒙面黑衣人也齐齐露出修为,两个通窍境二重,三个通窍境一重,六个气武境九重,燕家五虎现在人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燕家与阴煞门并无冤仇,左长老为何要灭我燕家?”燕震阳强提一口气说。

    “没有冤仇?哼!”左洋冷喝一声,“你们杀死了我黑龙堂大长老的弟子司徒尚,难道想否认吗?我们已经查得清清楚楚。”

    “司徒尚?”燕震天忽然想起来了,他杀死的那个通窍境一重的大盗,好像就叫司徒尚,原来他是阴煞门黑龙堂的大长老的弟子,怪不得那个司徒尚临死前说“你杀了我,会后悔的”。想到是因为自己结仇阴煞门,干脆一人做事一人当,“司徒尚是我杀的,与燕家其他人无关。”

    “死!”左洋恶狠狠地挤出一个字,同时,一柄长刀就到了燕震天的面前,显然要砍下燕震天的双臂,速度奇快无比,燕家五虎根本来不及反应,燕震天也被惊呆在当场,绝望地看着砍向自己的刀。

    “当啷”一声,电光火石之间,一柄长剑挥出,轻巧地刺在刀尖上,长刀稍稍慢了一下,就这一下,燕飞已拖着燕震天的身体倒飞出三丈开外。

    燕飞刚才未救下燕忠已经自责不已,左洋出刀时别人不知,但燕飞体内的天龙赤血早已感觉到了,青云剑一招千里冰封,脚下长风万里一纵而至。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青云剑能将长刀的速度减慢而又一纵身将人救走。现在大家惊奇地发现,原来燕飞的修为已经是气武境七重了。

    “你是冰山剑宗的人?”左洋已经看清楚了刚才那招千里冰封,从施展的娴熟程度来看,可以断定一定来自冰山剑宗,“你可以走了。”他不想和冰山剑宗起冲突,毕竟这儿是水龙州,而不是土藏州。

    “我不会走,我是燕家人,与燕家共存亡。”燕飞也是冷冷地说,坚定无比。

    “飞儿,你快走吧,记着为我们报仇。”尽管燕震天很欣赏燕飞的话,但他还是希望燕飞走,能为燕家留下骨血,虽然燕飞已经是气武境七重了,但在这里根本没什么用,燕忠就是例子。

    “不,叔父,没有燕家哪有燕飞,这个时候,燕飞不会离开。”无论是原来的燕飞还是现在的燕飞,他的骨子就没有临阵脱逃这四个字,无论敌人有多强大,他都会面对。

    看着儿子异常坚定的目光,燕震阳没有劝,他了解这个儿子,表面看着柔弱,但内心强大无比。

    “对,没有燕家哪有燕飞,我儿说得对,男儿立世,要行的正,走的直,无愧于天地,死又何惧!”

    “死又何惧!”燕家所有人都受到了感染,大喊一声,气势竟然不弱于阴煞门的十一人。

    “哈……”左洋又是一阵冷笑,“既然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们。”不想与冰山剑宗起冲突是一回事,可武修之人都有傲气,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杀一个冰山剑宗的弟子又有何关系,大不了再与冰山剑宗一大战一场。

    “你们几个守住每个出口,就是一只狗也不准放过。”左洋阴森森地下了命令。

    “是!”十个黑衣人立即分散到四面八方,个个长刀出鞘寒光闪闪,冷气逼人。

    “嘶——”突然一声马嘶,紧接着“轰隆隆”的一阵马蹄声震天响起,地动山摇,十九匹龙血宝马冲进了燕家大门。